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七二章 自己准备棺材
    司徒耀不禁琢磨,想了想,这个办法还真没什么问题,遂答应了下来。

    两人把细节略做磋商,谈妥后,牛有道起身告辞,“最近安抚金州这边上上下下的人心,司徒掌门事情不少,我就不打扰了。”

    都是表面看着悠闲,实则暗底下操心的事情都不少。

    离开这边,牛有道与管芳仪离开了刺史府,公然在街头晃悠,一路逛到了南州在这府城负责联络的院子。

    一到里面见到朱老八,牛有道随口问了句,“人怎么样了?”

    朱老八,“天天喊着要见你。”

    “那就见见吧。”牛有道挥了下手,示意带路。

    到了那间关押着人的房间,门一推开,看到了依然绑在梁柱上的晁胜怀。

    听到动静的晁胜怀抬头,见到牛有道,顿时在那呜呜个不停。

    怕他吵,连说话的能力也给他下了禁制。

    牛有道咦了声,“这是怎么回事?”回头就骂朱老八,“我让你们好好安置客人,你们就是这样给我安置的?”

    朱老八倒也配合,连连赔罪道:“道爷,我这不是怕他不识相嘛。”

    牛有道怒斥:“还不赶快把人给放了?”

    “是是是!”朱老八连连应下,赶紧上前把绑柱子上的晁胜怀解开了。

    绑了这么久的晁胜怀早已手脚麻木,绳子一松开,立刻噗通跪下了。

    牛有道大为惊讶,“晁兄,你我兄弟之间,何故行此大礼?”

    管芳仪扭头一旁,憋笑,发现这家伙太坏了。

    朱老八也忍不住偷乐了一下。

    晁胜怀跪那起不来,有苦难言,嘴上又说不出话来。

    牛有道上前伸手,将他扶了起来,拖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放坐,顺手点开了他说话的禁制,却没解开他的法力禁制。

    晁胜怀一时间手脚麻痹难动,如同瘫了一般坐椅子上,实在是被绑的太久没活血了,先咳着清了清嗓子,愤怒道:“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先挥了挥衣袖,待管芳仪和朱老八出去了,方叹道:“晁兄,你也别误会,你跑到我家里,一开口就威胁我,我下面人可能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才怠慢了晁兄,我在这里向晁兄陪个不是。我今天才知道这帮家伙尽背着我干些我不知道的事,对了,我让他们带给晁兄的一百万金币,晁兄收到了没有?这事得核实一下,免得被他们给黑了。”

    晁胜怀火大,“你少在这里假惺惺,钱我收到了,人呢?”

    牛有道:“什么人?”

    晁胜怀咬牙切齿道:“我那四个同门呢?一句话,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牛有道哦了声,“你说你那四个同门呐,说到这事,我还想问你,我也奇怪,我下面人说和你约好了的,结果等了一晚上,也没见那四人出现。他们还以为你爽约了,怕有不测,不敢久留,遂先撤离了。”

    “没出现?”晁胜怀愣住,心里嘀咕琢磨,什么情况?

    结果看到牛有道压根不当回事,风轻云淡的样子打量这屋内的环境,似乎一点都不怕那四人出意外后会暴露他们在万兽门偷盗黑玉雕的事,顿时反应了过来,愤怒道:“牛有道,你敢阴我?我告诉你,休想永远拿此事要挟我,我这次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我已在万兽门留下遗书,一旦我不能在指定的时间回去,咱们之间的事立刻会暴露出来,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

    漫不经心四处张望的牛有道慢慢回头看向他,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玩味,问:“晁兄真想求死?”

    手中“嚓”一声,剑已出鞘几分,剑身唰唰摩擦着剑鞘,正在他手中慢慢抽出。

    晁胜怀顿时心跳加速,喉结耸动,干咽了咽口水,紧张了,再次警告道:“我死了,事情必定暴露,万兽门绝不会放过你!”

    唰!剑又猛然归鞘,牛有道杵剑,双手搭在了剑柄上,乐呵呵道:“万兽门?你拿万兽门来吓唬我?你觉得我会怕万兽门吗?真怕的话,你觉得我还敢在万兽门内折腾吗?真要怕,在幻界就把你给做了,早就一了百了!再说了,什么暴露不暴露的,我做什么了,怕暴露?”

    晁胜怀:“这恐怕由不得你不承认!你可别忘了,你在万兽门山门外暴露过飞禽坐骑,还不止一只,知道你突然有了飞禽坐骑的可不止一点点人。五只黑玉雕可不是小数目,这可不是你解释的过去的,万兽门岂能放过你?”

    “哈哈!”牛有道笑着摇头,五只?还要解释?解释什么?需要头疼怎么解释吗?他家里一堆飞禽,想怎么解释都行。

    换了早先,他肯定不敢这样搞,但现在不一样了。

    没有一成不变的局势,事情一直在变动,他也一直在因势利导,随时调整着自己的计划,身为一方头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必须操心。

    总之,他发现晁胜怀这家伙挺逗,身为受门规约束的门派中人,明明知道自己所做之事为门派所不容,难以借到门派之力,明明知道他牛有道如今有不小的势力,还敢一个人跳出来威胁他?

    这不是不知天高地厚么?是在万兽门呆久了呆傻了以为这天下是万兽门说的算还是怎的?

    还以为现在是在万兽门,由得自己利用自己的背景为所欲为呢?

    他也没必要提这个,笑后反而叹了声,“晁兄说的是,不如这样,你再帮我做件事,这事就算过去了。”

    身体已经略缓过来了一点的晁胜怀坐直了,愤慨道:“休想继续要挟我,大不了同归于尽!”

    牛有道哼哼冷笑两声,“晁兄现在可能不知道外面的形势,燕国朝廷即将大举进攻南州,我南州都要不保了,我命都要丢掉了,反正我左右不是死就是逃,你威胁我有屁的意义,有晁兄陪我同归于尽,路上有人作伴,我求之不得。晁兄若是不信…反正我回头肯定放你出去,你自己去打听打听好了。”

    “……”晁胜怀哑口无言,真的假的?他的确不知道外面的形势,这不是被人给绑架了么。

    牛有道叹道:“晁兄,是这样的,只要能渡过这次危机,我也惜命,我也不想找死,犯不着再拿那四个人自找麻烦。只要你能帮我一个小忙,让我渡过这次的危机,我一定能找到你那四个同门,交给你亲自解决行不行?这样你活也能见到人,死也能见到尸。我手上也没了再能威胁你的证据,你也安全了。”

    晁胜怀怒道:“少来这套!”

    牛有道当没听见,继续说道:“倘若你不肯,我反正是没了退路,是燕国朝廷收拾我,还是万兽门收拾我,真没什么关系。我船翻之前,也一定会让万兽门找到那四个人,不用晁兄威胁我,我也会让万兽门清清楚楚知道事情的经过,顺带把你爷爷也一起拉下马。”

    “有一点要声明,真的是让晁兄帮点小忙,不会有什么危险。好了,言尽于此,晁兄好好考虑下吧,想通了就跟这里人说。天黑前,我要得到答复,晚了,晁兄自己准备棺材!”牛有道说罢起身就走。

    “牛有道!”晁胜怀怒而站起,不能运气疏通经络,腿脚依然麻木,又跌坐了回去。

    牛有道懒得理,已经出了门,来到庭院外,对朱老八吩咐了一声,“放他走。”

    朱老八讶异,“就这样放了?”

    “放心,天黑前他会回来的。走吧!”牛有道扔下话,又对管芳仪示意了一声,就这样双双离开了此地,返回了刺史府。

    ……

    金州府城?流浪在这繁华街头,易容后的晁胜怀没想到自己已经被绑来了这里。

    关键是如今形势紧张,连街头贩夫走卒都在悄悄议论。

    稍加打听不难知道牛有道说的是真是假,什么海如月被下毒,什么赵国要攻打金州,什么燕国要攻打南州。

    敢情牛有道那厮还真不是在吓唬他,还真是被逼入了绝境,还真有可能拉他一起垫背。

    居然招惹上了这种在大风大浪里随时可能要翻船的人,晁胜怀肠子都悔青了,郁闷的够呛。

    天黑前,从哪出来的,又回到了哪里,站在门口敲响了院门。

    门开,朱老八笑着请了他进来,一直等着呢。

    门关,晁胜怀咬牙道:“要我干什么?”

    ……

    天黑天又亮,人生在世,一天天就如此。

    鬼医弟子无心要走了,黎无花赶去了留芳馆相送。

    也是挽留,希望对方多留些时日,怕那对母子的病情有反复。

    然而留不住,去意已决。

    司徒耀等人没去,因为人家不领情,也不想他们去送。

    飞禽从天而降,落入了院内,无心走去。

    黎无花忙跟上,问:“先生欲去往何处?”

    无心未回。

    黎无花忙道:“我怕他们母子病情有反复,会败坏了先生名声,一旦有什么意外该如何联系先生?”

    走到飞禽跟前的无心停下,略默,回道:“此去齐京,应该很容易找到我。”

    “好,先生,要不要我派人护送?”黎无花说了句废话。

    无心没有理他,跳上了飞禽后背,手一挥,飞禽纵身而起,腾空而去。

    ……

    管芳仪敲门而入,走到盘膝打坐的牛有道跟前,道:“那个神医弟子走了,说是去齐京。”

    “齐京…”牛有道略睁了下眼,嗯了声,又闭上了眼继续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