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八七章 灵兽会取消
    这张熟悉的面孔,对陆圣中来说,那叫一个猝不及防,一颗心凉的发颤。

    可他依然保持着淡定,抱着一丝希望,佯装不识,继续飞掠。

    “陆兄,相逢为何不相识?”牛有道施法而出的朗朗之音响起。

    陈伯从林中现身,直接拦了陆圣中的去路,将陆圣中给逼落了。

    对方的反应速度,陆圣中一瞅便知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而那声‘陆兄’也证明了牛有道的确是有备而来,就是冲他来的,他是自投罗网,跑不掉的。

    他之所以接连背叛,是因为他识相。

    这次依然识相,牛有道亲自出马了,岂能容他逃了?所以没做那无意义且遭罪的无谓挣扎。

    站在树梢面对冷面陈伯,陆圣中慢慢回头,看向了坐在山坡上漫不经心伺候篝火的牛有道。

    弹身而起,闪身而来,飘落在了篝火旁,盘膝坐下了,隔着篝火坐在了牛有道的对面,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苦笑,“道爷,好巧。”

    到了现在岂能不明白,客栈里听到的对答就是说给他听的,就是要打草惊蛇将他逼出万象城,因为万象城内不便动手。真正让他觉得可怕的是,对方居然算准了他出城后要往这来,就在这里等着他,这意味着人家已经掐准了他的脉路。

    “是挺巧的。”牛有道抬头,“久不见你消息,以为你死在了邵平波的手中,不想能在这遇见你。毕竟是旧识,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太不够意思了。”

    陆圣中:“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晁胜怀的原因?”

    牛有道朝一个方向招了下手,侯擎天从林中露面了。

    回头见人的陆圣中彻底无语了,良久才回头,郁闷着问了句:“他们是你的人?”

    牛有道:“算是吧。朱江,呵呵,这都能撞上,你的确有够倒霉的。”

    陆圣中仰天长叹:“只能说是我运气不好。”

    牛有道:“哪来那么多运气,就算没这回事,你以为让晁胜怀对付我,你就能躲的了?其实你心里已经有那个意识,觉得晁胜怀未必能是我的对手,因此才冒充朱江再添一手,若真有把握又何必多此一举。你以为晁胜怀失手了也不知道你是谁,我就不能猜到是谁在搞鬼了?不说把你给钓出来,只要你还在万象城,你信不信我随时能让万兽门封锁万象陈过一遍,过筛子似的把你给过出来,有的是办法把你给逼出来,你以为你还能跑了?”

    手中树枝扔进了篝火中,“你自己的问题,就别怪什么运气了。说说吧,邵平波给了你多大的勇气,你居然敢单枪匹马来找我麻烦。”

    “我也是没了办法,我怀疑我中了晓月阁‘苦神丹’的毒……”陆圣中苦着一张脸把事情经过以及不得已的原因讲了遍。

    牛有道:“原来如此,倒是难为你了。”

    陆圣中:“你若有办法帮我解毒,我可以回邵平波身边做你的暗子,将功赎罪。”

    牛有道:“你以为你对我动手了还能好好活着回去,邵平波还能轻易信你?从他让你单枪匹马出手,就已经把你当做了弃子。我若是你,一开始就直接找我挑明,而不是等到事情已经做了,失手了再谈什么解药,解药我应该能从晓月阁那边拿到,只是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个有点晚吗?”

    听说他能拿到解药,陆圣中立刻来了精神:“就算我不能回邵平波那边,我还可以为你办其他的事。你亲自跑来等我,难道不是因为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牛有道:“我给你个机会,你接我一掌,若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可以回万象城找我。”

    “……”陆圣中愕然。

    两人目光隔着火光对视,突然,两人身形几乎同时一动,双双撞进了火堆里,轰的火光四射。

    咣一声中,牛有道从火光中走出,神色平静。

    陆圣中踉跄着连连后退下了山坡,口角呛血,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牛有道,没想到牛有道这个后进修士的修为已经超过自己。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拼尽全力的一掌打在牛有道手上竟然无处着力。

    更大的反应在他体内起了作用,炙热和酷寒的两股诡异劲道在体内折腾着,令他拼命施法抵御。

    牛有道居高临下着看着他,自言自语道:“可惜了。”忽闪身飞掠而去,真的扔下了陆圣中不管。

    陈伯以及四周林中的侯擎天等人亦纷纷现身跟着飞掠而去。

    陆圣中慢慢转身坐下了,盘膝施法化解体内的古怪力道,半张脸白、半张脸红,一边的头发上已经浮现寒霜。

    不远处的林中,闪身飞来一男子,落在了陆圣中的面前。

    陆圣中抬眼望,神情抽搐,认出了是同门,眼中浮现绝望,欲挣扎站起,扭头拼命嘶吼:“道爷……”

    “掌门有令,清理门户,叛徒杀无赦!”

    男子话落,拔剑出鞘,一道寒光斩飞起一颗脑袋。

    略做收拾,男子捡了首级飞掠而去,这首级要送回师门。

    以首级领功是其次,重要的是五梁山要展示给门中其他人看,以儆效尤。

    五梁山要让大家知道这就是叛徒的下场,做了叛徒,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五梁山也要追杀到底。

    牛有道能亲自跑来等候,的确是惜才,想留陆圣中再发挥作用。

    抓捕前,也让人通知了五梁山在这边的人,让他们把陆圣中带去审问。

    五梁山内部的事情五梁山自己清楚,陆圣中有没有泄露五梁山内部的机密,需要五梁山自己有针对性地去审问。

    然而五梁山的人赶到这里后,向牛有道告知,掌门公孙布早已向各地弟子下了清理门户的法旨,绝不放过!

    牛有道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事,他固然惜才,可五梁山如今是他的眼睛和耳朵,也许的确需要一次警示。

    两相权衡,陆圣中的性命似乎没那么重要了,他只能叹一声可惜……

    天已亮,一回到客栈,管芳仪便跟进了牛有道的房间,说:“灵兽大会取消了。”

    架好宝剑的牛有道回头愕然,“取消?为何?”

    管芳仪:“许老六刚发现万兽门的人在城中贴告示,立刻回来禀报了,告示上没说取消的原因,只是对各方来客表示抱歉,表示城中每个离开的修士都可在出城时领取一百金币,说是聊表歉意。许老六听旁人议论说,说是蝶梦幻界出现了异常,幻界入口居然没有如期封闭,入口依然开着。议论中,估计取消灵兽大会和这事有关。”

    “……”牛有道愣住,和她对视着,随后慢慢回头看向了榻上沉睡中的银儿。

    之所以沉睡,是牛有道暗中做了手脚,不然死活要跟着。

    管芳仪似乎也有同样的猜测,轻声问:“难道那个大阵生门的开启也正式开启了幻界的大门?若真如此,她以后岂不是可以随时进出幻界了?”

    牛有道无法确认,回头问:“确认幻界入口真的没有封闭吗?让许老六去看看。”

    管芳仪:“已经让许老六去核实了。”

    牛有道在屋内徘徊着。

    静候一阵,管芳仪又道:“那事一直憋着也不是个事,搞不清楚我寝食难安,你若是没意见的话,我准备找陈伯谈谈。这么多年了,他没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屡屡拼命救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也没打算为难他。”

    也不用她找,她这里刚出门,陈伯便主动找上她了。

    回了自己房间,管芳仪笑问:“有事?”

    陈伯很平静,直接开门见山道:“当年受伤与你相遇,的确是有意安排的,有人让我在你身边保护你,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也没有干涉你任何事情。你知道的,我从不过问扶芳园的经营。我的任务,不能让你有性命之忧,仅此而已,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没有恶意。”

    赵雄歌已经跟这边通气了,他也知道自己暴露了。

    “你的任务?”管芳仪目光闪烁,话说到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隐瞒了,她只关心一点,“是谁让你来保护我的?”

    陈伯摇头,“不需要问,我不会说的。”

    管芳仪呵呵一笑,扭头看向窗外,面带讥讽笑意,“我这人可没女人缘,女人基本上都在戳我脊梁骨,绝不可能是哪个女人对我如此好心。陈伯,究竟是哪个男人呀,这么神秘,既对我有如此情义,为何又能坐视我和其他男人厮混?”

    陈伯:“其中的原因我不清楚,刚开始,我也想阻止你和其他男人来往,但是他阻止了我,他说他没资格阻止你与其他男人来往,只要你高兴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还有这样的人?管芳仪心中嘀咕,蹙着眉头,满脸狐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是谁,她倒是有几个怀疑对象,可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是魔教的人。

    她还是忍不住问:“是魔教的人?”

    陈伯摇头:“不知道,你不用问,我不会说。你若是觉得我继续留下不合适,我可以离开。不过我觉得我应该留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管芳仪:“你是魔教的人?”

    陈伯:“曾经是,早已脱离了魔教。”

    说了半天,他不该说的一个字都没有透露,绕了一圈等于什么也没说。

    一番问答,管芳仪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心中存了一个大大的谜团。

    至于陈伯的去留,管芳仪一时也难以做出决定。

    不过事情挑明了也有好处,就算留下他,以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