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五六章 让利
    大禅山掌门皇烈到了,途中去了下天玉门人去楼空之地查看。

    这点上,天玉门倒是没做什么手脚搞破坏。

    而能让天玉门在南州境内看上的灵山福地,自然也差不到哪去,大禅山也准备就在那落脚了。

    人还没到,牛有道与商朝宗等人就已经在北城门一带等候迎接,而整个北城门已被警戒,不让寻常百姓出入。

    大禅山一行人数不少,途径的地方一路发消息来,商朝宗这边也掌握着皇烈等人的行进位置。

    上百骑从官道隆隆驰骋而来,抵达城门口而停,牛有道等人已在城门口迎接。

    双方一番客气自然是免不了,牛有道为皇烈和商朝宗等人彼此做了介绍。

    皇烈的兴致不错,大禅山终于从两国夹击之地跳了出来,在南州肯定比在北州好,一路走来,发现南州治理的不错。

    入城时,皇烈居中,牛有道和商朝宗则是一左一右陪伴,三人并排而行,一路谈笑。

    再见牛有道,皇烈可谓对他高看一眼,不说别的,只说玉苍先生这层关系,就值得高看。

    后面随行的大禅山高层,另有蓝若亭等人陪同。

    抵达刺史府,丰盛酒宴款待自是免不了。

    酒宴歌舞喧哗之后,与牛有道一起离场时,皇烈提了一句,“听说老弟此来又变成了四只飞禽?”

    知道人家惦记什么,牛有道呵呵一笑,伸出五指翻了翻,“皇掌门若还有兴趣,我说话算话!”

    旁随的管芳仪一脸腻味,说好了是送给她的东西,被人瞎做主贱卖,能高兴才怪了。

    五百万就能买下,白赚几百万的东西,不要白不要,门中长老闻讯后都在一个劲地向皇烈鼓捣此事。

    皇烈心里清楚,无非都是想今后沾光,他这个掌门既然说了不独享,平常其他使唤的人自然是那些长老。

    不过皇烈还是矫情地叹了声:“大禅山人多,花钱的地方多,此番搬迁也有不小花费,也只能是勉强挤出五百万了。”

    牛有道当即邀请:“那就去看看,皇掌门看上了哪只就买哪只。”

    皇烈回头问诸位随行长老,“那就去看看?”

    “好!”众长老纷纷应下。

    一群人来到了牛有道这边的院子,见到了四只双目炯炯有神的大型飞禽,皆围着观看。

    这些飞禽是有寿限的,要买当然是买最年轻的,使用期也能更长。

    当然,寿限这东西也不能一概而论,所谓寿限只是个大概。

    说到底和所有动物一样,和天生的体质或养护好坏有关,有的能多活几年,有的同岁数的也死的较早。

    最终,几位长老一致挑中了一只看着最为神俊的那只黑玉雕,尝试着驾驭飞行了几圈后,都很满意。

    皇烈之后让人拿出了五百万金票给牛有道,金票落入了管芳仪手中。

    于是那只黑玉雕就这样归了大禅山,被大禅山的人带走了。

    之后这边也谈起了正事,酒宴上不好当商朝宗面说的事,一些和商朝宗无关,也无需商朝宗做主的事。

    费、郑、夏三人都在场,牛有道提及了南州的利益分配事宜,他这边也有不少人,总得有个地盘落脚。

    这种事情自然是能不让步就不让步,皇烈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问:“你想要多大的地盘?”

    牛有道:“我只要一个青山郡落脚便可,毕竟有几个门派的人,而如今大禅山的实力全面掌控南州也容易产生疏漏,有事他们几个门派还是能帮着看顾一下的,皇掌门不会连一郡之地也不给吧?”

    “道爷!”费长流三人有点急了,他们三个门派费了这么大的工夫,就只能挤在一郡的地盘上?

    牛有道朝三人抬了抬手,示意稍安勿躁,自有安排。

    只要一郡,皇烈倒是有点意外,又看了看费长流三人的反应,徐徐道:“若只是一个青山郡,我也无话可说,我现在便能拍板定下,只是老弟这边能做主吗?”

    牛有道:“三派那边我自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皇烈果断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牛有道抬手,啪一声,与他击掌为誓。

    之后牛有道又让三派的人退下了,邀了皇烈单独走走,两人出了这边院子,去了花园那边漫步。

    途中,牛有道问了声,“北州那边的人手还要多久才能完全撤过来。”

    皇烈:“差不多还要一个月吧,三大派要求平稳交接,我这边得配合。对了,听说老弟要继续呆在青山郡,不来府城这边定居?”

    牛有道:“我说话算话,南州既然已经放手给了大禅山,我就不会呆在府城这边随便干预什么,我会跟这边保持距离,我的诚意,大禅山以后看得到。”

    这话皇烈听的满意,点了点头,“老弟是聪明人,相安无事,对大家都好。”

    牛有道:“不过今非往昔了,大禅山最好派个真正的高手来刺史府坐镇。”

    “你在担心燕国朝廷那边?”

    “皇掌门高见,以前的商朝宗不值得商建雄搞乱燕国,付出的代价太大,如今的商朝宗已经威胁到了商建雄的皇位,商建雄怕是会不惜代价。之前是受到各种事情干扰,朝廷想对南州伸手有所顾忌,等到北州交接完了,诸事已定,朝廷对北州怕是要不择手段了。而我最担心的,朝廷可能要离间你我,不知皇掌门这里能否不受影响?”

    这也是牛有道主动让利的原因,希望能安抚住大禅山。

    这事皇烈也考虑到了,呆在北州是个麻烦,跑到这边来也要面临麻烦,不过相对来说,这边多少要好点,北州被搞成了那样,大禅山不放手也不行。

    皇烈没说自己会不会受影响,“我有那么好离间?”

    牛有道深知,一个门派不能感情用事,不能寄希望于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坏,只要利益足够打动大禅山,没什么不好离间的,“我只是想提醒皇掌门,燕国境内,觊觎南州这块肥肉的门派不少,和朝廷那些大员关系不错的门派也不少,论和朝廷的关系,背叛过燕国的大禅山比之如何?会不会有人鼓动朝廷,欲将大禅山取而代之?”

    “燕国已病入膏肓,何时会轰然倒塌谁也不知道。大乱起时,商建雄给予大禅山的任何许诺都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皇烈出言打断:“你想多了,目前的大禅山求稳,需要的是壮大的时间,若真是谁许诺便能打动的,在北州就被打动了,到不了南州。只要南州内部不乱,大禅山不会自己搞乱南州。”

    牛有道颔首道:“如此甚好。只要南州内部不乱,上下一心,如今的燕国无力大举进犯南州。”

    说话间,两人已经步入了花园,皇烈踱步之余,叹道:“无力进犯归无力进犯,就怕不择手段折腾这边。”

    牛有道:“大禅山只管守好南州,为我安稳好后方,那些宵小手段我去应付,不需大禅山费心,顶多必要的时候向大禅山借点人手。”

    皇烈斜睨,扫兴的话没有继续:“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吧。对了,龙休有话让我带给你。”

    牛有道哦了声,“洗耳恭听。”

    皇烈:“也没什么,龙休说,让你有空去一趟逍遥宫。”

    “让我去逍遥宫?可有说是什么事?”

    “我只是带话,龙休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两人絮絮叨叨在花园中转了几圈,把需要面谈的都谈了谈,这也是牛有道来此碰头的目的之一。

    双方分手各回,牛有道刚回到院子,费、夏、郑三人便迎了过来,区区一郡的地盘给他们三家分,如何能不急。

    牛有道知道他们的心思,抬了抬手,示意稍安勿躁,一起进了亭子里坐下才说,“南州的稳定是大局,不要盯着眼前的小利,要看长远。”

    夏花苦笑道:“道爷,我们知道长远,可光看长远没用,也得为眼前着想,这么个结果回去,我们没办法向门中眼巴巴的弟子交代。”

    牛有道:“天玉门滚了,酒水售卖之利,一年交给我三百万,其余的你们去分,酿出的酒水,分给你们三家去卖。”

    一句话就堵的三人无话可说了,既然人家愿意让出这么大的利益给他们分,那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对牛有道来说,这也算是赶走天玉门的收获之一。

    旁听的管芳仪肉疼……

    傍晚,商朝宗再次为大禅山一行设宴款待。

    晚宴结束,牛有道回了自己这边没多久,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被人推来了。

    牛有道出面迎接,进了客厅后,蒙山鸣挥手示意罗大安退下了。

    茶水到位请用后,牛有道主动问道:“蒙帅有事?”

    蒙山鸣呵呵一笑:“也没什么。听说道爷明早就要回青山郡,不多留几天?”

    牛有道微微摇头:“你们事情也多,我在这反而耽误你们手头上的事。”

    蒙山鸣也不勉强,“是这样的,今天郡主找了王爷,郡主的意思是,想跟道爷一起回青山郡。”

    “郡主也去?”牛有道略皱眉,看了看门外,“青山郡哪比得上这州府的繁华,我又住在山里面。我不是推辞,而是山里面对世俗中人来说,挺无聊的,怕郡主寂寞难耐。再说了,郡主的年纪也不小了吧?可以考虑找个合适的人家了,住在山里面,我怕耽误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