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九五章 通风报信
    邵三省左右看了看,低声道:“会不会就是冲小姐去的?要不要提醒小姐?”他指的是苏照,身边有大禅山的人在,他不好点破让人知道这边和晓月阁有关,怕大禅山的人听到。

    风忽疾,扫过漫漫黄沙,吹开了邵平波半罩着脸的斗篷帽子,也吹开了斗篷,白色斗篷下,白衣如雪。

    头发半白的邵平波昂首以对苍天,仰望蔚蓝天空,想起了那天在苏照闺房内的一幕幕,神情略有不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心不在我这了,留不住了,跟她那边的人通个气,看她的造化吧。”邵平波仰视着苍天淡淡一声。

    邵三省心弦一颤,也意识到了他话里的深意,不是提醒苏照,而是要告诉晓月阁,苏照已经暴露了,晓月阁对已经暴露的人会怎么处理呢?不知苏照背后的人能不能保住她。

    “还有,那边不让动牛有道,也不知和牛有道达成了什么约定,只怕未必会动袁罡…再和齐国朝廷知会一声安太平的奸细身份。”

    邵平波又补了一句,这是想置袁罡于死地。

    他身后披风迎风翻飞,整个人如同振翅欲飞的白鸟,给人我欲乘风而去的感觉……

    呼延上将军府,一名身材魁梧的太监领着数人进入。

    这个身材魁梧的太监正是当初抓令狐秋的那个,名叫莫折,大内总管步寻的徒弟。

    随从在院子里停下了,莫折被人请入了正厅用茶。

    不一会儿,查虎陪同呼延无恨来到,莫折迅速放下茶盏起身,拱手道:“奴才见过上将军!”

    呼延无恨问:“可是陛下有什么旨意?”

    莫折恭敬道:“旨意没有,不过陛下倒是有让奴才传句话给上将军。”

    呼延无恨负手走到他面前,问:“说吧。”

    莫折道:“豆腐馆的安太平,真实身份是燕国南州青山郡牛有道的心腹,真名叫袁罡。”

    呼延无恨虎目一震,慢慢回头与同样有些吃惊的查虎相视一眼。

    呼延无恨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若是奸细,为何不肯进入骁骑军?”

    莫折回:“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陛下让奴才转告上将军,一切全凭上将军处置。”

    呼延无恨沉默了一阵,徐徐问:“陛下可还有其他吩咐?”

    “没了,陛下只是想提醒一声上将军,免得吃亏。上将军若是没其他吩咐,奴才这就回去复命。”莫折拱了拱手告辞。

    呼延无恨侧身让路,伸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并对查虎道:“帮我送送。”

    “不用不用。”莫折忙摆手。

    然而查虎还是亲自将他给送出了大门才返回。

    呼延无恨静默在厅堂内,查虎回来,近前问:“将军准备怎么处置?”

    呼延无恨捋须沉吟,“有意接近呼延家是真,却不像是个做奸细的,也不见他做出什么不利于呼延家的事。”

    “现在没做,不代表以后不会做。”查虎笑了,“将军莫非还想用他?”

    呼延无恨:“我连敌国败军之将都敢用,对他又有何不敢?只要他愿留下!老虎,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我从军多年,看人不会有错的。”

    查虎笑而不语……

    修缮一新的西边宅院,可以说是上将军府最豪华的一处宅院。

    呼延威黑着一张脸回来的,身后跟了两名修士,看起来似乎有点像是将他押了回来。

    “哟,没做好事吧?”

    提了把剑从花园出来的昊青青刚好撞见,瞅见呼延威那样子,忍不住打趣一声。

    呼延威看都没看他一眼,进了正厅,两名修士守在了院子里。

    “出什么事了?”昊青青走到两名修士跟前问了声。

    一名修士笑着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上将军那边让我们看住他,暂时不能让他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昊青青“咦”了声,有些好奇,转身也回了正厅,发现呼延威正坐在厅内闷声灌着茶水。

    “这是怎么了?哪家的姑娘得罪你了?”

    昊青青坐在了一旁调侃。

    啪!呼延威抓起茶盏砸碎在地,吼了声道:“别烦我!”

    这突兀一下,还真把昊青青吓了一跳,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对方砸杯子,她立马“锵”一声拔剑,横剑架在了呼延威的脖子上,“威风耍到我头上来了,活得不耐烦了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呼延威当场服软,“公主这话说的,我没朝你发火,我是朝那个安太平发火,不对,应该叫袁罡才对。妈的,骗的我好惨。”

    昊青青明眸眼珠转了转,横在他脖子上的剑放开了,问:“快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呼延威摇头:“哎,闹心的很,不说也罢!”

    唰!昊青青一剑顶在了他的胸口,“说不说?”

    这女人动不动拿剑来威胁自己,呼延威顿时也来气了,“怎么?我不说你还想谋杀亲夫不成?”

    昊青青呵呵道:“上将军的儿子,我哪敢轻易杀害,不过在你身上捅几个窟窿我还是敢的。”说罢手上剑发力,剑锋瞬间刺破了他身上的衣裳。

    “喂喂喂,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呼延威瞬间变了态度,在那求饶,他知道这刁蛮女人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

    昊青青居高临下以剑顶着坐椅子上的他,“说还是不说?”

    呼延威唉声叹气道:“这事说出来真的闹心,那个安太平本名叫袁罡,是燕国青山郡庸平郡王商朝宗的人,有可能是奸细。这么久了,我呼延家待他不薄吧,我也真心把他当兄弟,他居然这样骗我。父亲那边刚问了我一些相关的情况,我才知道,父亲那边已经在进行布置,准备等豆腐馆的人收摊全部回来后,一网成擒,全部拿下。父亲怕我冲动之下露了马脚,让人把我看着……”

    听完后,昊青青不屑道:“还当是什么事。”哼了声,宝剑归鞘,转身走了。

    “贱人!”呼延威小声朝她离去的背影骂了声,旋即又坐那生起了闷气。

    书房内,昊青青一阵徘徊,最终还是坐下执笔,写了份书信。

    将信封口装好后,喊了自己的丫鬟过来,将信交予,叮嘱道:“你去趟豆腐馆,把信交给豆腐馆的老板安太平,记住,要交到他本人的手上……”

    扶芳园。

    轩栏内,玉苍凭栏,持信看着,“袁罡!既然有意接近苏照,也就是说,牛有道已经知道了苏照的身份。”

    独孤静回道:“应该是的。”

    玉苍:“我们这边居然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和白长老的纵容脱不了干系啊!他不是说,一旦有什么牵连他会亲手处理干净吗?把这信给他,让他看着办!”

    “是!”独孤静应下。

    ……

    豆腐馆,袁罡同样拿着一封信观看,信正是昊青青派人送来的。

    看完信,袁罡默默将信给毁了,心情沉重,昊青青给了他三天的时间撤离,没想到才两天时间,他的身份就暴露了。

    他明白昊青青给这封信的意思,昊青青也许是想证明不是她告的密。

    环顾较平日空荡了不少的豆腐馆,手下弟兄他已在今天一大早就撤离了,以出去训练的名义在一大早就把人给撤走了,出摊的事交给了招聘来的其他伙计。

    出摊的人手不够,高掌柜还唠叨了一阵。

    而他本人之所以没跟着撤离,另有原因,有些举棋不定。

    看到这封信后,他明白,已经没办法再拖了,必须做出决定了。

    决心一下,迅速回屋收拾了些东西随身,之后快速离开了豆腐馆,在湖畔搭了艘船离去。

    一路乘舟破浪,船到白云间后门停靠水阁,袁罡下船入内,直接找到了苏照。

    闻讯露面迎接的苏照还来不及说上什么,袁罡瞅了眼不远处盯着这边的秦眠,低声招呼苏照一声,“你来一下。”

    苏照不知他要干什么,跟着,一起回了她的闺房。

    入内关门,袁罡拉了她胳膊,快步到屋内,凝视着她。

    “怎么了?”苏照感觉到了他今天有些异样。

    袁罡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苏照奇怪,“去哪?”

    袁罡:“离开白云间,跟我去青山郡。”

    “……”苏照凝噎无语,突然提到青山郡,触动了她的某个心结,欲言又止。

    袁罡道:“我本名叫袁罡,牛有道是我大哥。”

    苏照震惊,一把拨开他的手,吃惊道:“你…你就是袁罡?”

    她自然也听说过牛有道身边的这号人物。

    袁罡点头,“我也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苏照立马明白了点什么,顿时面露悲愤,“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想利用我?”

    袁罡:“是!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呼延家要对我动手,我必须离开,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苏照银牙死死咬着嘴唇,盯着他,悲声道:“你既然是在骗我,还敢跑来,当我不敢杀你吗?”

    袁罡:“我的身份暴露了,我一走,事情真相晓月阁怕是迟早要知道,也就意味着晓月阁也会知道你的身份暴露了,你的处境会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