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零七章 意外之喜
    袁罡却没有高兴的意思,反而泼了盆凉水,“据五梁山那边的消息,容阳城外一战,上万败军被堵在山谷中火烧聚歼,上万人欲降,蒙山鸣杀降,将上万人尽屠!”

    管芳仪听的有些毛骨悚然。

    牛有道静默了一阵,徐徐道:“猴子,乱世有乱世的法则!王爷给了蒙山鸣先斩后奏的大权,蒙山鸣这样做必然有他的道理。战场上,蒙山鸣戎马一生,是久经考验的真正的行家,专门的事情交给专门的人去做,我们不懂的就不要指手画脚了,免得人家束手束脚。”

    袁罡转身走了,也没多说什么。

    “这臭猴子没想到还有妇人之仁的一面。”管芳仪盯着袁罡离去的背影叹了声,不过手摁在牛有道的肩头还是拍了拍,“不过道爷,你这回出手,死的人真的是太多了,我可是真妇人!”

    牛有道平平静静道:“不进则退,我若让步,这边的人将会死的更多,换了你,怎么选择?我没得选择!”

    “唉!反正你也不在乎再添几个,我去通知郡城那边动手吧。在齐京的时候,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卷入这样的事情里面。”管芳仪从他肩头抽离了手,叹着离去了。

    牛有道拿着战报翻来覆去。

    不管怎么说,能有这样完美执行他意图的人,他省事不少……

    夜幕降临,容阳城外一战的后果持续显现,震慑力明显,定州兵力有限已不敢再主动出击,收缩兵力,进入了全面防御的状态。

    中军大帐内,薛啸在焦虑等待朝廷回复,等待朝廷援兵,等待朝廷想办法解决这事。

    袁罡也在五梁山中枢等待随时传来的战报消息。

    一名五梁山弟子入洞禀报,“袁爷,外面留仙宗弟子传话找您。”

    同在洞内的公孙布抬头看了眼。

    袁罡起身离去,来到了洞外,见到了留仙宗的守山弟子,后者报:“袁爷,山门外来了一个人,说是您的旧友。”

    袁罡问:“什么人?”

    留仙宗弟子道:“对方没说,蒙头盖脸的,没露真容,只说您见了便知。”

    袁罡皱眉而去。

    待见到这位所谓的旧友,袁罡把人带进茅庐山庄后不久,牛有道来到了商淑清居住的院子。

    “道道!”与商淑清坐一起的银儿眼尖,喊了声先站起,跑了过去。

    牛有道看着她手中抱的食盒,头疼苦笑,“还在吃啊!”

    银儿立马手抓了一块野猪肉递给,“给你吃。”

    “吃过了。”牛有道立马摆手婉拒。

    “道爷。”商淑清走近给礼,颇有些意外,牛有道很少主动过来找她。

    牛有道将银儿支开后,问道:“郡主,你对燕京里有头有脸的人应该都熟悉吧?”

    商淑清不知他为何会问这个,迟疑了一下,“要看是什么人,我毕竟离开燕京有些年头了。”

    牛有道:“譬如大司空府的人呢?”

    商淑清颔首:“高大人家的人认识一些,但不多,我平常在家时也很少出门。”

    牛有道:“高见成的管家呢?”

    “范专吗?”商淑清问了声,见他点头,自己也点头道:“他来王府拜见过,我见过他,算是认识。道爷何故提他,和被抓的高少明有关吗?”

    牛有道笑道:“既然认识,那就劳烦郡主随我来一下。”

    商淑清疑惑,不过还是乖乖跟他走了,银儿也没落下,抱着食盒主动跟上了……

    一间静室内,灯火昏黄,大司空府的管家范专静坐在一张桌前,静静等候。

    冒充袁罡旧友找袁罡的就是他,他此来小心谨慎,怕直接找牛有道惹人注意,遂先找到了袁罡,让袁罡做了安排,安排他与牛有道见面。

    然而牛有道这边认识这位的估计不多,留仙宗三派那边也许有人认识,可对方说了是秘密前来不能声张,来后又要求屏退其他人,牛有道似有所悟,这才找了商淑清来验证。

    静室门开出一道缝,范专抬头看了眼,坐在光亮处看不清黑暗中的人,不知是谁在偷窥。

    门外,商淑清看过后,转身对牛有道点了点头,低声道:“道爷,是他没错。”又有点疑惑,“是来救高少明的吗?”

    牛有道谢过,伸手请她先一边歇着,示意回头再说这事,他先摸摸情况。

    人退下后,牛有道推门而入。

    见到牛有道,范专盯着看了下,随后站了起来,拱手道:“老奴范专,见过道爷。”

    牛有道笑着伸手示意他坐,自己也坐下了,笑道:“你我素未谋面,怎知我是谁?”

    范专道:“老奴不会冒然前来,见过道爷画像,在这茅庐山庄想必也没人敢假冒道爷。”说罢又叹着摇了摇头,“都说道爷年轻,今日一见,方知什么叫做青年才俊,纵横卑阖,令天下才俊汗颜。”

    牛有道笑眯眯摆手,“客气话就不要说了,直接说事吧。”

    范专也没拐弯抹角,伸手从袖子里掏出好几张天下钱庄的票据,推到了牛有道面前,“请道爷笑纳。”

    牛有道伸手捡起一看,算了算数目,加起来刚好一千万金币,略挑眉头,随手扔回了桌上,“我说的是一个亿,才一千万,是不是太少了点,打发要饭的呢?”

    范专苦笑:“若一千万金币都算是打发要饭的,那满京城权贵怕都成了要饭的,为这一千万,府上几乎是倾家荡产了。”

    牛有道:“跟我讨价还价?”

    范专:“不敢,道爷说的一个亿,只会多给,不会少给。”

    牛有道哦了声,饶有兴趣道:“多给是多少?”

    范专意味深长地低声道:“燕国江山价值几何?”

    牛有道安静了,凝视着对方的双眼,就一个字,“说!”

    “老奴此来并非为了拿钱赎人,明少在道爷手上,主人很放心。这钱,是主人让老奴送给道爷的一点心意,多谢道爷近期对明少的关照……”范专压着嗓音而谈,将高见成让自己此来目的不疾不徐地吐露了出来,最后察言观色,观察着牛有道的反应提醒道:“道爷若是能看上老奴主子的微薄之力,老奴的主子就必须在朝中留待有用之身,若是垮了,老奴的主子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想帮道爷也帮不上了。”

    牛有道的表情很精彩,一亿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他原本也估摸着高见成不太可能拿出一个亿来,漫天开价只是试试水,看看高见成有多在乎这个儿子,想先垫垫份量再掐住份量下手。

    对他来说,高少明是他捡了个便宜,他一开始怎么都没想到能活捉燕国大司空的儿子。

    更加更加没想到的是,高见成居然会给他来这一出,倒是弄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表情接连变幻了一阵,捋清了思路后,牛有道那真正是由衷地摇头赞叹了一声,“能在朝中身居高位的,果然不简单,是牛某小瞧了天下英雄,不是朝廷无人,而是朝廷无用人之能!”

    他再次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票据,抖了抖,“既是大司空如此美意,若拒绝便是牛某不识相了!劳烦转告大司空,明大少在这边,牛某一定好好款待,绝不会怠慢。另外也请大司空放心,大司空交代的,牛某全力配合,明早便会有让大司空放心的消息传出!”

    范专笑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点头,“老奴一定帮道爷把话带到。”

    转而神情一肃,“道爷,我要亲自面见明少!”

    “好说。”牛有道站了起来,“稍等,我这就去安排。”说罢便出去了。

    没多久,显得有些狼狈的高少明被带来了,暂时也没空梳洗。

    人被推入,门一关,见到屋内的老管家,高少明愣住,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范专颤声道:“大爷,让您受委屈了。”高少明这才相信不是梦,快步上前,扶了范专的双臂,惊喜万分道:“范叔,你怎么来了?可是父亲让你来救我的?”

    “嘘!”范专竖了根手指,示意他小声,随后正色告知,“大爷,是老爷让我来救您的没错。不过有些话大爷要记住了,大爷如今是回不了京城了,也别想着回去,从今天开始,高少明这个人已经死了,已经为陛下捐躯了……”

    燕京大内,一座冷冷清清的庭院内,冷冷清清的屋内。

    桌上摆着一碗白饭,还有一碟咸菜。

    坐在桌旁的周清周贵妃打扮的端庄貌美,看着桌上简陋饭食,渐露惨笑,笑出了泪光。

    这是宫人送来的晚餐,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同时宫人还撂下了一番话,说是飞花阁和真灵院的掌门都被抓了吊在青山郡的城头,如今大司徒童陌命各部缩衣节食,宫里也得响应号召,让周贵妃将就着用吧。

    自从周守贤战死,周家的处境便日渐败落,但周守贤自刎博了个为朝廷战死之名,总算保全了家人,可周家的顶梁柱毕竟是倒了。然周守贤自刎相托,曹玉儿和金无光动容,相识相交多年,情义在,对周家多少有关照,两位掌门毕竟是能见上童陌的人,打招呼之下,宫里倒也不会太过为难周清。

    周清知道自己的命运和周家的命运寄托在商建雄的身上,希望得到商建雄的欢宠,遂反复求见,然却有人阻挠,就算求见的话传上去了,上面也会转告,陛下国事繁忙。

    周清算是明白了,商建雄当年对她的宠幸是为了安她的父亲,如今她父亲走了,宫中佳人无数,陛下需要安抚的权贵太多,哪还能轮到她。

    可她还是每日都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期待万一哪天陛下来了。

    没想到陛下没等来,却等来了这个消息,宫中的势力小人反应极快,知道飞花阁和真灵院垮了,知道她最后的靠山垮了,知道她翻身无望立马投某些人所好,以白饭咸菜招呼堂堂一位贵妃。

    “小红,把我那匣子拿来。”周清抹泪一声。

    两名贴身侍女中的一位领命而去,搬来了她的一只首饰盒。

    周清却推给了她,“拿去上下打点吧!”

    两名侍女赶紧跪下了,一人哭道:“娘娘,您打点来打点去,手上可就剩最后这么点东西了。”

    “不能让你们跟着我受罪,希望能给咱们换口好饭吃,兴许能多活一些时日,去吧!”周清挥袖摇头,泪流,自己都吃这个了,两个丫鬟的情况可想而知。

    PS:前几日一位新盟主忘了感谢,本章加量愧补,感谢‘大老虎老大’的支持,谢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