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三九章 **
    管芳仪不为所动,摇着团扇,左看看,右瞅瞅,貌似漫不经心道:“我这人讲究的很,这条船太破,我没兴趣,你们慢慢玩吧,我先走了!”说罢便要转身走人。

    华衣汉子两眼骤眯,“红娘,你在开玩笑吗?”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管芳仪手指一翻,一张黝黑符篆夹在了她的指间,上面有一道剑影纹路,隐有流光在纹路上流转。

    华衣汉子大吃一惊道:“天剑符!”

    没想到这女人手上居然有这种杀人利器!

    一听天剑符三个字,周围合围之人皆动容,一个个面露惊疑不定神色,无人敢再轻易靠近,反而都退开了些。

    管芳仪异常妩媚地冷笑一声,“天剑在手,诛你可够?”

    华衣汉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终于明白自己被这女人给耍了,人质已走,手上没了东西能威胁这女人!

    他咬牙切齿道:“你固然有天剑,可一张符篆也只能用一次,我们这么多人,你能杀几个!”

    管芳仪嗤声道:“老娘的扶芳园开张以来,你以为你们是第一个找我麻烦的?你不会天真到以为靠一张天剑符就能摆平所有麻烦吧?”团扇挂在了腰上,翻手又是一张黑色符篆夹在了另一手的手指上,上面有闪电图案,同样有流光流转。

    “开山符!”又有人惊声道出。

    管芳仪对那人抛了个媚眼,拿着开山符的手指一拧,一张变成了三张,原来是三张叠在了一起。

    现场不少人神情抽搐。

    符篆这东西分四等,紫色为极品,黑色为上品,红色为中品,黄色为下品。

    之所以如此分,是因为炼制符篆的材料不同。

    之所以用不同材料,是因各种符篆蕴含的能量大小不同,极品符篆所蕴含的能量若以下品材料来蓄容,载体是承受不住的。

    符篆这东西,炼制不宜,所以价钱昂贵。

    使用起来纯粹是烧钱,用一次就没了的东西,一般人不会去用,大多人也用不起。

    稍微有点条件的,可能会留一张在身上防身,以备关键时刻保命。

    而眼前这位,居然拿了一手的上品符篆!

    华衣男子紧握双拳道:“扶芳园牵线的买卖,坑了买主,就想这样算了?”

    管芳仪:“少跟我来这套!我红娘这么多年的金字招牌,不是随便什么风都能吹倒的!你们若是有意见,可去缥缈阁请求裁决。天火教、大丘门、玄兵宗的掌门都是缥缈阁的成员,就在眼前,你们去找他们呐!一群偷偷摸摸的东西,你们敢吗?”

    华衣男子:“红娘,就算你今天能脱身,以后呢?”

    “没有今天,还谈什么以后,没时间陪你们玩,走了!谁敢挡老娘,老娘就拿开山符轰他!”管芳仪砸出恐吓的话,一个闪身掠空而去。

    现场一群人中,竟然无一人敢去阻拦,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送人影飘然远去。

    华衣男子满脸阴霾,今天这脸真的是丢大了,也没办法向上面交代。

    他就想不通了,这女人手上有这么多符篆为何一点风声都没听说?

    不过转念间明白了,换了是他,估计也不会把今天这事说出去,太丢脸了!

    “赶快发消息出去!”华衣男子忽回头急喊了声……

    院内亭子里,红拂面容冷艳,端坐抚琴,缓缓流淌的琴音正是来自于此。

    在旁倾听的红袖忽偏头看去,见到牛有道等人来了,赶紧起身行礼道:“道爷!”

    琴音戛然而止,红拂亦起身见礼,“道爷!”

    “弹的不错,怎么不弹了?”牛有道入内笑问,他还是老样子,一副对二女很有兴趣的样子,这风格得保持,当初不正是以此为借口跟管芳仪厮混在了一起吗?

    在事情没着落前,和管芳仪的正真关系不能暴露,一旦让令狐秋这边察觉到他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就玩不下去了。不说其他的,魏除是个大威胁,他还要借晓月阁的手除掉魏除,魏除不死,他在齐国境内会很麻烦,连离开这京城都危险。

    能有实力除掉魏除的人,目前除了晓月阁,他也找不到其他人。

    红拂:“道爷见笑了,见屋里有琴,随手拨弄着玩玩。”

    牛有道呵呵一声就过去了,话题一转,“二哥那边有消息没有?”

    红袖道:“昨天接到了一次消息,还没找到人,今天的消息估计要晚些时候。”

    “哦!行,那你们玩你们的,二哥有消息来的话,记得通知我。”

    “是!”

    牛有道转身出了亭子,领着许老六他们走了。

    然而刚走到门口,红袖追来,喊了声,“道爷请留步!”

    众人停步,牛有道回头转身问:“有事?”

    红袖有些犹豫道:“道爷,能不能借一步说话?”目光瞟了瞟许老六等人。

    牛有道明白了她的意思,回头对许老六等人道:“你们在这等着。”

    许老六道:“东家说了…”

    “唉,没事!”牛有道知道他要说什么,摆手打断,指了指亭子,“就说几句话的事。”

    稍微拉开点距离也没事,他不信红袖、红拂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齐京对他动手,这两个女人不是死士,也不是做死士的人。

    两人回到了亭子,牛有道坐下,红袖忙斟茶倒水。

    牛有道摆了摆手,问:“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二女相视一眼,貌似有些犹豫。

    牛有道奇怪了,催促道:“什么事你们倒是说呀!”

    最终还是红拂面无表情道:“道爷,其实没人愿意一辈子做奴婢!”

    “……”牛有道愣住,这话是几个意思?问:“你们想说什么?”

    红袖道:“道爷,我们跟了先生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当年先生买下我们的时候,曾说过,十年后还我们卖身契,还我们自由,可是一转眼二十年都过去了,先生却还没有那个意思。”

    牛有道心中嘀咕,这两个女人搞什么鬼?

    目光审视着二人,试探着问道:“你们的意思是,让我去帮你们说说?让二哥还你们卖身契?”

    红拂道:“我们姐妹知道道爷对我们的想法,只要道爷能帮我们说说情,我们姐妹也愿意!”

    牛有道狐疑:“愿意什么?”

    红拂:“我们姐妹愿意一起伺候道爷一回!道爷放心,只要道爷能帮我们说情,不管事情成与不成,我们都不会有怨言。”

    牛有道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她们愿意的是什么事。

    脸上表情刹那精彩万分,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这一瞬间,他知道了,拖了这么久,令狐秋这边还是要对他下手!

    若是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还罢,知道这两个女人的底,两人偏偏还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摆明了瞎扯吗?

    两个女人的话,立刻让他把之前的一切都联系了起来。

    令狐秋出去了。

    管芳仪下面人突然出事。

    管芳仪也走了。

    然后是琴声。

    自己闻声而来。

    二女求情,愿意以身相许。

    一切联系起来一想,牛有道后脊背发凉,所有事情都是设计好了一路下来的,为的就是给这两个女人创造下手机会。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令狐秋为什么拖那么久不动魏除,因为还有对他下手的机会,一直在伺机下手,没必要惹魏除那个麻烦!

    色诱!他没想到居然会对他来色诱这手!

    他现在很担心管芳仪,对方蓄谋已久,要给二女创造动手的时间和空间,管芳仪此去还能回得来吗?

    “呵呵,这合适吗?”牛有道一脸嘿嘿笑意地搓了搓双手,目光在二女身上溜达,一副迫不及待的色狼样。

    淫贼!二女心中几乎同时骂出来,准备回头让牛有道尝尝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红拂平静道:“道爷若是不信,我们姐妹可以先给你。”

    牛有道呵呵道:“这个…哎呀,你们回头不会对二哥乱说吧?”

    “不会!我和姐姐先去屋里等您!”红拂半蹲行礼,红袖也跟了一礼,随后一起转身离去。

    牛有道呵呵乐个不停,等到不见了二女的身影,脸上笑容迅速收敛,快步走到了许老六等人跟前,紧急交代道:“立刻集中扶芳园的好手,立刻赶去驰援红娘!”

    许老六道:“先生多虑了,东家没那么容易失手。”

    牛有道伸手直接勾了他脖子,将他耳朵拉近嘴边,低声急催:“出手的是晓月阁的人,红娘有危险,快去!”

    听说是晓月阁,许老六震惊,忙点头道:“好,我们这就去!对了,我们走了,那先生你呢?”

    “救红娘要紧,你尽管把好手全部带去,我这里你随便留几个人。在这京城动手不方便,你立刻给我准备一壶毒酒……”牛有道迅速叮嘱一番。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了,担心管芳仪那边已经晚了,担心管芳仪已经落在了对方的手上,他只能将计就计把红袖和红拂给拿下,希望能当做人质交换,希望还有挽救管芳仪的机会。

    许老六大概明白了情况,为了救红娘让他把好手都带走,而这位却要在此冒险。

    许老六很是动容地抿了抿唇,抱拳深鞠一躬,道:“保重!”随后迅速离去,也实在是没时间拖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