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零二章 沙蝎山
    先是两只巨大的螯钳捅破沙漠地表,接着是巨大且狰狞的沙蝎头颅顶开沙层,庞大的身躯奋挤爬出,拖出一条如巨大柱子的尾巴,尾尖上的毒刺和两只螯钳是金黄色的。

    这玩意趴在沙漠上跟一座小山似的,体长除掉尾巴也得超过十丈,边上那些牛犊般大的沙蝎和这只比起来,顿时显得小巧玲珑。

    女人吃惊道:“这么大的沙蝎?”

    男人目光紧盯道:“传言这片沙漠中有一只蝎皇和蝎后,据说蝎后深居幽深地下从不露面,负责生育,体型非常庞大,比蝎皇的体型更大,具体大小没人说的清。这只的大小,倒是和传说中的蝎皇相符,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蝎皇。”

    说话间,所谓的蝎皇已经轰隆而去,腿长脚长,动作迅捷,随便一动的距离也不是一般沙蝎能比的,如一座小山在沙漠中迅速移动,许多沙蝎被其撞翻、撞飞,在沙漠中留下一条非常明显的痕迹。

    再看四周,视力能及的地方,到处是沙蝎狂奔,朝同一个方向狂奔。

    “应该不是猎食,什么猎物能惊动蝎皇这么大的胃口出来捕猎?”男人略摇头,又看向女人道:“相公,去看看如何?”

    女人颔首:“好,去开开眼界!”

    男人挥手一指,彩羽飞禽立刻振翅而去,追着蝎皇所去的方向而去。

    追过了地面奔跑的蝎皇,继续飞向了群蝎集中的方向,快速飞去一看究竟。

    途中,还能看到比蝎皇小上不少,但是却比普通沙蝎大上不少的沙蝎,也在朝同一个方向狂奔。

    沙漠中的沙蝎似乎都疯了一般,四面八方的沙蝎大军似乎都在朝这边赶来,场面非同一般的壮观,身在彩羽飞禽上的男人越发意识到了,绝非猎食那么简单……

    眼见袁罡又不要命地冲来,胡须人怒喝:“当我不敢杀你不成?这里杀了你也没人知道,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手中剑一扫,一道凌厉剑罡轰然劈出。

    袁罡悍不畏死冲来,双手提刀,浑身青筋暴起,“呜嗷!”三吼刀狂吼,一道匹练狂劈而出。

    轰!

    剑罡崩溃,三吼刀震的嗡嗡鸣叫,袁罡人在狂暴的气浪中硬生生被震的后滑而去,头发崩溃散乱。

    胡须人心惊,再次领教了袁罡全力爆发的蛮力,这蛮力真正是大的吓人!

    还在后滑的袁罡却迈步狂奔,迎着狂风又冲了上来。

    “找死匹夫!”胡须人一声冷笑,手中剑横扫、竖斩,连续两道剑罡相继迸发而出。

    轰!

    呜嗷!一声虎啸,再次狂劈开一道剑罡。

    再次被震退的袁罡面临相继而来的另一道剑罡,已是措手不及,仓促间无法再迸发第二次的回击。

    震的后退滑行的过程中,横刀身前,刀口一翻,横小臂推挡着刀身,迎着劈来的第二道剑罡硬挡一击!

    轰!

    噗!剑罡崩溃,一口鲜血也从袁罡口中狂喷了出来,整个人彻底被震飞了出去。

    正要冲来痛下杀手的胡须人猛然挥剑狂劈向一旁,斩杀一片弹跳扑来的沙蝎,同时挥臂震飞周围扑来的一群。

    然沙蝎已从四面八方对他发动了疯狂的进攻,震飞了眼前的,四面八方冲来的沙蝎依然是前赴后继扑来。

    四周冲来,空中扑来,对他发动了疯狂的全面进攻。

    四面八方冲来的沙蝎也涌向了倒在地上呕血的苏照。

    眼见沙蝎挥舞着螯钳和毒刺冲来,苏照无力起身,脸上露出惨笑,缓缓闭上了眼睛等死。

    然而冲到她跟前的沙蝎群忽又左右分开,绕开了她,继续向前冲去。

    两边皆是唰唰冲过的沙蝎动静,苏照又慢慢睁开了双眼,看着身边成群结队冲过却对她秋毫无犯的沙蝎,有点惊讶,不知这群沙蝎为何不动她。

    殊不知,她和袁罡贴身奔跑了这么久,身上沾满了袁罡的气味,这才是她躲过一劫的原因。

    躺在奔跑的沙蝎群中,看沙蝎在身边疯狂奔跑,这种体验还真是前所未有,艰难抬头的苏照又无力落枕在了沙地上,残喘着,口鼻不时有血呕出。

    她伤的很重,之前困在龙卷罡风中分不清东南西北,视听也被搅乱了,待到那道剑罡劈来,她已来不及反应,无法及时正面抵御。

    而之前携带着袁罡在沙漠中飞掠也消耗了不少的法力,待到龙卷罡风中抵御那一击时,仓促且法力不济,瞬间被那一道剑罡给重创!

    她的法力不是袁罡能比的,但是袁罡的肉身强悍程度也不是她能比的。

    “呸!”吐出一口血沫的袁罡从沙地上翻身而起,见沙蝎冲向了倒在地上难动的苏照,他立刻跑了过去。

    从沙蝎大军中冲来,见到苏照躺在飞溅的沙粒中残喘,袁罡松了口气,单膝跪在了她身前,在大量的唰唰奔跑声中,大声问:“你怎么样?”

    “咳咳!”苏照咳着,嘴里涌出一股血水,虚弱地眨了眨眼睛,已经是说不出话了。

    但脸上却带着淡淡微笑,有点欣慰,这个男人实在是出乎她的预料,居然能跟自己师傅硬碰硬,似乎比她这个修士还更能抗揍。

    袁罡看出了她伤的很重,回头看了眼被沙蝎蜂拥而上纠缠的胡须人,已无心再与对方拼命,探臂将苏照横抱了起来。

    苏照顿时一脸苦楚,前胸胸骨震断的厉害,这种抱姿对她是种折磨。

    袁罡理解她的痛苦,沉声道:“忍一忍!”

    说罢抱着苏照狂奔,左腾右闪的狂奔,躲避冲来的沙蝎。

    轰!一群围攻的沙蝎震飞,胡须人从围攻中飞掠而出,再次朝逃窜的二人追来,在弹跳蹿起的沙蝎身上飞足连点,或以剑拍打,一路借力掠行,继续追杀!

    就凭对方这能耐,袁罡意识到了,这样根本跑不掉。

    他突然停下不跑了,“啊!”仰天发出一声愤怒咆哮。

    周围原本只顾冲杀的沙蝎突然调转方向,朝他扑来,很快便将他给掩埋了。

    大量沙蝎一群群冲来堆埋,很快便叠成了山一般,密密麻麻的沙蝎堆叠,看得人头皮发麻。

    沙蝎山还在越堆越高,快速堆积。

    身在其中的袁罡并未被埋,堆积的沙蝎在其中堆叠构造了一个小小空间给他。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各个部位呈现堆叠的沙蝎,在这个沙蝎的世界里,袁罡似乎明白了什么。

    之前见到沙蝎似乎听了他的号令围攻胡须人,他只是若有所悟,却不明所以。

    刚才只是被逼得没了路走,既然左右都难逃一劫,不如试一下,结果让他彻底大悟。

    也许无法与这些沙蝎直接交流,但只要他能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让这些沙蝎感知,让这些沙蝎理解,自己是能影响和左右这些沙蝎的。

    他后悔,自己似乎领悟的晚了点。

    可是不经这遭生死的话,他也很难领悟到,想都不会往这上面去想。

    双眼无力开合的苏照亦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沙蝎居然在保护他们!

    目光最终落在了袁罡的脸上,结合沙蝎前面回避的情形,她猜到了,这应该和袁罡有关。

    外面不断有轰隆隆的动静传来。

    面对眼前越堆越庞大的沙蝎山,胡须人快要抓狂了,手中剑罡狂劈,想轰开这沙蝎山将里面的人给挖出来。

    然而任他怎么砍杀,这些沙蝎根本不顾自己的死活,死也要去堆这座沙蝎山。

    他杀的越多,沙蝎山就堆的越高越大,更何况这些沙蝎的坚硬外壳还是有点防御承受力的。

    再看看四周,还有源源不断的沙蝎赶来,他现在压根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地面全部是摇头摆尾爬动的沙蝎。

    他凭着高深的法力,还有快速躲闪的速度,避开这些沙蝎的进攻,人在空中尽量不落地,在这些沙蝎身上借力起落不停,围着沙蝎山疯狂进攻。

    可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再这样耗下去,迟早要耗尽法力落地,到时候自己修为再高深也要被这群沙蝎给弄死。

    可若是这样撤离的话,他回去没办法交差!

    见鬼了!他还是头回在追杀时碰上这样的怪事,也是头回知道沙蝎还能干出这种事来,难道那家伙会驭兽不成?

    幸好,远处一只大型飞禽飞来,瞎子和无须人来了。

    两人沿着河流追去,发行了袁罡的误导行为,立刻折返追踪来了这边。

    “这里好像有很多沙蝎聚集。”瞎子嗅着空气中的气味说了声。

    他看不见,无须人却是将下面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此生还是头回见到这么多的沙蝎聚集,着实吃惊了一把。

    又见胡须人围着沙蝎山蹦蹦跳跳,不断攻打,不知在搞什么鬼。

    见到自己人来了,胡须人立刻飞身上了沙蝎山的山顶,借了把力后,迅速朝这边掠空飞来。

    无须人立刻驾驭飞禽过去,当空接住了他。

    胡须人一落在飞禽身上,无须人立刻指着下面问道:“这个,什么情况?怎么回事?”

    瞎子微微偏头,侧耳听着。

    胡须人咬牙道:“目标躲在里面,那小子竟能召唤沙蝎相助,简直是匪夷所思,我也拿他没办法。”

    “召唤沙蝎?”无须人惊讶,再看看地面,“难怪往这沙漠里跑。”

    胡须人的目光却投向了远方,只见一只彩羽飞禽载着两个人朝这边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