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四八章 又见赵雄歌
    江河湖泊,旷野枯荣,大道小路,日起日落,青山不老。

    一路烟尘马蹄声,偶尔夹杂着管芳仪嘀嘀咕咕的咒骂声。

    被骂的对象没反应,只是偶尔微微一笑,倒是袁罡听着很不顺耳,不时冷目瞅去。

    管芳仪终究还是走了,不过是跟着牛有道走的,一路相随。

    人数不多,一行十骑。

    圆方没能参与进南州的风云跌宕,似乎有点心痒痒,这回听说牛有道又要远行,死皮赖脸跟来了。

    至于公孙布那边,没有再派人跟随。

    公孙布遵了牛有道的意思扩大情报网络,事情也渐渐多了起来,已不宜再到处跑。此行去往宋国,平常袁罡和管芳仪都有介入五梁山的情报网络,知道怎么跟宋国那边的探子联络,所以也没必要再带上五梁山的人。

    一段山路中,一行勒停了坐骑,停在了一处进山的路口,正是进小庙村的路。

    牛有道和袁罡都在打量入口四周,几年未来,再见这个入口,感慨在心。

    牛林、袁火、牛山三人从一行中拨马出来,拱手告辞:“道爷,我们走了。”

    牛有道笑着点头,“代我向乡亲们问好。”

    牛林忍不住又问了句,“道爷,您真的不回去看看吗?您家的老房子还在呢。”就差说出祖坟来了。

    管芳仪目光忽闪,略显好奇地朝山路尽头左右顾盼了两下,她其实想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小庙村,想看看是什么风水宝地能出牛有道这样的怪胎。

    不但是牛有道,尽管她跟袁罡不对付,可眼力还是有的,能看出袁罡不简单,一个小山村能出两个这样的人物,让她如何能不好奇。

    别说她了,就连随行的陈伯等人也忍不住往山路尽头多看了两眼。

    牛有道笑而不语,有些问题不需要回答。

    袁罡喝道:“不要啰嗦。”

    牛林三人只好再次拱了拱手,旋即拨转坐骑冲入山路,驰骋而去。

    牛有道偏头看向袁罡,“你不回去看看?”

    袁罡也没有回答,两脚跟一敲马腹,率先往前路驰骋而去。

    牛有道打马追去,一行继续上路。

    从青山郡到齐国再到长平城,经历了一些事情,尤其是死了三十多名弟兄后,袁罡终于深刻理解了牛有道之前让他转入幕后的事。

    如同牛有道当初对他一样,他现在也感觉到了自己和手下弟兄之间的距离拉大了,有些风险他经的起,让弟兄们跟着一起冲的话,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方明白,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思维方式有点不合时宜,再把弟兄们训练下去没什么意义。主要是双方的价值观不同,他和牛有道可以四海为家,但弟兄们迟早要成家立业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让那么多人都跟他们两个一样也说不过去。

    加上那次力拼救出商朝宗后,商朝宗对他手下的人极为欣赏,而如今的商朝宗又坐拥整个南州,急需用人。于是袁罡顺势把弟兄们交给了商朝宗,让弟兄们都去奔个俗世前程。

    袁罡放手了。

    这次,牛林三人回来,是准备将小庙村的人全部迁出来。南州那么大,足够小庙村的人脱离山村过上另一种生活。

    其实牛有道并不希望小庙村的人迁出,他不认为村民离开了小庙村所过的生活就是更好的生活,然而牛林等人都认为那样就是过上更好的生活,也许村民们也是那样想的吧,所以牛有道也没反对。

    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不会去勉强这些人。

    至于这次带上袁罡没让袁罡居于幕后,是袁罡自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能和金丹期的修士正面硬抗

    山水相连,放眼看去,远处一地,钟灵毓秀。

    路线上所经之地,管芳仪早就先摸清了,指着问道:“我说道爷,那地方就是上清宗吧?”

    牛有道“嗯”了声。

    山还是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一行疾驰而过时,管芳仪又问:“道爷,你不回去看看那吗?”

    牛有道一声未吭,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如一阵风般过去了

    北州,数骑在山间官道上疾驰,唐仪与苏破齐头驾驭在前,后方数名上清宗弟子紧跟。

    北州境内有妖孽作祟,一行奉邵平波之命前去除妖安民,得手返回复命。

    如今的上清宗也只能是干干这种跑腿打杂的事。

    “吼!”山林深处,一声怒啸传出,惊的几人坐骑慌乱失控。

    迅速控制住坐骑的众人一起偏头看向猛兽咆哮的声源来处,惊疑不定,这吼声不像是一般猛兽发出的,有点奇特,且似曾相识。

    “金毛吼!”苏破想起来了。

    “师叔!”唐仪脱口而出,几乎是与苏破异口同声。

    瞬间,唐仪面露欣喜之色,人从马背飞身而起,掠向山林。

    苏破立刻示意了两名弟子看守坐骑,领着其他人一起飞身追去,也不便让掌门一个人孤身乱跑。

    然而唐仪却不领情,站树梢上停下了,伸手拦住了跟来的众人,“苏长老,师叔不愿见上清宗的人,我一个人去拜见便可。”

    也是这个理,苏破沉声道:“掌门小心,有什么异常还请立刻示警!”

    唐仪点了点头,继续朝声音来源处飞去,急于见金毛吼的主人。

    这些年下来,上清宗的困境让她心忧,却一直找不到走出困境的路,不曾想又在这里听到了金毛吼的声音,她急于请金毛吼的主人看在上清宗的旧情上出手相助。

    又是一处山涧溪流,一只似狮非狮体躯雄壮的猛兽毛发金光油亮,正在溪水中扑腾抓鱼,抓到一条就塞进嘴里胡咬猛咬。一旁的鹅卵石滩上躺着一个邋遢男子单臂枕头,一手拿着酒葫芦不时往嘴中倒上一口。

    唐仪从天而降,裙袂飘飘如仙,落在了鹅卵石滩上。

    金毛吼动作瞬间静止,回头看了眼,之后又继续在溪水中嬉戏。

    “师叔!”唐仪拱手见礼。

    打着酒嗝的赵雄歌睁开迷离醉眼,瞅了瞅,似乎有点意外,“丫头是你?别瞎喊,我可不是你师叔。你怎会找来此地?”

    似乎觉得这样站着与师叔说话不妥,唐仪盘膝坐下了,“恰好经过此地,无意中听到金毛吼的声音,跑来一看,原来真是师叔。”

    赵雄歌随手捡起一块鹅卵石砸了出去,砸向金毛吼,“乱喊个什么劲。”

    金毛吼头也不回,屁股后面的尾巴一甩,啪一声脆响,瞬间将砸来的鹅卵石给抽了个粉碎。

    这一幕让唐仪侧目不已,没想到金毛吼的尾巴随意一击也有如此大的威力,怪不得能成为魔教圣女的坐骑。

    赵雄歌抱着酒葫芦顺势坐了起来,吐着酒气道:“你坐在这里作甚?人也见过了,请回吧,别扰我清静。”

    唐仪抱拳:“师叔,如今的上清宗正在困境中煎熬,弟子无能,请师叔看在师祖的情分上,帮帮上清宗吧。”

    赵雄歌:“上清宗的事和我没有关系。”说着又抱起了酒葫芦灌酒。

    唐仪哀求:“师叔,上清宗再熬下去真的要分崩离析了,难道师叔就如此绝情忍心看上清宗就此灭门吗?”

    赵雄歌慢悠悠道:“你跟我一个外人说这个不觉得多余吗?你们上清宗又不是没有能人,何须求个外人。”

    唐仪苦笑,“上清宗人才凋零,哪来的能人,若有能人,焉能落魄到今天这个地步,师叔”

    赵雄歌出言打断:“那个牛有道还是有点能力的,一些事迹连我在妖魔岭也有耳闻,有他那翻云覆雨的手段,区区一个上清宗而已,他若愿意拉扯一把,上清宗走出困境应该不成问题。唉,东郭浩然还是有点眼光的,收了个好徒弟啊!你这丫头,有自己人不用,跟我唠叨是何道理,我是那做牛做马的人吗?”

    说到这个,唐仪满脸苦涩,“师叔,你不是不知道,牛有道已经被逐出了师门。”

    赵雄歌似乎有点健忘,“有这回事吗?”

    唐仪:“弟子不是没找过他,可他誓与上清宗划清界限,我愿拱手让出掌门之位,他还是誓不回头。”

    “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赵雄歌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又斜眼道:“我记得,你与他好像是拜过堂的夫妻吧?同门的关系没了,夫妻的关系不是还在么,丈夫帮自己妻子天经地义的事,妻子求自己的丈夫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还是去求他吧。若是连这点身段也放不下来,自己都不愿自救,还能指望外人不成?”

    说罢一个闪身,落在了金毛吼的背上骑着。

    “吼!”金毛吼仰天怒吼一声,就要转身离去。

    唐仪立刻站起疾呼,“师叔,难道你真的忍心眼睁睁看着上清宗灭亡吗?”

    “丫头,你记住,我若是有那能力当年也不会落得那般下场,一个门派想在恩怨利益纠葛的修行界屹立,靠一个人打打杀杀是没用的,一个人的武力再强也只能是保一个门派一时,想引领一个门派走向长久,需要真正有头脑能力的人。”

    骑在金毛吼背的赵雄歌说着又昂头灌了口酒,打了个酒嗝又道:“这些年的事实证明,牛有道的确有那方面的能力,可以放心使唤了。我听说牛有道正在去宋国的路上,目的地是万兽门。丫头,真想让上清宗复兴,就去找他吧!”

    话音一落,坐下金毛吼突然撒腿狂奔,一路冲击出水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