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百章 红娘挨打?
    那万兽门弟子回头看向管芳仪,“让贵客受惊,我这就去上报师门,让师门定夺。”

    他暂时还不知道管芳仪的身份,但心中也有些许愤怒,觉得天行宗的人太嚣张了,居然敢在万兽门明目张胆闹事,未免也太不把万兽门放在眼里了。

    拿出手帕擦拭口鼻血迹的管芳仪轻轻一声,“不用!”

    那弟子道:“贵客不用担心,这里不是他们天行宗,不是谁都能撒野的地方,定还贵客一个公道。”

    管芳仪心中苦笑,还公道?还什么公道?先不说万兽门不可能为她跟天行宗翻脸,这事真要闹大了,就凭她的名声,又哪来的公道可言,滚滚而来的污名只能是落在她的身上。

    就算讨到了公道又怎样,天行宗是她惹得起的吗?想找死还差不多。

    “真不用,我愿意的。”管芳仪摇了摇头。

    “……”那弟子顿时无语,人家都不追究了,说自己愿意的,万兽门还追究个屁啊!

    他也只能是认为对方惧怕于天行宗的势力,想想也是,就算这里讨了公道,离开了万兽门也会因为这个公道被天行宗给压死的。

    “唉!”那弟子叹了声,“你没事吧?”

    管芳仪微笑:“谢小兄弟好意,没事,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吧。”

    那弟子也只好离开了,回到院门前,与另一位同门咬了阵耳朵,不时看向这边。

    亭子里的管芳仪默默擦拭干净了血迹,同时施法活血,让两颊的红肿消退。

    待到红肿消退,带血的手帕藏入了衣袖,抬手重新扶了扶头上晃乱的发簪,恢复了端庄,慢步走出了亭子,像个没事人一样回到了山缘边,站那愣愣走神。

    守门的两位弟子,目光不时看向她的背影,皆有同情意味,觉得文心照仗势欺人太甚。

    只是现在同情,后来知道了管芳仪的身份后,则成了嘲笑,估计这位可能勾搭了文心照的男人,这都是后话。

    夕阳快要落山时,牛有道从院子里出来了,他自然是享受不到天女教长老亲自送出来的待遇,下面一名弟子送了下。

    出门时,牛有道发现有些不对,两名守门弟子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不知道看个什么劲。

    走到山缘,牛有道笑问:“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管芳仪回头转身,嫣然一笑,“还顺利吧?”

    “就那样,回去吧。”牛有道招呼一声,两人并肩走离,他不时回头看上一眼,奇怪道:“那两个守门弟子什么情况,老盯着我们看什么?”

    管芳仪咯咯一笑,“少见多怪,说明老娘还是有魅力的。”

    “哈哈,说的对,天下第一美人岂能连这点魅力都没有,跟你在一起,与有荣焉呐。”

    “不见得吧,我怎么没看出你有对我动心的意思?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

    “这话可就说错了,一大早还硬闯进你房间看过你洗澡,那是赶都赶不出去,你魅力之大可想而知。”

    “去死!”

    “呵呵,对了,之前出去的是天行宗的掌门杜云桑夫妇吧?”

    “怎么?你认识他们?”

    “进去的时候问了下。那个杜掌门看你的眼神可不对,也是你老熟人吧?”

    “有什么熟人不熟人的,不就那么回事。”

    “我看没那么简单吧,你看那位的反应也挺大的,之前与其他老熟人见面可没见你有过那么大的反应。”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其实也没什么,之前见的没跟我睡过,这位正儿八经在一起睡过的。人家夫人在身边,我还不得避避嫌呐。”

    “哦,敢情遇上个曾经关系不一般的,难怪了。说老实话,你手上的那些符篆是不是这位给的?”

    “唉,我当时不想要,他非给不可,我能有什么办法,盛情难却嘛!”

    “哈哈!”

    走出院子外的范围,两人方起身飞掠而去,来回的路都跑熟了,只要不乱跑,已不需要人带路。

    回到落脚点时,周铁子正在往厅内的餐桌上摆盘,菜肴明显比平时的量多上不少。

    牛有道进来了,银儿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后两眼盯着满桌的菜肴放光,还不时滑出鲜红舌头舔舔嘴唇。

    牛有道走到餐桌边看了看,“哟,周兄,这量可比平常多了不少啊!”

    周铁子笑道:“我看你们每次都用的挺干净的,特意跟送餐的打了招呼,让他们备了双份的。”

    牛有道有点哭笑不得地看向舔舌头的银儿,吃的干净和其他人没任何关系,都是这位干的,估计这边的名声都让这妖王给坏了,这么能吃,人家十有八九得认为这边是饭桶。

    关键是,来双份照样也能吃个干干净净。

    更奇怪的是,银儿怎么吃也不见把肚子给吃的撑大,肚子无量。

    不过让牛有道觉得欣慰的是,周铁子突然有心了,这是好现象,说明自己的用意奏效了。

    “你们慢用,我回头来收拾。”周铁子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牛有道随后也在餐桌坐下了,示意大家一起。

    管芳仪却没入座的意思,叹了声,“今天被某个王八蛋害得我澡洗一半就跑出去晃,浑身不舒服,没了吃的兴趣,我回去继续洗澡,你们慢慢吃,我的那份给银儿。”

    几人看向牛有道,自然知道那个王八蛋骂的是谁。

    牛有道不以为意,反正修士少吃几顿也没事,自己先提了筷子。

    唯独银儿看向了管芳仪,给了个“我很欣赏你”的眼神,惹得管芳仪轻笑扭身而去。

    饭后好一阵后,也不见管芳仪再出门,门窗紧闭,屋里也黑着,显然连月蝶都没放出。

    这女人对修炼的事是不太上心的,平常这个时候都会出来溜达溜达的,今天的情形让人感觉有异。

    牛有道本想去看看怎么回事,被快步而来的袁罡滞留了。

    “道爷,来信了,几名穿着大禅山服饰的人进城了,已在客栈住下了,身份有待验明。”

    牛有道:“知道了,让五梁山的盯着就行,其他的我会安排。”

    袁罡颔首:“晁胜怀也在外面‘挂旗’了。”

    所谓的‘挂旗’是他们以前在道上的黑话,意指晁胜怀发出了见面的信号。

    “你去找周铁子谈谈心。”牛有道风轻云淡地给了句。

    袁罡点了点头,懂他的意思,道爷要出去和晁胜怀碰头,不想让周铁子看到。

    稍候,牛有道又溜达到了山涧,徘徊在了溪畔思考问题的样子。

    垂挂的藤萝后面传来了晁胜怀的声音,“你要找的大禅山的人到了,在你住过的那间客栈落脚了。”

    这个牛有道已经知道了,说道:“有个事帮我办一下。”

    晁胜怀轻声鬼叫,“还有事?你的事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放心,不影响你什么,也不会让你担任何责任,你安排点可靠的人手便行……”牛有道嘀嘀咕咕一阵吩咐。

    听后,发现的确没什么影响,晁胜怀也就默认了,随后又道:“陈庭秀目前没什么动静,只是让向天火教那边通禀了一声,但天火教那边拒绝了见他。”

    天火教?陈庭秀要见天火教的人?牛有道猛然警觉了起来,来回踱步中渐渐眯了眼,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还有,天行宗那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胳膊拧不过大腿,把事搞大了倒霉的还是你们自己,该忍得忍,事成之前不要在这里搞事。”

    晁胜怀提的是管芳仪挨打的事,已经在万兽门惊起了些动静,他想不知道都难。

    事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争风吃醋的男女之事,已有好多人当笑话谈论。牵涉到天行宗夫妇的声誉,事又发生在万兽门内,传出去影响不好,万兽门已经下了严令,严禁任何人乱传这事。

    而对晁胜怀来说,一天不把牛有道给弄走,他就一天不得安宁,生怕牛有道搞出事来把自己给扯出来擦屁股,天行宗那么大的屁股他也没那能力去擦,惹不起,不得不提醒。

    牛有道有些错愕,“天行宗?天行宗又怎么了?”

    晁胜怀奇怪,“那个红娘之前挨打的事你不知道?”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人家不知道,自己说出来干嘛,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他真的没想到管芳仪居然瞒下了这事没有告诉牛有道。

    “红娘挨打?”牛有道愣住了,几乎整天和管芳仪在一起,挨什么打?忽又想起管芳仪今晚的确有些异常,惊回头,看向了垂萝之地,“怎么回事?”

    晁胜怀:“算了,可能是我听错了。”

    牛有道声音泛冷,“信不信老子现在把你给揪出来当众问个明白?”

    晁胜怀当场在心里问候他祖宗,“我也就随便听了一耳,记不太清了。”

    牛有道就一个字,“说!”

    晁胜怀颇无奈,“唉,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那个红娘被天行宗掌门杜云桑的夫人文心照抽了两嘴巴,修行中人,挨两耳光不算什么,估计连个伤都算不上,能有什么事?”

    想起了守门弟子的异常,牛有道沉声道:“事情发生在我去见天女教教主的时候吗?”

    晁胜怀:“听说是那个时候,就在宅院外路边的那座亭子里打的。”

    牛有道:“不对,有打斗的话,这么近的距离我不可能听不到打斗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