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六三章 找鬼医!
    只是一刹那的反应,随之而来的是又惊又怒,想到了自己那被绑走的儿子,这里刚生下一个儿子,这位又来了。

    犹如母鸡护雏,条件反射性地惊叫:“无花,不要让他靠近儿子,不要…”

    黎无花一个闪身上前,一指点在她身上,让她陷入了昏睡中,她的身体状况,情绪不易太激动。

    顺手拉起被子,为其盖好。

    牛有道走到榻旁盯着海如月的脸色仔细看了看,明显病的不轻,问:“怎么回事?”

    “出去说。”黎无花伸手示意了一下。

    两人出了房间,顺着廊檐走到了一旁站定,牛有道:“这应该不是产后的症状吧?”

    他很清楚,一般的产后症状难不住万洞天府这群修士。

    黎无花脸颊绷了绷,“应该是中毒了。”

    “中毒?”牛有道略眯眼,看了看四周,“这里戒备森严,再高的修为闯入想不被发现也不可能,怎么会让人下毒?”

    黎无花咬牙,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应该是赵森干的。”

    “赵森?”牛有道不解,试着问道:“赵国大内的中车府令,是那个赵森吗?”

    有些人没见过,但是到了他这个地步,各国的一些要员多少听说过。

    “除了他还有几个能进这里的赵森,都怪我,是我疏忽了,被他钻了空子,害了他们母子……”黎无花把当时的大概情况讲了下。

    一开始只以为是海如月触景伤情,后来小孩也出了问题,母子两个双双出现了异常症状,之前还好好的,赵森来过后就出了问题,难道是巧合不成,加之朝廷的企图,这边想不怀疑是赵森都难。

    怀疑赵森在送来的东西上做了手脚,但是这边查不出做了什么手脚。

    至于没接触过赵森送来物品的小孩,这里估计是海如月哺乳时连累给了小孩。

    牛有道依然有些不解,“按你所说,接触过那些物品的,不止长公主,为何其他人没事,单单是他们母子两个有事?”

    黎无花:“这就是让我不解的地方,也是被人钻了空子的关键,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不会那么巧,一定是赵森做了什么我想不通的手脚。他现在人还在留芳馆,赖着不肯走,估计在等这边变故的消息。”

    牛有道沉默了一会儿,徐徐道:“这事你没有证据,就算找到了证据,人家也可以死不承认。东西离了他手,一直在你们手上,他可以说是被人栽赃的,你拿他也没办法。”

    黎无花恨恨道:“别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直接把他给抓了,逼他交出解药了。”

    牛有道:“没用的,这种事传出去非同小可,他打死也不会承认是他做的。你想想看,谁不知道他背后是海无极,没有海无极点头他哪敢做这种事,他要是承认了是他干的,无异于在说海无极在谋杀自己的妹妹,这个名声海无极担不起,赵森敢松口就是一个死,无论是金州还是海无极都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就算有解药也不可能交出来。”

    黎无花怒了,指了指后面房间,“他们母子倘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当我不敢杀他不成!”

    牛有道立刻劝阻:“别冲动,赵森的身份不一般,妄杀无异于造反。这事若真是海无极指使的,就说明海无极想对金州动手了,你杀了赵森对他们母子也于事无补,反而给了海无极发兵的借口,到时候连赵国三大派都无话可说。再说了,万洞天府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做,否则后果你担不起。赵森敢在这不走,就是笃定了你不敢动他。”

    黎无花悲愤道:“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母子去死吗?”

    一想到那幼儿睁开眼便哇哇啼哭不止的样子,才刚出生就受这罪,他心如刀割,难受到了骨子里。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报应,自己造下的孽,终究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来承受。

    牛有道:“你不会在这里干等没想其他办法吧?”

    黎无花:“已经通知了宗门,宗门的人应该快到了。”

    牛有道:“他们母子的身体,目前是个什么状况?”

    黎无花一脸不堪,“血气急剧败损不止,按理说撑不了几天,我现在派了门中弟子全天轮流为他们母子施法补气调理,再施以补血气的灵丹。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坚持不了太久,大人怕是坚持不到小孩满月,至于小的,怕是最多只能坚持十天。”说到这已经是泪眼汪汪。

    老来得子,却遇上这样的事,尤其是他自己的疏忽让人钻了空子,让他情何以堪,内心万分自责,奈何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牛有道双手杵剑,低头沉默,他也不善于解毒,更何况是连万洞天府都摸不清头绪的奇毒。

    “红娘,你去仔细检查一下他们母子的症状。”牛有道忽抬头对一旁的管芳仪说了声,抬手指了指天,“把症状弄清楚,传消息给那边,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

    管芳仪微微点头,知道他是指晓月阁,那边擅长干暗杀的活,下毒这种事也没少做,说不定有办法解决。

    黎无花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抓住了牛有道的胳膊,“你有办法?”

    “你不要急,不到最后咱们都不能放弃,一起想办法试试吧。”牛有道安慰一声,指了指红娘,“让你的人给她行个方便,把他们母子的症状弄清,也好找人想办法。”

    “好!”黎无花连连点头,亲自带了红娘过去,现在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也不想放手。

    站在屋檐下的牛有道面色凝重,感觉到了山雨欲来。

    有一点是明摆着的,海无极这么多年都难以对金州下手,突然这个时候出手,没把握是不会妄动的,一定是捕捉到了动手的机会才会果断出手。

    思索良久,最终一声幽幽呢喃,“牵一发而动全身呐!”

    回头又让方哲先回去了,让方哲跟外面打声招呼,免得外面的人误以为他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并把携带有对外联系金翅的吴老二给召来。

    而他本人暂时不想离开这里,要等到万洞天府的人来,看看万洞天府有没有什么办法,他人得在这里掌握现场情况,关键时刻不能被蒙蔽了。

    当晚,万洞天府的人赶到了,掌门司徒耀亲自率领一群人风尘仆仆而来。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兹事体大,司徒掌门哪还能稳坐钓鱼台,不亲自来都不行,带来了整个万洞天府最强大的医治力量。

    他与牛有道也是第一次见面,见面后来不及过多的客气,司徒耀便亲自去查看母子两个的症状去了。

    牛有道也能理解,万洞天府也不傻,肯定也察觉到了危机的逼近,也急了,哪有心情跟他客套。

    司徒耀亲自看过母子两个的症状后,立刻让门中最擅长救治的人想办法,自己出了房间,把黎无花也召了出来。

    当头便是一顿怒斥,“混账东西,连这等宵小伎俩都防不住,让你镇守这是干什么吃的?”

    黎无花无言以对,也不想解释,连累了妻儿,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

    “尽干荒唐事,一错再错,若收不了场,你自己以死谢罪吧!”指着黎无花的鼻子怒骂。

    黎无花黯然低头。

    牛有道出声道:“司徒掌门,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症状你也看过了,你觉得可有医治的把握?”

    司徒耀寒着一张脸不吭声。

    牛有道懂了,希望不大。

    而司徒耀闷了半晌也终于冒出一句,“不乐观!”

    牛有道立刻递上一句,“不是传言这世上没有鬼医治不了的病、解不了的毒吗?找鬼医!”

    司徒耀两手一摊,“老弟,我若知道鬼医在哪,我若知道到哪能找到鬼医,还用在这里干着急吗?你说的轻巧,那老妖怪的行踪一向云里雾里,我们到哪找去?你能找到吗?”

    牛有道:“我的确不知道到哪去找,但总得想办法找一找吧。”

    黎无花忽抬头问道:“老弟,你不是在联系人想办法吗?有消息回复了吗?”

    牛有道:“暂时还没有回复,估计要到明天,但这事已经不能只做一头的指望,必须多线齐头并进。万洞天府得尽力救治,我这边也尽力联系人想办法,鬼医也要想办法找。”

    司徒耀反问:“我倒是想找到鬼医,可怎么找?”

    牛有道:“立刻传讯给无边阁等各大修士交易场所,公开发出消息,寻找鬼医给长公主解毒,能提供鬼医下落者,重赏!鬼医不是带走了长公主的儿子吗?儿子的母亲有病,鬼医听到了消息兴许会来,现在哪怕有一线希望也不能放弃。”

    “公开发消息?”司徒耀一惊,“你疯了吗?这消息一旦公开,金州就要生乱,保密都来不及,岂能公开!你别忘了,金州一旦完蛋,你南州也要腹背受敌。”

    牛有道立刻驳斥:“你觉得这消息瞒的住吗?若是朝廷做的,对长公主下手的目的就是要让金州生乱,你保密,有的是人会为你公开,到时候金州各地要员必然要来见长公主核实,你让见还是不让见?朝廷要对金州动手,必然要集结人马,大量人马集结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我们不如趁这时间差公开消息寻找鬼医。”

    “与其让朝廷准备好了之后散布谣言祸乱金州,尔后一举趁乱杀入,不如自己率先公开消息,内部有什么不稳也有时间尽力先去稳住,为之后的抵御争取内部的团结,兴许还能抢到救治长公主的希望。我们不能被朝廷牵着鼻子按他的节奏来,必须打乱朝廷动手的节奏,这样兴许还能让朝廷摸不清咱们这边的底气,多少能让外部有所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