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七二章 三少爷的买卖
    回去从军?袁罡不语,他好不容易弄了个身份来此,怎么可能破功。

    他领着风、林、火、山四人刚入齐国境内,就遇上了齐国边军的一场异变,救下了十几个死里逃生正被追杀的士兵。获悉了一些情况后,袁罡果断决定加以利用,自己五人从中挑选了五个家世背景合适的身份冒名顶替,帮那些士兵引开追兵,助那些士兵逃离了齐国。

    虽然冒名顶替的五个身份不错,都是些无名小卒,除了那支被灭的人马本身外面没什么人认识,对其他人或者上官来说只是名册上的五个名字。

    可他为了稳妥起见,引开追兵时不惜抛头露面冒险,数度让追兵认识了他们。

    之后带着一肚子的冤屈逃到了齐京。

    抵达齐京后,他并未随意找人喊冤,先摸了下京城的情况,确认了上将军呼延无恨是比较合适的喊冤对象后,果断挟持了呼延无恨的儿子,也就是眼前的呼延威,拿了做人质才见到了呼延无恨喊冤。

    谁知事情出乎意料,呼延无恨答应的好好的,等儿子安全后,却陡然下令拿下!

    然上百人一拥而上,却被五人给冲了个七零八落。

    “住手!”见到弓弩手出现后,抬手拦着身边随扈法师没让出手的呼延无恨当时一声喝,喝退了围攻之人,满脸欣赏道:“难怪能一路逃到京城来!”

    此时袁罡才明白过来,这位上将军在试探他们,在验证他们凭什么能在重重追杀下逃到京城来。

    不过之后还是将他们给软禁了,直到数天后,来了些人跟他们见面,正是追杀过他们的军中人员。

    袁罡知道,呼延无恨还在核实他们的身份,也暗暗惊异这位上将军的能量,这么快就能找到和他们照过面的人。

    之后他们的软禁解除了,呼延无恨要调他们到自己麾下来。

    然五人拒绝了,说已经心灰意冷,只想做个平民百姓。

    呼延无恨也没勉强他们,答应了,也说了再让他们好好考虑下,想回来随时能回来,这才有了眼前。

    见他不说话,呼延威催促道:“安兄,你倒是说话呀!”

    伸手抓住一只麻布袋的袁罡停止了搬运,沉声道:“三少爷,我们兄弟几个的命是怎么捡回来的你也知道,真的不想再卷入那些蝇营狗苟之中,上面那些大人的事太复杂,我们搞不清楚,也搞不来,好不容易脱身了,只想安安稳稳活着。上将军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真的不想再回去了!”

    这些黄豆是他刚刚采购回来的,谁想一回来刚好撞见外面的事。

    呼延威轻叹一声,能理解他的心情,不过还是劝道:“涉及利益的地方,就免不了会出现一些恶心人的事,看你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逃避也不是个办法。我父亲如此欣赏你,这样的机会多少人求都求不到,你难道真的愿意做一辈子商贾?”

    袁罡:“做商贾没什么不好的,现在挺好!”

    呼延威无语,说到这事,他发现父亲有些失算了。

    父亲一开始的打算,是想让这几个面对一些俗世间的现实,让他们碰碰壁,自然会明白该怎么选择,所以没有勉强。也不认为做点小吃买卖能好过,谁知,一点小吃买卖居然被这几个经营的红红火火,挺赚钱的,把父亲都给搞的无语了,答应的事情不好反悔,搞的只能是让他三天两头过来劝劝。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几位的行为也打消了父亲的某些疑虑,不用担心是什么有所图的人,人家压根不想当官,只想做个平民百姓,自然也不用担心是什么想打入军中的探子。

    再看这位,上百斤重的大麻袋,那真是随手提来提去,那力气看的人牙疼,他还能想起自己被挟持时,自己的坐骑被这位一拳给打翻毙命的情形,好凶猛!

    之后更是被父亲一眼看中,言之可为猛将,痛骂边军的蝇营狗苟埋没人才!

    不过就这位的为人作风,是宁折不弯那种人,容易得罪上司,能被埋没父亲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父亲喜爱,想招揽,然而偏偏弄巧成拙,给弄成了这样!

    “唉!”呼延威叹了声,见还是不答应,只能换个话题,问:“今天卖了多少份?”

    搬完东西的袁罡喊了声,“高掌柜。”

    很快,从前面馆子里跑来一个小老头,过来连连行礼道:“三少爷,东家!”

    袁罡看了看临近傍晚的天色,问:“今天卖了多少?”

    高掌柜笑呵呵道:“已经能抵昨天打烊前的量了,还没细算,但已经卖了十二桶了。”

    袁罡对呼延威抬了抬下巴,那意思是,你都听到了。

    呼延威茫然,问:“一桶多少份?”他平常哪会操心这个。

    高掌柜笑道:“回三少爷,一份的量不大,其实就一小盅,一桶大概有上千份,十二桶上万份肯定有了。”

    呼延威顿时乐的嘴巴都合不拢,在心里算起了帐,十枚铜钱一份,一万份那就是十万枚铜钱,也就是十枚金币,刨除本钱,两枚金币到头了,这净利怕是得有八枚金币。

    一天就能赚八枚金币,这利润绝对不算小了,放哪个铺子都不算少,而看这增长势头,净利破十枚金币很轻松啊!

    这是他当初怎么都没想到的事情,一开始袁罡说在边军弄了些黄豆喂马的时候,无意中弄出了这个小吃,想拿来做买卖,他还看不上呢。

    袁罡说仰仗他的支持,又给找了场地,算他一半的股,以后赚的钱要与他对半分,他还说不用不用。说白了就是看不上,不认为这个能赚什么钱,估计就算能赚,也不够他平常开销塞牙缝的。

    然而袁罡硬是要给他,他算是盛情难却,敷衍着应下了。

    谁想啊,怎么也没想到一点小吃竟能卖到如此火爆的地步,这钱赚的远远超过他的预想!

    他目前也只在军中随便挂了个职,能领点俸禄,家里也会从家里的账上支出一笔钱补贴他。

    没办法,出生于这种家庭,一些人际来往免不了,来往的都不是一般人,寒酸了也不像,就他那点俸禄根本不够用,掂算他的俸禄后,家里会给他补足每年一千金币的开销。

    再多也不可能,家里人多,要养的人可不止他一个,也得量入为出。

    何况呼延无恨也不是那种喜欢四处伸手捞钱的人,为人比较正直,呼延家没那挥霍的底子。

    不过每年一千金币也不算少了,对普通百姓来说,那可是一千万枚铜钱,许多百姓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只要不乱来,一天两三枚金币在这京城足够请朋友吃喝开销了,就算去趟白云间快活,一次花上几枚金币已算阔绰。

    也不可能天天泡在白云间那种场合玩,自己还有公事,平常在家里吃喝又不用花钱,所以一年一千金币足矣,已是富贵人家子弟的开销。

    结果呢,一不小心弄出豆腐馆这种意外来,开业也不过半个来月,生意一天比一天好。

    豆腐馆弄出了名声,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前几天聚在一起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下豆腐馆的收益,结果一个个都羡慕的不行,都说老三发财了,有了自己的进项!

    而袁罡为了账目上的清楚,让呼延威自己派前台经营管账的掌柜来。呼延威开始看不上,后知能有大量进项,加上袁罡再三要求,他也就不客气了,这高掌柜正是他的人。

    正惦记着月底分钱呢,可他还没嘚瑟多久,就被父亲找上了,问他这笔进项是自己独吞还是走家里的公账?

    呼延无恨的意思是,他在豆腐馆赚的钱,自己留一成,其余的要进呼延家的公账,然后家里给他的补贴照常。

    父亲这样说了,他能怎么办?只能是答应了!

    所以他今天跑来很难得地主动关心上了卖了多少,尽管他只能从豆腐馆一半的利中拿一成,其余的要上缴,可若是卖的越好,他分成也越高不是。

    站在他个人的角度,袁罡把这买卖做这么好,他是不希望袁罡再去从军的,然而父亲的账是站在另一个高度的另一种算法,他也不能违逆,也只能是帮父亲来劝说。

    略作盘算后,呼延威琢磨着嘀咕了一声,“这样说来,一天有八桶就够了。”

    袁罡和高掌柜相视一眼,不知他叽叽咕咕个什么劲。

    “三少爷的八桶是什么意思?”袁罡问了声。

    呼延威嘿嘿道:“还记得我昨天让人来取的一钵吗?我昨天特意找了宫里的一位管事疏通,让他进献给了宫里的贵人品尝,反响不错,都说好吃。”

    啪!他巴掌一拍,乐不可支道:“事情成了,让咱们早上、中午、傍晚、还有晚上都送一批进去,供宫里的贵人随时享用,每月给咱们一千金币的货款!”

    袁罡和高掌柜愣住,这里目前一天也就能卖十枚金币的量,按目前的算,一个月也就能卖三四百金币的样子,这一个月一千金币?

    袁罡问:“这么多,宫里吃的完吗?”

    呼延威晃着一脸络腮胡子,贼笑道:“所以我说八桶就够了,早上、中午、傍晚、晚上各送两桶进宫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