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四九章 人心思变
    “师叔!”唐仪一声呐喊,未能留下远去的人影,不由满脸失望。

    渐而又露凝思神色,思索赵雄歌的一番话,自己要去找牛有道吗?

    这实在是件让人感到尴尬的事情,她仍能想起拜天地时自己的应付,也能想起洞房花烛那晚的敷衍,更能想起将牛有道软禁那几年的冷落,所谓夫妻哪怕近在咫尺,总共也没见过几面。

    可谁又能想到那个默默顺从的少年竟是潜龙在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少年出山,挣脱枷锁,电闪雷鸣,一路风云,种种事迹她多少有耳闻,短短几年,如今已是能左右一方诸侯的人物,手握众多人的命运,区区一个上清宗早已不在人家的眼里。

    若早知如此,上清宗当年又何苦那般待人家。

    她也知道,上清宗下面的人一直都忍不住悄悄关心那位的动静,心态皆是在一旁看一场原本应该是属于上清宗的复兴大戏,再看看自己如今的处境,心里都不是滋味。当年逼迫那位交出上清宗掌门之位的事,已经成了上清宗上上下下沉甸甸的心病。

    明明已经将人家逐出了上清宗,可上清宗内部却莫名充斥着另一种情绪,似乎都还认为牛有道是上清宗的人。而她和牛有道的夫妻名分,令不少人隐隐都在期待这层关系有让牛有道回心转意的那天。

    大家的想法她懂,若牛有道逐出上清宗后是一废物,估计大家早就将牛有道给忘了。

    然而那个被软禁在桃花源的少年用自身的实力证明了自己根本不在乎什么掌门之位,以自身实力证明了离开上清宗也没什么。

    静静站在溪畔嘴角泛起苦涩意味的唐仪忽莞尔一笑,目光再次看向赵雄歌消失的方向。

    问她是怎么找到他的?她又不傻,分明就是赵雄歌有意将自己给引来,有意提点自己。

    这位师叔看似绝情,看似要和上清宗撇清关系,其实心里还是在意上清宗的,只要这位师叔不会坐视上清宗灭亡,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想明白了这个,唐仪心中忽然有了面对困难的莫大勇气!

    可也有困惑,为什么本本分分留在上清宗的人挽救不了上清宗,反而尽是那些被上清宗给放弃的有那能力,譬如赵雄歌,譬如牛有道。

    带着思索,唐仪飞身而去,遇见了林中等候的苏破等人。

    双方碰头在树梢上,苏破打量了一下唐仪身后方向,问:“掌门,见到了?”

    唐仪颔首,道:“走吧!”

    一行飞掠返回,苏破还不时回头观望。

    回到官道再次上马,继续赶路。

    此地离北州府城已不算太远,个把时辰后,一行直奔入城。

    正常情况下是要先去刺史府向邵平波复命的,令苏破意外的是,唐仪居然领着众人直接回了上清宗在府城内的府邸。

    直接纵马穿入侧门,跳下马交出缰绳的唐仪边走边吩咐,“召集几位长老和管事弟子来正堂议事。”

    苏破怔了一下,他也是长老,自然是直接跟了唐仪走。

    两人到正堂等了没多久,罗元功、唐素素两位长老先后来到,之后包括魏多在内的十几名管事弟子也纷纷赶到。

    除了正在当值的,见该来的都来齐了,罗元功先出声问道:“掌门刚回来便匆匆召集大家,不知所为何事?”

    沉默思索中的唐仪回过神来,目光扫过众人,语气迟缓道:“我准备召集全派前往宋国,去万兽门那边走一遭,诸位意下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罗元功和唐素素皆对苏破露出询问眼神,貌似在问什么情况,出去一趟怎么冒出这一茬来?

    苏破也搞不懂情况,无法回答,有点怀疑是不是和赵雄歌有关。

    当着唐素素的面,他不敢提赵雄歌,否则唐素素必然要因丈夫和儿子的死而抓狂。

    唐素素疑惑道:“掌门是说全派弟子一起去?”

    唐仪点头。

    罗元功补了句,“听说万兽门即将举办‘灵兽会’,掌门可是冲灵兽会而去?若如此,似乎也没必要全派一起赶过去。”

    唐仪简单直白道:“不是冲灵兽会,而是冲牛有道而去。我收到消息,牛有道正在赶往宋国万兽门,这次赶去应该能遇见他。”

    众人愣怔,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唐素素脸色沉了下来,沉声道:“掌门还想拉牛有道回上清宗不成?”

    唐仪:“不错,正有此意,为表诚意,我亲自连同全派上下去请!”

    唐素素愠怒道:“掌门,那小贼的态度你是知道的,何必自找没趣!上清宗当年好歹也是燕国第一大派,堂堂上清宗掌门的尊严何在,又何必做些让人看不起的事?”

    唐仪反问:“长老何必自欺欺人沉湎于先辈们的荣光中难以自拔,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哪个不比如今的上清宗实力强?三个比我们强的多的门派尚对牛有道俯首听命,又何况是如今的上清宗?”

    唐素素愤怒:“哪有逐出师门的弟子再重新招回来的道理!”

    唐仪:“唐长老,你要搞明白一件事,牛有道并未被逐出上清宗,上清宗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未在修行界公开声明过,牛有道依然是上清宗弟子!”

    唐素素:“他自己已经公开与上清宗划清了界线。”

    苏破忽然插了一嘴,“唐长老,他之所以公开划清界线,是因为当初有人要杀他!”

    指的便是她当初私自派人暗杀牛有道,唐素素脸色瞬间憋红,猛然倒喷回去,“当初谁都不看好商朝宗,把他当累赘甩给商朝宗可是大家伙一起的决定,谁不盼他早死?现在看人家出息了,倒成了我一个人的责任是不是?”

    此话一出,众人无语,都被说的无言以对,关键唐素素说的也是事实,尽管唐素素当初是主要推手。

    唐仪就此撇开了这个话题,无视唐素素的愤怒,正式让大家表态,“赞同去找牛有道的当众举手!”

    下站的魏多唰一下,第一个举起了手,显得有些激动和迫不及待。

    他没想到唐仪终于想通了,在他眼里,一直认为牛有道才是上清宗掌门,巴不得去找牛有道,也巴不得牛有道早点回到上清宗。

    众人互相打量着,没人带头,都不好表态。

    至于先举手的魏多不算,魏多的态度一贯如此,哪怕面对再大的压力,态度也一直未改变过,所以大家并不奇怪,未把魏多算在带头表态的行列里。

    苏破慢慢举起了手。

    唐素素怒视苏破。

    苏破没有顾及她的反应,神色平静地看向了罗元功,以眼神示意他同意。

    罗元功会意,苦笑。

    同意这样的事他心里也有疙瘩,不管上清宗是不是衰败了,毕竟曾是燕国的第一大派,身为上清宗长老自然是以往昔为荣,引以为傲。然而必须接受现实,这几年的现实处境也的确是将他心中的那点傲劲给熬的差不多了,人心似水,再这样下去,上清宗真的要垮了。

    可他还是问了句,“掌门,我们去找他,他能回来吗?”

    唐仪:“这次不行也得行!”

    赵雄歌的出现,给了她去面对的勇气,有那位师叔在,她敢于去尝试。

    罗元功默然一阵,“唉”最终一声叹,慢慢举起了手。

    两位长老一举手,独眼瘸腿的图汉立刻举手,之后十几名管事弟子亦陆续举手。

    每一个管事弟子举起手来,唐素素都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然而没有人放下,没有人畏惧她,都把手举在那。

    堂内,唐仪以下,唯独唐素素一人没举手,其他人都举手表示同意了,唐素素恨得牙痒痒。

    唐仪脆声道:“好!就这么定了!待我从刺史府复命回来,即刻收拾东西,离开北州!”

    “是!”魏多第一个响应。

    “是!”一群弟子亦齐声回应。

    只有唐素素一人寒着一张脸未吭声,大家都同意,只有她一个人不同意,她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

    让她去求当年那个她看不上眼的卑微小人物,她的心情非常糟糕。

    唐仪目光扫过众人,心中略有悲哀,发现这些管事弟子居然隐隐有些兴奋,不禁扪心自问,自己得有多无能,竟让门中弟子如此渴望联系那个驱离了师门的弃徒。

    她没想到,牛有道对上清宗的人心竟有如此大的凝聚力,还未见人只说要去找,瞬间便将已经涣散的人心给凝聚了起来!

    一个被上清宗上下联手剥夺了掌门之位、被赶出了上清宗的人,如今对上清宗竟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唐仪现在方明白,上清宗掌门的位置,牛有道如今随时可以拿回去,只要牛有道回来说一声我要做掌门,只怕她就要被大多数人给轰下台!

    殊不知,上清宗弟子期待牛有道回来久矣!

    直到离开府邸,出了大门,唐仪的思绪方从这件事中走了出来,又开始担忧上了另一件事。

    人心思变,搞定门中弟子容易,但要让邵平波同意却不容易,邵平波不让走的话,上清宗上下根本离不开北州。

    一路走神中到了刺史府,在政事堂外稍等了一阵。

    邵平波面带微笑地出来了,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了唐仪去庭院中的亭子里坐。

    双方落座,自有下人上茶。

    唐仪禀报:“大公子,那两只小妖已经斩杀,特来复命!”

    邵平波示意用茶,笑道:“我已接到县里的奏报,你亲自带人奔波出手,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唐仪客气了两句。

    随便对答了几句后,察言观色的邵平波察觉到唐仪神色有点异常,盯着她的娇美容颜试问道:“你是不是另有事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