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四零章 你们让开!
    彭玉兰这么一走,留在原地、站在屋顶上的寿年渐渐瞪大了双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神情渐显凝重……

    西城门城头,白遥背对内城,面对城外苍茫天地,与左右一群同门静守。

    西城门也已关闭,这边虽有保持警惕,却并未见到城外有任何异常。

    对于彭玉兰的行为,白遥心中略有疑虑,但想想对方手中的令牌,又觉得封长老不至于胡乱给予,何况那边还有留守人员,应该不至于出什么事。

    “看那边,好像是我们驻守的地方。”

    一旁传来同门的惊疑声,白遥慢慢扭头回头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面无表情的眉头陡然剧烈一跳,心中搁置的那点疑虑咯噔爆开。

    “你们几个跟我走,其余人继续留守。”白遥左右挥手指点下令。

    一同门好心提醒道:“师兄,长老令牌命我等守在此地,擅自离去,有擅离职守嫌疑。”

    “出了事我担着,走!”白遥一声喝,率先从城头飞离,之后有几人跟随飞去……

    北城门城墙上,封恩泰皱眉看着城内烟火升腾的方位。

    心中嘀咕,默默凝视了一阵,终究是不放心,吩咐了其他人留守,一旦有任何异常,让这边立刻示警,他则带了几个人迅速赶回查看……

    南城门城头,费长流、夏花、郑九霄三人已上了城头,陈庭秀勒令三人单独上来见他,问他们什么意思,要个解释。

    三位掌门自然是和稀泥,只说是要见商朝宗,这边不让见,三人也只好客气着悉听尊便,并不勉强。

    “长老,城内白遥驻守的方位似乎失火了。”

    一名弟子过来禀报了一声,陈庭秀立刻扔下三位掌门,转身走到面向城内的墙垛口放眼远眺,看位置的确像是白遥驻守的方位。

    不过他并不以为意,那一带有大量驻军,有白遥率人驻守,还有封恩泰率领一群天玉门弟子驻守,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他只回头吩咐了一声,“过去两个人看看怎么回事。”

    ……

    彭玉兰一路在城内屋顶飞掠,接近目标地点时,发现街头巷尾大量人马正朝目标地点集结,令她心头越发沉重,看这情况,难道真的还没得手?

    身形飞落在聚集了大量人马的庭院中的一座阁楼上,只见长子凤若义正指挥人马或挥舞斧子砍伐正堂外的梁柱、或抛出绳抓扒拉房子欲将房子拉倒、或以重物和利器撞击屋墙。

    总之目的很明显,彭玉兰一眼便看出儿子的目标是要拆毁正堂。

    正堂内不时有箭矢往外射,屋檐下不但有成堆的尸体,还有鲜血汇聚流淌,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

    而正堂四周,已经调集了一圈重弩瞄准待命,只等正堂垮塌便要发动致命攻击。

    远处巷子里甚至还有抛石器正在推来,奈何巷道狭窄,那等大家伙运送过来不太方便。

    彭玉兰飞身而下,直接落在了儿子身边,看了眼儿子肩头吊着的破损肩甲还有受伤后的血迹,沉声道:“义儿,怎么回事?”

    见到母亲,凤若义情绪有些激动,“娘,二弟…二弟他…”有点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彭玉兰隐隐意识到了不妙,迅速环顾四周,没见到小儿子,当即怒道:“老二呢?”

    凤若义低头,还是一旁的农长广遗憾代言道:“夫人节哀,牛有道的手下袁罡率领小队人马突袭进来,二将军大意之下、不幸遇害在那袁罡小贼手中。”

    节儿死了?彭玉兰如遭雷击,脸色煞白,呼吸急促,有点懵。

    农长广忙道:“夫人,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商朝宗尚在屋内顽抗,咱们拖延不起了,夫人来的正是时候,正是为而将军报仇雪恨的时候,夫人!”可谓大声喝斥。

    他知道彭玉兰也是实力不弱的修士,来的正是时候,催促动手。

    彭玉兰猛然惊醒,带着一脸失去儿子的伤痛,唰一声拔剑在手,身形腾闪而起,先掠向了阁楼,避开箭矢的正面射击,脚蹬阁楼又拐身飞扑,可谓从天而降,凌空倒冲向下方的正堂屋顶。

    见此状,农长广兴奋地握了双手,两眼冒光,之前的焦虑心情一扫而空。

    正堂内,商朝宗等人透过破损的大门看到了外面的情形,看到了彭玉兰的驾临。

    “不好,彭玉兰怕是要狗急跳墙了,这女人的修为实力据说不逊色于白遥!”蓝若亭喊了声不妙,言语间也没了对商朝宗丈母娘的尊敬,这个时候了,谁还顾得上这个。

    话刚落,便见彭玉兰冲天而起,透过屋顶破损的瓦片能看到彭玉兰的动向轨迹。

    “你们让开!”袁罡徐徐翻动刀身戒备,横刀在手,一路抬头盯着彭玉兰飞来的路径,一脸肃杀,一股别样气势在酝酿。

    “我与袁爷共进退!”商朝宗亦提了提手中斩马刀,挥手示意蓝若亭等人退下,眼中满是恼火,凤家如此薄情寡义,他恨不得将凤家上下给挫骨扬灰,这回真正是将凤家给恨了个透心凉。

    别说他,换了任何人经此一遭,双方哪还有任何亲情可言,自古以来权势之争下大多如此,此并非个例,连骨肉相残的都不在少数。

    谁知他话刚出口,袁罡挥臂一推,商朝宗脚下蹬蹬连退,站不稳,已被推到了一旁。

    “保护王爷!”袁罡发话的同时,抬头看向屋顶。

    袁风立刻挥手招了十余名弟兄冲来。

    凌空而下的彭玉兰一掌劈下,轰隆,一道掌力隔空轰垮了屋顶。

    屋内顿时瓦砾横飞乱爆,屋梁垮塌,乱尘迷人眼,令屋内众人乱成一团。

    唯独袁罡屹立原地不动,单手一举,单掌托住了一根砸落的大梁,脚下石板地面啪嗒龟裂下沉的瞬间,袁罡收臂挺身一抛,大梁呼一声又向上空坠落的人影弹去。

    呼啸声冲来,彭玉兰凌空一剑,一道剑气砰一声,直接将打上来的横梁斩断成了两截。

    袁罡趁势弹身而起,直冲屋顶,凌空照着彭玉兰狂劈出一刀,一身带血的肌肉暴突。

    “呜嗷!”

    一声狂暴虎啸凭空骤响,慑人心神,屋内屋外的所有人皆一惊,哪来的虎啸?

    彭玉兰起先并未将袁罡给放在眼里,哪怕袁罡杀了她儿子,直到这一刀的威势迸发到了眼前,那狂烈刀劲和迅若雷霆的攻势才让她猛然大吃一惊,仓促间挥剑抵挡。

    咣!当空一声震响。

    两者交锋的猛烈撞击之下,爆开的罡风在弥漫烟尘的衬托下显得有形,一道有形的气圈如涟漪般荡开,在骄阳的照射下更添别样气象。

    屋内听闻巨响的人抬头看去,如见迷幻一幕,两条撞击的人影已随同爆开的有形气浪弹开。

    抬头观望的商朝宗、商淑清、蒙山鸣、蓝若亭等人皆惊愕,没想到袁罡一跳能跳那么高,更没想到袁罡能与彭玉兰硬碰硬。

    屋内的烟尘更是被四溢的强劲气流给冲了个干净,屋顶剩下的瓦片亦被掀了个干净。

    在屋外人的眼里,那间破烂正堂喷出了大量烟尘,屋顶烟尘涟漪般荡漾中的二人撞开的一幕外人亦看得一清二楚。

    横刀在手的袁罡脚步凌乱,在屋顶的残破支架上连退几步。

    仓促之下抵御的彭玉兰亦落在残破屋顶连退几步。

    两人同时震退,又几乎同时停下。

    彭玉兰横剑在手,目中满是惊疑不定神色地瞅着一身血迹的袁罡,这厮居然是在以蛮力与自己硬碰硬,世上竟有这般力大之人?

    她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她刚才清晰感受到了对方的攻击,没有任何法力加成的迹象在其中。

    袁罡脚步略滑开一些,马步微蹲在已经倾斜的梁上,横刀在手,冷目盯着彭玉兰,那态势如随时欲扑击的猎豹一般。

    凤若义看的干咽口水,没想到袁罡能与自己母亲势均力敌,也难怪老二在人家手上一击毙命,当时自己冲杀时的情形现在想来,想想都后脊背发凉,心有余悸。

    他此时方知自己是在袁罡手上捡了一条命回来。

    屋内屋外的人皆停下了动静,皆愣愣看着屋顶上对峙的二人。

    “住手!”一声怒喝传来。

    屋顶上的袁、彭二人皆微微偏头斜了一眼,只见白遥带了几人疾飞而来。

    唰!彭玉兰陡然划出一道剑气斩向袁罡,脚下同时一跺,哗啦一声,身形猛然沉入屋内。

    白遥带人来了,她已顾不上与袁罡对抗,杀子之仇也顾不上了,抢先杀了商朝宗才是要紧事,否则儿子就是白死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杀了商朝宗,只要凤家掌握了南州的俗世大权,不怕以后没机会报仇!

    袁罡亦是机警之人,更是临阵冷静之人,未受她剑气的迷惑,身子一歪,猛然侧倒,一胳膊砸断残破梁翅,也落向了屋内,那道剑气几乎与他擦身而过。

    “放箭!”

    屋内还有个临阵冷静之人,见势不对的蒙山鸣陡然大喝。

    张弓成扇形护住商朝宗等人的袁风一干人,立刻朝坠破屋顶的彭玉兰乱箭齐发。

    嗖嗖箭矢怒射中,落入的彭玉兰周身罡气荡动,射来的箭矢立刻迟滞在了空中,锋利箭芒离她尚有三尺的距离便难再寸进分毫。

    她挥臂震开身前箭矢的刹那,从上而落的袁罡脚蹬一根歪倒的木梁弹来,落地蹲身,稳稳在商朝宗等人身前站起,又横刀挡在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