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四八章 正式登场
    屋里走出,夏令沛回头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初步不离的张老三,又看了看不远处盯着这边的朱老八,不由皱眉。

    之前是那个叫红娘的女人盯着自己,如今又换了两个人,感觉自己被当做犯人似的给看管了。

    来到前院,见到庭院中站一起聊天的牛有道和管芳仪,夏令沛眼睛一亮,快步而去,走到牛有道跟前毕恭毕敬行礼,“先生!”眼神里透着一股狂热和崇拜。

    这位老师也没教他什么,写了几十首诗词扔给他,让他自己学去。

    他开始颇不以为然,觉得牛有道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待看到所写诗词后,顿时对牛有道惊为天人,才明白伯父为何说此人诗词绝艳堪为人师,可谓彻底拜服。

    他长期被看管,宅着,对外界的认识大多来自书卷,免不了一身读书人的毛病。

    一首好诗能让他拍案叫绝,热血沸腾。

    一首好词亦能让他惆怅千古,辗转反侧叹息一晚。

    那几十首诗词,他真正是奉若圣典,反复拜读。

    这也是牛有道的意思,牛有道现在也没那闲心教他,让他反复理解,先把这些理解透了,能倒背如流了再谈其他的。

    反正就是随意把他给打发了。

    嗯了声的牛有道杵剑站那,冷冷问道:“不去学习,乱跑什么?”颇有为人师的架势。

    夏令沛语结,尴尬应了声,“学生这就去。”拱着手,后退几步才转身离开了。

    目送的管芳仪噗嗤一笑,“这就是个书呆子,真不知玉苍他们当宝似的做甚。”

    “书呆子有什么不好的?”牛有道看着离去的背影说道:“至少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道爷!”袁罡快步而来,一封密信递给。

    管芳仪忍不住又看了看袁罡的一双胳膊,眼神像看怪物似的,已不知是多少次露出这般眼神。

    陈伯等人重伤,服了天济丹短期内也难痊愈,已经全部送回藏身的老巢了,换了吴老二、张老三和朱老八来,可眼前这家伙重伤成那样后灵丹不要,一双胳膊折的不成样,才几天工夫再见面,一见居然就好了。

    随着人员的到位,这边又将各方联系渠道给重新建立了起来。

    盯着密信看的牛有道挑了挑眉,大禅山传来的消息,和燕国三大派已经谈妥,已经开始执行,大禅山让这边配合。

    密信递回给袁罡,交代了一声,“联系王爷,让王爷那边有个准备,配合交接。”

    袁罡转身走了。

    管芳仪:“天玉门的事可以告一段落了,你好像一点都不高兴。”

    “意料之中的事情,有什么好高兴的,邵平波比天玉门麻烦。”牛有道叹了声。

    也就这当口,有稀客光临,步寻来了。

    牛有道亲自到门口将贵客迎接了进来后,抬头看了看半下午的太阳,这个时间来?

    双双进入亭子里落座时,笑道:“大总管突然光临,令晚辈诚惶诚恐啊!”

    “能让你诚惶诚恐?呵呵!”步寻似笑非笑,左右看了看,“你那个学生,不是侍奉你三天吗?这都多少天了?”

    牛有道:“大总管不会是来下逐客令的吧?我们这一天也花费不了多少,大总管能差这点钱?”

    步寻不跟他扯,知道这位跟玉苍鬼鬼祟祟的事不会轻易外泄,扯也扯不出名堂来,提醒道:“你那个对头邵平波可是去了晋国。”

    牛有道缓缓点头,面无表情道:“听说了,皇袍加身,风光无限!”

    步寻叹道:“事发查找的时候其实就发现了征兆,他逃离的那天不但见了卫使,还见了晋使,是我们疏忽了。”

    这话令牛有道腻味的不行,忍不住嘲讽道:“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早干嘛去了?”

    虽然是嘲讽人家,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邵平波的手段的确高明,谁能想到卫国居然能配合邵平波演戏,还演的毫无破绽,邵平波逃走时在演,邵平波逃走后还在那演,据说卫使第二天还跑到皇宫找昊云图要说法去了。

    一直到邵平波在晋国的消息传来之前,他牛有道都还认为邵平波是去了卫国,之前一直没做他想。

    别说步寻这边疏忽了晋使与邵平波见面,他当时就算知道了这事怕是也会疏忽掉,也会继续盯着卫国那边,邵平波的身份背景在这边见几个使臣有什么好奇怪的?

    关键是,卫国那边的手脚已经摆明了是要送邵平波去卫国,卫国怎么可能帮晋国送人走?

    可以说,邵平波这手愣是没让他看出任何的破绽。

    连他这个邵平波的老对手都没能瞅准,其他人走眼也不足为怪。

    步寻偏头看向亭外,颇为感慨道:“都被他的障眼法给迷惑了,卫国不可能帮晋国送人,卫国十有**也是被利用了,这个邵平波的确不简单呐。”

    回头又看向牛有道,“你从万兽门追到北州,又从北州追杀到齐京,难道就打算这样放过他?你把他弄成这样,他一旦在晋国得势,可不会放过你。”

    这是他此来的目的。

    邵平波去了晋国,不但引起了玄薇的警惕,同样引起了昊云图的警惕,可以说太叔雄对邵平波的高度礼遇引发了昊云图的不安。

    不单单是卫国和齐国,太叔雄对邵平波的礼遇令诸国皆高度关注,可谓令邵平波的身价暴增,一方诸侯之子甩开了其父的光环,正式在群雄并立的七国间登场!

    而卫国和齐国不同与其他四国,恶邻就在他们边上,有什么事他们都是首当其冲。

    眼前这位正是邵平波的死对头,其他国家也许不知道,步寻可是知道的,邵平波不是第一次在牛有道手上吃亏,邵平波的几万匹战马就被这位劫走过,这次又把邵平波给逼成丧家之犬,一路追杀,只是晚了一步而已,差点就得手了。

    这世上最了解敌人的人,不会是敌人的朋友,而是敌人的敌人。

    能连连克制住邵平波这种人物,步寻不信这位没对邵平波做过深入的了解,加之这位又想置邵平波于死地,所以步寻此来对牛有道是抱有希望的。

    说白了,这边想借牛有道的手除掉邵平波!

    牛有道反问:“我是不想放过,可人家现在得到了太叔雄的庇护,我能奈何他?要不大总管教教我?”

    步寻:“可以放手去做,校事台在晋国有人手不是什么秘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会全力配合你。不但是我这边,相信卫国也是同样的态度。有两国在你背后撑腰,凭你对他的了解,应该可以想想办法。”

    牛有道乐了,这摆明了是想把他当枪使,若能除掉邵平波,他倒是乐意当这杆枪,可问题是邵平波有晋国的保护,哪有那么容易得手。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冒然跑到晋国的地盘上去动晋国皇帝眼中的新贵,找死还差不多。

    不过他还是给了一句,“办法倒是有一个。”

    步寻哦了声,立刻问道:“愿闻其详。”

    牛有道一本正经道:“齐国出兵,将晋国给打垮,邵平波便成了无根之萍,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我定取他项上人头献于大总管,决不食言!”

    “……”步寻被噎的够呛,齐国若真有那能耐,还用等到你来提醒,早就把晋国干趴下了。

    “开个玩笑,大总管别当真。这事不可妄动,我还需琢磨琢磨,有了定意后,需要大总管帮助的时候,免不了向大总管求助。”牛有道又把话给圆了回来,没说死。

    既然这样说了,步寻只好另说,“凭你对邵平波的了解,你觉得他去了晋国后会干什么?”

    牛有道反问:“不知大总管如何看晋国?”

    步寻就八个字,“穷兵黩武,穷凶极恶!”

    牛有道叹道:“大总管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吗?明摆着的,还需要多想吗?能让太叔雄如此礼遇,定然是投其所好,合了他的胃口。我看齐国还是早做准备,准备和晋国开战吧!说真的,与其坐等麻烦,不如先发制人,齐国可以考虑和卫国联手,一举攻入晋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步寻若有所思,忽然惊醒,发现不对,想把人家当枪使,怎么反过来差点被人家给当枪使了?

    感觉有点惊险,发现对面这厮好生厉害,思路差点就被顺进去了,真要被这厮给蛊惑了,回去也这样唆使昊云图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牛有道给予的答案还是有道理的,他这点分析能力还是有的。

    步寻是思索着牛有道的答案离开的,有了这个定向,这趟他也算是没白来。

    门口恭送了步寻的马车离去,管芳仪陪着牛有道转身而回,问:“你就不怕邵平波借助晋国的力量对你下手?”

    牛有道:“借助晋国的力量对我下手是肯定的,这还需要怀疑吗?但不是现在,他志向也不仅于此,他现在首要的是做出点样子来取信太叔雄,不会迫不及待彰显私心,一跑去连脚都没站稳就想使唤晋国的力量,你觉得可能吗?我暂时倒是不担心邵平波,反倒是那个太叔雄,这皇帝做的够绝的,皇袍加身还手牵手,若是主动为邵平波出头,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