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七六章 异种妖气
    他体内还有东郭浩然遗留的三道传法护身符,一直没有动用,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

    然而对上圣罗刹这般恐怖的实力,他压根就没想去动用。

    也不是不想,而是那玩意对圣罗刹根本没用,还影响他施展乾坤挪移卸力,若非乾坤挪移化解狂暴攻击力,他刚才已经被圣罗刹一拳给打成了肉饼,这种情况下不用乾坤挪移反而动用传法护身符的话,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什么太乙分光剑法,什么传法护身符,对上实力如此恐怖的家伙,竟如同儿戏一般,连拿出的资格都没有。

    他甚至能从圣罗刹出手攻破管芳仪天剑符的气势上察觉到,圣罗刹还没有动用真正的全部实力,就像大人和三岁小孩打架似的,惹怒了大人,大人也仅是一巴掌给来,有哪个三岁小孩能让大人放开拳脚全力以赴的?

    他还是头回遇上这般无力且无奈的时候,内心哀鸣。

    尽管穷途末路,可他也不会坐以待毙,虎口崩裂的手掌再次拍去,又是一记乾坤掌拍出。

    然抵近的拳头突然停下,动若奔雷,静若处子,任由牛有道一掌打在了上面。

    砰!震响。

    这一掌的威力对圣罗刹来说不算什么,圣罗刹停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掌心拍在人家的拳头上未收回,一拳一掌对峙着没分离。

    感受到对方故意让自己打了一掌且没反应,牛有道愕然看着她,几个意思?

    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圣罗刹脸部那邪魅的银色纹路似乎有所缩小,面容似乎更人性化了一点。

    圣罗刹以迷惘的眼神看着他,突兀发问:“我是谁?”

    语气中没了那怒意,只有无尽迷思感。

    你是谁?我说的你能信?牛有道狐疑,之前想糊弄人家不成,如今对方反倒主动往坑里跳了,几个意思?

    不过既然有缓和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尝试着收了手展现善意,对方也慢慢收回了拳头。

    牛有道刚暗暗松了口气,忽又吓了一跳。

    呼!圣罗刹忽然又是一拳轰来。

    牛有道情急之下又是一记乾坤掌拍去,再次打在了对方的拳头上,且再次相安无事,因对方再次拳到即止。

    接下来,你来我往,你出拳,我出掌,两人打来打去很有默契的样子。

    也谈不上什么默契,牛有道是不得不按对方的节奏陪人家玩。

    越玩越讶异,这次真的是看的清清楚楚,每挨他一掌,圣罗刹脸上那充满邪魅味道的银纹便有淡缩迹象。

    被震的迷迷糊糊、浑身欲裂的袁罡终于慢慢清醒了过来,两腿还抖动着,似乎无法撑起自己的体躯。杵刀喘息之余,抬头朝轰隆隆声不断的方向看去,不看还罢了,这一看,无语,什么情况?

    只见圣罗刹朝着牛有道一拳又一拳,而牛有道迎掌接了一拳又一拳,两人站那不动,一直硬杠对打。

    这一幕真正是将袁罡给惊着了,道爷的实力竟强悍如斯,竟能和圣罗刹这般势均力敌的硬碰硬?

    可想想又不对,他经常给牛有道做陪练,牛有道的实力他多少知道点深浅,跟圣罗刹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说是天差地别一点都不为过,怎么可能这般硬碰硬?

    视线原因,看不太清楚,迈出一步,想靠近看清楚点道爷和那圣罗刹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腿脚一软,差点没跪下,杵刀撑住了身体才没倒。

    一阵剧烈疼痛传来,感觉身体每个部位都被撕裂了一般,寸步难移,那一击的威力太强大了。

    他很庆幸,如道爷说的那般,圣罗刹似乎真的有点头脑不清,动手没什么运用上的考虑,似乎有点随机而为,有点靠本能反应,只是以软韧翅膀给了他一击,若是以重拳一击的话,自己目前的血肉之躯强度怕是也得立马毙命。

    再次抬头看向对打的两人,不管道爷为何能与圣罗刹硬碰硬,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鲁莽,原来道爷真的有办法应对,自己的鲁莽行为不但害了自己,还连累了其他人。

    回头看去,也不知道管芳仪怎么样了,圆方跑的连影都没了。

    浑身痛疼欲裂,腿脚发软,他也没办法去找,更没办法去帮牛有道。

    身体倚靠在杵地的刀上,他慢慢调整了呼吸节奏,腹部渐渐有半球体滚动,口鼻间出现了红雾呼吸循环,呼吸声如风箱呼呼。

    对打的两人依然在继续,两人拍来拍去,你捅一拳,我拍一掌,的确配合默契。

    打着打着,牛有道发现圣罗刹脸颊上有泪光,有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圣罗刹另一手抬起,轻轻刮了一颗泪珠在尖锐指尖,银辉照耀下,晶莹剔透。

    目光由指尖的泪珠上投向了牛有道,喃喃着问了声,“我为什么会流泪,我心里为什么会难受?”

    牛有道哪知道,他还想问问她,咱俩这是在干嘛呢?

    对方一拳又一拳是刻意为之,他一掌又一掌是伺候大爷似的小心奉陪,你玩的开心就好。

    只是,牛有道很想问一句,你玩够了没有?再这样玩下去,我法力消耗吃不消啊!届时没被打死怕是也要累死在你脚下,我死的冤不冤?

    轰!牛有道挥掌又接了她一拳,劲风溢出,吹走了指尖上的那颗泪珠。

    牛有道摁在拳上的手掌温柔了一下,五指搭在了对方的拳头上,尝试着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略抽拳头的圣罗刹愣了一下,感觉到了对方没有恶意,遂悬停胳膊,没有收回拳头,任由对方抓着,盯着对方。

    见对方情绪还算稳定,牛有道法力顺着对方的拳头渡了过去,查探对方体内的情况。

    不查不知道,一查有点意外。

    这只妖和外界的妖似乎有点不一样,至少与他查探过的圆方不一样,圆方的妖气是能自我控制的,而圣罗刹体内似乎充斥着大量不受自我控制的妖气。

    这种妖气似乎又与一般的妖气不同。

    牛有道能感受到,圣罗刹肉身中是蕴藏有正常妖气的,而那些异种妖气好像又是那些正常妖气中不断异化出来的。

    正常妖气蕴藏在肉身,异化出来的妖气则流转在圣罗刹与人类构造不同的经脉和气海中。

    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自己打入对方体内的乾坤掌力正在消耗对方体内那不受控制的妖气,冷热力道,阴阳之力交融之下,似乎能达到消耗那异种妖气的目的。

    没错,牛有道确认了,的确是在消耗异种妖气。

    异种妖气也在抵消他的乾坤掌力,没多久便将乾坤掌力给耗尽了。

    他看着圣罗刹,圣罗刹也看着他,这一刻两人的目光碰撞了一下,似乎都同时感受到了乾坤掌力的耗尽。

    牛有道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这样与他来来往往打个不停,似乎是需要他的掌力帮忙化解其体内的异种妖气,只是对方似乎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心中略有判断后,牛有道立刻运转乾坤诀,施法将那阴阳之力输入了对方的体内,去消耗那不受控制的妖气。

    圣罗刹目光忽闪了一下,没有反抗。

    牛有道也就放心了,开始放开了手脚操控法力炼化其体内的妖气。

    如此一来,异化妖气的消耗速度自然不是短暂的掌力能比的,快速消耗着。

    没多久,牛有道目露惊讶,发现圣罗刹那一头如水银流淌的银发正渐渐变得暗淡,两只从两侧头发中冒出的尖尖耳尖正在慢慢缩下去,脸上的邪魅银纹逐渐消失。

    随着异种妖气的消耗,圣罗刹脸上的银纹不但全部消失了,脚爪还有手爪上的尖锐亦在逐渐收缩。

    逐步的,额头上和鼻梁上的硬骨在收缩,体表外生长的银甲硬骨都在收缩。

    头发变黑了,一头乌黑靓丽长发……

    以刀支撑身体的袁罡已不知什么时候端正了身形,腹部滚动的半球徐徐消失,口鼻呼吸的红雾亦被其一口吸尽。

    袁罡霍然睁开了双眼,双目再次变得炯炯有神,身躯略动,浑身筋骨啪啪爆响。

    见牛有道似乎与圣罗刹胶着上了,袁罡胳膊一揽,一把拔刀,雄健体魄,横刀在手,迈步狂奔而去,如猎豹般冲去,欲助牛有道一臂之力。

    牛有道目光一闪,施法勉强抬起了那只脱臼的胳膊,紧急向冲来的袁罡推出了手掌,示意袁罡打住,不要乱来。

    这妖王如此恐怖,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再惹怒了对方的话,你猴子冲来拼命有屁用,我们两人加一块也不够人家一只手拍的!牛有道腹诽不已。

    袁罡注意到了,狂冲而来的速度慢下。

    牛有道松了口气,脱臼的胳膊也慢慢放下了,继续安心为圣罗刹化解那异种妖气。

    不过还是忍不住多瞥了袁罡两眼,内心很是无语啊,猴子这厮的肉身未免也太过变态了吧,挨了圣罗刹一击能爬起来已经很夸张了,刚刚还倚在刀上半死不活的,转眼又能活蹦乱跳了,又像个没事人似的,要不要这么变态?

    他找到了人比人气死人的感觉。

    什么情况?跑近的袁罡惊疑不定,也发现了异常,发现圣罗刹满头水银般的长发居然变成了乌发,体态也变得越发曼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