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一零章 该忍的还是得忍
    “我不需要他帮什么。”令狐秋嘴上这样说,主仆三人的目光还是看向了桌上的那只锦囊。

    段虎:“先生为何不打开看看?”

    令狐秋:“什么东西?”

    段虎:“我们兄弟几个跟道爷以前,也混过散修的日子,曾想过开宗立派,所以完成了榜上的任务,完成任务的凭据都在里面。”

    这些任务,他们当年跟了牛有道后本来是准备卖掉的,是牛有道拦下了。

    牛有道的意思是,又不急用钱,拿命换来的东西没必要轻易卖掉,让留着,没想到这次派上了用场。

    留仙宗三派在无边阁都有自己的商铺,令狐秋是牛有道结拜兄弟,修行界皆知,令狐秋去了无边阁风声立马传到了三家的商铺。牛有道知情后让关注一下他们在干什么,结果发现主仆三人在与那些散修接触。三派的人找到那些散修一问,牛有道立刻猜到了令狐秋的意图,这是想开宗立派重新开始。

    于是牛有道让段虎带了那些任务凭据,前来送给令狐秋,就这么简单。

    红袖、红拂相视一眼,令狐秋缄默一阵,道:“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带回去吧。”

    段虎道:“道爷说了,这东西,先生愿留就留,不愿留就扔了。另外道爷有交代,若是需要引荐的门派,无论是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五梁山还是天玉门,都会给道爷几分薄面,先生不用再麻烦其他人欠别人的人情。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在各地的商铺,道爷也已经打过招呼,先生若是有需求,随时可去各商铺支取十万金币应急。”

    红袖、红拂皆悄悄看向令狐秋。

    令狐秋嘴唇绷了绷,问:“还有其他事吗?”

    段虎拱手道:“道爷还有一句话让我转告先生。”

    令狐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道爷的原话是,逃离齐国时,黑牡丹死在了晓月阁的手上!”段虎一字一句告知,最后拱手道:“不敢久扰,告辞!”

    黑牡丹死了?令狐秋主仆三人皆抬头看向段虎,在外人看来或在他们的眼里,黑牡丹是和牛有道住一起的,自然就是牛有道的女人。

    段虎已经转身离去,出去时顺便关了门。

    屋内一阵静默,令狐秋伸手拿了桌上锦囊打开,倒出了一堆钱币大小的特制铭牌。

    天下钱票的印制权掌控在九大至尊的手里,天下的钱庄也是由九大至尊控制,完成邪魔歪道榜上的任务的人可找到就近钱庄的人核实,确认后钱庄会给出一枚铭牌,集合到了足够的铭牌上交到类似摘星城邀月客栈这样的地方,便代表完成了任务。

    清点了下,三十枚特制铭牌,一枚都不少,对主仆三人来说,也意味着这一关的任务完成了。

    剩下的找引荐门派的事,对令狐秋的人脉来说,不算困难。

    真正让令狐秋无言的还是黑牡丹的死讯,黑牡丹是牛有道的女人,逃离齐国时死在了晓月阁的手上,能说和他们没一点关系吗?至少他们当时就是晓月阁的人,而且蓄意谋害。

    告知他们黑牡丹的死讯,虽然没说为什么,但三人都明白牛有道的意思,若还惦记红袖、红拂自找受辱的事,他牛有道要不要找他们算算黑牡丹的这笔账?

    不但没有找他们算账,还把他们从齐京大牢内捞了出来,还帮他们摆平了晓月阁的麻烦,如今还要扶上马再送一程。

    人家其实完全没必要这样做,完全可以把他们直接弄死在齐京大牢以绝后患!

    想起当初牛有道给这边的信,再看看眼前的这些铭牌,红袖、红拂心头百般滋味,皆沉默不语。

    “老三这人仗义,我不如他!”令狐秋仰天一声长叹。

    他在修行界这么多年,还是头回遇见这般以德报怨的人,事情做的他挑不出理来,再也难起丝毫怨恨,真正是让他心服口服。

    红袖、红拂知道,先生这一声“老三”再次说出口,这回是真在心里认了道爷那个兄弟,以前的过结彻底过去了……

    北州刺史府,同一天接连两支送亲队伍,一明一暗几乎同时出发。

    次日,城外一座山中,三只飞禽降临。

    青山幽静,老树成荫,邵柳儿跪在了邵登云跟前,磕头跪拜。

    邵登云老泪纵横。

    扶上飞禽的邵柳儿未看一旁树下送行的邵平波一眼,千山万水就这样乘坐飞禽而去了。

    三只飞禽是齐国那边派来接邵柳儿的,昨日所谓的一明一暗的送亲队伍都是掩饰,为的就是防备有人拦截破坏。

    无论是齐国,还是这边,都知道想破坏这次联姻的人很多。

    目送飞禽消失在云天之间,邵平波缓缓闭目,双拳紧握,略抖动。

    想到了母亲当年的托付,想到就这样潦草地将妹妹给嫁了出去,没人知道他的心情,泪水在面颊无声滑落。

    他知道妹妹有多恨他。

    他不是没考虑过依妹妹的心意让妹妹嫁给喜欢的谭耀显,否则谭耀显早就死了。

    直到那批战马失手落在了牛有道手上之前,他也没有拿妹妹和亲的打算,依然想尽力避免这一天的到来,可是局势逼得他没了办法,他只能做出这种失败者的举动。

    抹去泪水,毅然转身下山,没有等父亲。

    数日后,一明一暗的两支送亲队伍皆有消息传来,陆续遭到了袭击,死伤不少,上清宗牵涉其中,也遭受了重创……

    武历五二六年。

    齐国英王昊真大婚,正式娶了邵柳儿续弦,邵柳儿娘家亲人没有人来,只有使臣做代表,不影响齐京的喜庆气氛。

    年中,燕国。

    天玉门与燕国朝廷的谈判终于有了结果,天玉门在燕国其他三地的三郡地盘与燕国朝廷控制下的南州三郡进行了置换。双方人马陆续开始撤退转移,直到年末才完全交换成功。

    至此,南州十一郡中的青山郡、广义郡、湖西郡、武阳郡、土安郡,皆归天玉门,天玉门的势力彻底集中在了一起,天玉门也随之全派迁移到了湖西郡一处钟灵毓秀之地,原本栖居在此的一个修行门派被天玉门强势驱离,鸠占鹊巢!

    趁着天玉门乔迁之喜,五郡四位郡守赶到天玉门会面,牛有道与留仙宗等三派掌门也随同商朝宗前往天玉门恭贺乔迁之喜。

    会面期间,牛有道明显看出,湖西郡守梅林盛、武阳郡守吴天荡、土安郡守赵兴风有联合抗衡商朝宗的意味,估计和商朝宗一人霸占了两郡地盘有关。

    只要不傻的都能看出天玉门后续的企图,一旦打下南州,几人当中必然有一个要冒头统领南州,而商朝宗的地盘和人马明显占优势。就算不打下南州,三郡若是不联手抗衡,话语权也比不上商朝宗。

    宴席上,三位郡守联手对商朝宗发难,向商朝宗索要战马,说什么都是一家人之类的,不能看他们日子不好过。商朝宗这边自然是据理力争,最终彭又在出面调和,让商朝宗割让出了三千匹战马,给三家各分一千匹。

    天玉门施压,商朝宗只能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在席的费长流等人不时看看牛有道的反应,牛有道没反应,似乎没听见一般。

    当没听见的人不少,譬如凤凌波等人。

    宴席之后,天已黑,宾客自便休息。

    离席出来时,牛有道刻意走近凤若男身边,随口问了句,“为何不见王妃为自己丈夫说句话?”

    凤若男银牙咬唇,没吭声,也没理会他,快步离开了。

    来客分地方住,商朝宗等人同一座庭院,牛有道刚回自己房间,门外传来车轱辘声,随后有人敲门。

    牛有道听声音便知是谁,开门一看,果然是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

    牛有道伸手请进,蒙山鸣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不过嘴上还是问了句,“道爷,今天宴席上可看出了什么?”

    牛有道:“蒙帅是指那三千匹战马吗?”

    蒙山鸣:“若非要保障英扬武烈卫的组建,只怕不是三千匹,起码得九千匹。”

    牛有道笑道:“战马是天玉门花钱买来的,天玉门愿意给谁自然是全凭自愿。”

    蒙山鸣:“战马事小,只怕天玉门对南州将来的当家人另有想法,道爷认为呢?”

    牛有道:“大家为了各自的利益,各有算盘,很正常的事情,谁还能没点私心,王爷的心胸当容的下。”

    蒙山鸣:“私心归私心,若是论功行赏倒不怕,就怕下面将士拼死拼活出力最大却得不到应有奖赏,反而看别人坐享其成,让王爷如何对下面将士交代?”

    牛有道:“蒙帅的意思,肉还没到手,就准备起内讧吗?”

    蒙山鸣:“想听听道爷的高见。”

    牛有道:“我虽不懂战事,但起码的道理还是知道的,五郡之间团结是首位的,事成之前决不能起内讧,没有天玉门的支持,凭王爷是打不下南州的。不说别的,笼罩在燕国上空的那三个门派还需要天玉门去出面摆平,那三派不同意,南州这块肉谁都别想咬。所以该忍的还是得忍,至于事后嘛,若是王爷出力最大,别人想跳出来占便宜,我第一个不答应!”

    其他的都是虚的,蒙山鸣要的就是他最后一句话,颔首道:“道爷言之有理,道爷的意思我一定转告给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