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六三章 一群奇葩
    一  山崖上,一只收翅站立的大型飞禽,星光下双目炯炯有神地左偏右偏。

    一旁,晁胜怀与何氏兄弟并排站立,眺望着牛有道等人坠落的方位。

    “呜嗷……”

    一声惊啸隐隐传来,距离远,声音不大,在这安静深沉地域却格外清晰入耳,飞禽“咕咕”着略缩脖子又伸脖子盯视,也有反应。

    三人相视一眼,皆露疑惑神色。

    何有长奇怪道:“怎么会有虎啸声?”

    不知道,三人又盯着那方位观察了一阵,没有预想中的激烈动静再出现。

    何有见诧异,“怎么回事?怎么没反应了?”

    何有长:“难道是蝶罗刹将厮杀结束的太快,还来不及有激烈动静?那头熊不会被蝶罗刹杀了吧?”

    晁胜怀目光闪烁一阵,“走,去看看。”

    何有见伸手拦了一下,“不要鲁莽,我怎么感觉这事有蹊跷?”

    晁胜怀:“师兄有何高见?”

    何有见沉吟道:“我总觉得他们当中领头的那个家伙有点不对,虽然对我们恭敬,但气度沉稳从容,感觉不像是散修。还有那女的修为明显高于其他人,却反而是那家伙的跟班模样,师弟你不觉得奇怪吗?另外,我们刚才那样对待,他们焉能不知情况有变?不见他们赶快脱身逃跑,反而就此沉了下去,不对劲!”

    事情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发展。

    三人目光忽一动,皆偏左看了去,隐见数名万兽门弟子从林中浮现,似乎站在了树梢探望什么,显然也被那声虎啸给惊动了。

    晁胜怀道:“马师叔在那边,我请马师叔带诸位师兄弟助我等一臂之力。”

    何有长:“要不还是算了吧?”

    晁胜怀脸上瞬间流露出些许怒意,“事情已经做了,还能回头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旦让人跑出去告了状,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何有长略露悻悻之色,心中有些恼火,这位的态度哪有把自己当师兄,然而没办法,人家的背景在那,不好得罪。他只好耐着性子道:“师弟,我兄长说的有道理,那帮家伙的确有点不正常,可能真的隐瞒了身份,也许真是来历不简单的人。”

    晁胜怀:“我说师兄,你动动脑子想想,正因为来历可能不简单,才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一般人告状也没用,真要是什么说话有份量的人,那才叫麻烦,事情捅出来我们全都得倒霉。没什么好犹豫的,走!”话毕,他朝一旁的飞禽“啪”一声打了个响指。

    飞禽跳下了山崖振翅而起,他第一个跳了上去。

    知道对方可能来历不简单,你之前还敢动手?何有长眼中闪过恼怒,然而有些话只能憋在肚子里。

    何有见伸手拉了自己兄弟袖子一下,略摇头,示意忍下。

    两人联袂跳出,一起落在了飞禽上,三人驾驭飞禽赶赴了左边有人冒头的地方。

    数人站立的树冠上,抬头看向飞来的飞禽。

    飞禽一个倒扑,振翅落脚在树冠上,煽动的大翅膀掀起的劲风令枝叶摇动,也令下方林中袅袅升起的青烟如云散。

    下方烧了几只大香炉,升起的青烟正来自那几只香炉,青烟的气味正是驱光草的气味,却更加浓郁,浓郁到刺鼻。

    三人也落在了几位同门跟前,一起拱手见礼,“师叔。”

    这位体态略显富态的师叔名叫马今,暂时负责这个区域的驱光草种植,目光瞥了眼动静传来的方向,沉声道:“刚才那动静怎么回事,和你们有关?”

    想不怀疑都难,刚才的飞禽是从这边借用的,知道他们来过这边。

    晁胜怀伸手相请道:“师叔,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马今不置可否,不过却飘身到了另一座树冠上负手而立。

    晁胜怀立刻飘身跟去,与马今商谈了起来。

    除了何氏兄弟,这边树冠上的人也不知道两人在那边嘀咕些什么……

    山崖上,一群隐藏在黑暗山中的人终于冒头了,陆续来到了山崖边,亦被眼前的壮观奇幻美景给吸引了。

    “果然当的起‘幻界’二字。”罗元功由衷赞叹一声。

    这群人正是上清宗的唐仪等人,牛有道让唐仪带人离开幻界,可唐仪没听他的,还是带着人摸黑跟来了,借着黑漆漆的有利环境没让人发现。

    隐藏中见到牛有道等人跳下了山崖,本想跟过来一看究竟,结果又见与牛有道同行的万兽门弟子返回,只好继续躲了一阵,此时才又露面。

    “居然离开了驱光草的防护区域进入了这里,不会有事吧?”苏破惊讶着问了声。

    唐仪指了个方向,“看,万兽门的人也在,他刚才是跟万兽门的人一起的,应该是有准备的,应该不会有事。”

    罗元功左右打量了一下,“他们有万兽门的人帮衬,能进这区域,咱们没有,也没办法再跟下去了啊!”

    苏破:“马上有事发生,也不知究竟是什么事。这家伙如今的层次不一样了,和万兽门也有了交情,咱们有点跟不上趟了。”

    他们一路悄悄跟着,发现万兽门的弟子在引导着牛有道游山玩水似的,这待遇可不见其他人有,误以为牛有道与万兽门有交情。

    而也是因为牛有道说了即将有事发生,唐仪才没听话离开,她也是一片好心,准备万一有事的话,好带着上清宗的弟子帮衬一把。

    唐仪左右看了看,指了指山崖一侧的崎岖之地,带着上清宗一伙人过去藏了身,准备先在这等着看看情况,进入山崖下的奇幻之地他们是不敢的……

    “不知天高地厚,连什么人都不清楚,你就敢动手?简直是胡闹!”马今盯着晁胜怀怒斥一顿。

    晁胜怀拱手道:“师叔,弟子知错,可真要让他们回去告了状的话,我受罚没什么,脸上难堪的是我爷爷。”

    他的爷爷就是马今的师傅。

    此话一出,令马今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有给这厮一巴掌的冲动,这厮不告诉自己还好,告诉了自己,自己若坐视不理的话,回头出了事自己也许没责任,关键让师傅怎么看自己?有些事情比明面上的惩罚更残酷。

    马今咬了咬牙,“这地方你应该知道,我们冒然闯入也坚持不了太久。”

    这是松口了,晁胜怀大喜,连连点头道:“师叔说的是,找一找,实在找不到也没办法。”

    马今牙痒痒,这位若不是师傅的孙子,他非狠狠收拾一顿不可,可是没办法,事情已经捅到自己这来了,回头到师傅那边交差,眼前的事能不能弥补好是一回事,去不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两人闪身返回,马今迅速从现场召集了一些弟子。

    何氏兄弟相视一眼,能读懂彼此的心思,这有后台就是好啊,连师叔都能驱使的动。

    很快,四只飞禽载了十二人升空而起,冲向了牛有道等人所落的方位。

    一到方位上空,留了四人驾驭四只飞禽,剩下的九人唰唰降落进了林中。

    一落地,迅速警戒着四周,九人很快看到了地上倒毙的那只白翅罗刹,马今领着晁胜海三人上前看了看,看出是毙命在剑下。

    马今环顾四周,道:“看看能不能找到踪迹去向。”

    一群人领命,四处查看之余,皆小心警惕着。

    远处,一颗巨大树木的树洞中,容纳十余人没问题,牛有道等人正在洞中。

    能挑选在这里藏身,正是因为此地视角能看到那块方位。

    见又多出一群万兽门弟子参与了进来,牛有道略皱眉,有点搞不懂了是什么状况,难道真是万兽门要对付自己?捋了下前前后后的情况,觉得不太可能。

    略琢磨,偏头低声道:“逼到头上来了,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我倒要看看万兽门在搞什么鬼,那三个家伙尽量抓活口带走,其他的…杀!”

    一旁的管芳仪心惊肉跳道:“你疯啦!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牛有道:“若真是万兽门要对付我们,他们把守着出入口,你觉得咱们还能顺利出去吗?不如把事情搞大点,最好是能把万兽门的精锐人手都吸引过来,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也许还能找机会溜出去。”

    管芳仪神情抽搐,今天算是领教了这位身上的亡命之徒的狠辣一面,把他逼急了,跟谁都敢开干。

    “吼…”

    “呀…”

    管芳仪回头看去,只见袁罡已在和那只血罗刹交流,连叫带比划的。

    这树洞本就是这只血罗刹的窝,有怪怪的味道。

    “老娘在齐京过的好好的,遇上你们这两个王八蛋,倒了八辈子霉,迟早要被你们坑死……”管芳仪一脸悲愤,也知道阻止不了,关键她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只能是在一旁诅咒。

    圆方一脸无辜地左看右看,一脸紧张,他也害怕呀,可这个时候他貌似没什么发言权,发言也不管用,只能是眼巴巴看着,心里在求天告地拜佛祖,求保平安。

    “嘀咕个什么劲?”管芳仪回头,小声喷了圆方一句。

    圆方弱弱道:“念经!”

    管芳仪无语,翻了个白眼,发现自己混在了一群奇葩堆里,都什么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