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零一章 三结义
    他指的是京城周围的山上。

    齐国是草原国度,像京城四周那么高大的山脉比较少见,那以盆状地势圈着京城的山上聚集着三个门派,分别名为大丘门、玄兵宗、天火教,三派各占据一钟灵毓秀之地,各据一方,拱卫着京城,也是齐国修行门派中实力靠前的几个门派,放之全天下都是数得上的大门派,在缥缈阁亦有一席之地。

    皇宫内的大内护法就是来自这三个门派,裴娘子等人就是大丘门的弟子。

    令狐秋沉吟道:“三派的人认识倒是认识几个,你想怎样?”

    牛有道:“如今的情况,兄长也知晓,如同我之前和封恩泰说的那般,这东西想脱手都难,在这里,敢接这东西的也只有那三派。”

    令狐秋:“你想把东西给那三派?”

    牛有道:“这东西拿出去能卖不少钱,白送给他们,不至于嫌弃吧?”

    令狐秋叹道:“只怕未必啊,凭那三派对齐国的影响力,真想要些战马出境文牒,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犯不着要你手上的。”

    牛有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如果他们实在不要,就请他们配合一下,将这些文牒进行一场拍卖,拍卖所得钱财我分文不取,全部奉上!”

    令狐秋面有难色。

    “还请兄长助我!”牛有道起身拱手鞠躬。

    令狐秋忙伸手扶了一把,勉为其难地苦笑道:“好吧,我这就走一遭,只能说是尽力一试。”

    “谢兄长。”

    “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

    “你要一起前往吗?”

    “盯着这里的人太多了,我暂时还不宜公然露面,一旦事情不成,认识我的人太多的话,最后脱身的希望将越发渺茫,我得为自己稍留退路。我让段虎随你同往,如何?”

    “好吧!”令狐秋点头应下,又苦笑,“这一出去,怕是免不了要被人堵住搜身,也不知要被搜上个几遭。”

    牛有道拱手抱歉:“让兄长受委屈了。”

    “对了,刚被我哄出去的老封怎么弄?”令狐秋指了指外面。

    牛有道:“自然不会让兄长难做,牡丹,让他进来吧。”

    “是!”黑牡丹领命而去,没一会儿,便将封恩泰领来了。

    封恩泰看看令狐秋,没得到任何示意,遂又觍着脸凑到了牛有道跟前,小心着问道:“老弟,气顺了点否?”

    牛有道冷眼斜睨,“看在我结拜兄长的面子上,这事我扛了,我这条命算是豁出去了!”

    封恩泰大喜,朝令狐秋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回头又安慰牛有道:“不至于,不至于,凭老弟的手腕,定能逢凶化吉!”

    牛有道:“别说那些没用的,麻烦是你惹出来的,我扛下这事等于是在帮你玩命,是死是活我认了,但你总得有个说法吧?”

    说法?封恩泰狐疑道:“老弟想要什么说法?”

    牛有道手指敲着桌面,“事情我扛了,你们不会落井下石吧?”

    封恩泰正色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扯你后腿!”

    牛有道:“你们天玉门的为人,我这次算是见识了,就算不会扯后腿,谁敢保证你们不会过河拆桥?”

    封恩泰两手一摊,“事情若能过去,自然就过去了,哪来过河拆桥一说?”

    牛有道提醒道:“你应该知道三派为何会来这里冒险,你应该知道他们前来冒险为的是什么,你之前和我签下的契约,天玉门说反悔就反悔,还拿他们三派的安危做要挟,我怎知这次的事情过后你们还会不会认账?”

    说这个就让人尴尬了,天玉门做出决定容易,封恩泰才是当面毁约的当事人,被说的很尴尬,强颜欢笑道:“情非得已,此一时彼一时,掌门亲自做出了保证,自然不会再食言。”

    牛有道:“连白纸黑字的东西都能反悔,口说无凭的东西你觉得我还敢信吗?”

    封恩泰唉声叹气道:“老弟,绕下去有意思吗?你想怎样直说,不过有一点你也清楚,天玉门的立场我无权更改。”

    牛有道盯着他,慢吞吞道:“你若是不嫌弃,咱们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

    “……”封恩泰茫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问:“老弟,你说什么?”

    令狐秋已经愣住。

    牛有道:“我说我们结拜成异姓兄弟。”

    我年纪一大把,跟你这年轻人结拜成兄弟?封恩泰哭笑不得,“这…这…老弟,你这玩的是哪一出啊!”

    牛有道:“你们天玉门事后会不会反悔,经此一遭,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你们若真要反悔,我也拿你们没办法,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也就只有道义方面,若封老哥真要做背信弃义之人,那我也只能是认栽!”

    封恩泰表情精彩,唉声叹气道:“多虑啦,掌门亲自发话了,岂能言而无信?”

    牛有道:“你是嫌麻烦不肯,还是知道天玉门事后肯定要过河拆桥不愿做那背信弃义之人?”

    “我不是这意思,只是…”封恩泰回头看向了令狐秋,“令狐兄,你来评评理。”

    令狐秋面无表情,抬头看着屋顶,纳闷道:“你们自己看着办。”

    “哎呀!”封恩泰摇头无奈,摆手道:“罢了,罢了,老弟,只要你答应扛下此事,我便与你结拜为异姓兄弟,如此可满意?”心里嘀咕着补了句,就当是为天玉门做了牺牲,不然这厮不答应的话,自己也没办法交差。

    牛有道:“要请你天玉门在这里的弟子一起来做见证!”

    “你…”封恩泰欲言又止,最终闭着眼睛无奈点头,“行行行,就依你!”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黑牡丹立刻忙碌了起来,招呼人在外面设香案。

    等到香案摆设好了,天玉门在这里的十几名弟子也聚集在了这边院子里观礼,不少弟子心中郁闷,师伯若成了牛有道的结拜兄弟,这辈分怎么论?

    一切准备妥当了,牛有道抓了点好的焚香在手,分了三支给封恩泰,又分出三支递向观礼的令狐秋,“兄长,你我本就是结拜兄弟,我和封老哥结拜后,你们也算是兄弟,不妨一起再拜上一次如何?”

    “呵呵!”令狐秋干笑两声,心里嘀咕不已,你这家伙的结拜兄弟是不是太便宜了点?

    看牛有道动不动就结拜的情况,他相当怀疑牛有道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结拜兄弟。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而牛有道所言也有道理,这种情况下也不好推辞,令狐秋只能是浑身不自在地走上了前,拿了焚香在手。

    黑牡丹在旁引导拜礼,老中青三人跪在了香案前对天地起誓,可谓义正言辞。

    祷告完后,三人又陆续到香案前往香炉里插了香,旋即一个个皮笑肉不笑地端了酒杯,互相拱手,称呼上分了高低。

    封恩泰是大哥,令狐秋是二哥,牛有道变成了老三。

    “大哥,此事之后,想必大哥不会对我弃之不顾吧?”牛有道敬酒时,问了封恩泰一声。

    封恩泰叹道:“三弟多虑啦!不过事情一码归一码,天玉门做出的决定还望三弟你照办,不要让我为难。”

    “好说!”牛有道爽快应下。

    三人喝了结拜酒后,牛有道立刻让黑牡丹将藏起的契约取了出来,亲手奉还。

    封恩泰接到手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是自己写的东西后,立刻拿到香烛前给点了,众目睽睽之下将契约给化成了灰烬,他自己也长舒出一口气来,总算是过去了。

    然而眼前的香烛又让他有些腻味,希望师门信守承诺不要再反悔,否则他就难堪了,这么多同门弟子可是亲眼见证了。还有就是,这次一旦牛有道真的有危险的话,他管还是不管?天玉门也许可以置身事外,他若也置身事外的话,让同门弟子怎么看他?

    事不宜迟,令狐秋还有事办,回去稍作准备后,领了段虎匆匆离去。

    其他人散去后,封恩泰又询问牛有道准备怎么处理此事,牛有道把自己安排令狐秋去办的事大概说了下。

    “但愿能成吧!”封恩泰叹了声,他觉得这事希望有些渺茫。

    目前来说,也没别的办法,大家只能是在这等着,等令狐秋的消息。

    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时分,才见令狐秋和段虎归来。

    封恩泰第一个起身,问令狐秋:“二弟,怎样?”

    牛有道亦目露期待。

    “唉!”令狐秋走入亭内,一屁股坐下了,挥手对段虎示意了一下,“你们问他吧,他也是全程目睹,我已经尽力了。”

    此话一出,封恩泰和牛有道相视一眼,顿觉不妙。

    段虎则将情况详细讲来,令狐秋也的确是尽力了,想办法找到了大丘门、玄兵宗、天火教的熟人牵线搭桥,见到了三派的高层,然而情况一讲,任你再怎么请求也没用,人家既不要那十万战马的出境文牒,也不要你卖的钱。

    最后还是令狐秋的一个熟人私下对令狐秋透露了点风声,其实也谈不上什么透露不透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齐国皇帝的意图已经是昭然若揭。

    令狐秋的熟人告知,这齐国京城聚集的修士的确是太多了些,不但是皇帝忌惮,三派自己也不舒服,这里也算是三派的地盘,外部势力在此越聚越多算怎么回事,也觉得有必要清理一下。

    更重要的是,皇帝已经向三派通了气,三派也已经派出了人手介入此事,哪能自己砸自己的场子,自然是不会答应。

    那人让令狐秋自重,趁早离开这是非之地,不要卷入不该卷入的事情给自己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