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八六章 缥缈阁巡察使
    铁蹄声隆隆,数十骑之后,是数千步卒跟着奔跑,闯入了交战之地的山林地带。

    附近卫所驻扎的人马接到军令,火速赶到。

    随军而来的一名万洞天府弟子跳下了马,缓缓蹲在了地上,看着同门的尸体,神情凝重。

    卫所人马散开,开始在山林中搜索,一具具刺客的尸体被清理了出来,除了七具万洞天府弟子的尸体,其他人的尸体全部扔进了掘出的坑里面。

    柴火点燃,尸体焦臭味熏人,焚毁之后就地坑埋,毁尸灭迹是牛有道的意思。

    驿站外,上千人马赶到,其中也有一名随军驻扎的万洞天府弟子,赶来接应受伤的孙临先等人。

    至于牛有道等人,早已换乘坐骑离去……

    青山郡,石山洞窟,五梁山禁地。

    袁罡坐在一间石室内,照例查看每日由各地传来的密报,梳理有无有用信息,这是他在青山郡的日常之一。

    石室内两张桌子,一张是袁罡的,对面一张是公孙布的,袁罡看过的公孙布同样也在查看。

    室外一名弟子进来,禀报道:“掌门,山外有人求见,说是您的旧友。”

    公孙布看着手上东西,随口问了声,“什么人?”

    弟子回:“自称百里羯,说是途径此地顺道拜访。”

    “百里羯?”公孙布愣怔了一下,手上东西放下,疑惑抬头,“他怎么来了?”

    貌似置若罔闻的袁罡抬眼了,问了声,“什么人?”

    公孙布:“一个在修行界有点名气的散修。”

    袁罡:“你朋友?”

    公孙布摇头,“早年还未来这边游历时认识的,也就见过一次,不熟悉,算不上什么朋友,他找来作甚?”

    袁罡没有多问,又继续低头看自己手上的东西。

    “有请。”公孙布抬了抬手,自己也起身了。

    因为五梁山如今的性质,外人是不便进入五梁山内部的,遂在山门外的一处半山腰建造了一座楼阁,专门用来待客的,可小恬,也可赏景。

    来客百里羯就独自一人,一人一剑,宽袍大袖,三缕长须,走路晃荡着大袖,颇为洒脱。

    公孙布已在楼阁门口,见到客来,笑着拱手:“百里兄,久违了。”

    百里羯哈哈大笑着拱手,“公孙兄,一别多年,风采更胜往昔。”

    公孙布请了对方进楼阁内坐,自有茶水奉上。

    百里羯屁股似乎坐不住,自己在阁楼上下溜达了起来,四处观看,最终站在了楼上的一扇窗前眺望窗外景致,也不吐明自己的来意。

    耐着性子奉陪的公孙布略皱眉,发现这位还真不拿自己当客人,咱们很熟悉吗?

    眼睛余光瞟见,百里羯微微一笑,“地方一般般,听说牛有道在这南州一言九鼎,为何不给自己找个钟灵毓秀之地,反倒在这荒山野岭安身,是不是有点委屈了公孙掌门?”

    公孙布指了指窗外能看见的茅庐山庄:“道爷的山庄内有一副楹联,曰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什么地方安身无所谓,重在能安身,何来委屈一说?”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百里羯嘀咕着微微颔首,目光投向山庄,“至理名言呐。茅庐,名虽不堪,却正应了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之言,如今修行界谁不知青山郡的茅庐山庄。久闻茅庐山庄大名,不知公孙兄能否带我进去一观?”

    公孙布摇头:“怕是要让百里兄失望,茅庐山庄乃青山郡要地,也可以说是整个南州之要地,外人不能轻易进入,我也没资格随便带外人进去。”

    百里羯惋惜道:“过而难入,倒是可惜了。”

    公孙布跟他不熟,不想再陪他绕下去,试着问道:“不知百里兄此来有何吩咐?”

    百里羯目光扫了遍周围,窗下衣袖一抖,亮出了一块宛若白玉的令牌,上面刻有云雾缥缈图案,云雾深处连绵楼阁屋宇若隐若现。

    一见令牌上的图案,公孙布脑海中闪过‘缥缈阁’字眼,瞳孔骤然一缩,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位。

    百里羯手中令牌递了递,示意他拿去验一验。

    公孙布脑中闪过各种念头,最终艰难伸出了手,接了那令牌在手。

    手指在浮雕图案上艰难地来回搓了搓后,施法注入了其中查探,立刻感受到了令牌包浆之下的一股难以言喻的雄浑气息,令人心神战栗,这种气息无法假冒,因为传说这令牌是用神龙遗骸制作的,是真正的龙骨做成的。

    这也意味着,百里羯手上的这面令牌是真的。

    查探的法力从令牌中收回,公孙布双手将令牌奉还,喉结来回耸动了几次,发出不太淡定的声音,轻声问道:“你是缥缈阁的人?”

    百里羯收回令牌纳入袖中,淡淡吐出三个字来,“巡察使!”

    公孙布内心震撼,做梦也没想到这位只是在修行界略有名气的一个散修竟然是缥缈阁的巡察使。

    何为缥缈阁巡察使?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为缥缈阁巡察天下!

    缥缈阁是什么地方?

    九圣虽有各自的势力,但为了控制天下,有一联合总揽天下事物的场所,一个人的所知和所作所为有限,九个人联合起来,天下形形色色很难逃过九圣的眼睛。

    缥缈阁制定着修行界和俗世的游戏规则,譬如钱庄只有缥缈阁能经营,天下钱庄就是缥缈阁的,敢挑战的,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一些大门派虽然能位列缥缈阁,但也只是遵循规则位列,不是能在缥缈阁做主的人,譬如这令牌,那些位列的大门派就拿不出来。

    百里羯:“公孙兄现在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从或是不从?”

    公孙布额头渐有冷汗冒出,脸色也有点难看,被缥缈阁找上了,他有拒绝的资格吗?没有!

    在这天下,没人敢和九圣作对,这天下是九圣的天下!

    公孙布:“我有得选择吗?”

    百里羯微笑颔首,“明白就好。”

    公孙布:“阁下应该不会是冲我来的,是牛有道吗?”

    “聪明!”

    “为什么?”

    “木秀于林,声名鹊起,最近闪耀的很,若是俗世中人也倒罢了,偏偏还是修行中人,关心关心也是应该的。”

    公孙布明白了,道爷最近太惹眼了,已经引起了缥缈阁的关注,很有可能已吸引了九圣的关注目光,于是缥缈阁的巡察使来了。

    这是要让自己在牛有道身边做缥缈阁的探子啊!

    他内心很痛苦,做了这种探子,永远不能暴露,想倚仗缥缈阁得什么好处是不可能的,缥缈阁不会让任何迹象显示你和他们有关,但你没得选择,人家想毁掉你太容易了,牛有道再有能耐也拦不住!

    说实话,牛有道对五梁山不薄,对他公孙布也不薄。

    牛有道的为人,牛有道的人格魅力,他公孙布找不到背叛的理由,可是找到他的偏偏是缥缈阁,他又能怎么办?

    公孙布缓缓闭眼,“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为什么是我?我算不上牛有道真正的心腹,牛有道真正的心腹是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你为什么不找他们,为什么找的是我,就因为我和你认识吗?”

    百里羯:“你觉得对牛有道死心塌地的人适合吗?那种人不冷静,容易感情用事。我能找到你,自然有找到你的原因。”

    公孙布苦笑,“要我做什么?”

    百里羯:“你放心,我们办事有我们的规矩,不会让你难做,也不会影响你什么,你就按日常行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让你露出任何破绽,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打扰你。真要是因为万不得已、因为我们这边干出了什么让你暴露的事,我们对你的补偿是很丰厚的。听说你掌握着牛有道的消息中枢?”

    公孙布叹道:“算是吧!”

    百里羯略有不快,“算是?莫非还想对我含糊敷衍?”

    公孙布:“绝大部分消息来往是经由我这里,也有不经过我这里的,直接由山庄那边控制,山庄那边的应该才是真正的绝密。”

    百里羯略皱眉沉吟了一阵,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长条匣子递给他。

    公孙布接手,一看就知是金翅的蛋,对方显然是要跟自己这边建立秘密的联系渠道。

    “你的身份和条件,每天要经手不少的消息来往,金翅从你手上来往不会引人怀疑。还是那句话,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不会轻易打扰你,一旦有事询问,希望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百里羯略作警告。

    手中东西此时给公孙布的感觉是重若千钧,艰难点头道:“明白。”

    客人没待太久便走了。

    阁楼外安排了人送行的公孙布内心怅然若失……

    山庄内,袁罡与庄虹错身而过,袁罡遇见也只是略点头致意,错过的庄虹略停步,又慢慢回头看了他一眼。

    袁罡进了山庄里的厨房,看南山寺僧众为今天的饭食忙碌。

    “袁爷。”吴三两在门口招呼了一声,厨房是南山寺的禁地,除了牛有道和袁罡,圆方死活不让其他人进入。

    PS:元旦,有很多话想说,又强自摁奈了下去,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辛酸话:求月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