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四九章 牛有道,你说我该不该恨你?
    豆腐馆,雅间内,牛有道面前摆着一碗豆腐脑,坐那慢慢品尝。

    雅间是苏照要求弄的那一间。

    牛有道也乔装成了一个络腮胡子的男人,独自乔装来的,悄悄经由管芳仪的密道来的。

    从密道出口出来时,甚至没敢惊动那户人家,没敢让那户人家知晓。

    因为管芳仪不能确认校事台有没有知道那条密道,如果知道的话,那户人家有没有问题谁都不敢保证。

    他宁愿让校事台知道他密会英王,也不能让校事台知道他和豆腐馆的安太平有关系,目前也不能让管芳仪知道。

    他也不想约袁罡在外面什么地方见面,怕袁罡被人盯上。

    站在他的角度,对袁罡来说,见面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袁罡的豆腐馆。

    嘎吱,门开,袁罡开门而入,盯着他看了会儿,认出乔装者是牛有道后,顺手将门关了,走到牛有道对面坐下了,打了声招呼,“道爷。”

    “这熟悉的味道让人怀念呐。”牛有道端起碗,一口喝干了,放下碗叹了声,“你说咱们再死上一次,能不能回去?”

    袁罡问:“你想试试?”

    “呵!”牛有道笑着摇头,“有想过,但是不敢,小命不好拿来开玩笑。这里说话合适吗?”

    袁罡:“这屋子每个角落都检查过,外面有弟兄看着…你一般不会问我这种问题,你心弦绷的很紧!”

    牛有道微微一笑,“一直没见上面,有些话也没能有机会说,你这边怎么样,安不安全?”

    袁罡:“有呼延家为我撑腰,只要呼延家不动我,这京城敢动我的人不多,我暂时不会有什么事。倒是你那边,我感觉你一直有麻烦缠身。”

    牛有道:“暂时都在我左右之中,不会有事。”

    袁罡:“那个红娘怎么回事,听说你要娶她?”

    收服管芳仪他能理解,娶管芳仪让他有些惊讶。

    牛有道笑了,“娶不娶不重要,由别人去说吧。不过那女人有点意思,比我想象的更合适,兴许是和我原本的年纪差不多吧,心理上比较容易靠近,对我来说,比黑牡丹更合适,比黑牡丹也更成熟。男人嘛,身边都是男人的话,太阳刚了,有个女人在身边就和谐多了,办事什么的有个女人也方便,心情也愉悦。呵呵,跟她在一起,我想正经都正经不起来,挺闹的,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袁罡:“你这话若是让黑牡丹听见了,怕是要不高兴。”

    “搞的你很懂女人似的。”牛有道鄙视一声,手指在桌面轻轻敲击着,“合意归合意,但还是不如黑牡丹更让我放心,黑牡丹的背景简单易厘清,这女人的过往太复杂了,我也不敢保证她绝对没问题,还有她身边的那些人,要看眼前这事能不能顺利,若是能顺利回到青山郡才能放心。”

    袁罡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还没把红娘完全当自己人,也等于间接回答了不可能娶管芳仪,不过他关注的是牛有道所说的能不能顺利回去的事,问:“很危险吗?”

    “危险哪都有。”牛有道一句话撇过,抬眼盯向了他,徐徐道“我在这里可能呆不久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要离开了。今天过来,是想问你,你呢,什么打算?”

    袁罡:“你想我怎么做?”

    牛有道:“回去!立刻回去!我当初就不赞成你过来,你非要坚持,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你应该明白,常在浪里游,迟早是要呛水的,最容易淹死的,都是自以为会游泳的人。你在我身边露过面,迟早是要被人给认出来的,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他今天特意跑来,就是为说这事的。

    “这边的事,不需要我这里做什么吗?”

    “该做的你都帮我做了,你上次的准备就给了我很大的转圜余地,后面的事情不需要你再去冒险了。”

    “可我并没有出手。”

    “猴子,你应该明白的,这里与我们熟悉的那个世界不一样了,这个世界是由修士掌控的,你的本事在这里发挥有限,随着商朝宗的势力扩张,修行界我接触的层次也必然会越来越高。猴子,回去吧!转入幕后,前面由我来!”

    袁罡双手放在桌上,低着个头。

    他明白牛有道的意思,他现在的实力跟不上了道爷的步伐,说的现实点,再这样搞的话,会成为道爷的累赘。

    有一点是明摆着的,不需要有任何怀疑,他太了解道爷了,知道自己一旦出事,道爷不可能放任不管。

    一句转入幕后,前面由我来,令他心情极为复杂,上辈子,道爷有什么事都是让他出面的,打打杀杀的危险事,一向都是他冲在前面的,现在,他感觉自己成了没用的废物!

    “道爷,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试试。”

    闻听此言,牛有道脸颊狠狠收缩了一下,伸手到他面前敲了敲桌子,语带怒气道:“是,我曾经是给过你承诺,当你哪天不愿在我身边了,你随时可以离开,可现在情况不一样!猴子,我虽然不愿干涉你的自由,可我不想看到你出事,理想这个东西,是好东西,也很美好,可多少还是要兼顾一下现实的,一味较真,会害了你手下那些人的,你得为手下弟兄想想!”

    袁罡依然低着头,“道爷,让我试试吧。”

    “你…”牛有道霍然站起,指着他,指了好久,最终甩袖而去。

    然走到门口要开门之际,他又止步了,背对道:“还是那句话,当你哪天不愿在我身边了,你随时可以离开,所以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有什么事不要硬扛,两世为人,一世兄弟,有事记得联系!”说罢开门而出。

    袁罡抬头,猛然起身,追了出来,喊了声,“道爷!”

    牛有道身影在楼梯下的拐角处消失了,没有停步,也没有再回头。

    因为他很清楚猴子是什么样的人,想的通自然会听他的离开,想不通说再多也没用,猴子不愿干的事,他也勉强不了,也不会去勉强。

    轰!袁罡突然出拳,砖木乱飞,一拳将墙面轰出了一个洞来。

    下面的袁风等人跑上来时,袁罡双手撑着墙面,低头闭目着……

    “上次偷偷摸摸出去干嘛去了,你最近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对!”

    扶芳园,管芳仪走到树荫下问了声。

    “有吗?”坐在树荫下的牛有道抬头。

    管芳仪伸手拿了一旁凳子上的酒壶,举壶昂头,一道水线划出弧线,灌入她的口中。

    躺椅上的牛有道抬头看着她,欣赏着这女人优美中略带豪迈的动作,旋即又是一愣。

    咕嘟咽下几口的管芳仪突然挥袖一甩,将酒壶扔进了远处的池塘中,提袖抹了把唇,坐在了边上,“人已经到手了,吴老二他们已经带着人转移了。”

    牛有道也感觉她的情绪有点不对,问:“还顺利吧?”

    管芳仪:“差点出事!章行瑞身边的老仆居然是暗中保护他的修士,实力强悍,若不是我事先给了吴老二他们一道符篆以防万一,这次怕是要玩砸了。还有,章行瑞身上有一枚白骨做的护身符,只要护身符在他身上,鬼母随时能找到他的位置,而只要打开那枚护身符,鬼母就会知道他出事了。”

    牛有道神情凝重,“鬼母知道了?”

    管芳仪:“幸好!章行瑞没遇见过这种事,一时紧张,没能顺利打开那道符,被吴老二他们给及时控制住了,章行瑞的行为也引起了吴老二他们的怀疑,撬开了他的嘴巴,才知道鬼母居然会这种邪门法术!可以肯定三大派的人也不知道鬼母会这种邪门法术,至少英王身边的三大派弟子是不知道的,否则肯定会提醒吴老二他们。太险了,吴老二他们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不知情,被鬼母找上了,他们焉有命在!”

    好险!的确是太惊险了!牛有道也跟着狠狠紧张了一把,万分庆新地呼出一口气来,一旦让鬼母知道章行瑞出事了,这边又未能及时联系上鬼母,鬼母必然会联系西院大王昊云胜问什么情况,事情立马得败露,万一对方来个将计就计的话,那就不是什么能不能劫到战马的事了,大家搞不好统统都要丢掉小命。

    “我们也该走了,扶芳园的人开始转移吧!”牛有道起身道。

    管芳仪跟着起身,一双明眸很认真地盯着他,很认真地说道:“牛有道,我这次若是跟你走了,可就是把身家性命全押你身上了,我能相信你吗?”

    牛有道似乎明白了她的情绪不对因何而来,“还是那句话,你不负我,我便不会负你!何况你现在也只能是相信我,你已经没了退路,你现在后悔有用吗?不说别的,你知道的太多了,也参与的太深了,我一旦出事败露,有些秘密,你说你不知道,你觉得晓月阁会相信你吗?”

    管芳仪没有回答他,而是慢慢转身,环顾这扶芳园,眼神迷茫,嘴中嘀咕,“这么多年,一直住在这里,有太多的喜怒哀乐都发泄在这,终于要离开了,做梦都没想过会是以这种方式离开!牛有道,你说我该不该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