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八二章 殚精竭虑
    扶芳园。

    楼阁内,一堆书卷典籍,玉苍置身其中,捧着一本观看。

    独孤静来到,隔着长案,双手奉上一份书信,“师傅,牛有道给您的信。”

    玉苍一惊,猛然抬头,“他知道我的身份?”

    独孤静忙道:“没有,信给到了下面的档口,逐级传上来的。也没有署名给谁,但这信应该是给您的,只有您能做主。”

    玉苍面带狐疑,伸手拿了信,抖开一看,目光骤然一凝,徐徐道:“他居然知道我们要找的是什么东西。”

    独孤静:“令狐秋被抓,证明他事先就知道令狐秋的身份,所以说什么东西在赵雄歌手上估计是瞎扯。如此一来就有两个可能,一是当年东郭浩然的确将东西给了他,毕竟他是东郭浩然弥留时唯一见到的人,临终托付很正常,这也是咱们一开始瞄准的方向。其二,令狐秋被抓,开了口,吐露了在他身边是为了那东西,然后齐国朝廷又告诉了他。不过齐国朝廷获悉这种事情会告诉牛有道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弟子怀疑,东西在牛有道手上的可能性很大。”

    玉苍沉吟道:“若东西真是东郭浩然托付给他的,应该也是让他给上清宗的,他跑到上清宗去,在上清宗几年,居然没把东西交给上清宗,哼哼!”

    独孤静:“此子年纪轻轻,但其狡诈咱们已经领教,上清宗那般对他,他不交出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情。”

    玉苍:“这是想跟咱们谈判呐,船队上,杀了咱们三百号人,居然还想谈判。”

    独孤静不语,看着他。

    玉苍琢磨一阵,又问:“你觉得他会真心将东西交出来吗?会不会有诈?”

    独孤静:“这厮十分狡猾,手段不同寻常,各种可能都有。”

    玉苍:“那派谁过去呢?”

    ……

    北州刺史府。

    邵三省正趴在桌上瞌睡,亲自守护着病榻上的主子,睡的正香,耳畔隐隐传来一阵咳嗽声,令他猛然惊醒。

    抬头一看,发现榻上的病人不见了,侧后又是一阵“咳咳”声传来,只见一佝偻着后背咳嗽的身影手中举着灯,站在地图前观望。

    邵平波的书房和寝居室之类的地方到处都挂有地图,便于他随时能用。

    “大公子,您醒啦?”邵三省惊喜不已,没想到昏睡了几天的邵平波居然醒了,忙起身过去,见他手帕捂嘴咳嗽着,两眼还盯着地图,忙接了他另一手举着的油灯,着急道:“大公子,你身体有恙,钟先生交代了你要静养的,不能劳累,快躺下休息吧。”

    邵平波松开手帕,摆了摆手,“没事,有一群修士为我调养,死不了。”

    邵三省却看到他松开的手帕上有咳出来的星星点点血迹,急的跺脚,“大公子,你都咳血了,还说没事?快点躺下休息吧!”

    邵平波咳咳两声,回头看着他,“现在真正有事的是北州,韩、燕亡我北州之心不死,我能阻止一时,难阻长久,一旦北州有失,我邵家对修行界就没了利用价值,大禅山弃我邵家将弃之如履,那时才是真有事。时间紧迫,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让我如何休息?”

    邵三省悲声道:“大公子…”

    邵平波摆手打断,又捂嘴咳嗽了一下,盯着地图道:“我遍览诸国大势,觉得很有必要亲自去一趟齐国,我要亲自面见昊云图。”

    邵三省吃惊道:“大公子,您这身体如何能长途奔波?还是派得力之人代往吧?”

    邵平波摇头:“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战马走海路被劫,意味着韩国那边的水路也不稳妥了,我此行要游说昊云图给我战马,还要游说赵皇海无极给我开辟出一条通道,方能尽快将战马送达我北州。同时还要争取和两家结盟,施压韩、燕两国,为我北州争取时间,否则韩、燕获悉战马将到很有可能会对北州暴起动手。这些事拖不起,非我亲自前往难以尽快达成。”

    大公子身体都这样了,还在殚精竭虑操心这个,两手捧灯的邵三省神情复杂,尤其是看到邵平波在灯光下的头发,忍不住辛酸泪下。

    昏迷了几天,邵平波在昏迷期间,几乎白了大半的头发,白发多过黑发。

    “咳咳!”捂嘴咳嗽了一下,邵平波又手指齐京位置,“你觉得昊云图之后,哪位皇子最有可能接掌齐国?”

    邵三省空出一手,抬袖抹了把泪,道:“世人皆知,金王昊启乃昊云图长子,玉王昊鸿乃当今皇后的长子,两者必然要一决胜负,胜出者将问鼎齐国皇位,其余皇子的势力皆不如这二人”

    “不然!”邵平波摇头,盯着齐京位置道:“我琢磨许久,反倒觉得英王昊真有潜龙在渊之兆,此人不鸣则已,一鸣必然惊人!”

    邵三省惊讶,“为何?”

    邵平波没有回答为何,盯着地图徐徐道:“对齐国来说,昊云图也算是一代雄主,齐国诸侯势力几乎被他扫平,历代齐皇没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齐国在他手上也逐步强盛了起来,可人终有寿尽之时。昊云图的身子虽有一群修士帮忙调理,看似正值壮年,可毕竟是年近六旬了,再过十年,将年近七旬,一个凡夫俗子哪怕是帝王,年近七旬意味着什么?”

    邵三省:“意味着要选继承人。”

    邵平波手帕捂嘴咳嗽了一下,“不错!届时许多事情将由不得昊云图自己,下面的皇子等他的位置已经等的太久了,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到了那个关口,没人再绷的住,该跳的都要跳出来。昊云图老了,那些修行门派开始为皇权物色继承人也是必然的,也要在诸皇子当中做出选择了。皇子们的心态变了,修行门派的心态也变了,任他昊云图雄心勃勃,也将身不由己,心态也得跟着变。我料定再过十年左右的样子,齐国内部必然乱象丛生。”

    说着回头道:“你联系照姐,告诉她,让她不惜代价,一定要帮我把英王妃给除掉!”

    “英王妃?”邵三省吃惊不小,“杀英王昊真的夫人?”

    邵平波盯着地图不语,没告诉他为什么,沉默就是回答。

    “是!”邵三省应下,复又试探着问道:“要不要顺带着问问战马被劫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邵平波又是一阵猛烈咳嗽,似乎要把肺给咳出来一般,手帕再松开,又染一块殷红。

    他挥了挥手帕摆手,“战马已经到了青山郡,我们谁也没办法再去青山郡把战马给集中起来送回来了,再针对着不放已经没了必要,目前的情况,牛有道那笔账只能先放一边,先解决迫在眉睫的事。我们还需要照姐帮忙办事,现在也不是追责的时候,我们也没资格追究她的责任,只需把情况告诉她,该给我们一个交代时,她自然会告诉我们,她若是不说,问也没用。姑且让她内疚着,才能更加尽心尽力为我们把事办好!”

    “好的,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邵三省应下。

    ……

    青山郡,山庄内,管芳仪款款走到亭台楼阁间。

    一进入,只见自己扶芳园的几十号人几乎都到齐了,都在那各坐各的,一人一碗白粥,还一手拿了根金黄色的棒棒在那咬出酥脆响的动静。

    就连陈伯和许老六也不例外。

    “在齐京的时候,可没见你们吃东西来的这么齐整过,丢人现眼。”管芳仪鄙夷一声。

    众人看来,不少人皆嘿嘿一笑。

    许老六咽下嘴里的东西,干笑道:“大姐,你还真别说,道爷这里的饭食天天换着花样,还挺让人期待的,味道真不错,在这里吃惯了,今后外面的东西怕是咽不下去了。喏,油条,大姐尝尝吧。”指了指桌上堆一堆的金黄棒棒。

    “油条?”管芳仪坐下嘀咕一声,又是她没听过的名字。

    已有人打了碗白粥放她面前,她刚拿了根油条在手,忽见圆方领着两个抬了一锅粥的和尚来到,立马回头道:“妖怪,没下毒吧?”

    圆方立马瞪眼道:“放屁!我南山寺的招牌,能干那种事吗?”

    管芳仪顿时咯咯笑,逗他玩的,张嘴咬了口油条,发现酥脆香爽,越嚼越香,味道的确不错,再喝口白粥,瞬间感觉味蕾都全部打开了。

    其他人也跟着哈哈一笑。

    一伙人都觉得挺有意思的,那位道爷居然弄了一群和尚来伺候,看着有点怪,但似乎又有一种别具一格的讲究,时不时的看到这群和尚出没,似乎让人心态都跟着平和了下来。

    倘若这些人知道圆方原来带领南山寺僧众都是干什么的,怕是不能再笑出来,估计得把吃的仔细检查一遍。

    圆方示意两名和尚摆好东西后,冷哼一声,朝牛有道的院子去了。

    梳妆台前,牛有道闭目静坐。

    商淑清在后为他细心梳理头发,稍候出声说道:“道爷,金州那边来人了,说是要从我们这里买一批战马,我哥让我问问您的意思。”

    牛有道徐徐道:“我不管这事,让王爷找天玉门商量。”

    “嗯!”商淑清嗯了声。

    “道爷!”圆方在外面喊了一声,进来了,又对商淑清拱了拱手,笑道:“郡主。”

    对于这梳头的一幕,他已经习惯了。

    圆方走到牛有道边上,俯身禀报道:“那边有回复了,说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