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八一章 慷他人之慨
    云姬也感觉到了气氛突然有些不对,也看了银儿一眼,并未多想。

    牛有道看着她摇头,叹道:“说来还要感谢前辈,前辈将那位引入了地下,才给了我们趁机逃脱的机会,我们躲躲藏藏历经艰辛侥幸躲过一劫,还以为前辈遇难了,不曾想前辈已经先一步出来了。”

    原来如此!云姬也叹了声,“你也不要怨我扔下你们跑了,我已经被那妖王盯上了,自顾不暇,实在无力周全其他。幸好,也算是间接帮你们躲过了一劫。好了,就此分别吧,有空来渡云山坐坐。”语气中无尽惆怅。

    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万兽灵珠好不容易到手了,最后却被那妖王给夺了去,这辈子怕是没希望再拿到了,心中实在是难受。

    说是分别,她也没打算就此离开,还想去出口蹲守一下,对万兽灵珠执着了这么多年,哪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前辈!”牛有道喊住。

    云姬转身回头,不知他还有什么事。

    牛有道对管芳仪道:“拿出来。”

    管芳仪不解,疑惑道:“什么?”

    牛有道毫不避讳,“万兽灵珠!”

    云姬蓦然瞪大了眼。

    管芳仪也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牛有道,一副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的样子,居然吐露出万兽灵珠在她手里,这不是在坑她吗?这东西只能悄悄持有,哪能公开?

    牛有道伸手索要,“给我。”

    管芳仪面露悲愤神色,除非她杀云姬灭口,否则无法持有此宝,加之牛有道的话对她还是有影响力的,最终摸出了那颗金珠,照牛有道脑袋直接砸了过去,附带一声咒骂:“这是我的!”

    牛有道一把抓到手,转手递给云姬,“前辈,那位追杀你的时候,东西落下了,被我们顺带捡走了,不能让你白跑一趟,希望对你有用。”

    云姬似乎不敢相信,语带颤音,“真的给我?”

    牛有道以实际行动告诉她,并无虚言,是真的,抖手抛出。

    云姬一把入手,双手抱着辨明了真假,宝物失而复得,其心情外人无法想象,真正是欣喜若狂。

    她二话不说塞入嘴中,一口吞了下去才算是安心了,之后竟然对牛有道躬了躬身,“谢谢!”

    管芳仪受不了,抬头看天,我的东西,你谢他?她想问问老天,还有没有天理!

    袁罡还好,清楚牛有道的为人,并不以为意。

    圆方咧着个嘴,一脸僵笑,同样肉疼,宝贝啊!这得值多少钱呐,就这样送人了?

    牛有道笑言:“说谢谢就见外了,代我向云兄问好。我这里还有事要处理,就不送前辈了。”

    “好!有空来渡云山坐。”

    “记下了。那个人,麻烦侯擎天帮我盯住。”

    “好,我会交代他们。他们几个还是比较可信的,有什么需要,尽管使唤他们,告辞!”云姬一脸真诚地应下,随后转身急速飞掠而去,东西到手,幻界入口她也不打算蹲守了,怕出意外,急于离去。

    人在风中,她真的是没想到,东西居然能这样失而复得,多年追求终于到手,心情一直激动着。

    目送一阵,牛有道回头左右,“走吧。”

    “走什么走?不走了!”管芳仪真的发脾气了,气的难受。

    牛有道笑问:“不就一个东西嘛,有必要想不开吗?犯不着斤斤计较。”

    管芳仪怒了,“斤斤计较?你慷他人之慨,当然想的通,那是我的,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送人?”

    万兽灵珠才刚到手,都没捂热,就变成了别人的,把她心疼的够呛。

    牛有道呵呵道:“什么你的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嘛。”

    “放屁!”管芳仪直接爆了粗口。

    牛有道摊了摊手,“我说真的,我身上有的东西,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我都给你。”

    管芳仪悲愤,“你就一穷鬼,身上连个铜钱都没有,一路吃喝用都是我们掏钱,我要个屁呀!”

    话虽糙,可牛有道想想,又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还真是,自己除了手中这把剑,也只有两袖清风了。

    圆方在旁看的都肉疼,也忍不住好心提醒了一句,“道爷,跟云欢的那个结拜,人家其实未必会当回事,真没必要这么大方。东西不拿出来,那蛇妖也不知道东西在咱们手上。”

    话刚说完,便被人踢的跳了起来,屁股上挨了袁罡一脚。

    “说说,就说说。”圆方揉着屁股对袁罡连连干笑。

    牛有道左右看了看,看来都对自己的行为有意见,看来有必要解释一下,指了指圆方,“出家人四大皆空,你这和尚却是钻进了钱眼里。我又岂会不知人家未必会把结拜当回事,结拜只是开个头,有了开头才有以后,关键看以后怎么做,不在于结拜是否真心或假意。就算真心结拜,处不好也是假的。假意结拜,处好了就是真的。所以事情都有两面性,不存在什么真假,而是看你怎么去做,懂吗?”

    圆方是想不通的,不过还是当做想通了,在那连连点头,否则肯定要挨揍。

    牛有道回头又问管芳仪,“那东西你留着有什么用?”

    管芳仪:“怎么没用?云姬不是说了,那宝物能影响飞禽走兽。”

    “你懂怎么驾驭吗?”

    “我拿去卖钱行不行?”

    “你敢拿出去卖吗?哪来的你怎么跟万兽门解释?”

    “云姬也说了,万兽门就是靠此宝起家的,我留着慢慢研究不行吗?”

    “研究什么?再搞个万兽门出来抢生意?万兽门会容你这样干吗?想给自己找麻烦?红娘,抓在自己手上的东西也未必都能是自己的。”

    “这道理难道云姬不懂?此宝肯定另有妙用,云姬绝对没说实话。”

    “妙用在哪,你懂吗?她是万兽门出来的,她既然懂,那就交给懂的人去做。红娘,人的精力有限,不能什么事情都包揽,交给她有什么不好的?”

    “不好!她拿到手都丢了,那就说明无缘,不属于她。我能捡到就是我的运气,说明我的运气好,和我有缘,属于我,我的东西你凭什么送给她?”

    “运气?我不否认运气的存在,可哪来那么多的运气,我从不信什么运气,这东西归根结底,都是人为的因素。路有千万条,运气在一条路上,你不朝那条路去走,永远碰不到运气,碰到了也不认识,照样不属于你。红娘,有舍才有得,你今日种下运气的因,他日才有可能收获运气的果,东西给她未必是坏事。江湖走马,风风雨雨,厚德载物,有容乃大,容的下,路才能越走越宽,才有机会撞上更多的运气,想开点!”

    管芳仪略默,可嘴上还是不服,“少跟我讲大道理,我只认一条,东西是我的,你凭什么送人?”

    牛有道:“你不是答应了吗?你不给我,我怎么送人?”

    “你…”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这样,我回头送你件礼物,弥补你的损失怎么样?”

    “什么礼物?先说清楚值不值那个价。”

    “现在哪说的清楚,回头再说,先办正事,走,先回去吧。”

    “杀千刀的王八蛋……”

    一行回到万象城的天运客栈时,恰好撞见赶来的侯擎天。

    就在客栈门口,侯擎天小声告知,“山主让我来联系道爷,说道爷的话就是她的话,让我们听道爷您的吩咐。”

    牛有道问:“山主呢?”

    “山主走了,去向没有告知。”

    “你们有几个人?”

    “四个人,其他三个正盯着那人。”

    “好,我知道了,你留下地址,回头我让人联系你。”牛有道指了下袁罡,让袁罡跟侯擎天沟通,随后领着其他人回了客栈房间。

    客栈内,陈伯不在,许老六也不在。找到老十三问了声,才知陈伯向这边交代过,陪上清宗的人去了万兽门要人,许老六回来问知了陈伯去向后,也赶去了万兽门。

    牛有道知情后立刻又出客栈,直奔万兽门。

    结果刚出城门,便撞见了陈伯和许老六归来。

    几人碰头在城外,牛有道问:“什么情况?”

    陈伯:“前天晚上,魏多回上清宗那边禀报后,唐素素便急了,召集了所有上清宗弟子赶去了万兽门要人。万兽门势大,唐素素他们连山门都进不了,万兽门也不承认抓了上清宗的掌门,说没这回事。”

    牛有道听的心一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旦晁敬对唐仪乱来了,万兽门就更不可能承认有这回事,唐素素这样带人冒然找上去,只会让晁敬杀人灭口。

    然而陈伯接下来的话让牛有道松了口气,“昨天上午,万兽门又改口了,说查清了,的确抓了人,说只是要问明一下情况,没事就会放人。不过目前为止,万兽门还没有放人,唐素素带人守在万兽门的门口等着。”

    牛有道略默,目光若有若无瞥了瞥陈伯,慢慢抬手示意了一下,“回去吧,没我们什么事了。”

    袁罡一把拉住了牛有道的胳膊,语气凝重道:“道爷!那个晁敬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要牛有道再考虑一下,这种事不能让唐仪承受,否则对牛有道的声誉影响太大了。

    牛有道平静道:“唐仪应该没事,有事的话,万兽门不会改口,只会杀人灭口。既然承认了人在他们手上,晁敬就不敢乱来。让上清宗去折腾吧,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不急着插手。陈伯,你回去继续盯着。”

    “好!”陈伯领命离去。

    一直跟牛有道赌气的管芳仪忍不住低声问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盯着陈伯远去的身影,徐徐道:“晁敬应该是承受了什么压力,否则不会枉做小人轻易改口,有人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