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六七章 暗波汹涌
    浩大宫城,御书房内君臣数人。

    头发衣服穿戴皆一丝不苟的海无极面色清冷,负手而立,背对书案,面对几位大臣。

    金州突然主动公开海如月中毒的消息,的确让这边有些措手不及,都觉得万洞天府不太可能这样做,正在一起琢磨金州那边的意图。

    “太后到!”守在门外的太监忽然尖着嗓子喊了声,似在提醒里面的人。

    群臣转身看向门口,一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出现在门口,容貌端庄,虽已显老态,富态中依稀可见年轻时的美貌底蕴,正是赵国皇太后商幼兰。

    “参见太后!”群臣躬身见礼。

    “母后!”海无极快步上前到门口,恭敬扶了母亲的胳膊入内。

    “没打扰你们商议国事吧?”商幼兰问了声。

    海无极笑道:“无妨。”

    “那就好。”商幼兰颔首,目光扫过诸人,缓缓的语气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威仪,“哀家与皇帝有话说,诸位先退一退。”

    母以子贵,在此时此刻毕露无疑。

    海无极也立刻朝众人挥手,倒是孝顺的很的样子。

    “是!”群臣躬身领命,纷纷退下,都出去了。

    一名头发花白,驼着后背的老太监,两眼浑浊,似乎老到连路都走不利索了,也在往外走。

    此人正是大内总管诸葛迟。

    商幼兰朝他喊了声,“老诸葛,没让你走,有事正要让你评评理。”

    诸葛迟停步,抬头看了看海无极的反应。

    海无极笑道:“母后,什么评不评理的,谁又惹您生气了?”

    商幼兰脸上陡然浮现愠怒神色,“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海无极意识到了一些不妙,却故作诧异,“母后何出此言?”

    商幼兰怒道:“我问你,如月中毒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海无极脸色微沉,心中恼怒,已经是刻意瞒着母亲,也不知是哪个管不住嘴巴,回头别让他查出来。

    他强自辩解道:“母后从哪听来的谣言?”

    商幼兰一脸失望地摇头,“前番,找我索要如月小时候的东西,我就觉得奇怪。你还想骗我?我还没有老糊涂!他是你唯一的亲妹妹啊,你怎忍心下此毒手?”

    海无极寒着一张脸,憋了一会儿方徐徐道:“母后,我有我的难处。”

    “难处?我知道你的难处。”商幼兰拍了拍胸口,情绪激动,“你君临天下,舍小家顾大家我都懂。你要逼的你妹妹家破人亡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要夺金州尽管去夺好了,可是为什么非要置她于死地,留她一条性命不行吗?”

    “难道非要她死,你才甘心?当年燕国为质时,你为了自保把她推出去讨别人欢心,你当我不知道?我都知道,我只是不说而已,她为你受了多少屈辱?若非我那侄儿商建伯护着她…你回国登基后,为了稳住萧煌,又逼着她嫁给了萧煌那个病鬼儿子,你想没想过她有多苦?”

    “你一手把她推到了今天,如今又嫌她碍事,又对她下此毒手,你怎么就下的了手啊!你让天下人怎么看我这个做娘的,你让天下人怎么看你!仅仅是给她一条活路也不行吗?”

    海无极被骂的恼羞成怒,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沉声道:“母后,您这一路走来,受过多少委屈,忍下过多少辛酸,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无奈’二字!这天下格局是某些人刻意造就的,就是要让天下人彼此消耗不停!对各国来说,形势都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谁都安逸不下来,谁敢偏安,谁就要灭亡,只有不断强大,只有足够强大,才能抵御足够的风险。母后,赵国没有退路!儿子没有退路!”

    挥臂一甩,指向身后地面,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

    ……

    英武堂内,悬挂的地图前,轮椅上的蒙山鸣和商朝宗指点着地图讨论。

    蒙山鸣坐姿较低,手里拿了根手杆在地图上指点。

    大禅山初来,不好隐瞒这边,已将尕淼水拜访的事告知。而这边在燕国也不是聋子瞎子,朝廷已经开始调集物资和人马。加上金州那边的方哲事先告知,海如月中毒。

    这边岂能不知风雨欲来,迅速展开应对。

    不时有传令官在英武堂内进出,传达各地人马调动的情况。

    蓝若亭快步入内,待堂内传令官退下,方告知:“王爷,蒙帅,道爷回了消息,让我们不要慌,说海如月中毒的事是他让万洞天府公开的,让我们不用理会这事,南州这边该怎么应对就怎么应对,人马做好应变的准备便可,他会在金州那边坐镇,有什么情况会及时通知这边。”

    蒙山鸣颔首:“道爷心中有数就好。”

    ……

    “海如月这个时候中毒?”

    大禅山,正殿内,皇烈盯着神位上新塑的祖师爷塑像自言自语了一声。

    身后数名长老拿着传来的密信轮番查看,一个个面色凝重。

    有人道:“看来燕庭和赵挺是预谋好了的,要联手对两边同时行事,南州危矣!”

    皇烈转身:“牛有道还没有回信吗?”

    一名弟子道:“已经传了三道信去,至今为止,一直没有回复。青山郡那边传来的消息说,茅庐山庄那边没有任何异常,三派的人也没见有什么异常动静。”

    皇烈皱眉:“那家伙什么意思?”

    一长老道:“掌门,风雨欲来啊,尕淼水那边要不要给回复?”

    皇烈摆手道:“那家伙之前的手段你们也看到了,不是吃素的,我不信那家伙能坐以待毙,他肯定要做出反应,先看看他怎么应对,待到大军压境再做决定也不迟。我们这些人也该走动走动了,去府城坐镇,随时做应对。”

    ……

    金州府城的一栋宅院,也是南州在此的落脚点。

    一间屋内的梁柱上,晁胜怀被绑在上头,不时低个脑袋,又不时抬头叹气。

    嘎吱门开,朱老八进来了,端了饭食进来,摆在了一旁的桌上,“晁兄弟,吃点东西吧。”

    晁胜怀摇头,“不吃!”

    本要解开他束缚的朱老八笑了,“喝点水?”

    晁胜怀:“不喝!这是哪里?我要见牛有道。”

    他一到青山郡,牛有道没见着,他也没能走了,当场就被制住了,然后就被带到了此地。

    这是哪里他也不清楚,昏睡中带来的,身为长居山中的人,感觉四周的气息清新度不像是在山中,像是在哪座城中。

    朱老八:“道爷现在很忙,没空见你,有空了自然会见你,你急什么。吃点东西吧,你修为还没到传说中超凡入圣、超脱肉胎的境界,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饿坏了不值得。”

    晁胜怀怒了,“想要怎样给个痛快话,让牛有道来见我,否则大家都别想好过!”

    “嘘!”朱老八嘴前竖了竖食指,“老弟,说好了的,不要大吵大叫,否则待会儿让你变成闷葫芦,你又要憋的难受了。”

    ……

    “老匹夫,你试试看!”

    酒席上的燕使高少明拍桌而起,指着宋使涂怀玉怒斥。

    留芳馆夜宴,招待各国贵宾,燕国那边庭院忽有人来,对高少明耳语,说发现宋使那边的人想劫他们的传讯金翅。

    于是质问之下,双方就在酒宴上唇枪舌剑了起来,恰好宴请的地方就是牛有道当年杀燕使宋隆之地,涂怀玉以此冷言讥讽,让高少明小心布了后尘,当场将高少明给激怒。

    两边亭外的随扈法师立刻都冲了进来。

    砰!黎无花亦拍桌而起,沉声道:“二位什么意思?当我万洞天府是摆设吗?想打架出了金州再打,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黎无花的气色也不好看,脸上憔悴之色难掩。

    让他这个样子出场,也是因为他的身份,在这金州府城,他是最合适代替海如月出面招待贵客的人。

    “高使,别忘了这是在我赵国,你最好收敛一点。”

    在座的赵森冷冷戳了一句,实则在提点,这个时候别惹是生非,尤其是招惹宋国。

    高少明瞥了一眼,冷哼一声,挥手示意随扈法师退下了,自己也慢慢坐下了

    在座的其他人也是各怀鬼胎,都知道这金州怕是安宁不了多久,一场狂放暴雨即将来袭。

    卫使隋湃、齐使左安年席间拿话警告了赵森,话中之意也是在警告赵国不要乱来,否则两国不会坐视。

    一向强势的晋使楚相玉,今天反倒像个和事佬一般,不时举杯劝大家息怒。

    至于韩使诸葛寻基本就坐在那乐呵呵吃喝,只是那眼神不时左瞅瞅这位,右瞅瞅那位,置身事外看戏一般。

    当然,诸人也免不了问黎无花,海如月的身体怎么样了?

    黎无花无可奉告。

    夜宴一结束,黎无花直奔刺史府,到了海如月的病榻前,看着榻上脸色惨白,已憔悴的不成样的海如月,不忍再看下去,扭头走了。

    出来又去了儿子的房间,先对几位同门弟子道了声辛苦,只看了一眼昏睡中肤色泛青的儿子,便忍不住潸然泪下,喃喃自语,“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他知道,儿子坚持不了几天了,也就这几天的事。

    ……

    次日大早,刺史府一阵骚动,万洞天府的弟子不少人飞上了屋顶,警惕着空中盘旋的一只飞禽。

    飞禽上站了一名白衣如雪的男子,面貌俊逸,皮肤白皙,神情淡定从容透着一股儒雅潇洒,身后背着一只竹筐篓子,目光淡淡俯视着下方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