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四四章 一毛不拔
    “请!”许老六等人当即对令狐秋厉声请出。

    令狐秋不甘,许老六等人当即一拥而上,将其推搡着往外赶,双方都不敢在这京城大打出手。

    来真的?令狐秋有点急了。

    他恨不得将牛有道给宰了,然而还有任务在身,不得不暂时忍耐,高声喊道:“老三,枉我辛苦奔波,帮你办好了事,你却这样对我,好没良心!”

    他知道牛有道在乎杀魏除之事,故提醒此事。

    果然,一脸尴尬的牛有道挥臂高呼道:“等等!”

    许老六等人回头看来,牛有道快步过来,问:“二哥,事情真的办妥了?”

    令狐秋指了指推挤的许老六等人,厉声道:“你就让我这样说话吗?”

    牛有道干笑道:“这不是怕二哥一时冲动么?”

    令狐秋:“两个婢女而已,你当我如你这般见色忘义不成?”

    牛有道精神一振,击掌赞道:“二哥说的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可以换,手足不能断,就知道二哥不会误会!”

    令狐秋一愣,这叫什么词?

    “哟!说的真溜,女人如衣服,原来还有这等顺口溜!”走了过来的管芳仪呵呵冷笑,笑声中寒气逼人。

    一听声音,牛有道就已是小汗一把,忙回头解释,“说的是婢女,是婢女。”

    管芳仪:“我好像也签了卖身契给你吧?”

    牛有道一个劲地朝她使眼色,“你不一样。”

    管芳仪却装作看不懂,“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也没给具体时间呐,想要证明不一样,要不咱们现在先把亲事给定下来?”

    这女人这个时候捣什么乱!牛有道心里嘀咕,没接这话,回头拨开了许老六等人,“让让,都让让。”将令狐秋解救了出来。

    将许老六等人屏退后,牛有道问:“二哥,真的找到人了?”

    令狐秋抖了抖扯乱的衣裳,没好气道:“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牛有道:“二哥,这事怕是让你白跑了一趟,魏除之事,就此打住,动手之人让他作罢,辞掉,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令狐秋愣住,惊疑不定道:“为何?难道你不知魏除不死,你便难以离开这京城?”

    牛有道:“这几日经过红娘的劝说,我想了想,青山郡的事,我不想管了,今后不如就呆在这齐国京城。”

    令狐秋愣愣看向管芳仪,不知这女人说了些什么鬼东西。

    管芳仪摇着团扇道:“我已跟他说清楚了,只要他娶了我,我人是他的,我所有的家当也是他的,商朝宗能给他的,未必比得上我给他的。原来的买卖再捡起来,今后的修炼资源也不缺。再说了,青山郡那穷乡僻野的,有什么好去的,我习惯了这繁华京城,那破地方我住不惯,不去也罢。”

    感情是这女人搞鬼!令狐秋有点牙痒痒,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岂能让牛有道罢手,沉声道:“老三,你耍我吧,人我找了,佣金我也付了,你现在不玩了?”

    牛有道:“你付钱了?多少钱?”

    令狐秋:“价钱好讲歹讲,一百万金币!”

    牛有道吃惊道:“事情还没办成,你就给了一百万金币?”

    令狐秋:“先给了一半,事成后再给另一半,这一半的定金我都付了!”

    牛有道略默,回头对管芳仪道:“红娘,这钱不能让二哥出,这样,你先拿五十万给二哥!”

    “我给他钱?好给那两个贱人花吗?想的美!”管芳仪嗤声,扭头一旁。

    牛有道:“就当我借你的!以前不是说好了的吗?”

    管芳仪毫不客气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没有!”

    她摆明因红袖、红拂来气的样子。

    “兄弟,借一步说话!”令狐秋将牛有道给请到了一旁,低声问:“莫非你真想留在这吃软饭?”

    牛有道:“干嘛说这么难听,我以后养她还不行吗?”

    令狐秋:“你呆这京城,没财路,拿什么养?这女人可是大手大脚惯了的,一般人可养不起,你不要一时冲动。”

    “唉!”牛有道叹道:“二哥,不瞒你说,青山郡那边,我真的是尽力了。封老大回来了,应该是吃了苦头,你知不知道他跟我说什么?他说战马的事他没办法了,以后就靠我了,他说彭又在传讯给他,说什么战马的事让他以后听从我的调遣,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令狐秋皱眉。

    牛有道:“我不妨跟二哥你说实话,二哥,你也看到了我那边产的酒,其实获利全部控制在天玉门的手上。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还有我,之所以愿意来这边冒险,是因为天玉门答应了事成之后将酒水利益分给我们。现在天玉门把主导权扔给我,你说说他们想干什么?”

    酒水利益的事,之前因为那十万匹战马出境文牒的事给闹的,令狐秋在旁多少知晓了一些,皱着眉头沉吟道:“一旦事败,责任全部在你,酒水利益你们怕是休想再染指!”

    牛有道:“就是啊!你想,这么大的事,现在连天玉门都不肯卖力了,我还折腾个什么劲?谁敢保证战马的事一定能成功?天玉门连我最后的好处都做了掐断的准备,我再继续冒险下去,脑子有病还差不多!想来想去,既然红娘有情有义,我又何必去拼那没什么指望的事?二哥放心,等红娘以后把家当给我了,你那五十万金币我亏不了你的,暂且就当我欠你的!”

    令狐秋无语,也有点窝火,魏除的事我给你准备好了,我那两个侍女也被你占了便宜,你现在说不玩了?

    他不可能放任,先不说自己那口气咽不下,也没办法对上面交差。

    “老三,不是钱的事,我虽说不上有钱,但这些钱我想想办法还能拿出来,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帮你想办法。”

    “二哥,这怎么好意思,也没那必要再浪费那钱。”

    “老三,你听我说,不管大家之前结拜时有什么想法,但毕竟是兄弟一场,何况天下人都知道你我是结拜兄弟,我若看到你有麻烦置之不理,今后与我来往的人将如何看我?说的直白些,因为百万金币坏了信誉,我以后还如何牵线搭桥做买卖?这点红娘最清楚,干我们这行的,靠的就是个信誉!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二哥的意思我懂,二哥绝不希望看到我出事。”

    “所以你听好了,我所说的,都是为你好。你想过没有?你得罪了金王,是,你躲在京城,他一时间是不敢动你,可以后呢?他若想找你麻烦,总会有揪住你小辫子的时候,在他的地盘上,他总会找到机会收拾你的!”

    “有步寻在,他多少会有些忌惮。”

    “我不知道你和步寻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步寻能保你多久?步寻多大年纪了,又还能活多久?除非他能突破到元婴期,你觉得可能吗?再说了,金王是皇长子,万一他继承了皇位,步寻也保不了你!老弟,你是聪明人,何故只看眼前不看长远?”

    “二哥,战马的事若是解决不了,青山郡那边我回去也没意义了。”

    “老三,你放心,我说了,你的麻烦我不会置之不理。天玉门不肯出力还有我,彭又在还求过我呢,这事我一定动用所有关系帮你想办法!”

    “二哥,你有几成把握?”

    “先解决掉魏除脱险再说,离开齐京后,你立刻先回青山郡保平安,剩下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真的假的?那我在青山郡的时候请你帮忙,你为何推辞?”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天下人不是还不知道你我是结拜兄弟吗?我犯得着吗?”

    “二哥,你够阴险的。”

    “别废话,如果还当我是你二哥,这回听我的安排!”

    “二哥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说什么,行吧!”

    “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这事就这么定了。”令狐秋颇为欣慰地拍了拍他肩膀,旋即又与其勾肩搭背道:“老三,你说实话,红袖、红拂,你是不是已经睡过了?”

    他心里其实很介意这事,在拿话试探。

    牛有道忙摆手,“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令狐秋:“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你若真已经得手了,我干脆好事做到底,将她们两个送给你!”

    牛有道哪能把那两个人真弄到身边来,找死还差不多,自然是连连否认,“二哥,你这样说了,我还真想承认了,顺水推舟将她们两个给收了。然二哥如此以诚相待,我若再胡说八道未免过分了,我真没和她们那啥,就是手上占了点便宜而已。当然,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如果红娘再晚点来,可能就木已成舟了。我先声明,真不是我主动乱来的,是她们主动的,她们请我帮忙,说你答应了还她们自由,却迟迟没有兑现……”

    他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两个贱人,心眼飘了,差点坏你我兄弟情义,这事等我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再处置……”令狐秋咒骂了一番。

    等两人再回到管芳仪身边,牛有道为令狐秋求情,然管芳仪就是不答应,“那两个贱人不要脸的事做了,还敢骂我,我家里岂能容下这样的人,不行!”

    总之死活不肯再让红袖、红拂回扶芳园。

    令狐秋离去后,管芳仪摇着团扇问牛有道:“佣金省下了?”

    牛有道点头:“嗯!那一百万他说他出了,战马的事他也包揽了。”

    管芳仪嗤声:“鬼扯!他们自己人动手哪需要什么佣金,我若没猜错的话,他开始准备说出的金额可能远不止一百万,被你捅了一刀,赶紧降价拉你!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鸟,让人办事,还一毛不拔!”

    令狐秋并未直接离开扶芳园,获悉封恩泰回来了,先去找了封恩泰嘘寒问暖,顺便拐弯抹角印证了一下牛有道的话。获悉真如牛有道所言,天玉门真把担子全部扔给了牛有道,他才绷着一张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