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八一章 物以类聚
    “我…”呼延威鞭子一甩,很想说这活没法干了,想撂挑子走人。

    然而转念一想,连缺胳膊少腿的都招上了,自己一走还指不定会招些什么人,真要让自己拿来在朋友面前洋洋自得的豆腐馆弄上一堆歪瓜裂枣,那些朋友只怕见自己一次就要拿来笑话一次,那自己还活不活了?

    他决心打起精神来,接下来要好好挑选!

    扭头朝一群排队的人怒吼一声,“看什么看,走你们的!”

    “公子,我男人战死了,你就收留我吧……”

    人群中,还有之前已经排队走过了落选了的人,忽响起此起彼伏的请求声,也不知是真是假,都是冲袁罡来的。

    啪!呼延威鞭子一甩,“鬼叫什么?”

    袁罡对这些呼声无动于衷,不管真假,他帮不完的。

    幸好这时,两百骑兵协同一千步卒哗哗奔跑而来,呼延威之前让人去请调的人马来了。

    人马一到,呼延威对领队的招呼了两声,所到兵马立刻对现场次序进行加强,迅速将刚起的骚动压了下去。

    这一折腾,折腾到了半下午,才将三百人招齐了。

    确切地说,是三百零二人,也不知呼延威是赌气还是怎的,非要亲自招上三百人,那两个老头估计是留给袁罡吃的。

    袁罡心里默默清点着人数,自己的那些队员还差二十几个没入选,不是呼延威看不上,而是人数满了,后面剩下的人群也不用再过趟了,那二十几个在后面没能排上。

    呼延威嚷嚷着让散伙,自己甩手先走了,走时气似乎还有些不顺,没跟袁罡打招呼。

    袁罡对那些人群中的某位队员默默摇了下头,那位心领神会,与其他人互相暗中打了招呼,陆续撤离。

    袁罡之所以招三百人,也是一种掩饰,不是他的人也先让呼延威招来再说,真不想要的话,以后想踢出去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何况也的确需要一些其他人掩饰。

    他也没打算把自己的人全部带在身边,暗里也需要人办事……

    白云间,苏照站在栏台上,看着下面园子里的一群姑娘排舞。

    秦眠登上台子,来到她身旁道:“派去查看的人回来了,招人已经结束了。”

    苏照:“一个豆腐馆招这么多人作甚,再忙也不至于招三百个人吧?”

    秦眠:“说是要在整个京城设点来卖。”

    苏照摇了摇头:“权贵人家就是权贵人家,卖个小吃也能做这么大,看来呼延威一年要赚不少。人招的怎么样?”

    秦眠笑道:“招人的地方可热闹了,听说去了怕是有上万人,为了招人,那个安太平和呼延威还闹出了点矛盾。”

    苏照偏头看来,好奇道:“怎么回事?”

    “为了两个老头,一个缺条腿,一个缺只胳膊……”秦眠把得来的情况转述了一下。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苏照喃喃自语,明眸目光似乎陷入了某种情绪中。

    秦眠笑道:“这个安太平,总能说出这样怪怪的话来,却又感觉触人心弦。”

    苏照自言自语道:“是个有情怀的男人。”

    秦眠:“别说东家,我也觉得这个安太平越来越有意思了?我也想和他交流交流,待我找个机会接触一下。”

    苏照:“那两个缺胳膊少腿的去查一下!”

    “嗯!”秦眠点头,“已经吩咐人去查了。”

    “船的事怎么样?”

    “目前一切顺利!”

    呼延府,花园中,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正拉弓射箭,一箭箭正中远处靶心位置。

    男子目光炯炯有神,一脸络腮胡须,只是胡须掺杂着斑白,不怒自威,正是齐国上将军呼延无恨。

    游牧名族的风格在他身上没什么改变,依然是一身民族服饰。

    尽管早年因为商颂一统天下,令天下大同,也令诸国穿戴基本上都差不多,但齐国这边的游牧民族在夺取了一隅天下建立了齐国后,天下大同的服饰成了便装,游牧民族的服饰倒是成了正装,也算是齐国与诸国的差别。

    呼延无恨基本上永远是这种游牧民族服饰的穿戴。

    管家查虎大步来到,近前又放慢了脚步。

    嗖!待呼延无恨一箭射出后,查虎方笑道:“将军,三公子回来了。”

    本欲取箭再射的呼延无恨将弓背在了身后,看着远处的箭靶,喃喃道:“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呼延威身边的随从都是呼延家的人,呼延威身边发生了什么事,自然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和耳朵。

    查虎:“将军似乎很感慨。”

    “是啊!”呼延无恨感慨长叹,“不是军伍出身是说不出这种话的,我对他最后的疑虑算是消失了。只是可惜啊!”

    查虎:“其实也没什么可惜不可惜,能说出这话,说明一腔热血未冷,事到临头,大可直接调用,不需要在乎其他。”

    “一腔热血未冷,说的好!”呼延无恨赞了声,手中弓拿到前面,再次抽了支箭上弦,瞄准,“让老三过来见我!”

    “是!”查虎离去。

    没多久,呼延威来了,见礼后,站在一旁看父亲一箭箭射着。

    父子两个都是络腮胡须,长的还挺像。

    等了好一会儿,呼延无恨边射边问:“听说招人的动静闹的不小,人招的怎么样了?”

    呼延威一脸不满情绪:“别提了,一点破事,闹心。父亲,那个安太平还真是一根筋,竟然招两个缺胳膊少腿的老头,你说这像是做生意吗?要我说,呃…”话说一半僵住了。

    他发现拉开弓弦瞄准的呼延无恨正斜眼看着他。

    此,令他心弦一绷,每次父亲这样看自己的时候,似乎就没什么好事。

    嗖!呼延无恨目视前方,一箭射出后,喊了声,“来人,拖下去,打十军棍!”

    呼延威有点懵,打谁?打我吗?左右看了看,估计也不太可能是打管家查虎。

    也轮不到他多想,两名军士上来左右夹了他胳膊就拖走。

    呼延威惊呼,“父亲,这是何故?父亲,我不服,我不服,打我总得给个理由吧?”

    呼延无恨给了句,“老子看你不顺眼就是理由,这理由够不够?”

    “这算什么理由?”呼延威惊恐喊叫,然而执行军令的军士压根不管,铁面无情,他当即鬼哭狼嚎道:“娘,救命啊!娘,快来救我…啊!啊!啊……”

    儿臂粗的棍子抡的虎虎生风,一声声惨叫已是从摁在地上的呼延威身上传来,要死要活的凄惨样。

    对此无动于衷的呼延无恨继续在那射箭,不过另有吩咐,“执意招那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缺胳膊少腿的两个人去查一下。”

    “是!”查虎领命。

    从地上扶了起来的呼延威甩开扶自己的军士,一把鼻涕一把泪,挺着肚子,收着屁股,吊着大腿,一步步挪,一脸悲催模样地呜咽,“我招谁惹谁了,看不顺眼就能打人吗?虎毒还不食子,还有没有天理了…”

    查虎走到他身边,提醒道:“三少爷,还不明白自己错在哪了?”

    呼延威扭头看着他,“我今天没干什么啊?不该调动大哥的兵马吗?”

    “看来十军棍还没把你打醒,自己回去再好好想想,想不通回头还得挨打。”查虎扔下话,啪!顺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笑着走了。

    “啊…”呼延威一声凄厉惨叫,差点蹦了起来……

    夜晚,查虎来到了书房,呼延无恨正捧着书在灯下夜读。

    “将军,那两个人查出来了,缺条腿的叫元大湖,缺胳膊的叫谷有年。两人的身份不会有问题,在京城生活了差不多二十年,许多人都认识和知道他们,假不了。不过…”

    “你怎么也变得吞吞吐吐了?”

    “他们两个是黑风骑的人,从调出的军籍中查明无误!”

    黑风骑三个字一出,捧着书的呼延无恨神情一震,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画面,一群身穿黑衣的骑兵,口中高声喊着“风!风!风!”,然后像一阵风似的冲向敌军。

    黑风骑是齐国当年号称第一的骑兵,也是号称天下第一的骑兵。后来奉命奔袭,为了在黑铁山阻击入侵的晋国五十万大军,三万铁骑全军覆没,却硬是在那处关隘挡住了晋国大军入侵的攻势,撑到了援军赶到。

    那时的他还不是什么上将军,却是赶去的援军中的一员,亲眼目睹了黑风骑三万铁骑全军覆没,亲眼目睹了黑风骑主将不肯退下、要为援军打头阵、率领最后几百人嘶吼着冲向敌军被吞没的一幕!

    再后来,燕国的英扬武烈卫号称天下第一骑兵,如今是他组建的骁骑军号称天下第一!

    呼延无恨慢慢回头看向了他。

    查虎继续道:“回来了五个人,全部伤残,还有没有其他人活着暂时不详,目前已知的就这两个。”

    呼延无恨合上了书本,摁在了桌上,沉默许久,徐徐道:“果然是物以类聚!”

    查虎试着问道:“要不要去照拂一二?”

    “不用!风停了…就像那一根筋说的,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用不着人去同情,别人也没资格去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