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四一章 惊虹出鞘
    听声音能感觉出年纪不小。

    牛有道神色很平静,不悲不喜道:“她死了!被你打死了。”

    蒙面人:“那很正常,不自量力通常都是这样的下场。”意有所指,似乎也在指牛有道目前的行为。

    牛有道:“能抓活的,你就不会杀我。”

    之所以认定对方要尽量抓活的,原因不难猜,玉苍不敢保证他没有准备后手,也不敢保证他没有把秘密吐露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活捉,逼问出秘密有没有向哪些人吐露。

    若真有后手,就将他性命捏在手里,令后手不能轻易发作!

    不搞清楚这个,玉苍不敢轻易杀他,若有其他人掌握了秘密,杀了他又有什么用。

    蒙面人:“原来你知道,难怪了。”

    刚才还觉得有点奇怪,听说才筑基期的修为,怎敢送上门来,还当是有什么倚仗,原来是知道自己要抓活的,看来是怕遭遇误伤。

    牛有道:“看来让你来的人并未告诉你为什么要抓我。”

    蒙面人:“我需要知道吗?”

    牛有道:“不想听我解释解释吗?也许对你有好处。”

    “想靠嘴巴解决问题,你找错了人。”蒙面人话毕,眼见要落地,突然大手一抓,一只巨大的青光爪影陡然现形。

    牛有道措手不及,被抓了个正着。

    青光爪影连接的两人同时落地。

    青光虚影中,牛有道拼尽一身修为挣扎着,却难以动弹。

    蒙面人五指一捏,青光爪影亦紧固收缩,牛有道顿时一脸苦楚,脸色涨的通红,血似乎要爆出来一般。

    四条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四个方向,将两人包围在了中间。

    管芳仪一落地,亦被四个随之而下的人给围了,被牛有道甩开后,落了单。

    许老六、老十三和袁罡落地,被随之而下的十名蒙面人给围了。

    陈伯、银儿、圆方落地,唰唰而下的十名黑衣人防守在了他们的周围。

    敌我双方一群人落在了草原上,分成了四团。

    三十名杀手,下来了二十九个,一群飞禽在上空盘旋,留有一人在上空负责瞭望。

    对这些杀手来说,能把牛有道给逼下来是最好的选择,不然打起来太容易伤及飞禽,每只飞禽的价格那可都是天价,能避免不必要的巨大损失自然是好的,因此基本上都舍弃了飞禽落下。

    远处陆续传来三声咣咣落地声,三只重伤后在空翻滚的飞禽终于砸在了地上,砸的血溅,有的没了动静,有的还能扑棱下翅膀,都站不起来了。

    银儿回头看去,盯着那三只一直带他们飞来飞去此时却被打的砸落在地的大鸟。

    圆方本想逃的,但是被围了,只好躲在了银儿的后面,躲在了银儿和陈伯的中间,一个劲地小声提醒,“银儿,你快点出手,快出手啊,道爷快不行了!”

    银儿又回头看向了被控制住的牛有道。

    陈伯一手持剑,一手持有一张开山符,警惕着四周。

    他们扶芳园几个人的手上各自有三张开山符,都是管芳仪给他们以备不时之需防身的。

    这边最担心的就是对方手上的天机破罡箭。

    然而围着的杀手都把弓箭背在了身后,天机破罡箭价格不菲携带的数量有限是一个原因,作为使用者也知道,在地面的作用也不大,打斗卷起的土层就能破解,没必要浪费。

    眼见牛有道处境艰难,管芳仪翻手一张天剑符到手,就要杀去救援。

    围着的四名杀手迅速闪开,保持了安全距离,四人背后长剑唰唰一起出鞘弹出,浮空虎视眈眈着管芳仪,随时要发动进攻的样子。

    管芳仪一惊,竟是四名达到了以气御剑境界的高手。

    修行界的金丹修士不少,但并非所有的金丹修士都是高手,同一个层次的修为却不能代表相同的实力,有时甚至是天差地别。以气御剑就是金丹境界中的一道分水岭,可远程攻击,也就是所谓的飞剑。

    普通人看不出什么,身为修士睁开法眼却能看到,浮空的宝剑与施法者之间有一根法力所凝聚的细细丝线。

    这意味着对法力驾驭的精妙程度,不是一般金丹修士粗放型的法力吞吐能比的。

    竟然以四名以气御剑境界的高手来对付自己,管芳仪意识到了麻烦,这肯定不是意外,就是冲她来的,显然是知道她手中有天剑符,要以远距离攻击的方式来耗掉她的天剑符。

    四名以气御剑高手的出现顿时钳制住了她。

    眼看牛有道危急,袁罡却管不了那么多,提着三吼刀直接杀了出去。

    “呜嗷!”

    一声虎啸宛若霹雳,咣一声震响,与迎面的一名杀手正面碰撞在一起,刀剑相撞,双方同时被震退。

    正面硬碰的杀手眼中满是惊讶神色,显然很意外。

    另两名杀手立刻加入了围攻,许老六和老十三无法坐视,当即冲了上去帮忙,十名杀手立刻联手而攻,双方厮杀成一团。

    这边打斗动静一起,虚爪将牛有道掌握住的蒙面人冷笑:“凭你的修为,落在了老夫的青龙爪中,不必枉费力气挣扎!”

    胳膊一拉,青光爪影瞬间将牛有道给拽了过来。

    之前还有点忌惮,担心牛有道身上是不是有天剑符才如此大胆,有点不敢妄动,待一把将牛有道控制住后,就算有天剑符也无法施展后,才没了后顾之忧。

    一把将牛有道拽了过来,五指穿入青光中,抓向牛有道的脖子,同时喝了声,“杀!”

    之前没下杀令,是要留活口,现在抓了牛有道这个活口,想知道什么都可以撬开牛有道的嘴巴,其他人的死活不重要了。

    然一个“杀”字刚出口,一群杀手动手的瞬间,这位蒙面人的眼神亦大变。

    他猛然察觉到了不对,青龙爪稳操的牛有道,捏的死死的牛有道似乎松动了,似乎捏了个空。

    在他将牛有道拽到身前的当口,“杀”字刚出口,牛有道似乎遵命而行,几乎走到哪都时常握着剑柄的手一动。

    一道惊虹出鞘!

    牛有道等的就是这一刻。

    青龙爪紧握的压力似乎突然间失去了对牛有道的压制。

    距离太近了,牛有道出剑的速度太快了,太突然了,蒙面人想有所反应都来不及了,意外来的猝不及防。

    他亲眼见到一道寒光从自己胸前走过,胸口能感觉到冰凉掠过。

    青龙爪影崩溃,罡风四溢,草屑横飞,带走了牛有道横在手中剑上的血水。

    牛有道斜剑在手,面无表情,与他面对面站着,四目相对,一个平静冷漠,一个满眼惊恐。

    蒙面人伸出的手已经快要触及牛有道的脖子,他慢慢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看着从胸口汩汩狂涌出的鲜血。

    手慢慢下垂,撑在了牛有道的胸口,身子一矮,噗通跪在了牛有道的跟前,慢慢抬头,满眼的难以置信。

    四周围着这边的四位蒙面人亦难以置信地看着,甚至有点怀疑眼前的一幕是不是看错了。

    注意到这边情况的杀手都惊呆了,头领竟然?

    时刻担心牛有道安危的管芳仪等人也大吃一惊,这?

    “王八蛋!还不快来帮忙?”一双袖剑在手拼命抵御围攻飞剑的管芳仪骂了声,又惊又喜,发现自己白白担心了一场,敢情那混蛋是深藏不露。

    哪能等到牛有道来帮忙,那四名围着牛有道的杀手已经出手了。

    砰!牛有道一脚将跪在身前的人给踢飞,与四名杀手激战在一块。

    然而晓月阁派来的杀手实力太强悍了,牛有道等人瞬间落入下风,局势一面倒。

    管芳仪被飞剑围攻,难以脱身,人家远距离攻击,她空有天剑符也发挥不出威力,将天剑符的威力白白释放出来又能怎样?

    牛有道又哪是什么深藏不露,修为和实力方面的差距是摆着的,四名围攻刺客的进退反应速度不是他能比的,他根本伤不到人家。

    好在他近身反应快,四名刺客强大的攻击威力他也能抗住,一时间四名刺客联手之下也难以将他怎样。

    许老六、老十三和袁罡那边则比较危险,仗着手上的符篆偶尔出手解围,稍微还坚持了一下。

    真正危险的是陈伯那边。

    陈伯的实力固然强悍,可晓月阁派来的杀手也不是吃素的,面对十个高手的围攻,情况可想而知。

    手上的符篆用完,已是强弩之末。

    关键是面对这种高手刺客,圆方一点忙都帮不上,只有挨打的份,而银儿则是没反应,几乎只在那看着。

    两人不但帮不上忙,陈伯还得想办法维护一二,双拳难敌四手,又何况是十位高手的围攻。

    “咚!”圆方身上又挨一剑,被直接劈倒在了地上,身上衣服又多了道口子,在那鬼哭狼嚎,“银儿,快出手啊!”

    他真的是快哭了,陈伯重点顺带维护的是银儿,那他肯定就比较倒霉了。

    一双戒刀早被人打飞了,震的口鼻流血,身上已经挨了十几剑。

    他很想问问陈伯是不是瞎了眼,她需要你保护吗?需要保护的人是我啊!

    其实提剑杀中过圆方的人都有点意外,这老家伙居然刀枪不入?

    圆方这次实在是吃不消了,抱住了银儿的大腿不肯撒手,“银儿,你快…”话噎住,抬头看的神情僵住,看到了一头飘舞的银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