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538章 不约而同
    游桥上游,不远处河畔,停泊着一条小船。

    傍晚,船娘走到船头,洗菜、濯米、烹鱼做饭的时候,仍在过浮桥的士兵们纷纷扭头,向她那边行以“注目礼”。

    也许是因为那鱼过油时的香味儿吧,不过,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些男人的目光其实都落在那小船娘的身上。

    小船娘蹲在船头,正往灶里填柴,裙儿搂在膝弯里,一个臀儿盈盈圆圆,就像诗人们端着美酒,仰望的林梢明月。

    军汉们不是诗人,但诗性还是有的,他们看到他们心目中的美丽的圆月,也不禁无比地陶醉,不只一个士兵在那本来还算宽敞的浮桥上走着,愣是跑偏,一脚踩进河里,引得袍泽们哄笑嘲弄。

    一切看来都很平常,毕竟,因为架了浮桥,运河已无法通行。

    其实这运河早就船只稀少了,齐王一反,哪还有行商坐贾们南北运输货物,就有那运的,也都改了陆路,宁可多费些周折,多耗些成本,也不敢走运河,这要是被齐王的人截下,弄不好就是人财两空的下场。

    “看不出,你一双握刀杀人的手,居然还有一手好厨艺。”

    罗霸道懒洋洋地趴在船舱里,手托着下巴,看着旷雀儿在船头烹饪。

    旷雀儿白了他一眼,傲娇地扬起下巴:“本姑娘的针织女红也好着呢。”

    “所以啊,你这个老婆,我讨定了!”

    罗霸道趁机跟了一句。

    旷雀儿有些好笑,这厮看着粗壮魁梧,非常男人的一个男人,谁想得到,他竟然是个碎嘴子。就这句“声明”,他都不知道说过多少回了,也许是因为心里不踏实吧,以为多说几遍,就是宣告了他的主权。

    不过,有个男人总是这么护食儿似的宣告对她的主权,貌似也蛮开心的,至少旷雀儿姑娘此时花瓣似的唇角微微翘着,显得很愉悦。

    罗霸道又瞄了一眼过桥的官兵,后队已经停下,显见是天色太晚,后队已经不打算今晚过河。

    罗霸道道:“杨千叶应该还没过河吧?”

    旷雀儿小心地把锅子里的鱼翻了个个儿,道:“我看着呢,他们押运的人全都在东岸,今天没有过河。”

    罗霸道吸了口气,坐了起来,道:“这样的话,我们今晚就可以行动了。”

    他又看了旷雀儿一眼,道:“你……居然是杨千叶的人,我着实地没想到。”

    一路行来,旷雀儿始终没说过她的主人是谁。直到听说齐王已然被擒,接着就听说了四大王、军师、太师等人均被一网打尽的消息。更详尽的情况他们打探不到,但只是听说那位太师叫杨百夜,旷雀儿就已知道她是何人了。

    以这个时代的声讯条件,全靠口口相传,有关齐王这边的消息传播的就极慢,有关杨千叶的消息之所以能传出来,是因为她是最近才投奔齐王,听说还要捐出全部家产,紧跟着从龙之功的希望就彻底破灭。

    在小民们眼中,这个没眼力的简直就是悲催到了极点,难免要把她拿出来,当成一个有趣的饭后谈资,所以旷雀儿才能略知情况。名字是这般,又是刚刚投效,除了她那直奔齐州的千叶殿下,还能有谁。

    所以,有些失态的旷雀儿终于忘了掩饰,把实情对罗霸道说了。

    罗霸道听了倒是小小有一点纠结,原来是曾经的三妹杨千叶,自己居然被她手下一个小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实在有够丢脸……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如果就这么找到杨千叶,腆颜向她手下求亲,未免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如何他是救出杨千叶的人呢?老子救你一命,讨你一个女人做老婆,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所以,他便趁着旷雀儿正彷徨无助,好生安抚一番,便拉着旷雀儿尾随而来。路上,囚车行进时,他们扮作百姓,已经看到了那络绎不绝的囚车队伍,确认了杨千叶的身份,这才提前赶来运河处,事先做起了准备。

    “唐军大部已过河!李绩率人在对岸扎营了,河这边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人马,多是后勤辎重兵,分别扎营在这里、这里、这里……”

    地上,画着一副地形图,一个形容伶俐的劲装少年用石子在地图上摆放位置。

    墨白焰沉声道:“殿下被拘于何处?”

    “在这里……”

    那少年用树枝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这里是一片杨树林,齐王等人俱都囚在此处,警戒分为三层,三层之外还有游骑……”

    那少年将情况打探得十分清楚,立即详细解说起来。

    冯二止听罢,对墨白焰道:“他们不知道殿下身份,最被看重的一定是齐王和他手下的四大王,殿下囚禁处必然较为松懈,我们只要能够成功潜伏到左近,救出殿下,抢了他们的战马,利用夜色也可成功脱身。”

    墨白焰脱口就想说出李鱼认得殿下,唐军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殿下的真实身份?但话到嘴边儿,却又咽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是殿下就是被李鱼所擒,他也相信李鱼不会揭穿殿下的身份。

    墨白焰沉吟片刻,轻轻点头道:“潜入是为了救人,用不到太多人手,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二止,你带人去营地的东侧,伺机制造混乱,吸引唐军注意。我从西边走!”

    墨白焰说完,看了看那七八个一身精悍的少年人,道:“我自己去!”

    冯二止皱眉道:“墨师,你只一个人,这……”

    墨白焰摇头道:“这不是冲锋陷阵,夜晚巡守看护在殿下身边的,能有几人?我若能成功潜入,猝然偷袭,很快就能解决!如果看守严密,那便是咱们全押上,也无济于事。所以,莫如你带人去东侧,动静闹得越大越好,你那边动静越大,我这边成功的机会就越大。”

    冯二止想了想,终于一咬牙:“好!我去东边,殿下的安危,就全拜托墨师了!”

    墨白焰点点头,紧了紧腰带,又检视了一遍随身的武器,沉声道:“马上行动,亥时一刻,你们那边发动,我见你那边有了动静,便出手救人!”

    “是!”

    冯二止用力一点头,把手一摆,带着人迅速闪入了暮色。

    墨白焰看着他们渐渐消失的背景,目中微微露出一丝感伤意味。

    此一去,也不知道还有几人能够回来。

    这些年,为了匡复大隋的大业,他东奔西走,呕心沥血,何尝不是身心俱疲。尤其是自幼栽培的那些孩子,那不是一件没有生命的工具,经年下来,人孰无情,他对这些人又岂是只当死士兵卒对待?每死一个人,于他而言,都是情感上的一个打击。

    然而,殚精竭虑到今朝,复国的希望依旧渺茫。不!是愈来愈不见希望,就像这暮色,越来越黯淡无光……

    夜色当中,罗霸道和旷雀儿悄悄穿行在丛林中,悄无声息,仿佛狸猫。

    罗霸道的目光大部分时间落在旷雀儿身上,那轻盈的身姿,虽在夜色中看不清楚,却更增魅力。

    罗霸道自问不是个好色之人,但男女之情就是这样,不捅破时还好,一旦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感情泛滥起来,又有人镇定如初?此时正是情热时候啊。

    啧!那谁说的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

    哎!为了讨这小姑娘回门儿做老婆,跟着她赴汤滔火也值啊。

    “噤声!”

    旷雀儿忽然止步,矮身,机警地四顾。

    罗霸道立刻跟着矮身,道:“怎么?”

    旷雀儿道:“前边草丛中有两个守卫。”

    罗霸道狞声道:“我去干掉他们!”

    旷雀儿手肘一动,拐了他一下,轻嗔道:“绕过去,见到殿下之前,不得弄出半点声息,否则,我饶不了你。”

    “好好好,听你的。”

    被旷雀儿胳膊肘儿拐了一下,罗霸道骨头都轻了三分,酥麻麻的好不受用。可怜见的,明明是名重一时的四大寇之一,眼看着就要变成惧内的贱骨头了。

    旷雀儿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牙儿,判断了一下方向,努嘴示意道:“我们往那边走,从西边插进去。记住,不要恋战,一俟救了殿下,马上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