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六零章 地下追杀
    一群又追又赶的人当中,除了最前面逃跑的牛有道外,全部是金丹境界的高手。

    由此可见,为了弄死一个筑基期的牛有道,预谋者该是下了多大的本钱,这是非把牛有道给弄死不可。

    同样可见,牛有道为了保命,也是动用了巨大资源的,调用了三派十多名金丹修士保护!

    双方的修为差距太大,很快就要撵上。

    落地之际的牛有道突然一掌狂轰向地面,咣,沙粒爆开,他从天而降,没入了喷爆的沙尘中。

    沙粒稀里哗啦落下的同时,率先领先后方几人一大段距离的瘦高汉子凌空拔剑,凌空劈出一道凌厉剑气,正中牛有道隐没之地。

    纷飞沙雨中,落下的同时,人在沙地挥剑朝着地下四面八方劈出凌厉剑气乱斩一气。

    沙粒稀里哗啦落地后,他提剑环顾四周,哪还能看到牛有道的影子。

    迅速单臂背剑身后,单膝跪地,一掌摁在地面,施法感应,很快眉头一跳,单掌在地面飞旋搅动,怒喝一声,“开!”

    只见澎湃法力搅动,迅速在沙地上搅出一个洞来,随后直接提剑冲了进去,洞口随之崩塌隐没。

    之后从天而降的三人似乎有些无语,大家虽然同是金丹修士,可金丹修士和金丹修士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各自修炼的功法不同,能发挥的作用和驾驭法力的方式也不同。

    他们可没本事钻进沙漠之下到处乱跑。

    这一耽搁,后面十人已经撵到,三派高手围住三人,狂攻!

    三人自然是竭力反抗,厮杀瞬间进入白热化!

    已经深入地下的瘦高汉子周围,罡气急剧而强烈旋转,令他周身始终保持着一定的空间,而周身旋转的罡气又如一个钻头一般为其开路。

    提剑在手的瘦高汉子简直是在地下奔跑,直朝目标藏身地点追去。

    而此时的牛有道正身陷在沙中,他没本事像瘦高汉子般在数十米深的沙里面开辟空间,但他却不惧地下强大的地压,能找到那微妙的压力平衡点。

    闭目凝神与周身沙子融为一体,静默!

    察觉到有东西快速逼近,敌方唰唰开辟的动静太明显了,想不发现都难,牛有道眉头微动,暗暗心惊,来的什么人?居然出动了这样的高手追杀自己!

    这次轮到他暗暗叫苦了,明知道有危险,还敢单独来这沙漠中赴会,就是因为有这本事为倚仗,没想到碰上了真正的高手!

    这绝对不是所谓的金丹高手,绝对是金丹境界中的真正高手!

    心里问候了邵平波祖宗十八代,哪还敢逗留,乾坤挪移运转,人在沙中如游鱼般,迅速遁离,往地底深处逃。

    他倒要看看对方的抗地压能力能不能比过自己,一旦对方承受不住了,就是自己脱身的机会。

    一个在沙中游离,一个以强大法力开路追杀。

    又下冲了个几十米后,牛有道差点骂娘,再往下没路了,居然是石头。

    石头他哪游的进去,他的乾坤挪移也就能在水中和沙地里耍耍,碰上正常的地面都搞不动,就更别提硬石头了。

    又横向跑了几十米,发现下面还是硬石头。

    没办法了,地下钻不下去了,只能是横向逃。

    然而对方追赶的速度太快了,双方越来越近。

    眼看已近,追杀中的瘦高汉子突然挥剑狂斩。

    沙地中狂暴而来的轰鸣动静袭来,牛有道迅速挥臂一掌推出,一道红光从掌心喷薄而出。

    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初不通法力无法驾驭的小子,对他现今而言,已经能直接施法驾驭体内的传法护身符护体。

    轰!狂暴掌力和凌厉剑气撞在了一起,恍如剧烈爆炸一般。

    咣!紧接着一声异响传来,牛有道能感觉到沙子在迅速下泄,不禁一喜,石头地面似乎被震开了,下面似乎还有空间。

    牛有道迅速跟着流沙钻了下去。

    流沙稍作下泄,似乎又停下了,从沙中冲出的牛有道发现身边一空,居然从沙中跑了出来,周边漆黑一片,似乎空荡荡的。

    施法四周一探,发现好像是一个地下甬道。

    一道光亮闪出,招出了月蝶一看,还真是石头巩固的地下甬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管他是什么地方,只要有路逃命就成,立刻在甬道中飞掠,月蝶随行照明。

    还在沙中的瘦高汉子却惊住了,刚才一阵剧烈对撞的爆炸威力将他周身飞旋的罡气给爆破了,立刻被周身的沙子将他给埋了。

    巨大的压力陡然加身,差点没挤的他把五脏六腑给吐出来,拼命施法顶住了。

    一时的突然异变,差点点就让他失手栽在了这里,幸好他反应快,及时施法顶住了,不然真有可能被压成了肉酱。

    令他惊疑不定的是,刚才威力那么大的撞击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小子很奢侈地使用了爆击符?

    能打伤潘掌柜已经让他惊奇,还能在地压这么大的地下跑来跑去,已经够见鬼了,又来这么一暴击,差点没把他给弄死!

    周身法力再次酝酿旋转,很快又再次开辟出了一个空间,才松了口气,也有点庆幸,幸好牛有道那家伙不知道他刚才的情况,若是趁他刚才的情况动手的话,非死在对方手上不可!

    自己虽不是丹榜上的顶级高手,但好歹也是丹榜一流高手行列中的,要是死在了一个筑基修士的手中,那可真就成了笑话。就算没死在对方手中,让一个筑基修士在眼皮子底下跑了,那也是笑话啊!

    暂时排除了杂念,继续施法向前追去。

    横向追击下,他其实已经踩在了石头地面上,没跑几步便发现了不对,发现脚下石头地面裂出了大口子。

    稍一犹豫,也钻了进去。

    很快又撞上了石头地面,不过周身的巨大压力却是减弱了不少。

    往一侧冲,又撞上了石头墙,见鬼!

    又改变方向,周身一空,发现居然从沙中冲进了一片黑暗空间。

    四周黑漆漆一片,周身旋转罡气停下后,能感觉到后面的流沙流淌而下,埋了自己双脚。

    施法探了探四周,也放出了月蝶,才发现进入了一个地下甬道。

    不知进入了什么地方,看看身后沙堆,再看看黑漆漆的甬道尽头,见到前方地面的灰尘上有脚印,他立刻闪身追了去……

    沙漠地表,十人围攻之下,三人中已经倒下了一个。

    留仙宗的月轮在月光下嗖嗖飞旋,在月色下发挥出了最强大的威力,不断折射出月光照射对手的眼睛。

    三名浮云宗修士直面两人,四名灵秀山弟子以金属长鞭在外围助攻,三名留仙宗修士以月轮在外围以月光惑敌,打的两名杀手只有招架之力。

    周边陆陆续续冲来的沙蝎,不断被斩杀!

    另一地的打斗场地则是另一番情形,大量的沙蝎闻到血腥味围来。

    潘掌柜已被一名留仙宗弟子一脚踩在地上,后者怒斥:“叛徒!”

    若不是牛有道这边早说了要活口,他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留仙宗的脸都被丢光了。

    另一名杀手人在空中一身闷哼,被两名浮云宗弟子围攻,斩断了一只胳膊,后背被劈了一剑,一只金属长鞭缠住脚活生生将其给拽了下来。

    冲上来的人迅速出手,将其给制住了。

    边上不要命扑来的沙蝎不是被当场斩杀就是被打飞了。

    五人将两名活口一捉,迅速商议驰援事宜,最后决定由两人将两名杀手送去无边阁那边,另三人去驰援牛有道那边。

    没办法,牛有道再三交代过,让他们一路上受罪、风餐露宿的秘密跟随,而他牛有道自己甚至不惜舍身作饵,有一个目的是重中之重,那就是要示弱诱敌,抓活口!

    牛有道的意思很简单,一旦需要他们动手的时候,务必要给他抓到一个活口!

    这一下抓了两个,也算是能交差了。

    两人提了两名杀手掠空而去,另三人迅速腾空而起,越过下方竖起毒刺的沙蝎,朝牛有道逃逸的方向飞掠而去……

    地下,瘦高汉子站在一个三岔路口,不知该往哪条路走,月蝶往三条通道内都照了一下,没发现有足迹。

    瘦高汉子暗骂狡猾,牛有道那厮估计是发现了地面会留下足迹,应该是脚没落地,借助了甬道的墙壁来了个飞檐走壁而行。

    正琢磨观察之际,耳朵忽然微动,隐隐听到了打斗动静传来。

    仔细辨别了一下动静来处,就是从正前方的甬道内传来的,精神一振,迅速前行。

    不过他又有些疑惑,就算牛有道在前面,也不该发出打斗动静才对,这不是明摆着泄露行踪吗?难道有陷阱在等着自己?

    任务交代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再三交代过了,牛有道此獠极为狡诈,让务必小心!

    念及此,他不禁保持了高度警惕,放慢了前行的速度,谨慎接近。

    殊不知,对牛有道来说,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鬼地方,连地况都不知道,情急之下能弄出狗屁的陷阱。

    他直接往三岔路口的中间一条路走,是因为他有经验,也不看他前世是干哪一行的,对地下建筑的门道,眼毒的很。

    路上一看,他就明白了,这特么应该就是地表的建筑被沙给埋了,搞不好就和那传说中的古城有关。

    遇上这种,最好是走正道,中间的正道应该能四通八达,走旁路的路话,遇上的选择性肯定不如正道多,很有可能会走上死路,逃命的时候哪能往可能会出现的断头路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