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一四章 这是用来欢迎本宫的吗?
    什么抢商朝宗的女人,什么杀人越货惹得商朝宗出兵,这些牛有道都不提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知道那只是个名正言顺出兵的借口而已,当着龙休的面,没必要搬那套理由出来。

    易舒嘴角动了下,尽管对牛有道有成见,尽管一贯看他不顺眼,可听的此言,也不禁沉默。

    她心里也在嘀咕,朝廷的确是做的有点过分了,接二连三下死手,换了谁都无法一直忍下去,也难怪惹得这边怒而出兵,琢磨着换了是自己的话,将心比心,也得狠狠给朝廷一个教训。

    她也明白了牛有道为何会问师傅是不是想置他于死地,朝廷怎么做都没关系,师傅只摁住他,等于是摁住他任人宰割,如何能不误会师傅是想置他于死地?

    当然,心里想归心里想,她还是不会帮牛有道说话,理由还是看牛有道不顺眼。

    管芳仪在旁明眸忽闪,心里嘀咕,若不是知道内情,这话怕是说的连老娘都动容了。

    见龙休静默不回,牛有道又摊了摊手,补了一句,“宫主,我停手,朝廷是不是就这样算了?我停手,朝廷今后若再对我出手怎么办,我继续坐以待毙吗?”

    龙休淡然道:“你放心,朝廷今后不会再这样做了。”

    牛有道逼问:“若是朝廷今后依然这样干了,怎么办?”

    龙休冷目一扫,语气陡然沉下,“谁给你胆子跟我这样说话?你那两个结拜的兄姐吗?”

    牛有道再次提剑拱手,“不敢!只是我太清楚了,其实宫主心里也明白,狗改不了吃屎,只要有机会,商建雄依然会对我下毒手!宫主,我没活路了,我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命大的,能防一时,防不了一世,总得给我一条活路吧?”

    龙休面无表情,“那你想怎样?”

    牛有道大言不惭道:“既然宫主问到,那我就有话直说,也不瞒着了,我觉得商建雄不适合再坐那个皇位了,再让他继续坐下去,整个大燕都得毁在他手里,换了人吧。”

    管芳仪吓一跳,心道,这是你能说的话吗?

    果然,龙休脸色一变,“放肆!换人?换谁?换你扶持的商朝宗吗?连本宫都不敢妄言废立,你算个什么东西,由得你来决定大燕之主?”

    轻易换人是开玩笑,虽然燕国有些地方被各方诸侯给掌控了,可商建雄控制的毕竟是燕国的大多数地盘,那不仅仅是地盘的问题,那是上上下下结成的利益体,牵涉到太多人的利益,商建雄不是说换就能换的。

    谁敢妄动商建雄,那乱的就不是一个南州和定州了,那么大的地盘,那么多的人,三大派倾巢而出也控制不住局面。

    牛有道回:“宫主息怒,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也轮不到我来说这样的话,可商建雄实在是太放肆了。”

    “敢问宫主,商建雄之前欲对南州兴兵,可有向三大派打过招呼?派人偷袭此地可有向三大派打过招呼?商建雄似乎忘了一点,这天下是修士的天下!他有点为所欲为了,不给他点教训,他怕是搞不清他自己是谁了!若再这样纵容他,再让他这样失控,南州不出兵打他,有的是人出兵打他!”

    龙休:“这是我考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现在要做的是,立刻让南州大军停止进攻!”

    牛有道反问:“南州大军停止进攻容易,可若是南州停止了,定州大军却不肯罢手怎么办?”

    龙休冷冷道:“你在跟本宫讨价还价吗?”

    “不敢!”牛有道略欠身,直起身后,扭头对管芳仪道:“立刻联系王爷,就说宫主亲自出面了,南州大军立刻停止进攻!”

    “好!”管芳仪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见他听话,龙休火气略消,又问:“听说赵雄歌在你这里?”

    牛有道:“之前是在,不过这人神出鬼没的,突然来又突然消失,我也搞不懂他。”

    龙休:“是搞不懂还是不愿说?”

    牛有道苦笑:“是真搞不懂。”

    龙休:“他为何会来帮你?”

    牛有道:“宫主,我知道我解释了你也未必会信,我是真搞不懂,我哪有让他俯首听命的能耐啊。这问题我也问过他,一直没得到确切回复,他说是还我师傅东郭浩然的人情,这理由我是不信的……”

    两人就在这里聊赵雄歌的问题,聊了好一阵,反正牛有道就在那云里雾里绕。

    聊了一阵后,一名逍遥宫弟子快步而来,到龙休身边耳语嘀咕道:“宫主,外面的情况有些不对!”

    龙休两眼略眯,冷冷扫了牛有道一眼,转身而去看个究竟……

    山庄侧门,突然打开,圆方背着包裹跑了出来,身后跟了群背着大包小包的和尚。

    结果前面的圆方猛然止步,后面跟着跑出的和尚差点撞他身上。

    圆方目瞪口呆着看着前方,只见四周山林中,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弟子合围而来,更多的是密密麻麻的大军人马向这边合围。

    到位的人马迅速架设攻城弩的组件,动作干净利落,很快便架设出了一排排的攻城弩,闪烁寒光的钢矛快速上弦。

    大量跑来的人马开始列出方阵,一色的弓箭手从箭壶里抽出箭来,全部面向茅庐山庄。

    茅庐山庄被大军给包围了,一群和尚有点傻眼。

    圆方相当无语,他只是见情况不对,想带人先往山里躲躲,若实在是不行的话,那他只好带人先逃了,不能让南山寺断了香火。

    谁想一出门就能碰上了这阵势。

    既然想跑都跑不了,那他也只好回头了,赶紧向一群和尚招手道:“走走走,回去,快回去,箭矢无眼,快回屋里桌子底下躲着。”

    于是一群和尚又屁颠颠跟着他跑了回去,出来的快,回去的更快,后门“咣”一声又关了个严实。

    龙休从正门而出,站在山庄外目睹了大军合围山庄的情形,那一排排攻城弩上闪烁的寒光耀眼,其间大量修士围聚。

    “这是用来欢迎本宫的吗?”龙休偏头看向一旁的牛有道冷冷问了声。

    牛有道忙道:“这怎么可能?之前不知道宫主要来,这是为凌霄阁和天女教的人准备的,他们若敢做的过分了,能不能逃掉我不知道,但只要没有我的话,我起码敢保证攻城弩联合箭雨的攻势下,这山庄内没有一只飞禽能飞出去。”

    其实还真是为他龙休准备的,今天龙休若敢欺人太甚不给他活路,那他牛有道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只要龙休一击干不掉他,那他龙休也别想有好果子吃,干不掉你龙休也能干掉你的飞行坐骑。

    只要大军阻击下能稍微迟滞龙休,他就能脱身,之后自有飞禽坐骑接应他离开。

    只要他逃了,他在南州经营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哪怕商朝宗死了,他也照样能号令南州上下的人马。

    到时候这南州该是谁说的算依然是谁说的算,三大派怒也好,气也罢,如今的燕国在周边局势下根本没实力来南州平叛!

    凌霄阁和天女教的人就在这里,态度已经很明确,一旦龙休跟他彻底撕破了脸,还需要顾虑那么多吗?他不介意跟韩、宋两国的势力联手。

    此内情自然不会说出,他声音忽放低了,“宫主,我这里都准备好了,只要您发话,我立刻对那两派的人动手!”

    龙休立刻警告他,“你别乱来,将他们打发走便行。”

    目前的局势,不到不得已,他不想动凌霄阁和天女教的人,韩、宋两国大军压境,无缘无故杀了两派的长老,搞不好真要逼得两国怒而发兵,犯不着为一时之气惹上有可能出现的麻烦。

    “好,我这就将他们打发了。”牛有道拱了拱手,转身而去。

    山庄内,传了消息正要出来的管芳仪撞上了他。

    牛有道暂拉了她到一旁,低声道:“再补发一个消息给王爷,进攻可以停止,占住的地盘没我的话,不许让!”

    管芳仪讶异,“他这么痛快就答应把占的地盘给你了?”

    牛有道:“答应什么?这事我不能说,你也不能跟他提,说出口了,反而得不到。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该说的之前已经说到位了,总之想让我把占的地盘让出去不可能!”

    管芳仪略蹙眉,继而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啐骂了声,“坏人!”

    她转身补发消息去了,牛有道也朝依然被围的刚结拜的那两位去了。

    有龙休在这里,找个合适理由不难,想把那两位打发走太容易了。

    没多久,两只飞禽腾空而去,惠清萍和全泰峰黑着个脸走了,也没跟龙休告个辞。

    倒不是一无所获,最少捞了个便宜结拜兄弟。

    结拜的事,不管两人当不当真,结拜的名声算是落下了,回去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宗门交差。

    站在山庄外的龙休目送两只飞禽离去。

    牛有道出来复命之后,对外面集结的大军一挥手,三派修士连同大军立刻如潮水般而退。

    龙休之前没干出什么意外之举,这以防万一的阵势已经用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