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九八章 袁罡、苏照
    咚咚敲门声起,临窗的秦眠回头喊道:“进来!”

    袁罡推门而入,屋内一站一坐的两个女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袁罡目光扫过秦眠,落在了苏照脸上,直盯盯看着苏照走过去,站在了苏照面前。

    被这般居高临下看着,有压迫感,苏照慢慢起身站了起来。

    身高差的原因,苏照需略抬头才能与之对视,两人四目相对。

    苏照眼眸中有笑意。

    袁罡双眸却似那星辰大海,不为色受,不为女悦,深邃而坦荡。

    与这双眼睛对视,苏照有点笑不出来了,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雄性气息,她似乎也清晰感受到了。

    早先在花船上隔的远还没什么,此时近距离站在一起,无论是袁罡那压迫性的强健体魄,还是那坦荡眼神,或是令雌性雌伏的雄性气息,都让苏照感受了个清清楚楚。

    与袁罡站在一起,苏照才发现性别之分居然如此明显,她还是头回如此清晰明了的意识到自己是女人,对方是男人,真正的男人!

    这种感觉无比强烈,以至于让她有些心慌意乱,明眸目光有些飘闪,不敢再与他对视。

    她能把袁罡叫来,心中本有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此刻才发现这个凡夫俗子之坦荡无畏足以碾压一切优越感,从人家看她的眼神就能看出,压根没把她以为的高高在上当回事。

    “姑娘是白云间的老板娘,名叫苏照?”袁罡无惧无畏地问了声。

    突然面对一个给人这般强烈感受的男人,苏照内心有些无措,明眸目光迅速挪开,表面尽量保持着平静,略侧过了身子,避免与他对视,平静道:“是我!”

    袁罡:“苏老板对本店的豆腐不满意?”

    苏照:“还好。”

    袁罡:“那为何三番两次的找我?”

    苏照纳闷了,怎么感觉自己变成了被审问的犯人,自己干嘛怕他,于是又转过了身来面对,“上回安老板维护我的婢女,一直还未来得及感谢,自然是要当面表示感谢才对。”

    袁罡:“举手之劳,用不着客气。”

    苏照笑道:“可不是举手之劳,我可是亲眼目睹了安老板为了维护我的婢女挨了不少鞭子。”

    袁罡直盯盯看着她的脸,问道:“你想怎么感谢?”

    苏照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似乎要把自己脸给看个底朝天记下来一般,心中有些恼羞成怒,想插出两根手指戳瞎他的眼睛,有这样看人的吗?

    一旁的秦眠笑道:“安老板,你这样直盯盯盯着一个姑娘家看,合适吗?”

    袁罡慢慢偏头看向她,回了句,“长的好看,想多看看!”

    “……”秦眠被这话给堵的凝噎无语,发现这位有够实在的,一点都不带拐弯抹角,哭笑不得道:“长的再好看,你也不能这样看呐,哪个姑娘家受得了?”

    袁罡又回头盯向了苏照,直接问道:“不能看吗?”

    “……”苏照亦无语,将话题拉了回去,“你想要什么样的感谢?”

    袁罡:“真的想给我感谢?”

    “当然!”苏照颔首,“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

    袁罡:“白云间在京城很有名,我还没有见识过。”

    “呃…”苏照脸上神情有些复杂,上下看他一眼,“安老板也想见识见识白云间姑娘的热情?”

    袁罡:“白云间姑娘的热情已经见识过了。”

    苏照和秦眠面面相觑,秦眠上前试着问道:“安老板去过我们白云间?”

    她心里奇怪,这位去过白云间自己怎么不知情?难道是以前曾经?

    袁罡:“没有。”

    秦眠更奇怪了,“你没去过怎说见识过?”

    袁罡盯着苏照,“苏老板难道不是白云间的姑娘吗?苏老板三番两次找我,热情我已见识过。”

    二女恍然大悟,原来是指这个,如此说来反倒是她们心有龌蹉,想到男女那事上去了。

    换了别人说这话,二女怕是要生气,因为说苏照也是白云间的姑娘就好像在说苏照和白云间的其他姑娘一样都是卖的,然而这话从袁罡嘴里说出来,两人感受不到羞辱的意思。

    不说别的,袁罡为青楼婢子出头挨打,她们可是亲眼所见。

    秦眠:“安老板的意思是,想去我们白云间看看?”

    袁罡:“是!可以吗?”

    苏照笑道:“欢迎之至,安老板想去,随时欢迎。”

    袁罡:“我知道随时能去,我的意思是,不花钱的那种,就是去看看。”

    “噗!”秦眠忍不住捂面憋笑。

    苏照也忍不住给了个白眼,“知道你的意思,没说你去找姑娘,知道你就是想去看看,用不着特别强调。我说随时欢迎,是说随时欢迎你去白云间看看。”

    袁罡目光落在了桌上的碗里,问:“苏老板吃好了吗?”

    苏照道:“吃好了又怎样,没吃好又怎样?”

    袁罡侧身让路,伸手相请道:“吃好了就可以走了。”

    苏照呵呵道:“安老板,这就逐客啦?”说罢轻扫衣袖,又缓缓坐下了,一副我是花了钱的你还能赶我走不成的样子?

    袁罡:“我的意思是去白云间,你不是说随时可以去吗?”

    “……”秦、苏二人再次无语,这回算是彻底看出来了,跟这位直接按字面上的意思来便可,想太多是在误导自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聪明反被聪明误!

    “现在?”苏照反问了句。

    袁罡:“你如果还想坐坐,那你们先坐着,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高掌柜。”说罢转身而去。

    “等等。”苏照站了起来,“我说话算话,安掌柜请吧!”

    三人很快出了门,出了铺子没走几步,登上了湖畔的花船。

    船开动了,入了船舱的苏照又摘下了遮挡容颜的纱笠,秦眠亲自为客奉茶。

    袁罡在船舱内走动查看,偶尔还以手指敲击听听声。

    坐在一旁的苏照目光跟着他走动了一阵,问:“安老板在看什么?”

    “陈设精美,一条船比我们商铺都好。”袁罡回了句,也走了回来,在一旁坐下了,目光对上苏照,又问:“我听过一些有关苏老板的事。”

    苏照微笑:“哪方面?”

    袁罡:“你和西院大王的关系,据传你是他的女人。”

    船舱内一静,秦眠那真是相当无语,外面有关这方面的传言她自然也知道,只是还是头回有人当着苏照的面问出来。

    苏照眼睑低垂,慢慢端了茶盏在手,似笑非笑道:“和你有关系吗?”

    袁罡:“有关系。”

    苏照抬眼,有些不解。

    袁罡解释:“若传言是真,我们这样相处,会不会让西院大王误会?我惹不起他。”

    苏照轻轻嘬了口茶水,“既然是传言,你信吗?”

    袁罡:“正因为不知道才问你。”

    苏照:“你想多了,放心吧,他不会误会。”

    说这话时的语气清冷,眼睑又低垂了下来,久久没有抬起,不知在想什么,情绪和兴致似乎没那么高了。

    于是船舱内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船桨划水的声音。

    天色黄昏,船靠水阁,抵达了白云间的后面。

    几人下船时,袁罡回头看了眼水道,“苏老板每次跑这么远,就为了吃碗豆腐?”

    苏照:“不行吗?”

    袁罡:“据我所知,我们设置的售卖点,离白云间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处,何故舍近求远?”

    苏照:“知道,然而街头人来人往,桶装在那,街头贩夫走卒围观,嘈杂混乱,甚至是唾沫横飞,你觉得干净吗?”

    “原来如此。”袁罡微微点头,步行进了里面的幽静庭院,四处放眼一看,“好地方,我能参观吗?”

    “请便!”苏照伸手相请,亲自陪同游览。

    前面风花雪月之地,已是华灯璀璨,莺莺燕燕衣衫轻薄,千姿百态,与客打情骂俏自是不说,更有肆无忌惮者搂抱嬉戏,还有豪客撒出一把把钱,惹来群芳欢呼簇拥,脂粉气息紊乱。

    不堪入耳的声音传来,袁罡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又凭栏看了看楼下阵阵欢呼处。

    他似乎更喜欢清静之地,看完了前面又来了后面游逛。

    不过有些地方不让他进,一处小院门口,秦眠伸手拦了下,“安老板,里面是女人的私密之地,男人不便前往。”

    然而走过之后,院子里却传来一阵躁乱的“咕咕”声,袁罡略斜眼,不动声色地继续前行。

    苏照陪着袁罡走开了,秦眠却留步,转身进了院子里,伸手招了一人过来,问:“怎么回事?”

    那人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笼子里的金翅突然皆变得躁动不安。”

    秦眠跟了他去看究竟……

    “道爷,外面送了豆腐来。”

    黑牡丹捧了只钵进门,对躺在椅子上假寐的牛有道提醒了一声。

    牛有道起身过来,黑牡丹揭开了钵盖,见盖子下面没东西,遂拿了只勺子到碗里搅了下,挑出了一只小油布包。

    油布包打开,里面有两张纸,一张比较大,正是整个白云间的地图。

    牛有道抖开地图看了看,啧啧两声,“猴子这家伙办事就是利索,几天的工夫,白云间内外的详图就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