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五零章 乱世风云,乱世人
    这就是大禅山与韩国那边“谈崩”后的后果。

    与此同时,燕国三大派早已预备在南州和北州府城外的人手突然进城,直接接手对商朝宗和邵登云的保护。

    天玉门保护商朝宗等人的人闹了个措手不及,不知情况,又不敢和三大派派来的人直接对抗,加上商朝宗的配合,眼睁睁将对商朝宗等人的控制权给拱手让人了。

    北州的交接不是一下就能完成的,南州乱了,大禅山还愿不愿配合是个问题。

    三大派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乱子,商朝宗事关南州的稳定,不能出事。

    所以要第一时间接手保护,防备天玉门不甘心之下乱来。

    人在对方的控制之下,出点合情合理让人无话可说的意外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快速接手对邵登云的保护,也是为了稳住北州的局面,既是因为北州的安稳暂时还离不开邵登云,也是怕大禅山会反悔,趁着大禅山不反抗之际,快速将主动权拿到手。

    这边不想拿到一个混乱不堪的北州。

    不动手则以,一动手则是几个地方联动。

    南州各地,一批批修士连夜在路上快马疾驰。

    拿到了商朝宗给的名单,得到了牛有道指示的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表面上留了些人和往常一样看守宗门,暗底下三派几乎是倾巢而出,紧急赶赴各地,保护商朝宗的一些心腹手下或要员。

    目的也是怕天玉门因新仇旧恨故意留个烂摊子给商朝宗,必须趁天玉门还没反应过来时与商朝宗的人里应外合,将商朝宗的那些要员与天玉门派来的随扈法师给隔开。

    倒不是要和天玉门开战,不过天玉门下面的弟子若敢硬来,三派这次也非得硬着头皮跟天玉门拼一下不可。

    牛有道已经明确告诉了他们,天玉门即将被踢出南州!

    一控制住北州,大禅山和邵登云立刻联合发出声明,北州乃燕国领地!

    可谓公开切断了和韩国的名分。

    燕京朝堂之上,商建雄中气十足地对群臣公布了喜讯,群臣哗然,也惊喜,对有些人来说,又有肥肉分食了。

    消息传出,整个燕京欢呼喜庆不断,士子们弹冠相庆,不知多少人喝的酩酊大醉或痛哭流涕,民心大振!

    韩国那边则是震怒声讨,同时调集大军,做出了进攻的态势!

    燕国这边自然也摆出了应急态势,邵登云也调兵遣将应对!

    燕国三大派也已经先一步紧急传讯境内各派,调集了大量修士赶往北州震慑,做好了与韩国血拼的准备,韩国敢妄动试试看!

    天玉门太被动了,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没做一点让三大派顾虑的准备,被先下手为强了,纵有不甘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开始按照三大派的吩咐分批次转移。

    当然,为了安抚天玉门,三大派还是做出了让步的,天玉门当初为了拿下南州加码的那部分供奉给免了。

    对三大派来说,今后多了南州的进项也不亏,名利双收的事。

    旭日下,带了一部分人手撤离的封恩泰下山后回头,遥望重新整修后没多久的屋宇建筑,喃喃自语道:“老弟呀,好手段呐,你倒是痛快了!”

    对天玉门一干高层来说,不管是不是一州换一州,心里都清楚,这次在牛有道手上输惨了,是被牛有道踢出了南州!

    大禅山的人员也在分批次向南州这边转移。

    两边都不可能同时倾巢而出走人一下将两州给掏空了。

    南州这边多少还是出了点乱子,一些大户人家遭遇“强盗”洗劫,被掳走大量财物,谁干的对有些人来说心知肚明,人家临走前要带点家当走,只要不是做的太过了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倒霉大户人家的哭泣,对燕京欢呼喜庆的人来说是看不见的,也是可以忽视的。

    燕国朝廷也火速派出大量官员赶赴北州地方任职,邵登云不肯放弃兵权,但交出了地方政务大权,这也是之前就协商好了的。

    不知多少人的喜怒哀乐尽在此时起。

    北州将来面临的现实也不得不承认,燕京派去的那些官员对北州的治理能力与邵平波差远了,想认真干事的不多,抱着搜刮民脂民膏发财目的去的不少。而邵平波执政北州时,心狠手辣,乱世施以重典,平衡有道,几乎被他搞的绝迹的贪腐迹象又再次卷土重来。

    之后,邵平波一手在北州建立起的繁荣景象不多久就被这些人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

    事发之初,消息传到晋国。

    “噗!”坐在案前的邵平波真正是一口鲜血喷在案上,双手扶案,想站却站不起来,胸脯急促起伏,脸色苍白,身子哆嗦颤抖着。

    北州花了他太多的心血,是在他手上一手自立出去的,如今又回了燕国,等于这些年的心血和青春白白付出了。

    想过北州不保,没想到竟是这种方式,终于想明白了牛有道的局。

    他还想着自己虽然走了,可天玉门还在南州,他也能让牛有道不得安生。

    不曾想居然会这样,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就完了。

    他还和天玉门联手对付牛有道来着,结果牛有道一手往北逼走了他,一脚往南踹开了天玉门,转眼便破了他们的联手之势。

    人家在南州站住脚一出来,一出手就将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以完胜的姿态将他多年的心血给肆意践踏,犹如一记耳光将他狠狠给羞辱!

    站的越高摔的越重不外乎如此,太叔雄刚将他高高捧起,就在所有人都能看见他的时候,突然被人扣上了一顶惨败的帽子,让盯着他的人看了个清清楚楚。

    “牛贼,你给我等着!”嘴唇挂血的邵平波近乎两眼冒火。

    “大公子!”邵三省惊呼,随后扭头高呼,“来人!来人!”

    几名修士闪入,见状大惊,不知怎么回事,迅速上前救治。

    ……

    天薇府,坐在案后看完奏报的玄薇唏嘘摇头,“看来牛有道这家伙还真能治住邵平波!”

    旁听的唐仪愕然看来。

    玄薇已回头看着她微笑,将奏报递给她看。

    北州归燕了?唐仪看后愣怔,试着问道:“是牛有道干的?”

    玄薇笑道:“根据本宫掌握的情况,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他,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北州归燕讨了燕国三大派的欢喜,逼走了邵平波,又踢走了南州纠缠的天玉门,天玉门在南州辛辛苦苦为别人做了嫁衣,你那前夫真正是厉害着呢!”

    西门晴空过来从唐仪手中抽走了奏报看。

    唐仪还是有点愣神,这真是那个桃花树下慵懒少年的手笔?已翻云覆雨到了这般程度?

    玄薇本想让她和牛有道再联系联系,好帮她这边拉近关系,以备来时,然而话刚到嘴边又愣住了,唐仪主动把牛有道给休了,再主动联系合适吗?

    她不禁纳闷了,有点怀疑牛有道事前是不是已经防了她这一手,人情归人情,一码归一码,别纠缠不清。

    ……

    十余骑在官道上疾驰,一只金翅降临后不久,众骑勒马而停。

    风尘仆仆的程远渡看着宗门传来的信有点懵,回头看向地平线升起的旭日。

    获悉牛有道在齐京后,一行又在往齐京赶,如今已在赵国境内,谁想宗门突然传来这么个剧变消息。

    北州之变,天下震惊!

    ……

    “韩国那边好像已经在集结大军!”

    屋檐下,管芳仪看向并肩而站的牛有道说了声。

    牛有道不以为然,“北州已经整个到了燕国手上,想硬抢回来没那么容易,不做做样子下不了台,顶多发生点小冲突,顷尽国力与燕国一战不太可能,还不到那地步,装模作样罢了。”

    管芳仪眨了眨眼,“也就是说,你得逞了。表面上无所谓,心里偷着乐吧?”

    牛有道杵着的剑提了提,又往石板上戳了戳,“有什么好乐的,也许是作孽。邵平波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北州这些年的变化我一直关注着,百姓休养生息,逐渐丰衣足食,安居乐业,论对北州的治理,我连为他提鞋都不配。若不是知道他迟早要让北州卷入战火,我不会对北州下手!乱世风云,乱世人,只希望这乱世能尽快结束吧!”

    管芳仪对他的话似懂非懂,源自理念上的差距,在她的观念中认为这个世道本该就是这样的。

    很快,这边突然接二连三有贵客来访,宋、赵、卫驻齐京使臣逐一来拜访牛有道,热情、客气而且友好。

    牛有道逐一应付,对于诸使邀请他去各国游玩,他都答应了下来,说什么有空一定去。

    院门外一辆马车估计是掐准了空档来的,步寻拨开车帘对门口迎接的牛有道笑道:“上车!”

    牛有道试探:“去哪?”

    步寻:“宫里,陛下召见。”

    ……

    扶芳园,独孤静快步来到了那一片幽静竹林,走到漫步的玉苍身边,禀报道:“据南州和北州那边传来的消息,天玉门的确在撤离南州,大禅山也在撤离北州,双方要互换地盘,天玉门真的是要离开南州了。”

    “这家伙…”玉苍停步捻须,沉吟了一阵,似乎下定了决心,“把公子拜师的消息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