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二一章 水至清而无鱼
    这一瞬间,令狐秋隐隐意识到了对方的来意,刹那心生隐忧,有些事情一旦卷进去的话,那可是天大的麻烦,回:“魏先生,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

    魏除:“令狐兄,你是明白人,应该知道我今天的问话是代表谁,拿不知道来搪塞我,真的没什么意义,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令狐秋苦笑,他当然知道对方代表的是谁,否则也不会担忧,一般人谁会关注这种问题?

    “魏先生,我不是搪塞,而是真的不知道。”

    魏除脸色微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牛有道是结拜兄弟吧?”

    令狐秋无奈道:“是这么回事,可我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魏除:“据我所知,牛有道身边如今就你们两三个人,来往待客免不了你们的存在,你是他的结拜兄弟,他还能回避你不成,你还能不知道谈了什么?”

    结拜兄弟?令狐秋真正是有苦难言,怎么结拜的他自己心知肚明,偏偏又不好对外解释,难道能说自己是虚情假意结拜的?

    他从来没对外宣扬过自己和牛有道是结拜兄弟,但是耐不住牛有道偏要对外嘚瑟,现在真正是闹了个人尽皆知。

    令狐秋叹道:“魏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当时是想旁听来着,但是根本没有旁听的机会,大总管一到,大总管手下的人立刻将谈话的地方给隔离了,任何人不得靠近,只有大总管和牛有道两人在屋内密探。王妃夜间到访时也是如此,甚至保密更甚,穿着黑斗篷连脸都没露,还关了门,若不是事后牛有道说是玉王妃,我连来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魏除:“你难道就不好奇他们谈了什么,事后就没问问?”

    令狐秋:“魏先生所料没错,我的确过问了,但是牛有道压根就没告诉我。”

    “哼哼!”魏除忽一阵冷笑,目中泛起阴冷,死死盯着对面的令狐秋,把令狐秋给盯的浑身不自在。

    令狐秋不得不解释,“在下所言句句属实,绝无隐瞒。”

    魏除:“难道是我听错了?刚才是谁说,若非牛有道事后提起是玉王妃,连来人是谁都不知道。现在又告诉我说什么压根没告诉你。令狐秋,你是觉得我傻,还是觉得我好耍?觉得我傻没关系,不过我要奉劝一句,有些玩笑是开不得的,会死人的!在这齐京,有些人若想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那你就肯定见不到,不需要怀疑。”

    令狐秋心里有几分恼火,准备回头打听一下这位是个什么东西,说话敢这么嚣张,真当晓月阁的人是吃素的不成?

    然而这事还真不好解释,他说的明明是真话,可对方就是不信,他能奈何?

    问题是,这事连他自己想想都觉得矛盾,可牛有道那混蛋事实上就是这样干的,只说了来人是谁,真正关键的问题却愣是没向他透露半个字,他向谁喊冤去?

    略琢磨,令狐秋回道:“魏先生,牛有道仅仅只是告诉了我来人是谁,至于谈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是何机密,隐瞒的死死的,只字未向我透露。”

    听他这样说,魏除越发想知道是何机密,沉声道:“令狐秋,我再提醒你一次,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回头若是我了解到的情况与你所说不符,那个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

    令狐秋:“我绝无虚言,事实上我也想知道他们谈了什么。魏先生,不如这样,我带你去见牛有道,你亲自去问他,我也可以当面对质让你知道我绝无虚言,如何?”

    他得赶紧将这祸事给推掉,他没理由帮牛有道扛这事,有些纷争卷入进去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诚如对方所言,是会死人的。

    魏除沉默了,端茶慢饮。

    他为何不去直接见牛有道,就是想尽量避免直接接触。

    然而想想那位的交待,还有那位迫不及待想知情的心情,犹豫再三后,放下了茶盏,起身道:“走吧!”

    令狐秋立刻起身,伸手道:“请!”

    红拂立刻去开了门。

    三人出到院子里没一会儿,管芳仪步履匆匆地出现了,一脸笑容道:“二位贵客谈好了?”

    “准备一辆马车,要保密……”魏除一阵吩咐。

    管芳仪吩咐人安排之际,令狐秋凑到了她跟前,低声道:“你敢坑我?”

    管芳仪白他一眼,“不是我坑你,对方背景你也知道了,人家背后的势力不是我能招惹的,我若还想在这京城混下去,不听也得听。人家找到了我,我没办法拒绝,也没得选择。再说了,人家想找你的话,你躲的了吗?我不代劳,自然有人会代劳,你也回避不了。更何况,不是好好的吗?谈了什么事啊,怎么就成我坑你了?”

    令狐秋冷笑一声,奈何所谈内容他不便外传,只能道:“这笔账我记下了!”

    管芳仪在他手背打了一下,“小气巴巴的,有意思吗?行,我承认了,我收了一千金币,分你一半行不行?”

    “你的钱留着养男人去吧。”令狐秋不屑一声,转身而去。

    稍候,马车来到,魏除连同令狐秋等人钻入了马车,扬长而去。

    “唉!”目送的管芳仪叹了声。

    做一般牵线搭桥的买卖还行,她最怕碰上这种强大权势背景介入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引火上身,偏偏这种事一旦找上门你还无法拒绝。

    马车刚走没多久,她也刚转身没走出多远,一年轻小伙子快步来报,“红姐,有生意上门。”

    “你们招待就是了。”管芳仪没甚心情地挥了挥手。

    年轻小伙子道:“客人点名要见你。”

    走上小桥的管芳仪顿步,唉声叹气道:“请去客厅吧。”

    “是!”小伙子迅速离去。

    等到客人到了,管芳仪也来到了客厅,脸上已经换了让人亲近的笑容。

    明眸目光扫了眼坐在客厅内的三个面无表情的汉子,管芳仪笑道:“让三位久等了。”

    坐下后又问:“不知三位贵客有什么是需要我效劳的。”

    为首一汉子指了指厅里的其他人,“请他们回避一下吧。”

    管芳仪笑言:“不用,回头有什么事还是需要他们去跑腿的,都是可信的人,几位尽管放心。”

    汉子袖子里亮出一块令牌,只朝她亮了亮,提醒了一声,“我也是为你好!”

    只见令牌上刻着一只阴森森的老鹰,一双鹰眼慑人,管芳仪瞳孔骤然一缩,心里咯噔一下,校事台!

    汉子让她看清了令牌后,手一收,又迅速将令牌隐没在了袖子里。

    管芳仪脸上露出牵强笑意,朝厅内几名伙计挥了挥手,“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

    几名伙计相视一眼,皆转身出去了。

    三名汉子站了起来,管芳仪也连忙站了起来,“不知三位大人有什么吩咐?”

    为首汉子踱步到了她跟前,面无表情地问道:“魏除在这里见令狐秋,谈了什么?”

    管芳仪心中哀叹,怕什么来什么,这么快就有麻烦找上门了,一脸苦笑道:“大人,您这可真是为难死我了,他们在单独的静室谈话,外面还有他们的人把守着,我压根无法靠近,怎能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汉子一字一句道:“想清楚了再回话,好好想想。”

    管芳仪哎哟喂道:“大人,我可没有千里耳,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汉子平静道:“是不是要我把你埋设的铜管挖出来,让曾经在你这里密谈过的人都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你才肯说?”

    刹那,管芳仪脸色大变,惨白,惊恐,不知对方为何会知道如此隐秘,这事连她下面人也不知情。

    汉子继续道:“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找到你,你是准备隐瞒还是老实交待?”

    管芳仪干咽了咽口水,紧张道:“你们怎么知道?”

    汉子道:“你在这京城干的勾当,这么多年,真以为所有人都能放任不管不成?你这扶芳园我们早就翻了几遍,有什么猫腻我们一清二楚。水至清而无鱼,不动你有不动你的原因,我们让你安心做你的买卖,难道你不该配合我们吗?”

    管芳仪满脸苦涩道:“我这做些,并无任何歹意,也未曾想过要害谁,只是不想任人鱼肉,想万一的那天有点把柄在手能自保而已,还请大人明鉴!”

    汉子道:“你自己的买卖,你自己想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这不是我关心的,我现在只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他们谈了什么?”

    “其实也没谈什么,魏除找到我,让我邀了令狐秋过来,我起先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事,后来听了他们的密谈才知,魏除是想知道昨天大总管和玉王妃去找牛有道都谈了些什么……”管芳仪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讲了出来。

    问清楚情况后,三名汉子未做任何停留,转身就离开了。

    门口呆呆怔怔目送的管芳仪慢慢后退,最终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一脸惨然,今日方知,自以为自己能在这京城如鱼得水都是假象,早就有人捏着她的命门,不动她只是不屑而已。

    想起一些往事,不禁打了个寒颤,幸好有些事情自己没参与,不然怕是早已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