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36章 磨刀
    燕弘信已经死了,人家是刚刚跟着自己赴汤蹈火的人,再说这是替主报仇,忠仆义士,李鱼不好苛责,只好叫人先把齐王李祐等人抓起来,就拘于东厢房内,着杜行敏等人严加看守。

    此时此刻,对那些投诚的将领们,当然还谈不上百分百的信任,那些人刚刚背弃旧主,也无颜与旧主相见,自也乐得如此。

    至于齐王的家人,虽说他是皇帝的儿子,可他这是谋反,皇帝那边究竟会如何处置,谁也无法确定。所以做为谋反者的家眷,那些王妃也俱都被看押起来,这些人则由那些将领们派人看管了,只调了蔡伦一人过来主持。

    不过刚刚将后宅那些妃子们集中起来,一位将领便紧张兮兮地跑来禀报李鱼,说是五王妃楚绵不见了。李鱼听了倒也有些惊讶,一个弱质女流,怎么可能不见了?难不成这位娘娘深藏不露,有聂隐娘、红线女一般的本领?能高来高去,眼见灾祸临门,竟尔逃了?

    不过一个女人而已,再说依照李鱼的本意,可不喜欢株连家人,所以只是随口吩咐了一句可在城中四处搜索,谅她一个女子也跑不了多远就罢了,并不热衷抓捕,心中隐隐然还有些盼望那女子能逃出生天。

    之后,李鱼便吩咐人持他写就的书信前往德州去见李绩大将军。委派之人就是陈二狗,李鱼的情商可是很高的,一番事做下来面面俱到,这二狗子大将军自然首倡投诚,自然也得予他一份功劳,叫他去李绩面前露露脸,即是此意。

    如此一来,二狗子也必死心踏地,不会再生异心。要知道李鱼现在仍在齐军环绕之中,一个处理不慎,仍是要出现反复的。

    德州城里,李绩大将军风尘仆仆刚刚赶到,这时不只海州兵,另外还有两路人马也是刚刚在城外驻扎下来,几路大军一到,把个德州城立即闹得人心惶惶。

    这么多兵马出现在这儿,万一齐王挥军来战,那这儿就是战场啊!

    李绩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大军一到,就吩咐各路兵马立即成犄角状驻扎,互为奥援,同时挖战壕、架拒马,防御工作一丝不苟。

    李绩能为军神,又岂是凭着运气,从不轻视任何敌人,用兵既大胆又谨慎,这是他的特点。

    旋即,李绩便在中军帐内召集已经赶到的诸州兵马将领议事,奈何大家都是刚到,德州这边的地方官府官员因为造反的是皇帝的亲儿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立场,对齐州那边情况也不甚了然。

    实际上,他们就算打听,也还真就打听不到什么,因为齐王从一开始就封了城,与外界断了联系。可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是这样造反的,不免聪明反被聪明误,猜测齐王必有惊人举动。

    结果大家还没议出个所以然来,大齐国上柱国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兵部左侍郎陈二狗子陈大将军就把惊人的消息给送来了。

    大齐国皇帝陛下以及拓东拓西拓南拓北四大王,已经被游骑将军李鱼,领兵曹杜行敏、执戟长蔡伦,率小卒六七人,蔡家兄弟三五人,长史权万纪部曲两三只给一勺烩了。

    李绩张开了嘴巴,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

    惊怔半晌,李绩目中不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两旁叉手而立的将领见了,心中都道,大将军一生戎马,战功累累,杀人无算,临到老来,却是慈悲心重了。

    孰不知,李绩哪里是慈悲心起,他突觉怜悯,却是因为想到了李世民。一代雄主,生出这样无能到了奇葩境界的儿子,想想着实地可怜了些。

    只是,二狗子虽是快马赶来,可他到了德州时,业已是黄昏时分。今日是来不及前往齐州了,李绩便让他留在军中,再询细节。并晓谕三军,明日一早,拔营起寨,奔赴齐州,接收城池。

    晚上,夜幕低垂。

    拓西王燕弘信的大宅此时已成了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的住处。

    李伯皓在磨刀,齐王麾下信重的四人其实都是纯粹的武人,喜欢搜罗各种宝刃,他们入住这座宅子之后,搜罗到了一库房的兵器。

    李伯皓一见心喜,马上退出来锁了库门,对刚刚走过来的李仲轩说这一库的都是绫罗绸缎,李仲轩一听哪有兴趣,对此毫不理会。结果捱到晚间,李仲轩说是昨夜奇袭王府有些倦了,居然先赶去睡了。

    这可正合李伯皓心意,赶紧屁颠屁颠地赶到兵器库,点燃两根儿臂粗的巨烛,一一检视,将那喜欢的兵器都放在一边,准备打包带走。

    其中有一口宝刀,鞘是绿色鲨皮鱼的,上边镶着七星宝石,刀一看就是名贵的宝刀,只是颇有些年头了,刀上已经有了斑斑绣迹。

    李伯皓知道有些人收藏古物,喜欢把那些岁月的痕迹小心地保留下来。但那不是他的风格,那些锈迹留着做什么?如何看得出它曾经的辉煌?一定要打磨得锋光四射,再用刀油好生保养一下才对嘛。

    他当年就这么干的,他爹收藏的不少古董都被他打磨得锃明瓦亮,比刚打造出来的还要光彩夺目。此时此刻,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兴高采烈地从角落里搬出一块磨刀石,又跑到外边打了一桶水。

    “嚓!嚓!嚓!”

    李伯皓热情洋溢地磨起刀来。二弟住处在后宅,距这儿远着呢,不用担心被他听见。

    喜涮涮,喜涮涮,嚓!嚓!嚓!

    后宅里边,李仲轩的卧房内,柔和的灯光洒在淡绯色的幔上,透出几丝靡靡的味道。

    鸳鸯帐里,一双丰腻雪白的手臂搂着李仲轩的脖子,那玉润般妩媚、桃花般绯红的脸上,一双眼睛媚得要滴出水来。

    被温香软玉、凹凸有致贴合着的李仲轩,俊俏的容颜上也有一抹酡红,仿佛刚醉了酒。他的鼻息还有些粗重,但正渐渐和缓下来。

    秋波宛转,似喜还嗔、半推半就、耳鬓厮磨

    回味着,李仲轩不禁满足地笑了,这才是极乐啊!真真一个尤物。

    李仲轩已经在盘算着把这位五五妃带回陇右去,嗯说是自己的伴读侍女,会不会显得她年岁稍长了些?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于是,李仲轩想着,又开始了第二轮伐挞。

    东厢关着齐王等人,西厢则关着杨千叶和纥干承基,这两人被分别安置在一处房中,李鱼也特意吩咐人严加看守的。

    李鱼忙着接收军队,安抚军心,忙碌了一天才回到王府,急忙忙吃了口饭,这便来到了西厢。

    门儿一看,被绑在柱上的杨千叶看到是他,立即把头扭了过去。

    “唉!”

    李鱼先叹了口气,走过去,在她面前站定。

    杨千叶马上把头又扭到另一边,李鱼迈了一步,又站过去。

    杨千叶马上把头再扭向另一边,李鱼又站过去。

    如是者数次,杨千叶不扭头了,而是恶狠狠地瞪着他。

    李鱼道:“何苦呢?”

    杨千叶咬着牙道:“你杀了我吧!”

    “万念俱灰?”

    “你马上杀了我!”

    “干嘛这么想死?”

    杨千叶扬起眸,冷笑地睇着他:“拿我的项上人头,换你的锦绣前程,有何不好?”

    “你恨我?姑娘,这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喂!又扭头?”

    “想把我送给皇帝再杀是么?那就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李鱼伸出手,托住了杨千叶的下巴,将她的螓首慢慢地转了过来,正面着自己。

    杨千叶惊呆了,她实未想到李鱼敢这么放肆,她杏眼圆睁,瞪着李鱼,突然一伸头,张口就去咬他的手指。

    李鱼的手迅速一缩,听见“咔”的一声,不禁笑道:“嚯!小心崩掉了牙齿!”

    杨千叶气咻咻地瞪着他,胸膛起伏,只恨身子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柱子上,奈何他不得。

    李鱼道:“你想想,你屡屡失败,如果不是碰上了我,你真就能成功?或许你第一次就已因为失手而死了呢。我是你的扫把星,还是你的大救星?姑娘,做人得讲良心,是吧?”

    杨千叶欲言又止,半晌,目中渐渐漾起悲哀之色,缓缓闭上眼睛,疲惫地道:“如果你真对我好,那就杀了我吧!”

    “看来真是万念俱灰了呢?你就不能放弃复国的念头吗?好吧,就算按你说的,你的国,灭亡李唐之手。但你的父亲,是死于宇文化及之手!如果是为了复仇,你实无必找李家报仇的道理!至于复国”

    李鱼伸出双手,扶住了杨千叶的肩膀,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既然是想复国,就不要讲个人恩怨,只谈江山社稷!李唐已定,复国无望了!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事,为什么一定要去做?鸡蛋碰石头,会出现奇迹吗?

    那些人,对你忠心耿耿,你真要把他们全都带上绝路才甘心?你扪心自问,你现在所做的一切,真的是你想做的吗?还是因为你从小就只为了这一个目标活着,你只是为了去做而做!它真是你喜欢做的事吗?”

    杨千叶的眼神迷网了。刚刚一看李鱼,她心中就是一阵的气苦,只觉自己的一切都是毁在他的的手上,偏偏不想恨他,更不想杀他,一时万念俱灰,只想着死了算了,如果死掉,所有的纠结,也就不用去计较了。

    但是望着李鱼一双真诚的眼睛,杨千叶不由得去想,复国,真的是她做的吗?父亲死的时候,她才三岁,她连父亲的样子,都是在画卷中认识的。其实她和她的生母与生父,完全没有一起生活过的印象,对于那个从她记事起就只活在她的心中的隋国,也是完全的没有印象。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一个人都在都在开心地为他自己而活。他们之中,只要年过二十的人,全部都是从隋国时候经历过来的,此时正站在官场和仕林之中的那些人,更是在大隋的时候,更已出人头地,其中多少人都本是大隋的官吏与名士。

    如果大隋应该怀念,那些人比她更有理由怀念的吧?那时还只是一个三岁小娃儿的她,为什么要担负这如山之重的责任,为什么?

    杨千叶定定地看着李鱼,大颗大颗的泪珠一滴滴落下来。

    李鱼默默地看着,轻轻伸出手,温柔地抹去她颊上的泪水。

    杨千叶定定地看着他,因为泪水的模糊,已经看不清他的容颜。朦胧中,那温柔的手,是父?是兄?杨千叶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自她懂事时起,她就很少哭过。

    一旦哭了,身边的人要么是慌不迭地请罪,再不然便是激励她要坚强地面对一切,因为天生皇胄,所以她理应承受,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温柔地为她拭去泪水,由着她哭

    杨千叶突然又张开了口,一下子咬住了李鱼正为她拭泪的手,很巧,咬合处正是她前次所咬伤处,于是她又尝到了那腥咸,那味道,似乎与她的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