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九六章 万里寒光,一剑摧城!
    欲再次出手的黑衣蒙面人皆有几分错愕,有这样的高手出手,他们显然已经没必要再介入,介入也是找死!

    都罢手了,都在山庄内抬头旁观上了。

    高空上一只飞禽载着那名宦官修士盘旋等候着,远处又有一只飞禽载着尕淼水和高少明来到,从空中观看全面战况。

    空中升势已竭的宗元俯看下方,见花衣男子再次升空而起,双臂一挥,脚下涌出黄色气旋,顿时托着他加速上升。

    他欲再试探一把虚实,刚才硬碰硬一下很是让他惊疑不定,与自己交手的人没有露真容,他想测出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若真是天下鼎鼎大名的人物,一看出手他大多应该都知道才对。

    见宗元加速上升,花衣男子身形扭转飞旋,双袖甩动如螺纹,直线旋转而上。

    看到宗元不借力便能升空与自己齐平,驾驭飞禽的宦官修士心惊,暗叹不愧是丹榜排名第七的高手!

    驾驭飞禽而来的尕淼水见到这一幕亦暗暗赞叹不已。

    一道花衣人影振臂腾空而到,双袖兜风浮空,令尕淼水大惊,不知是什么人。

    阁楼上的牛有道等人抬头望苍穹,能看到的也只是几个黑点。

    “宗元老儿,何故逃跑?”花衣男子问了声。

    宗元勃然大怒,双袖一甩冲来,花衣男子亦甩袖冲去。

    咣!两人瞬间冲撞在了一起,砰砰咣咣声剧烈响个不停。

    碰撞的刹那,两人打的罡风四溢,搅乱了高空的气流,搅的不远处观战的两只飞禽振翅摇摆,努力稳住身形。

    双方人影在空中快速穿插来回,似乎势均力敌,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忽,激战的动静骤然一停,只见两人四只胳膊纠缠在了一起,你锁住我胳膊,我锁住你胳膊,谁也不肯撒手,谁也不肯放过谁,两张脸几乎贴在了一块,四目凌厉对峙。

    两人在空中旋转着,气机烘托下,一路慢慢旋转下降着。

    “你究竟是何人?”宗元沉声喝问,交手了半晌,居然看不出对方的来历,有此等实力的人,不应该是修行界的无名之辈才对。

    花衣男子:“我是何人不重要,倒是你堂堂宗元,没想到居然甘为朝廷鹰犬,我倒想知道燕庭给了你什么好处!”

    “你帮南州这边,和我又有什么区别?”

    “你不出手,我自然也不会对你出手!”

    “藏头缩脸的鼠辈,既然是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宗元一声冷哼,双肩一抖,身上涌出黄色气机,缠向对方。

    花衣男子双臂猛然一推,双方瞬间分开,却发现双手双足上被黄色气劲给缠绕拖拽,当即四肢一震,咣一声爆破了纠缠的气机。

    宗元双臂搅出一道黄云,宛若一条黄色飞龙缠来,将刚挣脱束缚的花衣男子瞬间缠了个结结实实,且越缠越紧,勒得花衣男子双手肤色通红。

    那气劲之绵韧,花衣男子拼尽一身法力居然无法绷脱。

    更恐怖的是,扯着龙尾较劲的宗元双臂一动,纠缠的飞龙身上似乎衍生出了许多小蛇,要往花衣男子的眼睛和鼻孔等部位钻。

    花衣男子运气护体,小蛇奋力之下,难以侵入他体。

    扯着龙尾的宗元胳膊再次一振,纠缠的龙首张开了獠牙大口,猛然一口啃向花衣男子的脑袋。

    挣扎中的花衣男子身躯一抖,气机勃发,硕大龙首虽一口咬住了他脑袋,但那獠牙却始终离目标本体隔着一指的距离,难以啃入。

    “你的人好像落了下风!”阁楼上的皇烈沉声提醒了牛有道一句,他现在可不希望牛有道这边输,回头还不知宗元会不会放过他。

    抬头观望的牛有道面色凝重,若是连那位都挡不住对方,那自己可就真的麻烦了,之前是真没想到朝廷能请出宗元来对付他。

    “好!真是大开眼界,不愧是丹榜排名第七的高手!”

    站在飞禽身上的尕淼水见宗元占了上风,欣慰颔首赞叹。

    高少明亦惊叹摇头。

    见对方在和自己硬拼法力,偏偏两人的法力修为似乎又旗鼓相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个办法,拽着龙尾的宗元身形猛然向下一沉,拽着被缠绕的花衣男子一起向地面落去。

    花衣男子看出了对方的意图,分明是想借下坠之势来个甩击,想将自己甩砸向地面把他给砸个粉身碎骨。

    他一开始还能施法抵御,拖延下降的速度。

    可很快便发现,自己这样太吃亏了,自己既要拖拽抗衡对方,还要拼尽法力拖延下坠的速度,法力消耗太快了,而对方只管拖拽,还能借助下坠的引力,这样下来自己根本抗衡不赢。

    他瞬间放弃了施法拖延下坠速度,两人从空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宗元拖着人飞快冲向地面。

    随着两人越来越接近地面,阁楼上的人将二人纠缠情形看了个清清楚楚,皆脸色大变。

    快速坠落的花衣男子忽目露凌厉之色,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忽铿锵声喝,“万里寒光,一剑摧城!”

    猛然察觉到上方的气势不对,宗元猛抬头看去,只见纠缠的黄龙内血光一闪。

    咣!天地间一声震响。

    花衣男子已经身化为剑,整个人包裹在了一支约两丈长的血色琥珀般的巨剑之中,剑势爆发出来的刹那,顷刻间将纠缠的黄龙崩切而散。

    人在剑中倒栽而下,挥手并两指成剑引,指向了下方的宗元,趁势一剑斩杀而去。

    阁楼上诸人皆瞠目结舌,都是头回看到如此壮观的天外飞剑一幕,宛若九天而来的巨剑诛魔。

    商淑清却看不出什么名堂,无论宗元施展的黄龙缠绕,还是花衣男子化出的血色琥珀巨剑,睁不开法眼的人都看不到,只看到空中下来的两个人影,所以也看不出交手的真正威力如何。

    上空飞禽上的尕淼水亲眼目睹了以身化剑的一幕,失声惊呼,“这是何人?”

    猛抬头的宗元大吃一惊,他下坠的速度,不如那光溜溜的巨剑能减少下击的阻力,血色琥珀巨剑顷刻袭至,措手不及之下来不及躲避,只能是硬扛,双掌仓促间猛然一拍,钳制住了剑身。

    “以身化剑!莫非是传说中上清宗三代以后便无人再练成的《青云剑诀》?”宗元惊怒之下问了一声,旋即自己又改了口,“不对,青云剑诀是青色剑影,你这是血色,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回话,也来不及回话,两人已以流星之势撞向了下面的一座山丘。

    山丘上搏杀的几人吓一跳,仓促间罢手不战了,闪身四散而逃。

    撞向山丘那一刻,双掌夹剑的宗元突然猛的一推剑身,欲闪身脱离。

    身在剑中的花衣男子手掐剑诀挥臂一甩,巨剑猛然螺旋刺下,旋转剑锋与宗元擦身而过,带出一道血花。

    轰!山崩地裂般,山丘被宛若九天霹雳般的剑势轰然击垮,巨剑消失在土石爆飞中。

    所有观战者无不骇然,皆倒吸一口凉气。

    站在阁楼上远观都能感受到大地传来的震感,商淑清下意识惊的后退了一步。

    今时今日,她才真正领会到了,为什么说这天下是修士的天下,试问凡夫俗子的千军万马又如何能挡住此等人物!

    站在山顶的袁罡等人霍然回头看去,看向那座崩塌的山丘。

    土石爆飞中,宗元腾空而起,面露悲愤狰狞之色,一只胳膊横空虚抓,另一只胳膊已经消失了,刚才躲避不及,被巨剑旋转之下给削掉了。

    虚抓的那只手掌宛若沙漏一般,崩飞的土石哗啦啦聚集而来,转瞬形成一只巨型大锤,独臂抡起便朝炸开的山丘上狂砸了下去。

    从地坑中蹿出的花衣男子旋身翻飞,血色琥珀巨剑再现,翻飞中迎着劈来的大锤斩去!

    咣!大锤被一剑给斩断成了两截,巨剑亦在刹那消失。

    纷飞土石中,身形翻飞的花衣男子见缝插针般,双手十指连弹,一道道血芒迸射。

    抡臂挥锤的宗元迅速翻身躲避,同时抽回锤杆,拦往身前抵挡,挡住了要害,腹部却被三道血芒洞穿了势弱下的护体罡气,爆出三朵血花来。

    聚土石在手中形成的锤杆被那接踵而至的血芒给打的崩溃,土石乱雨中,宗元闪身冲天而去。

    花衣身影亦闪身追去,两人一上一下,双双于空中飞升,众目睽睽之下扶摇直上。

    口角呛血的宗元看向下方之际,也看到了自己腹部的血窟窿,双目欲裂地对下方追来的人道:“魔教教主的厉魔指…”脑海中闪过之前怀疑过的青云剑诀,瞬间猜到了什么,“原来是你!”

    花衣男子没有吭声,穷追不舍。

    宗元知道这样耗下去不行,立刻横闪而出,欲蹿向山林中逃窜。

    空中血光一闪,花衣男子再次以身化剑,巨剑斜斜射出,没有人体那么大的滑行阻力,速度更快,加上双方距离本就相差不远,瞬间一剑追到。

    宗元独臂搅动,一只黄龙腾空而出,缠住了巨剑,他亦翻身一把扳住了剑锋,被顶着后飞之际,厉声道:“非要赶尽杀绝不可吗?”

    人在剑中的花衣男子沉声道:“我原本很羡慕你,可你好好的逍遥翁不做,非要卷入这般是非当中,一脚踏入,你还收得了手吗?”

    宗元脑中闪过许多念头,知道对方的话没错,已经无法再置身事外了,杀不了牛有道,朝廷不会放人,他只能再找机会动手。就算朝廷能放人,有那些人在且已经暴露了,他脖子上就栓了根无形的绳索,随时有人会拉扯。

    他满脸悲愤道:“我身不由己!”

    “既然你我都没有退路,便由我送你一程!”

    花衣男子话落之际挥手剑诀,血珀巨剑急速旋转之下,当空绞杀出一蓬血雨。

    PS:汗,好多喊爆发的,那啥,今天月票要是能突破两万票,我就连爆十更。捂面,我是不是太无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