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四二章 终于有动作了
    海上漆黑一片,狂风暴雨,风急浪高。

    暴雨之后,云开雾散,月光倾泻在渐渐恢复平静的海面。

    海上这异常天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海岛上突然亮起大片火光,一只只火把上船,渐渐有船只开始从海岛旁离开……

    白云间,一间厢房内,雅致安静,魏除独自静坐饮酒。

    风花雪月,他也是这里的常客。

    门开,秦眠进来,欢笑招呼道:“魏爷,您最近可是难得来了。”

    转身关门,来到魏除身旁坐下后,脸上笑容瞬间收敛。

    “什么事急招我来面谈?”魏除低声问了句。

    秦眠边帮他倒酒,边低声回:“你要对牛有道下杀手?”

    魏除回头看来,问:“有什么问题吗?”

    秦眠:“这事用不着你动手,上面会帮你处理,你现在要做的是,消失一段时间。”

    魏除皱眉:“什么意思?”

    秦眠:“确切地说,是要你假死一段时间,你不死,牛有道不会离开齐京,就没办法下手。”

    魏除略作沉默,“我假死,金王那边如何交代?”

    秦眠:“这个,你自己斟酌,你对金王比我们都了解。”

    魏除颔首,不过还是有些不解,忍不住问了一嘴:“上面为何会突然想到帮我解决掉牛有道?”

    秦眠摇头:“规矩你清楚的,有可能牵涉到组织内的其他的人和事要进行保护,不该问的不要问。同样的,我只是代上面传话给你,具体原因上面也不会告诉我,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你我遵照执行便可!”

    她的确不清楚上面为何突然要对牛有道动手。

    魏除叹了声,又徐徐道:“来此多年,一直未见过香主,能不能帮忙联系让我拜见。”

    秦眠:“不行!你干系重大,上面为了把你妹妹扶上那个位置,为了把你安插进金王府,花了太多的心血,绝不容许有任何的失误,你的身份是绝密,只能和我单线联系,香主并不知道你的存在,这也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保护你!我这么多年一直待在齐京没挪动,就是为了保护和配合你,这是我的主要责任,上面不宜再让第二个人知道你的存在!”

    她和魏除来到齐京的时间都远早过苏照,而魏除和苏照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好吧!”魏除无奈点头,起身道:“这事我回去再琢磨一下,没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秦眠伸手摁在他肩头,将他摁坐下,“来了就不要让人怀疑。我帮你叫两个姑娘,你好好放松一下再走。”

    安排好了这边,秦眠回了后院,直接到了苏照的房间。

    苏照正在换衣服,见她进来,问:“都准备好了吗?”

    秦眠:“准备好了。东家,其实你没必要亲自前往,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你亲自去一趟没什么意义。”

    苏照:“不行,不亲自看到这批战马安安稳稳全部上船,我心里不踏实!”

    两人再从屋里出来时,苏照已变妆成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

    下楼来到一偏僻角落,秦眠将一假山推转,下方露出一装满水的洞口,犹如水井。

    苏照直接钻进了水洞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眠等了会儿,才缓缓推动假山复位,将水洞洞口给遮掩住了……

    巷子里,一家看似寻常人家的小院,令狐秋走到小院门口看了看,抬手咚咚敲响了门。

    门缝里明显有人朝外窥视了一下,接着院门迅速打开,红袖露面,欣喜道:“先生,您回来了。”

    令狐秋没吭声,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他的反应让红袖心虚不已。

    “先生。”闻声而出的红拂行礼,没换来回话,反倒将令狐秋顺手递来的金翅笼子给接了个满怀。

    姐妹两个相视一眼,跟着进了内堂,红袖迅速斟茶倒水。

    走到主位转身坐下的令狐秋摆了摆手,“别忙了,说正事吧。”

    二女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红拂先出声赔罪道:“先生,是我们姐妹办事不利,失手了!”

    令狐秋目光在二人脸上扫了扫,沉声道:“上面说了,这事是上面自己没安排好,说这次的失手怪不得你们,反而连累了你们,上面让我代为说声对不起!”

    二女一起欠了欠身,红袖问:“究竟出了什么事,上面怎么可能连个红娘都治不住,就算扶芳园倾巢而出也不可能啊!”

    令狐秋:“疏忽大意了,也实在是没想到,管芳仪那贱人深藏不露,手上居然有上品天剑符,还有一把上品开山符,派去的人根本拦不住她,以至于上了她的当,才让她给走脱了。”

    天剑符?二女面面相觑,满眼惊讶。

    红拂问:“她手上哪来的天剑符?之前为何一点风声都没听说?”

    令狐秋:“这个重要吗?你们传出的消息说的不清不楚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怎么会被管芳仪给赶出了扶芳园?”

    红拂道:“与牛有道私会时,不想管芳仪突然出现,被她给撞破了,她争风吃醋之下将我们姐妹赶了出来。”

    令狐秋:“上面不清楚情况,我还不清楚吗?当然,有些事情上面也不会在乎。管芳仪是久经风流韵事的人,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识过?齐京红娘的招牌能挂这么久,有那么容易为个男人争风吃醋吗?若仅仅是一般的私会,没做什么的话,不说我的面子,难道牛有道还拦不下来?你们两个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已经跟牛有道睡过了?”

    “先生!”红袖、红拂连忙摆手,“绝对没有,先生不要误会!”

    令狐秋:“你们放心,你们也是为了完成任务,把真相说出来,我也不会怪你们。”

    “先生,真的没有。”

    “先生,的确没有发生那种事。”

    令狐秋叹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倒是给我说呀,难道非得等我去扶芳园时,让管芳仪指着我鼻子把现场情况说出来把我一顿臭骂?”

    此话一出,二女心颤,都明白,令狐秋肯定还是要去找牛有道的,免不了见到管芳仪,别指望管芳仪会为她们隐瞒。

    “先生,那种事真的没有发生,不过那牛有道的确无耻下流,对我姐妹动手动脚……”红拂将事发时的情形讲了出来,不过一些太过不堪的没说,也说不出口。

    尽管如此,牛有道的一些不堪入目行为也把令狐秋给气得够呛,脸色气得发青,听完后砰一声拍桌而起,怒道:“牛贼,欺人太甚!你与我结拜,连结拜兄弟的女人也动,简直是畜生!”

    他此时浑然忘却了是他这边主动色诱牛有道,也忘却了是这边要杀牛有道。

    将当日的情形陈述了一遍,二女自己也是羞愧难耐,低个头在那,脑子里反反复复是那日不堪入目的画面,不堪回首,偏偏最近又一直挥之不去!

    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令狐秋咬牙道:“这账迟早要找他算!我问你们,他有没有识破你们的意图?”

    红拂慢慢抬头道:“从当时的情形看,他不像有假,若真有识破,哪敢私下单独与我们相会。”

    令狐秋慢慢坐了回去,陷入了沉默不语中。

    良久之后,红袖轻轻问了声,“先生,如今怎么办?”

    令狐秋:“想办法回扶芳园。”

    红拂:“这次失手,回去了怕是也难再有机会下手。”

    她们姐妹两个其实是不愿回扶芳园的,太丢人了,去了扶芳园根本抬不起头来,情何以堪呐!

    令狐秋:“这个已经不用我们操心了,上面已经安排了人去解决魏除,接下来我们只需掌握他的行踪便可!”

    扶芳园,牛有道披头散发着,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手里拿着密信查看。

    看完,牛有道:“告诉他们不要打草惊蛇,等我消息!”

    “是!”沈秋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牛有道目光又重新落在了信上,公孙布那边传来消息,海岛那边已经有动静了,北州那边要的战马终于有动作了,他来齐京这么久,一直在等这一天的到来!

    “好狗不挡路!”管芳仪扭着腰肢从屋里出来了,见他坐那连骂了也没动静,又问:“发什么呆呢?”

    牛有道顺手将密信递过肩头,后递给了她。

    管芳仪看过后,走到一旁,顺手一捋裙子,也坐在了他边上,低声道:“你要劫的东西有动作了?”

    牛有道没有否认,将信拿回,搓碎了,问:“陷阴山那边的人安排好了没有?”

    管芳仪:“老八已经到位了,就等这边的信。”

    牛有道:“英王还是不肯见我吗?”

    管芳仪:“不肯!我说你干嘛非咬着他不放,你不是和玉王有联系吗?直接找玉王不就行了。”

    牛有道:“最了解对手的人,就是对手的对手,玉王妃才和我一见面,金王那边就找上了门,这说明什么?说明玉王的一举一动都容易引起金王的关注,这种事经不起风吹草动,我不能冒这个险。”

    管芳仪叹道:“昊云图几个儿子当中,就这个英王最低调,有事做事,没事也很少露面,向来不参与乱七八糟的事,你找谁不好,干嘛偏偏找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