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六二章 震慑
    一  提了一双戒刀在手的圆方紧靠牛有道身边,东张西望胆小害怕的样子。

    看看地上还在抽搐的白翅罗刹,管芳仪压着嗓门怒声道:“还不走,你疯了吗?”

    牛有道:“晚了!”

    周围传来异响,一个个长相怪异的“人”从山石或树后攀爬而出,一会儿的工夫就冒出了几十位蝶罗刹,一个个渐渐面露凶悍狰狞盯着他们,缓缓展开了身后的蝴蝶翅膀。

    大多数张开的翅膀裂纹中冒出白光,有数只冒着蓝光,还有一只皲裂出血色红光的。

    血罗刹?管芳仪瞳孔骤缩,指间已翻出了符篆,“王八蛋,快走,我手上的符篆应该能护送我们一程。”

    牛有道却斜目向袁罡,“看你的了。”

    袁罡腮帮子裹动了一下,咬破了舌头,张嘴就是一口带血的唾沫,如雾状喷在了牛有道的身上,牛有道任由。

    圆方也不能幸免。

    惊愕中的管芳仪也被喷了一脸带血唾沫,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一手淡淡血色。

    她本想施法抵挡来着,但见牛有道任由袁罡施为的样子,意识到袁罡这样做肯定有原因,才任由喷了一脸。

    可东西一喷脸上,才想到有袁罡的唾沫,顿时有些抓狂,她是个爱美的女人,免不了也爱干净,还是头回被人喷一脸唾沫,尤其是被自己讨厌的家伙喷一脸,恶心的够呛。

    她也来不及问明情况,那只站在山石上目露凶光的血罗刹突然獠牙血口一张,发出“呀”一声怒啸。

    周边高低错落的其他蝶罗刹立刻嗖嗖飞射而来,围攻!

    双手搭在剑柄上的牛有道沉稳不动,但能让人感受到沉静下的蓄势待发。

    圆方的脸色还有那眼神,则明显是紧张害怕。

    他出道至今,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厮杀过。譬如摘星城外一战时,他就跑了、躲了,等牛有道打完了才敢冒头。

    所以他现在有点后悔了,后悔不该死缠着要跟牛有道跑出来,有什么好见识的,还是躲在窝里安稳,外面太危险了。

    管芳仪则是捏紧了符篆在手,随时要施展抵御的样子。

    袁罡斜刀在手,面对着山石上的那只血罗刹。

    然而圆方和管芳仪想象中的激烈厮杀却没出现,一群冲来的蝶罗刹紧急刹停,双翅一挺,纷纷在丈外之地落下,皆面带惊恐神色慢慢后退,不知在怕什么。

    心弦紧绷的管芳仪讶异,联想到了之前要袭击他们的那三只蓝翅罗刹似乎也是这样,再结合牛有道和袁罡的行为,她不禁偏头看向了袁罡,终于意识到了这异常情况应该是和袁罡有关。

    见一群同类后退,居然没有进攻,那只站在山石上的血罗刹愤怒了,爪子朝牛有道等人愤怒一指,再次发出“呀”声厉啸,啸声中充满了恐吓意味。

    围了一圈后退的蝶罗刹停下了,却是一副进退两难的样子,既不敢再上前发动进攻,又惧怕血罗刹不敢后退。

    唰!血影一闪射来,见一群同类不敢动手,血罗刹终于亲自带头动手了。

    然而同样是丈外的距离,血罗刹的攻击方向一偏,唰一声绕一群人飞了一圈,落在了改向的位置,却没有像其他蝶罗刹一样后退,而是朝牛有道等人“呀”了声,搞不懂想表达什么。

    斜刀在手的袁罡迈步走了出去,一步一步向血罗刹走去,逼近。

    圆方手心里的汗都冒了出来,发现袁爷就是袁爷,好生猛!

    管芳仪脸色惊疑不定。

    随着袁罡的逼近,血罗刹一只脚爪下意识后撤了一步,不过又迅速收回,表明自己不怯场,“呀!”伸着脖子朝袁罡怒啸一声,似乎在威胁或在警告袁罡不要再靠近。

    血罗刹一声吼,袁罡立马发出“吼”一声回应,回应的情绪中明显也能让人感受到怒气。

    “呀!”血罗刹又一声吼,双翅煽动,爪子指向了倒在牛有道边上的白翅罗刹,似乎在陈述什么。

    牛有道眉头皱了一下,发现不是自己想象认为的那么回事,隐隐感觉袁罡对血罗刹这个级别的蝶妖威慑力没那么大,不由为袁罡有所担心,搭在剑柄上的手掌慢慢抓紧了剑柄。

    “嗷呜……”

    刀光一闪,袁罡突然双手持刀狂劈出一刀,刀身上炸出的虎啸宛若晴天霹雳般,震慑人心。

    血罗刹下意识挥舞双爪交叉在头部抵挡。

    劲风涌动,三吼刀却悬在了空中,冰冷刀锋离血罗刹抵挡的双爪只有寸许距离,没有再劈下去。

    血罗刹慢慢放下双爪,惊魂未定中抬头,看向悬停未劈的刀锋,轻轻对袁罡“呀”了一声,似有不甘。

    “吼!”袁罡口中又是一声吼回应,这次的怒气明显比较浓郁。

    血罗刹立刻慢慢后退了,退出几步后,一个转身,双翅一振,腾空而起“呀”了一声,周围一群蝶罗刹立刻振翅而去,转眼又收翅隐没在了山石后面。

    袁罡提刀转身而回,对盯着自己的牛有道微微颔首,表示没事了。

    管芳仪和圆方那真是瞠目结舌,刚才这一出有点把两人给看傻了,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袁爷!”圆方忽然露出一脸谄媚笑容迎接袁罡,那叫一个点头哈腰,一副对袁罡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模样,与他道貌岸然的长相很不匹配。

    经过这一场,在他心中,又对袁罡高看了一眼,给自己平常在袁罡面前的弱势找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袁爷如此生猛,自己老实点也是应该的。

    “大个子,你懂蝶罗刹的语言?”管芳仪惊疑不定地问了声。

    刚才的情形在她眼里就是一副和蝶罗刹交流的样子,她现在有点明白了牛有道为何敢落下,敢情是有备而来。

    “不会。”袁罡随口一句。

    管芳仪不信,“你刚才明明在和那只血罗刹交谈。”

    袁罡懒得理她,两人一向不对眼,没什么好谈的。

    牛有道也没办法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身在这种环境下,有些情况要弄明白,之前就误会了。

    有过大雪山雪魃的经历,听过袁罡在沙海操控蝎皇的经历,之前又见识了那些蓝翅罗刹对袁罡的畏惧,他以为袁罡身上的气息能震慑一切异兽,这才敢跟着那三个万兽门的弟子深入这里,因为有所倚仗。

    可看刚才面对血罗刹的情形,似乎不完全是那么回事,他多少也有些后怕。

    当然,敢进来也还有另一重因素,那就是管芳仪身上的符篆,管芳仪似乎有不少厉害符篆傍身,这女人的家底子让人摸不清深浅。而管芳仪刚才情急之下也说了,身上的符篆能护大家一程,证明这女人的家底子的确深厚。

    这也是他走哪都带着管芳仪的原因,有这么好的保镖,不带上才叫傻。

    “你有办法和血罗刹交流?”牛有道也问了一句。

    类似的话,不同的人问,袁罡的反应也不同,略默之后道:“我也不知道,以前没什么感觉,但渐渐似乎能感受到这些怪物的情绪表达,我也能将自己的情绪表达给他们知晓,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管芳仪和圆方如同听天书一般,不知他讲的是什么东西。

    牛有道却是默默颔首,他知道袁罡指的是其修炼的硬气功,随着硬气功的修炼进度加深,渐渐出现了一些异常。

    他也能理解袁罡的困惑,根本没有有过这经历的人对袁罡进行指点,哪怕是丝毫点拨都没有,一切都在靠袁罡自己去揣摩,两眼一抹黑,完全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搞不清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是袁罡身上发生的异常也让牛有道好奇袁罡修炼的硬气功,《蚩尤无方》这部硬气功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和传说中的蚩尤有关?

    牛有道脑海中思索了一下有关蚩尤的传说,传说中蚩尤以猛兽为图腾,打起仗来不死不休,只要不死就永远不会倒下,勇猛无比,能与天神厮杀对战!

    心中的疑惑暂时放在了一边,此地环境也不容他慢慢去琢磨其他的,遂对袁罡道:“你再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再与那些蝶罗刹沟通一下。”

    袁罡不解:“沟通?”

    牛有道:“沙海的那些东西不就帮过你吗?稳妥点,以防万一吧!”

    袁罡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走了,朝血罗刹消失的方向奔跑而去。

    牛有道转身面对另两位,“那三个万兽门贼子应该不会仅仅是把我们引来就了事,干什么总得有目的,杀我们也得确认我们有没有死,所以十有八九还会回来,咱们找个地方等他们。”

    “你还要等他们?”管芳仪脸色一黑,“你还想找他们算账?这里可是万兽门的地盘,别给自己找麻烦,能脱身就尽早脱身,老娘不想陪你送死!”

    牛有道:“没你想的那么可怕,真要是万兽门要出手对付我,三个家伙也用不着废这半天工夫,凭万兽门的实力更没必要慢慢把我们引来这里动手,应该和万兽门无关,我得搞清楚三个家伙坑害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若连敌人是谁都搞不清楚,那才是最大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