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三三章 伤风败俗
    “什么样的人手?”

    “就是打打杀杀的人手?不过有一点,是要守得住秘密的人手。”

    “神神秘秘的,要干什么呀?”

    “干什么不要问,你只管帮我找人就行。”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知道你干什么,谁肯接活,我怎么找人,怎么出价?”

    “我都说了,打打杀杀的人就行。你做掮客的,应该知道有些客人是不想透露秘密的吧,难不成人家不说出秘密,你就不接活了?”

    管芳仪呵呵冷笑一声,“你是客人吗?你明显在利用老娘,老娘死也得死个明白吧?不说清楚什么事,我不干!”

    牛有道略沉默一阵,最终徐徐道:“我要在海上劫一批货!”

    管芳仪明眸眨了眨,问:“你要多少人?”

    牛有道:“你能找到多少?”

    管芳仪忽微微一笑,吐出三个字来,“劫战马?”

    笨手笨脚弄头发的牛有道抬头,看向镜子里的女人,“何以见得?”

    管芳仪:“你是来干什么的还用说吗?天玉门、灵秀山、留仙宗、浮云宗,四个门派的弟子都来了齐国,你不是找不到人手,而是人手不够,在海上劫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多人手?”

    牛有道垂目看了看眼前端坐的女人,漫不经心地试探道:“劫战马需要这么多人手吗?”

    管芳仪:“四个门派在这边的人手都还不够你用,可见你要劫持的战马数量不少。必须对所有船只同时动手,一旦让其中一艘放飞了消息,你劫到了也没用。敢在海上运送那么大数量战马的人,其调动能力非同小可,绝对是有实力的人,只要走漏了消息,只怕你劫到的东西还没来得及运回去,就得在途中遭受反击。这活可不容易得手!”

    牛有道:“既然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人手你应该心里有数了。”

    管芳仪好奇道:“谁那么倒霉,你要劫谁的战马?”

    牛有道:“这个暂时不便告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丫鬟的声音,“东家,沈秋要见先生。”

    牛有道手上正在帮管芳仪绾头发,不好放手,喊了声,“让他进来吧。”

    门开,沈秋入内。

    知道牛有道在管芳仪屋里过了一夜,又见在给管芳仪梳头,沈秋看牛有道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掌门来讯。”沈秋拿出一张纸。

    牛有道问:“急吗?”

    沈秋:“不急!”

    牛有道一时间不好放手,“放那边吧。”

    沈秋将纸放在了一旁的桌上,转身走了,临出门前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门口的丫鬟入内拉门关上时,看到屋内的情形后,也是一脸惊讶。

    门关了,管芳仪忍不住憋笑,“给女人梳头,尤其是给我,被人看到了,你不怕被人笑话?”

    牛有道:“谁爱笑话谁笑去,在乎这个,我不用活了。”

    这里好不容易帮她把头发弄好了,牛有道转身去拿了密信查看,而管芳仪则继续坐在梳妆台前戴头饰。

    耳畔听着管芳仪埋怨没帮她把头发弄好,看着密信的牛有道眉头皱起,嘀咕了一声:“鬼修…”

    密信是公孙布那边转来的,海岛那边盯守的人员发现,聚集的船只已经达到了五百艘左右,同时海岛上居然有大量鬼修现身,这显然是要为船只护航的修士到了。

    略一琢磨,牛有道暗暗惊叹,这次帮邵平波运送战马的人,实在是准备的太充分了,那些船员看不到鬼修,却知道身边有鬼修的存在,不知是不是被盯上了,必然老老实实不敢乱来。

    如此一来,可节省大量的人手,否则五百艘船上的船员得要多少人才看得住?

    对方准备筹划之完备,令他有些叹为观止。

    正拿着小镜子左右端详头发的管芳仪问了声,“什么鬼修?”

    牛有道搓碎了密信,“我要下手的对象,居然找了大量鬼修来护航,也不知是从哪找来的。”

    管芳仪放下小镜子,又在那涂脂抹粉,“看来你是把对方的情况给掌握的一清二楚啊!对方有够倒霉的。至于鬼修哪来的,这齐国倒是有一地方…”说到这,整个人僵住了,慢慢回头看向牛有道,问:“你要劫的战马和白云间老板娘苏照有关?”

    牛有道亦愣住,慢慢转身走到了她边上,问:“何以见得和苏照有关?”

    他也没说不是!然而事实上,苏照和战马有没有关系连他都不知道,不知这女人为何能把战马跟苏照扯上关系。

    管芳仪:“你之前画了苏照的头像。”

    牛有道表示疑惑,“画她的头像和战马有什么关系?”

    管芳仪:“齐国有一地,名叫陷阴山,是世间少有的鬼修聚集地,陷阴山的当家人是鬼母。早年西院大王昊云胜的一个手下追求我,为了显摆自己是昊云胜的心腹,对我吐露过一个秘密。只是这家伙倒霉,刚从我这里离开,便被朝廷给抓了,也不知犯了什么事,那次同时被抓的有好几个昊云胜的手下,他只是其中之一,不过还没来得及审讯就发病死了,死的有点蹊跷,所以他当时跟我说的事我记得很清楚。”

    牛有道:“他对你吐露了什么秘密?和鬼母有关吗?”

    管芳仪道:“鬼母在世间还有家人,有一个曾孙,名叫章行瑞,在西院大王昊云胜的手下做官。按那家伙的说法,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屈指可数,被他那么一说,我恰好成了其中之一。”

    “西院大王昊云胜…”牛有道皱眉沉吟着。

    管芳仪继续道:“苏照是昊云胜的禁脔,跟章行瑞应该是认识的,现在又冒出一堆鬼修,你之前又特意在那画苏照的画像,两者之间能无关吗?”

    牛有道在屋内徘徊,这消息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难道真的那么巧,和袁罡有来往的那个白云间的老板娘苏照就是那个照姐?

    他只是担心袁罡的安全,以防万一,才要苏照的画像让陈归硕那边核实,现在看来,似乎真的对上了,现在就差陈归硕的回复做最后确认了。

    苏照接近袁罡是什么目的?他现在极为担心袁罡的安全。

    可想想又不对,若真知道了潜伏在此的袁罡的真正身份,自然也就知道了他和袁罡的关系,那女人不至于这么蠢吧,明知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还公然接触袁罡?邵平波就更不会这么傻!

    他有点想不通,这事有点把他给搞糊涂了!

    管芳仪见他不像是被自己捅破的样子,不禁疑惑道:“难道我的猜测有误?”

    徘徊中的牛有道走到了她跟前,“看来,能得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

    牛有道身子略前倾,“那个章行瑞,我要知道他的具体情况,越详细越好……”

    院外,令狐秋领着红袖来了,不过在院门口被人拦了下来。

    令狐秋问那门卫,“什么意思?是红娘不想见我,还是牛有道不想见我?”

    门卫回:“东家和先生还在屋里,还没起来,不宜打扰,令狐先生懂的。”

    “……”令狐秋偏头看了看已经爬老高的太阳,很是无语,再看看院内,他很想问问那对狗男女昨晚折腾的得有多过分,居然到现在都还没起床?

    “荒唐!”令狐秋转身嘀咕了一句,就背个手站那,等在了门口。

    关键是也不知道那对狗男女现在在干什么,的确不宜打扰。

    等了好一阵后,后面传来牛有道的声音,“二哥,站门口干什么?”

    令狐秋和红袖回头一看,只见牛有道和管芳仪联袂走来,后者还很亲昵地半挽了前者的胳膊,笑吟吟陪同着。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经过昨晚后,明显不一般了,这就差当众搂一起了,伤风败俗!

    “哎呀,自然是等你们。”令狐秋呵呵一声,复又戏谑相问:“二位昨晚过的还好吧?”

    牛有道笑而不语。

    “去!”管芳仪啐了令狐秋一声,再回头看向牛有道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

    此情此景,令门外等候的主仆二人有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管芳仪又回头对一旁过来的汉子道:“老六,从今天开始,牛兄弟身边要加几个人随行保护,先生的一应饮食全部要仔细检查过,不要给任何人做手脚的机会。”

    令狐秋和红袖下意识相视一眼。

    “是!”那汉子应下。

    令狐秋则试探着问了声,“红娘,说的这般严重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也摸了摸鼻子,“红娘,你这是想盯着我吗?”

    “盯什么盯,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还是那句话,金王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管芳仪目光落在牛有道脸上,又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我可不想看到你出事,你可是答应了娶我的!”

    令狐秋和红袖震惊了。

    牛有道也有几分傻眼,盯着这女人,很想问问她,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商量好的可没这说法!

    偏偏还不好当众否认!

    “我正准备陪他在扶芳园逛逛,免得连自己家都不熟悉,你们要不要一起?”管芳仪笑的开心,问令狐秋。

    令狐秋干笑道:“你们逛,我们就不扰你们雅兴了。”

    牛有道一个趔趄,被一把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