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一七章 借点钱用用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晁胜怀的耳中,晁胜怀一直在关注着此事的动静,高度关注着。

    获悉当晚在鹰巢山脚下还摔死两只后,他也很意外,也可以说是意外的惊喜,多出两只意外来,反而对另五只的死有掩饰作用。

    他估摸着也是因为飞禽的体质各异,有些对药物的反应比较严重一些的原因。

    事实上找到那五具尸体多少有他的功劳,获悉自己爷爷主持搜寻事宜后,他也参与了进去,暗中发挥了一些引导的作用,才没让搜寻耽误太久时间。

    他松了口气,有人却紧张的不行,辰平抽了空第一时间找到了他,找到了他住的山中小屋。

    晁胜怀虽然是晁敬的孙子,但地位和资历有限,还没资格住院子,单独住一间屋子已经算是优待。

    辰平一进门,晁胜怀立刻出门往外四处瞅了瞅,才迅速退回屋内,没给辰平好脸色,压着嗓门喝斥道:“聚灵山出了事,你这个时候跑这里来干什么?”

    辰平一把抓了他胳膊,“师兄,你老实告诉我,昨晚的事是不是你干的?”一脸后怕。

    “干什么干,你说什么鬼话?”晁胜怀挥臂甩开,一脸愤怒,“这话能乱说吗?”

    辰平急了,“那五枚指铃是怎么回事?五只黑玉雕走失了,一旦追查起来,我脱不了干系。”

    晁胜怀知他害怕,双手扶了他双肩,低声耳语道:“你放心,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五只丢失的飞禽已经找到了,已经死了,宗门已经找到了那五只黑玉雕的尸体,不会再追查下落,要查也是查死因。”

    辰平不如他消息灵通,愕然道:“真的?”

    晁胜怀瞪他,“我骗你作甚?这么大的事能瞒住吗?你不信回去等着,要不了多久你们聚灵山那边就要传开。师弟,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害了你的话,我有什么好处?岂不是要跟着一起倒霉。”

    听他这么一说,辰平悬着的心多少放下了些,又试着问道:“师兄,昨晚的事是你干的吧?”

    晁胜怀矢口否认,“胡说八道!我原本只是想找机会借用几只黑玉雕在外人面前装个脸面,谁知会出这样的事,害我计划泡了汤。说实话,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意外。倒是你,回去后要小心,昨天灵化谷那边的飞禽出了事,晚上聚灵山的飞禽又跟着出事,搞不好还真是飞禽间互相传染的瘟疫,不得不防,你自己办事留心着些,该隔离的隔离,别在你当值的时候又闹出事来。”

    他不可能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

    辰平对他的话将信将疑,就这样被打发走了。

    辰平刚走没多久,高蓝又来了。

    “你找死是不是?现在还敢跑来找我?”晁胜怀见面便骂。

    高蓝是真的害怕了,他知道,昨晚的事肯定和自己下的药有关。

    进屋就关了门,将晁胜怀拉到了角落,“师兄,你不是说药量轻药不死吗?你不是说看那谁不顺眼,只是想借机找那谁的麻烦吗?怎么会这样?”

    药量的事,晁胜怀还想问问牛有道是怎么回事呢,是牛有道跟他说药量轻不会死的,这不就弄死了两只。

    不过话又说回来,动手之前他已经抓了小动物试验过,没把握不会冒然动手。

    琢磨着那两只药死的应该不是药死的,应该是药物反应大了后从山崖上掉下来时未及时振翅而起,是活生生摔死的。

    “你问我,我问谁呀,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师弟,这事烂在肚子里,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否则你担不起那个责任。”

    “师兄,我不提有用吗?查出来可是死罪啊!”

    “师弟,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只能当做没发生过。你放心,只要你不承认,没人能查出真相来。还是那句话,你出事了我也别想好过,所以你放心,这事我不会袖手旁观,我会找人想办法摆平,绝不会让事情连累你。师弟,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把嘴闭牢了,你就算说出我来,我也不会承认,我上面有人帮忙说话,到时候倒霉的还不知道是谁。只要你这里能稳住,事情就能过去,此事之后,咱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否则可就成仇人了……”

    费了番口舌,终于将高蓝给打发走了。

    晁胜怀自己也没闲着,晁系这边对他的约束也宽松,又悄悄溜走找牛有道去了……

    “道爷,挂旗了。”

    牛有道在屋内打坐静养精神,袁罡敲门而入,低声告知了一声。

    牛有道睁开双眼,微微一笑,“要债的来了。这小子的办事能力,我还挺欣赏的,可惜了。让红娘过来一趟。”

    袁罡转身出去了。

    等牛有道慢条斯理地走出房门,管芳仪也款款走来了,遥遥哟了声,“道爷,有何吩咐呀?”

    牛有道杵剑而立,待她近前,笑言:“借点钱用用。”

    提钱?管芳仪立马变脸了,一副免谈的样子,双臂抱在了胸前,偏头冷笑道:“没钱!亏你好意思,一个大男人没事就向女人伸手要钱,还要不要脸?”

    牛有道呵呵道:“早先不是给了你不少嘛。”

    “早先?”管芳仪乐了,“你也知道是早先呐?没错,你是给了我点钱,可你同时扔了一堆人给我养,这个不能亏待,那个不能亏待,还有你自己,你修炼所耗灵丹一个顶几个,这些不都是我花钱买的?”

    牛有道依旧呵呵:“那也用不了那么多吧。”

    管芳仪就是不答应,“你都说了是你给我的,给了我,还有拿回去的道理吗?到了老娘的手里就是老娘的,没钱!”

    “你看你,何必跟个守财奴似的。我都说了,借,是借你的,回头还你。”

    “不借。”

    “双倍奉还。”

    “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时候能还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什么双倍,尽给老娘画大饼。”

    “真不给啊?”

    “说了不给就是不给。”

    “你若真不给,我可找万兽门要去了。”

    “呵呵!”管芳仪戏谑挥手,“去去去,既然能找万兽门要到,干嘛还来找我?去吧,快点去,最好能多要点回来。”

    牛有道慢悠悠哎呀一声,“忘了告诉你,文心照打了你两耳光后,仇山找到我,为了息事宁人,拿了一百万金币给我,这种没骨气的钱我哪收的下手,一时糊涂,我居然推辞掉了。也罢,我这就去找仇山要回来。”说罢提剑就要走人。

    管芳仪顿时笑不出来了,脸色略变,“站住!”

    牛有道还没开始迈步呢,提起的剑又杵在了身前,“有何指教?”

    管芳仪银牙咬唇,“仇山真拿了一百万金币摆平文心照打我那两巴掌?”

    牛有道叹道:“我还能拿这种事骗你不成,这样,你跟我一起去,让你当面见证,行不行?”

    管芳仪有点恨的牙痒痒,跟了这家伙后,一直被这家伙拿捏,这王八蛋总有办法逼自己妥协,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可又拿人家无可奈何,咬牙切齿道:“说吧,要多少!”

    牛有道竖起一根食指,“不多,一百万金币!”

    管芳仪两眼一瞪,“一百万金币能把你给活埋了,还不多?那多少才叫多?姓牛的,老娘发现你花钱是不是不长脑子,一出手就是十万百万的,当钱是捡来的不成?”

    牛有道勾了勾手指,“别啰嗦了,快点给我。”

    管芳仪恨恨着转过了身去,也不知道在避着牛有道寻摸什么,总之再转身时,直接朝牛有道脸上砸了一张天下钱庄的票据,“拿去死吧!”

    牛有道伸手一挡,抓了票据在手,翻转着看了看,正是天下钱庄一百万金币的存入票据,跟一百万金票没什么区别,凭此票据可往天下各地钱庄随时取现。

    牛有道乐呵呵收进了袖子里,“早给我不就完了,费这口舌干嘛。”

    “给?”管芳仪凶巴巴道:“把舌头捋顺了说,是借,借了要双倍奉还的!”

    “是是是,是借,双倍奉还,谢了。”牛有道乐呵呵谢过,拄剑下台阶。

    “老娘在扶芳园多年,向来是男人给我钱,遇上你这么个吃软饭让老娘倒贴的,老娘倒了八辈子血霉……”管芳仪对着他后背一阵骂。

    牛有道背对着摆了摆手,压根不当回事……

    山涧,一明一暗的两人再次碰头。

    双方一搭话,晁胜怀立刻道:“五只黑玉雕,已经交给了你的人,你千万别说你没收到。”

    牛有道:“你放心,我这人不赖账,干的不错,收到了。”

    晁胜怀:“钱呢?”

    牛有道默默观察了一下四周,揉成团的票据在貌似不经意的动作中弹指射了出去,射入了垂萝后面的山石缝隙中。

    稍候,晁胜怀语气不太对:“才一百万?不是说好了一只一百万吗?我给你的可是五只。”

    牛有道:“急什么,亏不了你,只是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钱而已,谁没事会带一堆钱在身上给自己找麻烦?放心,回头会安排人跟你联系,钱一个铜板都不会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