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五七章 今夜难眠
    苏照施法检查了一下袁罡腹内,并未发现苦神丹的存在,似乎真的被炼化了,顿时炸了毛,闪来一把揪住了秦眠的脖子,直接将秦眠顶在了墙壁上,明显动了杀心。

    她太清楚苦神丹是个什么玩意了,毒性发作起来,那痛苦滋味根本没人能抗住。

    虽然有解药,可所谓的解药每次只能缓解三个月,根本没有彻底根除的解药,一旦服用了,就意味着永远无法脱离苦神丹的控制。

    她没想到这才刚跟她有了鱼水之欢让她动了真情表白的男人,立马就遭了秦眠的毒手!

    怎么都没想到秦眠居然会给袁罡喂食这歹毒东西!

    她以前把这东西喂给别人吃的时候没什么太大感觉,这次真的是揪心了,她知道袁罡将来会承受怎样的痛苦,到时候让她怎么跟袁罡解释?

    “告诉我,不是真的!”苏照厉声质问,还抱着一丝希望。

    被掐着脖子憋红了脸的秦眠指了指她掐着的手,表示这样掐着她没办法讲话!

    苏照松手放开了她,一脸杀机!

    “咳咳!”秦眠稍微咳嗽了一声,她之前同样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苏照能放弃,结果苏照为了袁罡居然会对她动手,她明白了,这位东家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略显失望道:“东家,你扪心自问,我这些年对你如何?无论在这边的资历还是资格,这香主的位置都该是我的,上面也属意是我,是白先生希望我让给你,我二话不说答应了,也一直遵白先生的吩咐尽心尽力照顾着你,我们在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对我动手?”

    苏照嘴角绷了绷,不得不承认,这些年秦眠对她的关照的确让她没话说,但有些事情是不能这样做比较的,她反问:“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该插手的不要插手?不管这香主的位置本该是属于谁的,组织内的上下从属关系你还放不放在眼里?我严令禁止的事情,你居然敢抗命?”

    秦眠激辩:“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若出了事,我无法对白先生交代!”

    苏照:“你若对我有任何不满,可向上申诉,谁让你擅自使用苦神丹的?你难道不知这东西不能妄用?你难道不知任何人使用这东西必须事先征得上线的同意?我有同意吗?谁让你擅自做主的?”

    “向上申诉?香主,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他撞破了你和西院大王的关系,你明知故犯,坏了上面的事,你觉得上面会放过他,还是会放过你?”秦眠来回指点这一对男女发问。

    苏照脸色难看,沉默了一阵,依然咬牙问道:“你究竟有没有给他用药?”

    秦眠痛心疾首道:“香主,我这是为了挽救你啊!此事不及时弥补的话,谁都保不了你!你仔细想想看,他的背后是呼延家,据说上将军呼延无恨极为欣赏他,一直想拉他进骁骑军,给他用药了,可对上解释,是为了把人给安插到呼延无恨身边。有了这样的理由,再有白先生出面帮你担着,不会有事的!”

    “香主,你再想想,他若真的喜欢你,也不用在意这个,难道你还会让他长期遭受折磨不成?我们还能少他解药不成?只要他愿意真心对你,服不服这药并没什么区别,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香主,我这也是在成全你们,你若真心喜欢他,只要能对上面交代,以后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你就能真的和他在一起了。”

    听说能真的在一起,苏照银牙咬唇。

    “香主,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担心他醒来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会对你有怨言。你放心,他刚从你房间出来就落在了我手上,当明白这事不是你的主意。这事你就当做不知道,只要不让外人知道你们的关系,你私下愿意怎么跟他来往都行,其他的由我来安排,恶人我来做,我一定帮你安排的妥妥的,让你如愿以偿,还不会有事。我答应了白先生,一定会照顾好你的,绝不会乱来,否则白先生也不会放过我……”

    齐京已笼罩在夜幕下,草原上一路西行的五骑却在追逐落日夕阳,天际红彤彤一片,辽阔,大美!

    唏律律!一声嘶鸣,烟尘翻滚,骏马失蹄,翻滚了出去,牛有道从翻倒的马背飞身而起。

    其余四骑陆续勒停了坐骑。

    飘落在地的牛有道杵剑身前,回头看向了齐京方向,久久凝视。

    骏马翻滚带出的尘烟随风而去,牛有道衣衫猎猎,笔直地站在风中,夕阳下拉出一道长长身影,看向京城方向的目光有几分凝重。

    坐骑失蹄,不是什么好兆头,令他有些莫名的心绪难宁,心血来潮之下看向了京城方向。

    冲了过去的四骑转了回来,风尘仆仆的管芳仪跳下了马,道:“不行了,坐骑吃不消了,必须停下休息一下!”

    牛有道回头看向挣扎着爬了起来的马,明显有些腿脚发软,再看看其他几匹皆在急剧喘息的马,这一程跑的时间太长,中间没有遇上任何牧民,坐骑没有换乘,体力上的确是吃不消了,再跑下去,只怕全部都要倒毙!

    “休息一下!”牛有道指了个背风的山坡……

    袁罡是在剧烈的疼痛中醒来的。

    醒来时,发现自己倒在冰冷的地上,来不及察觉其他,片刻的清醒立刻被那撕裂骨髓的疼痛所吞没。

    那无法形容的痛疼感,仿佛在经受千刀万剐,仿佛放在油锅里炸,仿佛体内有无数的虫子在撕咬,仿佛连灵魂都在火中煎熬。

    脸色变幻的袁罡在地上翻滚着,双手抱头,不时以重拳捶地,或捶打自己的脑袋,发出痛苦的闷哼。

    身上的衣服也很快被自己给扯烂了,眼前能看到一个人,正是秦眠,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秦眠。

    因疼痛,秦眠在他眼中同时有五六个人影。

    他伸手虚抓了两下,踉跄着爬起,挥拳砸了过去。

    他这个样子,手软脚软,哪能打到人,秦眠轻易避开了,眼睁睁看着袁罡撞墙倒地翻滚。

    见他居然没有发出痛苦嚎叫,还能反击,秦眠亦忍不住啧啧一声,“好一条汉子,真是精钢铁打的一般,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捱多久才能求饶!”

    但是外面有人不干了,咚咚!有人听到屋里的动静用力捶了两下门。

    秦眠回头看了眼,没有理会。

    咚咚!门又被剧烈敲击了几下。

    秦眠颇无奈,再耗下去外面那位怕是要跑出来露面了,只得上前一脚,将袁罡给踩住了,一粒黑色药丸纳入了袁罡嘴中……

    袁罡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清醒过来的,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汗,如在水里泡过一般,身体也有些虚弱,上身衣服已被扯的稀巴烂。

    眼前有女人的裙摆近前,眼珠转动看去,又是秦眠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袁罡用力撑着坐了起来,之前那滋味,现在想想,依然让他毛骨悚然,他意识到了,自己可能着了什么道。

    秦眠蹲在了他跟前,冷漠道:“你胆子不小,连我们东家的便宜也敢占,东家糊涂,我可不糊涂!白云间能在齐京立足,打的就是西院大王的招牌,不管东家和西院大王有没有什么,这事传出去了以后,让西院大王情何以堪?你占了便宜舒服了,对我们东家来说,却是送命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是灭顶之灾,你干的好事,你说你怎么交代吧?”

    袁罡沉默,与苏照翻云覆雨的旖旎一幕又出现在了脑海中,这事的确让他很内疚……

    最终,这边还是放了袁罡离开。

    目睹袁罡身影从后门消失后,苏照的身影才从阴暗中走了出来,明眸中满是自责。

    秦眠慢慢走到了她身边,徐徐道:“倒也不难说话,还算有个男人样,他说了,他会对你负责的!也不掂掂自己的份量,居然说要带你走!我没同意,让他有了这个能力再说这个话,否则就是放屁!”

    苏照笑了,哭了,眼泪在脸颊大颗滑落……

    今夜,苏照是注定难眠的。

    赤足,屈膝,靠在榻旁,指尖逗弄着月蝶,一直在走神。

    快天亮时,外面传来敲门声,秦眠进来,快步来到,低声急报道:“东家,白先生来了,很生气!”

    苏照一惊,忙爬了起来,有点慌乱道:“你传出消息不是还没几个时辰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秦眠也紧张道:“我也不知道。”

    这里匆匆穿戴好了,两人快步而出,再次来到了之前关押袁罡的暗房。

    昏暗灯光下,一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影背对着。

    二人进来,苏照上前行礼,“大伯!”

    背对的人影徐徐道:“怎么就是不长记性,说过多少次,以后不要再叫大伯!”

    苏照忙改口道:“师傅!”

    背对人影猛然转身,挥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苏照应声倒地,捂着脸颊,口角有鲜血渗出。

    秦眠忙上前去扶,结果被蒙在斗篷里的人抬手一指,立马动作一僵,战战兢兢往后退开了。

    那人又指向了跌坐在地的苏照,怒斥道:“你还把我当你师傅吗?不要脸的东西,居然在青楼陪男人睡觉,亏你干的出来,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了你接客的青楼了?我白家历代先祖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无耻,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