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零九章 跑马圈地
    一连串消息让人意外,令狐秋沉默了,回头盯着窗外许久,最终叹了声,“没事就好,老三的手笔是越来越大了,也越玩越大了,咱们是插不上手了,继续保持距离未必是坏事。”

    保持距离?姐妹二人不知该说什么好,本来双方是撕破了脸,关系也已经是一刀两断了的,可折腾来折腾去,又变成了藕断丝连。

    对先生来说,已经渐渐认了那份结拜情,上次牛有道那边发消息来问那个百里羯的情况,从先生立马整理情况回传便知。

    可对她们姐妹来说,牛有道是她们一场不堪回首的记忆,奈何不了人家想躲的远远的,最好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这边对那个牛有道是抬不起脸来亲近,也甩不脱,如今人家能随时贴上来,想必先生是不排斥的。两人隐隐感觉两边相处的主动权似乎一直被牛有道给掌控着。

    加之能在齐京避免牢狱之灾和摆脱晓月阁,也是牛有道一手操办的,虽然外面大多是不知情的人谣传,但齐京那边和晓月阁都是各知内情的人,牛有道可以说是念曾经的结拜之情,也可以说永不负结拜之情。说前者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一旦说后者,牛有道树敌太多,他们也得跟着受牵连。

    姐妹二人以前还不觉得,后来渐渐感觉这边实际上已经被牛有道用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控制了,根本无法摆脱。

    因排斥牛有道,二人不免将牛有道往歪处想,也曾提醒令狐秋。

    可令狐秋也说二人想多了,从咱们落入大牢开始,就没有了利用价值,既无钱又无势,人家也不差我们当打手干打打杀杀的事情卖命,值得在我们头上花这个心思吗?

    二女想想也是,有一点也不得不承认,这边曾经那般对牛有道,而牛有道之后对这边的行为担的起“仁义”二字,做的让这边实在是无话可说,再多想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收拾一下吧,咱们也该走了,通知弟兄们走人。”令狐秋伸手关窗,转身吩咐了一声。

    红袖试着问了声,“去哪?”

    令狐秋:“回晋国重新开始吧。”

    “是!”二女应下,各自忙去,心里却都叹了声,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燕国南州。

    这边在牛有道的帮助下,已是不费什么事就创建了一个门派,名为天地门,寓意脱离晓月阁后从此天高地阔。

    这些年常驻无边阁,是在从散修中小心仔细遴选一些合适的班底,近期框子基本上打好了,该去何处立足又不得不考虑。掌门是晋国修士,在晋国也有一定的人脉,融入晋国修行界顺理成章,可晋国大的环境不适合初使的小门派发展,说到底就是晋国穷了。

    去其他国家,令狐秋是散修的时候来往没什么,真要组成一个门派在当地发展自己的势力,估计其他国家的势力也不会接受。

    想来想去,姐妹二人想到了燕国南州,那是牛有道的地盘,按牛有道的为人,只要这边开了口,估计有个立足之地不成什么问题。无论是南州的世俗权势还是南州的修行势力,牛有道都能摆平,加之南州的发展欣欣向荣,去南州真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可两人有这想法也难以启齿,两人被牛有道非礼过,一想起当初在一间屋里的情形,再见牛有道的话太尴尬了,真没办法对先生说去找牛有道。

    两人跟随令狐秋多年,是了解令狐秋的,大概也猜了令狐秋有去南州的想法,也在犹豫,没想到最终也是开不了那个口再去求人家,还是选择了去晋国,估计多少也受到了南州对燕国朝廷开战的影响,促使做出了最后的抉择。

    姐妹二人心中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扶芳园,独孤静快步进入竹林,对徘徊中的玉苍急报:“师傅,南州对定州出兵了,攻势凶猛,一口气连下十几座城池,打的定州人马无还手之力,一味防守!”

    南州居然对燕国朝廷动手了!玉苍霍然转身,一脸震惊,接了独孤静手中的密报,查看详细情况。

    惊疑不定中看过详情,玉苍抬头眯眼,看着片片旋落的竹叶,若有所思。

    对于牛有道这次从头到尾的举动,他这边亲自参与了,是最清楚的,宋使是牛有道杀的,金州途中的陷阱是牛有道设的,茅庐山庄也早有准备针对偷袭。

    一切的一切从头到尾都是牛有道蓄谋设计的,根本不存在什么燕国朝廷激怒了牛有道出手。

    也就是说,牛有道一开始就做了对定州出兵的预谋,燕国朝廷掉进了牛有道的连环套之中。

    “呼!”玉苍长呼出一口气来,连连颔首,“好家伙,杀宋使挑拨诸国矛盾,绑住了燕国朝廷的手脚,他自己却放开了手脚肆意妄为,燕国朝廷主动变成了被动,只怕连自己怎么着的道都搞不清楚,这次怕是要吃大亏!老夫果然没看错人,我们这次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这厮是我们最佳的合作对象!”

    对于之前追杀牛有道失利,他已经找到了答案,原来赵雄歌在牛有道的背后。

    ……

    定州战事未停,薛啸渐渐发现了不对,南州不像是要和他们硬拼,不朝他集结的主力人马来,反而趁着他收缩兵力快速收割他收缩兵力后的地盘,这就跟捡便宜似的,速度那叫一个快。

    能不快么,一块块地盘上的兵力都收缩了,根本没什么威胁,几乎人马到达了哪里就占到了哪里,跟跑马圈地似的。

    他想主动出击,尝试兵力推进,蒙山鸣立刻命一部钳制敌方主力的人马后撤,摆出了拉长他大军阵线伺机将其大军给拦腰截断的态势。

    容阳城外狠狠一次重击带来的震慑效果令定州人马刻骨铭心,加之此时已经获悉南州大军的指挥统帅就是蒙山鸣,这位可不是吃素的,薛啸哪敢小觑,逼的他又再次小心防守,不敢给敌可趁之机。

    开战至今的时间并不长,定州各部人马匆忙集结,长途漫漫并未完全到位,粮草辎重也还在紧急筹措集结中。

    而南州因为之前为了应付朝廷的大军威胁,许多东西都准备到位了,可谓顺势而为,集结的大军陆续不断进入定州境内,战场局势越来越不利于薛啸。

    哪怕是如此,蒙山鸣似乎也没有和他正面决战的意图,逐渐壮大的兵力开始往他薛啸主力人马的左右延展,继续快速收割他收缩兵力后防御空虚的地盘。

    这情况,薛啸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这哪像是借机兴兵来吞并定州的,不打败他的主力怎能占住整个定州?等到南州人马在这边分散的范围越来越广后,那就不是布网兜他了,而是给了他大军从容周转四处分片击溃的机会。

    这个道理他相信蒙山鸣不会不懂,所以他开始深深怀疑上了南州那边的真正战略意图。

    难道是抱着能占多少地盘就占多少地盘来的?

    有此怀疑也没用,战局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你有本事主动四处出击试试,只要你主力人马一分散,对方立马能冲上来揍你!

    冒出一支试探的,蒙山鸣立刻让试探点的人马将人放进来,然后不断骚扰,拖着,待之后的一支英扬武烈卫人马赶到配合,再一举歼灭。

    来一支击溃一支,主力敢分散便打主力,定州人马被抽调后的致命弱点彻底暴露了出来,兵力不足!

    仗打成这样太窝囊了,薛啸发现自己被绑住了手脚,根本无法施展,眼看大片地盘渐渐被占,自己又不能不顾一切冲上去打。眼睁睁看着的薛啸那叫一个焦虑,中军帐内盯着地图的双眼满是血丝。

    ……

    茅庐山庄外的官道上,数十骑疾驰赶到,一只金翅从天而降,数十骑停下。

    为首的万洞天府掌门司徒耀听着传来的丹榜消息,看向茅庐山庄方向,惊疑不定道:“宗元死在了这里?”

    知道茅庐山庄遇袭,但不知宗元也参与了袭击。

    金州离这边近,一听说南州对燕国朝廷动手了,他吓一跳,立马传讯问牛有道怎么回事。

    牛有道语焉不详,只说朝廷欺人太甚之类的云云。

    有些事情在金翅传讯中怕是也说不清楚,司徒耀立刻率人马不停蹄赶来,只为弄明白怎么回事。

    不着急都不行,目前的情况,南州一旦被拖住,赵皇海无极怕是要立马对金州报仇雪恨!

    “走!”司徒耀挥手一喝,稍作停顿的一行直接奔往茅庐山庄。

    一行抵达茅庐山庄的山门外时,一只黑玉雕从天而降,跳下三人,也让看守山门的人帮忙禀报一声。

    三人自报的家门是,宋国凌霄阁!

    司徒耀等人惊疑不定,宋国三大派的人来此找牛有道作甚?

    有一点很明显,人家对茅庐山庄很尊敬,守着规矩来的,否则凭人家的身份地位大可以驾驭飞禽直闯茅庐山庄,不需要降贵纡尊等通报。

    PS:诞生两位新盟主,“hhh7933”和“闲的蛋忒疼”,谢谢支持。另感谢再次登榜首的“炮兵司令部”兄弟姐妹们的再次飘红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下去的动力,鞠躬感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