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一五章 天呐!道爷在干什么?
    合围的大军退去后,龙休挥手示意走走,牛有道也只好陪着他走走。

    在山庄四周大概转了转,回到山庄门口时,龙休问了句,“这地方普通一般,你千万别说你在南州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为何住在这不走?”

    牛有道:“惜命!”

    龙休不解,“这是什么道理,住环境更好的地方就保不住命吗?”

    牛有道:“回宫主,环境好的地方,钟灵毓秀之地,大多奇峰秀丽,适合修士居住,却不适合大军集结疏散,一旦遇险,山高坡陡,地势险峻,大军行走都难,无法第一时间到位布阵。若不是住在此地,朝廷上次的袭击,我根本挡不住。”

    龙休意外,却不得不赞同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倒是说了个大实话。”

    牛有道:“宫主面前,句句属实,也没必要说那些虚的。”

    龙休笑笑不语,负手踱步入了山庄内。

    牛有道不知他还想干什么,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自然不好赶他走,立刻吩咐人将他住的那间主院收拾出来给龙休等人落脚用。

    逍遥宫一行,在主院住下了,龙休看了看环境,简雅的很,不见奢华。

    由其是看了看牛有道日常住的房间,不禁颔首,向着一旁的易舒赞了牛有道一句,“年纪轻轻,能有今天的成就,却能做到不骄奢铺张,倒是难得。”

    牛有道不在边上,听不到这个夸赞。

    易舒不屑一句,“兴许是故意做给师傅看的,说不定是刚才让人收拾的。”

    龙休摇头,这屋内的格局一看便知,简雅的底子在这,哪是能临时收拾出来的,他也没多说什么。

    一只金翅落入院中,很快有一名弟子前来,奉上一份密信,“宫主,宗门来讯,说是玉苍先生谴责朝廷,要三大派给个交代。”

    龙休略蹙眉,拿了信到手一看,其中内容,想也能想到。

    谴责的原因自然是因为玉苍先生的弟妹和侄子在茅庐山庄,突袭威胁到了他的人的安全,玉苍很愤怒,要交代。

    看过后,信递还,龙休嗤了声,“交代?蹬鼻子上脸,他以为他是谁?一个散修仗着有些人脉,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居然指手画脚到了我逍遥宫的脸上。”

    那弟子试着问道:“不用回复吗?”

    龙休默了一下,话虽那样说,但玉苍在诸国的确有些人脉,也没必要得罪,略斟酌后回道:“让家里那边给个客气回复吧,不得罪人便行,至于交代,我逍遥宫需要给他交代吗?”

    “是。”那弟子领命而去。

    龙休回头又对易舒道:“你去找牛有道,让他陪你把这山庄里里外外逛逛。”

    易舒愕然,“我跟他逛逛?刚不是逛过了吗?”

    龙休训斥道:“不是让你去玩的,这山庄内外的情况,还有那三个门派的分布,这周围的地势,都长长眼睛。”

    易舒自以为明白了,正色领命而去。

    龙休出门,走到屋檐下看着这个关门弟子离去的背影,目光复杂……

    送客送到山门外,司徒耀一伙刚来没多久,又要离开,牛有道亲自将其送出了山门,聊表歉意。

    司徒耀本不想来了就走的,可是没办法,龙休突然法驾亲临,他身为和牛有道在两国间勾结的人,不便在龙休眼皮子底下久留,谁知道龙休哪根筋不对会不会搞出事来。

    更何况已经确认了牛有道会遏制南州人马把事给搞大,心病去了,留不留都没关系了。

    “司徒掌门,这次实在是怠慢了。”牛有道拱手赔罪。

    “你也是没办法,理解的,就此留步吧,告辞了。”司徒耀一群人拱手告辞,旋即陆续翻身上马,就此隆隆疾驰而去。

    牛有道目送拱手,身边段虎忽低声提醒一句,“道爷!”

    牛有道回头看去,只见易舒站在不远处冷冷看着这边。

    看到这女人欠了她钱似的那张脸,牛有道心里就腻味,不过还是乐呵呵走了过去,“易姑娘,怎么来这了?”

    易舒冷笑,“怎么,让我看到了你里通外国心虚了?”

    牛有道纳闷了,发现这女人说话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你师傅看到了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却开口直接捅破。

    纳闷归纳闷,也不会跟她一般计较,反而笑着解释道:“易姑娘,事情不能看表面,你如果反过来想,只要赵国拿不下金州,金州便是我大燕西南的一道屏障,这样一想就能理解我的苦心了。”

    易舒嗤笑,“苦心?我看是你拥兵自重的苦心吧!”

    算了,跟这女人说不下去,牛有道岔开话题,“易姑娘找我有事吗?”

    易舒高傲地抬着下巴,白皙脖子如白天鹅颈项一般,左顾右盼一阵,道:“陪我走走。”

    “陪你走走?”牛有道吞了只苍蝇似的表情,看了看她身后,没其他人,试着问道:“就咱们两个?”

    这话听着味道不对,易舒脸色一寒,“你别想歪了!我头回来,想走走看看。”

    牛有道不想歪了才怪,当初龙休拿话点的清清楚楚,当即道:“我找几个人陪姑娘走走。”

    易舒怒了,“是不是我还不够资格让你亲自陪同?”

    牛有道忙摆手,“绝无此意,宫主在山庄内,我是怕宫主有事吩咐,不便离开山庄。”

    易舒脸色稍缓,“想多了,这就是宫主的意思。”

    她哪是牛有道的对手,三言两语就在牛有道面前露了底。

    得,牛有道明白了龙休的意图,果然没猜错,盛情难却,当即伸手道:“请!”

    两人就此从外围看起,山中游荡。

    牛有道一路上观察着她,发现这女人还是挺漂亮的,身段也不错,可他对这种货色没兴趣,姿色达不到他的标准,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脾气他也不喜欢。

    易舒看的很认真,牛有道不说话,她也不说话,牛有道主动问话,这女人才会答上两句。

    渐渐的,牛有道看出来了,再拿话拐弯抹角略作试探后,确认了这女人还蒙在鼓里,龙休那个拉皮条的在给他们两个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心中有数后,牛有道突然夸赞道:“易姑娘长的真好看。”

    易舒冷冷扫他一眼,想起他跟管芳仪搂搂抱抱的情形就恶心,讥讽道:“这样的话怕是对不少女人说过吧?”

    牛有道:“绝没有!说真的,我对姑娘心仰已久,其实第一次见到姑娘,我就喜欢上了姑娘…”

    “闭嘴!”易舒冷厉警告:“别污了我耳朵,再啰嗦,我割了你舌头。”

    牛有道:“我对姑娘真的是一片诚心,我决定了,回到山庄就向宫主提亲,请宫主将姑娘许配给我。”

    “你敢胡说八道试试看!”易舒怒了,手中剑拔出半截来威胁。

    “好好好,我不说了。”牛有道连忙摆手求饶,手放下后,对身后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后面,陈伯和吴老二不远不近地跟着,见到易舒拔剑差点闪来,见到牛有道的手势后,又强自摁奈下了。

    一男一女,继续在山间游逛,登上一座山顶,看到山间一片屋宇,易舒主动开口了,问:“那是什么地方?”

    “哦!”牛有道借机靠近了,提剑指着说道:“那是留仙宗的宗门所在之地。”另一只手却悄悄伸出,直接放易舒屁股上捏了一把。

    不远处严密关注保护的陈伯和吴老二差点惊掉下巴,眼珠子差点没冒出来,天呐!道爷在干什么?

    两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证明两人没看错。

    “啊!”易舒猛然一声尖叫,直接就是一掌轰出。

    “啊!”牛有道亦是一声惨叫,被一掌打飞了,落地噗出一口鲜血来。

    锵!惊的手忙脚乱的易舒直接拔剑。

    陈伯和吴老二紧急闪来挡住,易舒冲来就杀,陈伯抵挡。

    吴老二扶起了牛有道,“道爷,你没事吧。”

    “走,快走,别伤了易姑娘。”牛有道喊了声,吴老二立刻扶了他跑人,陈伯且战且退,在那断后。

    易舒一张脸气得又红又白,那真是在拼命了,幸好修为不高,面对陈伯处于下风。

    吴老二扶着牛有道就近逃窜,躲进了留仙宗。

    费长流闻讯而出,见到口角殷红,血洒衣襟的牛有道,大吃一惊,“道爷,怎么回事?”又抬头看向外面的隆隆打斗动静。

    “别废话,容我躲躲……”牛有道招了他来迅速交代了几句。

    很快,陈伯放弃了抵抗,闪身跑了。

    易舒提剑冲进了留仙宗,留仙宗一群露面的弟子也没有拦她,任由她到处在留仙宗乱闯搜查。

    牛有道则在这里东躲西藏。

    这么大地方,又全是他的人,易舒一个人哪能找到他,她来了这边,牛有道立刻去了那边,根本碰不上面。

    “牛有道,你给我滚出来!”找不到人的易舒气机败坏怒喊。

    喊也没用,最终飞身而去,回茅庐山庄召集逍遥宫的人手去了。

    陈伯已经先一步回到了茅庐山庄,找到了管芳仪,拉了她到一旁道:“道爷被易舒给打伤了,如今正在留仙宗躲藏。”

    “啊!”管芳仪大吃一惊,怒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实力应该比不上当年的昆林树,怎么可能打伤如今的道爷?”

    陈伯神情抽搐,直摇头,很无奈道:“好像…道爷好像摸了人家…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