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四八章 魏除首级在此
    马车依然在院墙外等着,两人翻墙而出迅速钻入了马车内。

    鞭响,车走。

    车内,管芳仪突然屁股一挪,与牛有道贴身坐在了一起。

    牛有道一回头,刚好管芳仪脸贴过来,两人近距离面对面,脸几乎贴上了,能闻到彼此的呼吸,四目相对愣住。

    对方的体香直往鼻孔里钻,牛有道身子后仰了仰,狐疑道:“你贴这么近干什么?”

    管芳仪莫名火大,反问:“你躲什么?是怕老娘吃了你,还是嫌弃老娘?”

    牛有道:“你身上脂粉味太浓,我鼻子受不了!”

    “少来!”管芳仪手一伸,“那令牌给我看看。”

    牛有道装糊涂,“什么令牌!”

    管芳仪立刻伸手去抓他那只藏了令牌的袖子。

    牛有道迅速挥手一躲,管芳仪整个身子扑了上来,抱住了他,压着他,掰他那只胳膊。

    对管芳仪来说,东西可在他身上,老实话问不出来,东西却可以硬抢。

    “别抢,我给你看。”牛有道一张脸闷在她饱满胸脯下直呜呜,那只胳膊伸在车窗外晃动。

    管芳仪也意识到了胸口的不雅局面,迅速缩了回去,啐道:“占老娘便宜!”

    牛有道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算了,懒得跟这女人争辩什么,袖子里摸出令牌扔给了她。

    管芳仪接了令牌在手上翻看一阵,看不懂,问:“这是什么令牌?”

    “我哪知道?”

    “你不说是吧?行,这令牌我帮你保管!”

    “好!”牛有道颔首,一脸古怪道:“这面令牌可是你自己主动要求帮我保管的,我可没逼你!”

    管芳仪顿时一脸警惕,手上令牌再次翻看了一下,旋即随手扔了回去,“谁稀罕似的。”

    将令牌慢慢揣回了身上,牛有道摇晃在车内闭目养神……

    海边,天蒙蒙亮。

    三艘大船停靠在岸边,最后数十匹战马赶上了船,立刻有人将桥板搬除。

    所有人爬上船后,船边站了一排人,扬起竹篙,一起撑向岸边发力,三艘大船慢悠悠从岸边荡开。

    船帆快速拉起,大船两侧伸出的一排船桨开始协同一起划动,船渐渐向大海深处驶去。

    海边的礁石上,站了三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为首者正是苏照。

    目送所有战马顺利上船,目送最后三艘大船顺利开拔,苏照终于松了口气。

    一直到三艘大船成了远方海面的黑点,苏照转身看向天际已经升起的太阳,抬了抬手。

    左右二人飞身而起,落在了战马登船的地方,施法扫平地上凌乱痕迹……

    扶芳园,一只金翅落入,没多久,沈秋步履匆匆来到内宅,一份密信送到了牛有道的手上。

    拿着密信看过后,牛有道慢慢从堂内走出,站在了屋檐下,眯眼远眺……

    北州刺史府,一群官员在殿内围着邵平波听从指示。

    走到殿门口的邵三省等着,等到一群官员散去后,他才快步走到转身翻看案上公文的邵平波身边,低声道:“大公子,苏小姐来信了,三万匹正值青壮的战马,其中有一千匹母马,已经顺利装船离开了齐国境内。苏小姐请咱们这边做好接应的准备!”

    低头看东西的邵平波猛然回头,以拳击掌,精神振奋道:“好!太好了!”

    东西也扔下不看了,兴奋地在殿内来回徘徊,好不容易等情绪稳定下来,抬手招了邵三省过来,低声道:“立刻传讯给照姐,告诉她,务必按约定好的行事,我们这边要与船队一直保持联系,让运送船队每半日与我们联系一次,船队的大概位置我每天都要掌握!”

    “好!”邵三省点头应下。

    “还有,韩国那边的水路再给我仔细检查一遍,不容有任何失误,发现任何异常,不得有任何隐瞒,立刻向我禀报!谁敢坏我大事,我诛他九族!”

    “是!”邵三省拱手领命而去。

    空荡荡的殿内,邵平波忽张开双臂,闭目仰天,脸上神态如饮美酒般陶醉……

    齐京皇宫大内,步寻迈步走入了御书房内,挥手示意了一下,内里的两名太监躬身后退,继而转身出了御书房。

    步寻走到御案旁,等到昊云图写完手上东西搁笔后,方道:“陛下,金王府那边出了点事,在京城这边的修士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昊云图偏头,目光骤然看来,等他下面的话。

    步寻欠了欠身,继续道:“金王手下的那个魏除,昨天离京后,在途中遭遇了伏击,被人杀了!”

    昊云图眯眼问道:“谁那么大胆,敢动到朕的儿子头上,是三大派的人干的吗?”

    步寻知他话里的深意,回:“目前情况不明,不知凶手是谁,金王震怒,已找了三大派的人请求帮忙查出凶手,老奴这里也找了,请校事台帮忙侦缉凶手!”

    昊云图冷冰冰吐出一个字,“查!”

    扶芳园,树荫下,躺椅上,牛有道侧身蜷缩着,似乎在沉睡。

    摇着团扇款款而来的管芳仪近前一看,略怔。

    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前躺椅上蜷缩的人,似乎感觉很冷,似乎给人一种无处可依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感触很深,是一种孤独,这么多年来,她虽然身处风花雪月中,但这种感觉一直如影随形,她一个人的时候经常这样蜷缩着。

    眼前躺椅上的人,安宁沉静中似乎还透着一股身心疲惫的意味。

    “有事?”似乎在闭目沉睡中的牛有道忽然淡淡问了声。

    管芳仪抬脚踢了踢他的脚,“干嘛,大白天的在这里装什么死,起来!”

    牛有道笑了,翻身,伸展着四肢,伸了个懒腰,身子一挺,睁眼坐了起来。

    管芳仪抬脚勾了一旁的圆凳过来,双手一捋臀后裙子坐下了,翘了个二郎腿道:“魏除死了,应该是令狐秋找的人得手了!”

    牛有道扭头盯着她,“你怎么知道?”

    管芳仪:“京城这边的修士圈子里消息传开了,说是魏除昨天离京时,在路上遇刺身亡,这事闹得挺轰动的!”

    “轰动?”牛有道狐疑,问道:“这种事,难道刺客还会宣扬不成?还是说有人脱险后对外宣扬?”

    管芳仪:“据说消息是三大派那边的动静引起的,魏除出事后,金王找了三大派的人查找凶手。”

    牛有道哦了声,疑虑才消,嘴里嘀咕一声,“昨天的事,令狐秋为何还不来?”

    管芳仪又道:“还有,英王出京了,目标一家四口随行。”

    牛有道顿时来了精神,“这么快?确认了吗?”

    管芳仪:“确认了,英王那边派人过来通了气,接到消息,我也立刻让人打探查证了。昨天朝堂上,突然有人抨击皇族中有人私下走私战马出境,掌管皇族事物的西院大王反辩,双方吵成一团,后有大臣建议派英王清查皇族各地产业。英王推辞没能推掉,差事最后还是落在了英王的头上,英王事后从西院大王那边点了几个人配合,目标就在其中,今早出发的。”

    “你还别说,这英王装的还挺像的,似乎在给昊云胜面子,自己带了女眷随行,还让随行清查的人员也带了家眷,摆出了游山玩水的样子,出城时,昊云胜还亲自露面给他送行呢。说来,这位王爷挺厉害的啊,看起来身不由己似的,不动声色地就把事给办了。昊云胜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钱,事后若是知道了真相,昊云胜还不得气死!”

    牛有道微微一笑,“你想多了,他既然敢做,肯定有把握不惹火上身,他不会为我的事闹得自己下不了台。”

    管芳仪依然好奇他是怎么让英王答应帮这种忙的,再次询问。

    牛有道岔开话题,指了指她的二郎腿,“红娘,我说你一个女人,端庄点不行吗?”

    “端庄?我以前说有多端庄,就有多端庄,后来身边有一大帮人要养活,再冷脸对人还怎么做买卖?时间久了,渐渐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两人正聊着,许老六来报,说令狐秋来了。

    没一会儿,令狐秋快步来到,手里提了个布包。

    “二哥!”牛有道起身相迎。

    管芳仪冷眼斜睨,一副看令狐秋不顺眼的样子。

    令狐秋也不多话,走到两人跟前,手中布包一放,打开,里面露出一只盒子,再打开盒子,赫然是一颗硝过的人头。

    “事已成,魏除首级在此,三弟请验证!”令狐秋起身指点着,一脸兴奋。

    牛有道反手隔空一抓,身后靠在躺椅上的宝剑入手,伸出剑鞘,拨了拨匣子里的首级,“看着似乎是。”

    令狐秋没好气道:“什么叫似乎是,绝对是,我已经仔细验证过了,绝不会有误!”

    牛有道手中剑鞘一拨,合上了匣子,感慨道:“除此大患,如释重负啊,二哥辛苦了!”

    令狐秋:“隐患已除,事不宜迟,三弟当速速离京!”

    剑杵身前,牛有道摇头:“暂时还走不了。”

    令狐秋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现在金王顾不上你,当立刻离去,等到金王腾出了心思,到时候你怕是想走也走不了,咱们一番忙碌岂不白费?”

    牛有道:“二哥有所不知,之前步寻派人传讯给我,说让我这几天准备一下,说是昊云图要见我!”

    “……”令狐秋凝噎无语好一阵,最终问了句,“什么事要见你?”

    牛有道叹道:“鬼知道什么事,我也正纳闷!”

    坐那无动于衷的管芳仪以团扇挡了下脸,不忍看令狐秋那吞了苍蝇的表情,差点没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