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三七章 不眠之夜
    晋国使馆内,幽幽静静,偶有保持警惕的护卫来回走动巡视着。

    老树下月光斑驳稀疏的窗口,一盏灯火照着一名捧书而看的老者,此人正是晋国驻齐国的使臣柏宽原。

    门响门开,一名老仆入内,俯身在其耳边道:“大人,人已安然送走了。”

    柏宽原盯着书,目不转睛道:“没出什么异常吧。”

    老仆道:“回报说,一切顺利,没有任何异常,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柏宽原心神放开了,手中书卷也放下了,捋须靠在了椅背,呵呵一声,“这位邵公子果然是名不虚传,还真是厉害啊!嗯…晋图天下策?我现在倒是有点期待他能拿出什么献给陛下,是不是真的能让老夫立功。卫馆那边什么动静?”

    老仆道:“险的很,步芳亲自带人进了卫馆抓人,幸好走的及时,再晚的话,可就走不了了,难怪那位邵公子急着离开,一刻也不愿拖。”

    “竟然惊动了步芳?”柏宽原多少有些意外,琢磨了一阵,忽又呵呵笑出了声来,“有好戏看了,明天怕是要看康和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了咯。”

    邵平波找到他时,没得晋国朝廷的授意,他不好冒然介入,出了事他担不起责任呐。

    但邵平波等不及他的来回请示,表示不会让他惹上任何麻烦,只需略作安排接送便可。

    于是他就这样轻易将邵平波给送走了,而卫馆那边肯定也不敢吐露真相,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明天肯定还要憋着一肚子火装模作样向齐皇演一出兴师问罪的戏码要交代。

    而齐国这边肯定也认定了是卫国把人给弄走的,要追查的话,方向肯定也是锁定了卫国那边,可掩护这边送邵平波安然而去。

    关键纠葛和麻烦都在卫馆那边,找不到他晋馆这边。

    真正动手得逞的人没费什么事,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白忙一场明知道搞砸了的人还得硬着头皮演戏,帮真凶做掩护,让他如何能不感到好笑。

    正因为如此,柏宽原才对邵平波感叹不已,看似简单的一场脱身手段,实则很不简单。

    计划若不能让这边置身事外,若不能打动他的话,未得晋国那边的授意,他根本不可能答应邵平波。

    细想下来,整个过程甚至让他感到惊艳!

    ……

    月辉照耀苍茫大地,两只巨型飞禽在夜幕下的高空急飞。

    回望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万家灯火都城,站在鹰背的邵三省松了口气,回头看向另一只飞禽上的邵平波,他也真正是又服了这位大公子一次。

    他之前还想着,身边有一群修士盯着,仓促间想离开的话哪有那么容易,找晋国驻齐国的使臣帮忙,人家能冒然帮你干这种事吗?

    他认为不太可能的事情,偏偏大公子就轻而易举做到了,只一次简短的谈话,便让晋国使臣紧急帮忙配合上了。

    谈话内容和谈话过程,他是全程旁听了的。

    向晋皇献宝,请求调动晋国的力量协助脱身,晋使含糊其辞。

    于是大公子轻飘飘一句,玄薇已命卫使今晚带我离开齐京前往卫国,君使欲让我归卫还是归晋?

    晋使讶异,也表示怀疑。

    大公子则让对方见证,若今晚不见卫使带我离去的动作,贵方可袖手旁观,反之贵方则看着办,贵方若不接手,我便听从卫国安排去也!

    结果就成了眼前这样,晋使动用了晋国力量出动飞禽和法师护卫,助他们顺利从齐京脱身了。

    静默中眺望星辰的邵平波却是一脸平静,对他来说,使些手段脱身成功不值得有什么高兴的,经历过多少次的风浪,若连这点能耐都没有,他也活不到今天。

    不但不高兴,而且还感到屈辱,对他来说,如今是被人撵的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窜啊!

    心中没有丝毫的高兴,也没有丝毫的庆幸。

    ……

    外宾馆内,邵平波落脚的院子里,步芳亲自坐镇,动用了城中修士的力量,也动用了校事台的力量,等候各方的消息回报。

    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任何有用的消息,牛有道知道再等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凭邵平波的能耐,等了这么久还找不到已经不太可能再抓到了。

    “有步公公坐镇,在下先行告辞了。”牛有道打了个招呼,准备先回去好好琢磨一下要不要去卫国继续追杀。

    身材魁梧笔直站在庭院月色下的步芳缓缓回头看向他,“你准备去哪?”

    牛有道:“先回客栈,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凭校事台的能耐,我住哪应该逃不过公公的法眼。”

    步芳:“我看还是不用跑来跑去麻烦了,就在这住下吧。”

    牛有道听出了话外之音,略眯了眯眼,盯着他。

    一旁的管芳仪和陈伯也警惕了起来。

    步芳补了句:“是大总管的意思。”

    牛有道:“大总管的美意让我有些费解。”

    “留下吧,大总管明天一早会亲自来见你。”步芳扔下话走了,牛有道等人没走,他倒是先走了。

    而牛有道等人想走也走不成了,已经有一群修士将这院子给守住了,他们几个出不了这院子。

    原本邵平波住的地方,邵平波跑了,现在倒是把他们三个给困这了。

    “怎么回事?”管芳仪问了声,有些提心吊胆了。

    牛有道皱着眉头,他也有点搞不懂是什么意思,想不通步寻有什么理由要对付自己。

    ……

    “跑了?”

    皇宫内,批阅完了奏章,泡在池水里,正准备沐浴后休息的昊云图讶异一声。

    站在池旁将情况禀报了一遍的步寻点头,“是的,跑了,我们动作慢了一步。”

    “宴席间跑了?是不是校事台这边有人走漏了消息?”昊云图目光诡谲,他首要念头便是怀疑自己这边是不是出了内鬼,相对来说,邵平波逃没逃反倒成了其次。

    步寻:“这一点倒是可以排除,根据随行护卫的人交代,邵平波离席的时间应该早于我们这边的动作。另外,卫馆那边的所作所为很明显,就是要助邵平波离开。卫馆设宴之前,牛有道还没有进宫,所以我们这边不存在什么泄密。”

    “卫馆助邵平波离开……”昊云图嘀咕着陷入了沉思,人被卫国弄走了,他现在反倒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果断将邵平波给诛杀,目光抬起,沉声道:“全力缉拿,一旦找到,立刻诛杀!”

    之前是因为为牛有道担某些名声不值得,现在俨然已经没了什么是不是杀英王妃哥哥的顾忌,卫国的出手,让这位皇帝动了杀心。

    “是!”步寻欠身领命。

    ……

    英王府,步芳深更半夜带人来到,将已经就寝的英王昊真给折腾了起来。

    听说是挟父皇旨意来的,昊真哪敢不赶紧爬起来。

    见面,昊真立问:“步公公,父皇有何旨意?”

    身材魁梧的步芳冷目扫过众人,徐徐道:“为何不见王妃?”

    “让王妃不要磨蹭了,立刻过来。”昊真当即催人去催邵柳儿,女人嘛,穿戴收拾比较麻烦费事。

    于是不一会儿,连头发都没梳好的邵柳儿匆匆来到,一头长发垂肩。

    步芳也没太折腾他们,手一招,后面有人端上了匣子,奉到了英王夫妇面前,让两人看看。

    昊真不明所以,有点疑惑。

    邵柳儿却是看得心惊肉跳,这不是她收拾出来送给兄长的匣子吗?惊动了皇帝身边的内侍深更半夜送来是什么意思?

    匣子又打开了,让两人看了看匣子里的东西。

    见到里面的金票和银票,邵柳儿越发确认了,心弦一绷,不知出了多大的事弄出这阵仗。

    步芳问话:“王爷,王妃,可认识此物?”

    邵柳儿回道:“这是我昨日前去外宾馆送给我兄长邵平波的馈赠。”

    昊真立马反应了过来,可又奇怪,毕竟是自己的大舅哥,送点钱财又怎么了?难道也有错吗?

    步芳道:“陛下问,可知邵平波去了何处?若知道,立刻告知,不许有任何隐瞒。”

    这边只知邵平波在外宾馆,不知其他。

    来回一番问答后,步芳拿出了邵平波留下的信交给英王,之后躬身行礼告退,多话一句都不肯多透露。

    待到大内来客全部离开后,刚从外面弄明情况归来的高渐厚方过来禀报,说牛有道来了齐京,进了皇宫,之后与步芳一起去捉拿邵平波,却扑了个空,让邵平波跑了,是卫馆那边协助逃跑的。

    昊真绷着脸,抽出了信封里的信看,看后递给了几位心腹轮流观看,最后才落在了惊疑不定的邵柳儿手中。

    见信,邵柳儿差点吓出一身冷汗,刚才有那么一丝念头,怕出事差点没承认,幸好她反应快,想到人家既然端着东西找来了,必不会无的放矢。

    而那位步公公有信却不先拿出来,摆明了要看这边的态度,刚才自己若是不承认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邵柳儿有点腿软,后怕不已,发现身在皇家,步步惊心,祸福真正是一念之间呐!

    她看到信也明白了,才知邵平波没有收她的钱财,还给了她,不告而别了!

    昊真有点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步芳亲自去捉拿邵平波?琢磨了一阵,想找到牛有道搞清楚,问:“牛有道呢?”

    高渐厚:“被步芳控制在了来宾馆内。”

    “控制了?”昊真愕然,越发糊涂了,看看几位心腹,结果一个个都摇头,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陛下都派人闯到家里来了,今夜这几位,事情搞不明白没人能安心休息,一个个提心吊胆,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