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零八章 丹榜第七,赵雄歌!
    她这里还有咸菜白饭下咽,此时的商建雄却是着急上火,什么都吃不下,一直在关注定州那边的战况。

    待到薛啸紧急求援的战报一到,获悉定州集结的五万大军近乎被南州三万人马全歼,更丢了一郡之地,商建雄震怒。

    怒斥薛啸无能没用,怒斥下面那些开城投降的官吏,誓言若有一天必将那些投降的官吏给诛九族。

    然而更多的是不安,偷袭茅庐山庄不成,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竟惹出这么大的事来。

    与一群大臣商量来商量去,调遣其他州的援兵去不是不行,可此时朝廷控制下的那些州府大多被抽调了兵力去防御韩国和宋国,南州兵锋之盛,就算调集两州剩余人马过去也未必打的赢。

    关键的是,一旦把战事扩大,那就真要变成个里应外合,燕国内部大乱,韩国和宋国能忍得住不出兵吗?

    三大派知道了也不会答应朝廷这样做,商建雄若敢这样豁出去乱搞,只怕他这皇帝也做不下去了。

    可若真按南州说的那样,就因南州编造的一个理由就要杀了薛啸赔罪给交代,朝廷威信何在?让各地州府的州牧怎么看?回头那些拥兵自重的诸侯纷纷挑衅效仿怎么办?别说大臣反对,商建雄自己第一个不答应!

    最终不得已,在群臣的建议下,商建雄只能是请三大派出面干预,摁住乱来的南州!

    对商建雄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很艰难,彰显的是他这个皇帝的无能,连个南州都治不住。

    重要的是,这事是他自己惹出来的,有些事情他不承认也没用,大家都不是傻子,自己把事情给搞成这样,最后让三大派出面给你擦屁股收拾烂摊子,把三大派当成了什么?三大派能给好脸色看才怪了!

    与此同时,南州攻打定州动静太大,想瞒也瞒不住,被各方势力探子探得,各路消息皆在回传途中。

    ……

    天亮了,青山郡城下一片嘈杂,城头吊着的人提了十个上去,当着众人的面,守军射杀了十个,提了上去收尸。

    “怎么杀了?”

    “听说检举揭发是朝廷让他们偷袭的,郡城守军说朝廷不可能干这样的事,恼怒这些人妖言惑众,给杀了!”

    城下百姓那叫一个议论纷纷。

    尸体抬出了城,在荒郊草草掩埋,埋的时候又多了个人,一个满脸血水、脸都撞变了形的人。

    埋人的士兵碰头在一起,送来十具尸体的一伙人问另一伙,“这是哪死的一个?”

    另一伙嘿嘿道:“还不是攻打山庄落网的人之一,不过这人的来历可不小,说是朝廷大司徒高见成的儿子高少明,好像听说是不想连累家族,最后居然一头撞墙上自尽了!”

    “嚯,那这来头还真不小。那位高司徒还不得伤心死?”

    “伤心个屁,人家美妾成群,儿孙众多,死一个算什么,大不了再多生几个补上。”

    “哈哈,你这家伙的嘴还真损。”

    “谁不火大?这朝廷为了对付咱们南州还真是不择手段,不但偷袭,还敢抢王爷的女人,连这么卑鄙的事都干的出来,我看这朝廷迟早完蛋!”

    ……

    “高少明自尽了?”

    从外面赶到牛有道院子的管芳仪一见牛有道,劈头便问,很惊讶的样子。

    “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上人家了?”牛有道调侃着走下台阶。

    “呸!”管芳仪唾弃一声,跟上他的步伐,“我是担心我的钱没了。”

    “嗯,给。”牛有道掏出几张天下钱庄的票据给她。

    “一千万!”管芳仪清点后眉开眼笑,忽然笑容一逝,拉住了他的袖子,逼问:“藏私房钱了?”

    “……”牛有道哑口无言,什么跟什么呀?

    管芳仪二话不说,立刻揪住他搜身,在他袖子里还有身上一阵乱摸。

    “干嘛干嘛,孤男寡女的别动手动脚,小心让人看了误会!”牛有道身子痒痒着乱扭躲避。

    “老娘洗澡都被你看过了,你还怕误会?”管芳仪不依不饶,搜了遍发现的确没有藏私,依然是穷鬼一个才放过了他,不过目光却看向了他的房间内。

    “喂!”牛有道一手杵剑,整了整弄乱衣裳的另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往哪看呢?我说红娘,你有劲没劲,至于么,我在你眼里是墙角旮旯藏钱的人?”

    管芳仪怒道:“说好的一个亿呢?”

    “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让人家哪找一个亿去?你不会真的认为高家能拿出一亿金币的现钱来吧?”

    “你当初让我拿出三只黑玉雕时是怎么跟我说的?说什么一亿到手了都是我的。现在呢?卖给大禅山的一只好歹还值个五百万,眼前三只就一千万?”

    “账不是这么算的,你想想,那五百万你不是还匀出去了一些么,三只一千万算算也差不多了。”

    “牛有道,我当你不会算账,现在看来,账算的挺清楚的嘛,你还要不要脸?”

    “我说红娘,你好歹也是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美人应该视金钱如粪土才对,不能钻钱眼里去,有损你形象。”

    “少来这套,天下第一第二都过去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老娘现在已是人老珠黄,还是手里攥着现钱最稳妥,如今是视虚名如粪土。九千万拿来给我!”

    “你看看你呀,和老熊有的一拼,你太让我失望了。”

    “少转移话题,现在谈钱的时候,别跟老娘谈什么感情,没用。骗我一次又一次,耍的老娘团团转,这次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人家只给了我一千万,我到哪找一个亿去,先欠着行不行?”

    “行,你没有我也不能硬把你给卖了,给个时间,什么时候还我?”

    “下辈子行不行?”

    “王八蛋,别跑!”

    又能跑哪去,堂堂道爷也不能因为欠点账就躲出家门去,最终还是被管芳仪给揪住了袖子。

    索性了,牛有道豁出去了,就是没钱,你能把我怎样吧?

    耍起了无赖,那真是把管芳仪给气得牙痒痒,只能是容他先欠着,等有了再一点一点还。

    两人吵吵闹闹也就那么回事,吵过了也就过了,回头照样“如胶似漆”。

    其实管芳仪很享受这种感觉,所以逮住机会就想收拾牛有道。

    两人最终溜达到了黑牡丹的坟前,看着杵剑闭目的牛有道,管芳仪问道:“高家拿一千万买高少明一条命?”

    牛有道诧异:“何以见得?”

    管芳仪:“别当我瞎子,当我不知道山庄昨晚来了客?人一来,你这边就提了高少明去见面,今天一早高少明就死了,哪有那么巧的事。昨晚是高府派来的人吧?”

    牛有道笑问:“那你又怎知是花一千万买高少明的命?”

    管芳仪:“把事情连起来想也不难理解,高少明落在了你的手里,一旦被你折腾的站出来指证朝廷,高家就完了!高少明一死,则不存在这个问题。撇去亲情不说,花一千万买高少明一死保高家平安完全值得!而你若不答应,别说一个亿,连这一千万都拿不到。是不是这样?”

    牛有道呵呵一笑,没否认,也没承认,反问:“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管芳仪哼了声,一副就知道是如此的样子……

    无边阁,天湖客栈,走到窗前的令狐秋推开窗户向外眺望之际,愣了一下,发现今天的无边阁似乎有点热闹,外面的桥上人来人往的频率高于正常。

    他正想招呼屋内收拾的红袖过来问问,门外响起了“咚咚”敲门声,屋内二人扭头一看,只见红拂推门而入。

    不等令狐秋开口,红拂已走到窗前禀报道:“先生,丹榜更换了。”

    令狐秋哦了声,看向窗外,“寻常人物的更迭应该没这么大动静,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的排名有变动?”

    红袖闻声走了过来观望。

    红拂点头道:“先生所料没错,丹榜排名第七的宗元被人杀了,杀他的人是丹榜排名第九的赵雄歌!赵雄歌跃升至第七排名,取代了宗元的位置,第十递补第九位,第十一进入了前十。丹榜前十同时有三人的排名变动,故而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令狐秋有些讶异,“赵雄歌?他已多年不再卷入什么是非,怎会对宗元出手?”

    红拂:“按丹榜上提及的排名更迭原因…”说到这顿了顿。

    令狐秋和红袖相视一眼,后者问:“欲言又止干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有什么不能说吗?”

    红拂:“按丹榜上的说法,燕国青山郡的茅庐山庄遭遇大量修士袭击,宗元是攻方,赵雄歌是守方。”

    屋内一阵静默,令狐秋忽轻轻叹了声,“老三那边怎会同时招来宗元和赵雄歌出手…老三没事吧?”

    红拂摇头:“至于宗元为何袭击茅庐山庄,如同往常,丹榜点到为止,没有详说。不过刚传出的一个消息也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兴许值得揣摩,茅庐山庄遇袭的次日,参与偷袭的飞花阁和真灵院的掌门等一干高层被活捉,被吊在了青山郡的城头示众,同时南州大军突然攻入了定州,对朝廷控制的人马展开了进攻。”

    “不知这两件事情有没有关联,不过外面都在传言,偷袭茅庐山庄的幕后主谋应该就是燕国朝廷,燕国朝廷应该是惹来了三爷的报复,否则商朝宗无法驱使大禅山干这种事。若照此说法,三爷应该没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