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五六章 竟然是那混蛋!
    目露警惕的袁罡略怔,渡云山的人?他虽没参加渡云山之行,却知道牛有道和渡云山的关系,对方是来找道爷的念头在脑海中闪过。

    清瘦汉子有点被袁罡的气势给镇住了,莫名的,对方身上的气息令他有些畏惧。

    回头看向从这层丁字号房间出来的圆方,一阵无语,那位‘朱江’说的熊妖难道是这位?

    看到圆方觉得脸熟,应该认识,但想不起是谁,因为他和圆方没打过交道,连圆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照过面而已,若是黑牡丹还在世的话,他肯定能认出。

    至于拦路劫过一说,对渡云山的人来说,那太正常了,他在渡云山那一带,自己都记不清自己抢过多少回,照过一面的圆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问题的关键是,圆方一开口就把他渡云山的身份给暴露了。

    他没做伪装来到这楼上,也是怕被人看破引起怀疑,谁想居然能碰到熟人。

    “原来是侯擎天侯兄弟。”牛有道现身后记性倒是不错,一眼就认出了拦住的人是谁,乐呵呵走来。..

    在渡云山认识的人就那么几个,这位更是在那次交往最多的那个,自然是印象深刻。

    “”清瘦汉子愣住,嘴巴略哦成圈,相当无语。

    圆方他不认识,牛有道他能不认识吗?一到渡云山就与当家的结拜的那位,而且也不容易忘记,人家如今可是修行界鼎鼎大名的人物,连当家的也每每提起感叹,说什么没想到误打误撞结拜了个人物。

    当家的还提及不知那位结拜兄弟会不会再来渡云山看望之类的,听那话里的意思,那位结拜兄弟再来应该会热情招待,不会像第一次见面那么敷衍了,估计要把人家真当结拜兄弟对待了。

    当家的还考虑过要不要去青山郡来着,但又考虑到人家如今在修行界的名气不小,之前冷对待如今送热脸,担心跑去会让人误会有巴结的嫌疑,所以一直没有成行。

    其实他知道,当家的也有巴结搞好关系的意思,渡云山的修行实力也许超过这位,但和能左右一方诸侯的人物是不能比的,完全是两个性质,万一渡云山哪天在赵国呆不下去了,兴许还能去赵国南州境内安身不是。

    一直让当家的纠结的人,没想到被自己在这里碰巧撞见了。

    没错,他就是渡云山的人,渡云山当家的云欢的心腹手下侯擎天。

    “自已人!”牛有道走来挥手一下,示意袁罡等人让开了,对侯擎天笑言:“怎么,如此健忘,不认识了?”

    侯擎天忙拱手道:“见过道爷!”

    见如此,余者相视一眼,敢情还真是熟人。

    牛有道:“几年不见,侯兄风采依旧。”

    侯擎天忙恭敬道:“道爷谬赞,不敢当。”

    也的确是恭敬,当年的牛有道被人撵着追杀,可以不放在眼里,如今却是大不一样,打伤天火教的弟子还能全身而退就已在修行界挣下了名头。在俗世的影响力则更大,天下两百余州,据传这位能左右一州。也就是说,这位在俗世的天下中拥有两百多分之一的影响力。比例虽小,却是绝大多数的修行中人做不到的,许多修行门派都做不到。

    这种人走到哪都有人愿意结交,影响力哪是渡云山能比的,格局已将渡云山甩出十万八千里。

    牛有道笑问:“几年不见云大哥,不知云大哥可好?”

    侯擎天恭敬回:“一切安好!”

    牛有道奇怪:“你是来找我的吗?是不是云大哥也来了?”

    侯擎天:“没有,没有。奉命出山办点事,查看一下客栈住宿,不想撞见了道爷,实在是侥幸。”

    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一下这客栈:“既然来了,就住一起吧,互相也好有个关照。”也想问问渡云山的情况。

    侯擎天拱了拱手谢过好意,“道爷,咱是奉命出来办事的,暂时有所不便,容我先办完事,回头再向道爷赔罪。”

    他既然这样说了,牛有道也就没勉强,随便客气了几句,任由了对方离去。

    下楼之际,侯擎天心中嘀咕,什么骗来的金王熊,圆方他是见过的,早就是牛有道的人,哪有什么骗。

    站在楼道目送的牛有道略偏头看向袁罡。

    袁罡会意道:“不像是偶遇,应该是来查探什么的。”

    跑这边住的一层查探?牛有道眉头略动,对他来说,事有反常必有蹊跷。

    他这种人警觉性很高,当即给了管芳仪一句,“盯一下。”

    管芳仪立马招呼了许老六前往。

    之后跟入牛有道的房间,问:“赵国的那个渡云山?你跟渡云山有来往?”

    提到渡云山,牛有道有点牙疼

    回到宅院,侯擎天直奔内宅找到了白衣女子禀报:“山主,天运客栈的事有点蹊跷,遇到了熟人。”

    亭中静坐的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渡云山山主,也是渡云山当家的云欢的母亲,云姬是也!

    云姬目光略斜,等他后话。

    侯擎天:“那个所谓的熊妖是牛有道的人,当年他们途径时属下见过,而且牛有道就在天运客栈,属下和他撞见了,那个熊妖和牛有道在一块。”

    饶是云姬一贯淡定,此时也不禁是一脸愕然。

    牛有道?想到这人,她的脸色略沉,竟然是那混蛋!

    当初鬼母离开青山郡后,的确去了渡云山,鬼母和云姬也的确是好姐妹关系,姐妹见面聊起近况,获悉鬼母居然和牛有道成了结拜姐弟,当场把她给气得够呛,跟她儿子结拜了又和她姐妹结拜,把她和她儿子的辈分关系都给搞乱了,不气才怪了。

    鬼母知情后,算是明白了为何告知自己要来渡云山后那厮一脸古怪神色,亦是当场一顿臭骂,没见过这么乱来的人,知情居然不说。

    当时边上陪同的云欢也很尴尬,也在那隔空咒骂一顿。

    侯擎天并不知道这事,母子辈分被人搞乱的糗事,云姬母子也不会张扬,他继续道:“山主,那个假朱江似乎在挑祸,似乎想对牛有道不利,要不要把人拿下?”

    未得到云姬允许之前,他也没有对牛有道泄露云姬已到万象城,云姬离开渡云山连渡云山那边都没什么人知道,并未公开来这边的消息。他也不知道云姬来这边是要干什么,一行只是作为随从陪同。

    云姬冷哼了一声,也不知是针对谁,“连对方的深浅都不知道,动起手来还不知道谁吃亏,在万象城搞大了动静不妥。蝶梦幻界下午就要开启了,现在不是给自己找事的时候。”

    侯擎天:“那要不要向牛有道知会一声提个醒?”

    云姬不置可否,“那个‘朱江’,再去个人盯着,盯紧了便可。待我先看看这个牛有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再说。”

    侯擎天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若是对牛有道不满的话,只怕要袖手旁观放任牛有道遇麻烦

    相差不久的时间,许老六也返回了客栈,见到了牛有道,将跟踪情况做了禀报。

    徘徊在屋内的牛有道问了一声,“宅子里住的什么人知道吗?”

    进了这客栈后,他一直未出门,知道行踪泄露后,在情况不明下,他没有轻易外出,只是每日守着地图研究,以取代亲眼目睹游览地形。

    许老六道:“不知道,只见那侯擎天进了那宅院,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我也不敢擅闯。”

    牛有道让他指出了宅院在地图上的位置,对着地图琢磨了一阵

    郁郁葱葱群山之中,两山如剑对峙耸立,两山之间云雾缭绕,终年徘徊不散,透着一股神秘。

    山野中粗藤老枝混迹于绿翠或鲜艳花色中,还有陆续抵达汇集的人群,那飞掠而来的情形,还有那站在枝头起伏的超然样子,犹如山野飞仙。

    来到的人都会被两山之间的缭绕云雾所吸引,经由两山之间进入的山谷叫蝶谷,一旦大阵开启,也是蝶梦幻界的入口。

    空中,万兽门弟子驾驭着一只只大型飞禽来回巡弋。

    牛有道等人也来了,站在一山坡上。

    “道爷,右后方有个女人在跟着我们,穿白衣的。”袁罡忽提醒了一声。

    几人佯装笑谈赏景间,发现右后方果然有个脸蒙白纱的白衣女子,只不过看起来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没看出有跟着他们的意思。

    变态!管芳仪心中暗骂袁罡一句,她现在也知道,只要袁罡说是跟踪他们,应该就不会有错。

    这次出行,一路上,她算是领教了,发现袁罡始终将牛有道的安全放在首位,发现哪个方向不对,人就挡在了牛有道的那个方向。这大个子就像是浑身长了眼睛一般,附近的任何异常都瞒不过这位的眼睛,洞察能力连他们这群修士都自叹不如。

    更变态的是,有次经过一个集市,这边发现一个贼偷后,这大个子居然能指点出周围人群中哪些人是那贼偷的同伙,这边不信出手抓了核实,果然无误,不得不承认这大个子的观察能力实在是有够变态的。

    管芳仪也实在是羡慕牛有道,身边有这样的人充当眼睛,犹有一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