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二九章 先下手为强
    听她说的这般严重,牛有道似有不信,迟疑道:“我观齐皇,颇有胸怀,不是个犹豫不决之人,他若知道这个儿子的秉性,岂会纵容?”

    “不是纵容!”管芳仪叹道:“你有所不知,历代皇位之争都充满着血腥,昊云图上位时也不例外,当时先皇驾崩,皇子之间直接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争夺,我那时就在齐京,整个齐京可谓血流成河。昊云图寡不敌众,被重兵包围,一场箭雨之下,是金王昊启的亲娘用身子挡住了昊云图,救了昊云图一命。步寻说服了保持中立的三大派,取得了三大派支持,情急之下带人赶来急救时,金王的娘已经被乱箭给射成了刺猬一般,昊云图是从那女人的尸体下翻出来的,那女人的血染透了昊云图,昊云图抱着那女人在死人堆里大哭,当时若非那女人拼死相救,哪有如今的昊云图。事到如今,如何抉择,昊云图也是两难呐!”

    牛有道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往事,问:“难道他敢跟大内总管步寻对着来?”

    管芳仪一惊一乍道:“所以啊,我劝你别回什么青山郡了,那穷山窝有什么好回去的,就呆在这京城吧。你有步寻做靠山,步寻绝对是能影响到金王能不能上位的人,在皇储之位未确定前,金王绝不敢得罪步寻。可若是出了这京城就难说了,校事台对外的掌控肯定不如在这京城严密,就算有人对你下手,谁能证明是金王干的?”

    牛有道:“照你这样说,我总不能一辈子不离开齐京吧?”

    管芳仪:“那有什么关系?我都多少年没出过城了,有什么事让下面人去办就好。”

    牛有道:“我若是个一直窝在这城中的废物,你觉得我还能得到步寻的支持吗?”

    “……”管芳仪语结,对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事实上她也不清楚牛有道和步寻之间的真正关系。

    牛有道又问:“金王能调动三大派的人吗?”

    管芳仪琢磨了一下,“调动肯定是能调动的,但是要看是什么事,和他老子对着干的事,三大派肯定是不会听他的,你有步寻的支持,调动三大派的人对付你应该不可能。”

    牛有道:“金王手下还有哪方势力的修士?”

    管芳仪:“身为皇子,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发展自己在修行界的势力,三大派第一个不会纵容。明面上就是三大派,暗底下就是魏除了。”

    牛有道:“这个魏除是哪个势力的人?”

    管芳仪:“魏除本是个散修,谈不上哪方势力的人,但是攀附上金王后,利用金王的影响力,也培植了自己在修行界的影响力,反过来又以此为金王效命,交往的人很复杂。”

    “也就是说,要对付我的话,十有八九就是这个魏除了?”牛有道问。

    “差不离吧!”管芳仪点了点头,“这个魏除很排外的,为了保持自己对金王的影响力,其他意图贴上金王的人,都被他给除掉了。不过在我看来,此人迟早要死于非命。”

    令狐秋哦了声,问:“怎讲?”

    管芳仪:“道理很简单,金王若能上位,三大派的人不会容许其他势力对金王的影响和掌控存在,否则会影响三大派的利益,必然是要除掉他的。若金王不能上位,其他上位者肯定也要剪除金王的羽翼,这个魏除同样是要首当其冲。所以魏除最终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了,而他现在也离不开了金王,所作所为无异于饮鸩止渴,唯一的生机就看他大难临头时能不能逃脱!”

    就在这时,一名丫鬟来到,请管芳仪去用晚餐。

    管芳仪斜睨牛有道,阴阳怪气道:“要不要我伺候你用餐?”

    “我怕被你毒死!”牛有道调侃一句,挥了挥手,让她去了。

    目送其离开后,牛有道回头笑言,“二哥,这个红娘可比你这个掮客称职多了,知道的比你多。”

    令狐秋苦笑:“能比吗?她在这京城呆了几十年,若知道的比我还少,那她这些年也白混了。”

    牛有道话题一转,“二哥,这个魏除你怎么看?”

    令狐秋听他话里有话,“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站了起来,与之面对面,“想请二哥帮我一个忙!”

    令狐秋惊疑不定道:“什么忙?”

    牛有道一字一句道:“先下手为强!”

    “……”令狐秋无语,与身边的红拂对视一眼,复又迟疑道:“你想除掉魏除?”

    牛有道微微点头,“二哥意下如何?”

    令狐秋神色凝重道:“这人不好动啊!他借金王府的势,手下肯定笼络了不少的好手,想杀他不容易,而一旦失手败露的话,杀金王府的人,怕是连步寻都不好出面保你。”

    牛有道:“我想顺利离开此地,就要给金王府制造一定的乱子,让金王府顾不上我,把魏除干掉是再好不过的办法。情况,红娘已经讲的很清楚,魏除把持着金王暗中的势力,魏除一死,金王一时间很难再网织出针对我的人手,有足够时间供我脱身。”

    令狐秋哭笑不得,“不是我不想帮你,我哪来这能力?别说我了,金王府的人,在这齐国,有几个敢动的?尤其是金王的心腹。”

    “二哥认识的人多,想想办法,总能找到合适下手的人,若需要花费钱财,这个我来想办法。”说到这,牛有道一脸陈恳地拱手道:“二哥,事已至此,我已别无选择,此事,事关我生死,望二哥不要推辞!”

    令狐秋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说容他想想,说什么鲁莽答应是对他牛有道不负责任。

    目送牛有道离去后,令狐秋嘘长叹短,一旁的红拂也知他为难。

    就在这时,红袖来到,一张纸奉上,低声道:“魏除的情况,上面回了。”

    令狐秋拿来一看,看过后又递给了红拂看,叹了声,“倒是跟管芳仪说的差不多,更详细一些。”

    红拂看过将纸在手中搓成了飞灰。

    目睹的令狐秋又是一声叹:“唉,之前想把这锅甩给牛老三,现在牛老三又甩回给了我。”

    红袖讶异:“什么情况?”

    “他让先生杀魏除……”红拂把刚才的大概情况讲了下。

    红袖神情一肃,“金王的心腹岂是那么好动的?”

    令狐秋眯眼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魏除也不是不能杀,做掉他,三大派为他报仇的可能性很小,他自身背后也没什么势力,但是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砍掉金王的一只胳膊,不是小事,会改变齐国朝堂的格局,不知会不会牵扯到上面的暗中布置,而这事根本不是我们能做成的,只能是上面出手,只怕上面未必会答应做这种事,动齐皇的儿子,有风险呐!”

    红袖:“那怎么办?”

    “我也为难,此事我不做的话,就更难取信牛老三!”令狐秋一声哀叹,回头道:“这事我很难做主,传讯给上面,让上面尽快决断回复!”

    一间密室,灯火昏黄。

    空荡荡密室内一张长案,两张座椅,一根蜡烛,火光纹丝不动。

    衣着华丽、面色沉稳的玉王昊鸿静坐,盯着桌侧的那根蜡烛,如老僧入定,蜡烛已烧过半。

    忽然不知从哪来的气流,令烛光摇曳,昊鸿偏头看向了一侧的墙角。

    嗡!那面墙挪动翻转,进来了一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

    昊鸿站了起来,来人走到对面掀开了遮掩的头罩,露出一张精瘦蓄着山羊须脸的汉子,正是魏除。

    “舅舅!”昊鸿拱手见礼。

    “王爷请坐!”魏除伸手示意,两人双双坐下后,魏除又问:“时间不多,长话短说,王妃跑去见牛有道,究竟所为何事?”

    昊鸿道:“是父皇的意思,想借助商雪对其父的影响,还有牛有道对商朝宗的影响,为双方促和!”

    “咦?”魏除忍不住奇怪一声。

    昊鸿问:“舅舅何以惊讶?”

    魏除捻着胡须道:“敢情牛有道说的是真的,并未瞒我…看来还真是不想得罪金王…奈何金王却不想放过他。”

    昊鸿眼睛眨了眨,“老大想杀牛有道?”

    魏除颔首。

    “不会又是让舅舅你动手吧?牛有道和步寻的关系没摸清前,乱来不得。何况这牛有道似乎也不容易对付。”

    “事情成与不成,对你来说都是好事,他错的越多,于你就越有益。我这些年在他身边不就是为了助长他的乖戾脾气吗?我这边渐渐将他推上绝路,再借他之手压制其他皇子,你只管沉住气做你的贤王。唉,他也是托了他娘的福,不然早就将他掀翻了,现在也只能是徐徐图之,让你父亲逐步厌了他。对了,步寻找牛有道是何事?促和怎会让步寻和王妃轮番上阵找牛有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步寻没说,我也不好多问。”

    魏除皱眉思索了一阵,想不明白,继而起身道:“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昊鸿忙跟着起来,道:“舅舅,这么多年了,母后一直想着、惦记着您,昨天还悄悄跟我提起来着,想见您一面,以慰苦思!”

    魏除摆手道:“不要见!大事未成之前,决不能相见,你告诉你娘,以后连提都不要提到我,就当她这个哥哥不存在,校事台对这京城的掌控不是你我能摸清深浅的,一旦走漏风声,你父亲这些年对金王的厌恶全部都要倾泻到你身上,会把你当做罪魁祸首,那个后果你我都承担不起,你母亲也承担不起,这些年的心血都将会付之一炬,你明白吗?”

    昊鸿躬身拱手,恭恭敬敬道:“是!我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