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一九章 高见成生了个好儿子啊!
    屋外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屋内温暖如春。

    从胜亲王府归来的无心并未歇下,又走到了堂内摆放的那尊仿真泥人前,以布片蒙了双眼。

    放下东西的郭曼回头一看,讶异道:“先生,劳累了一天,不歇歇吗?”

    她脸色也不太好看,亲眼目睹了治疗的一幕,此时也依然在阵阵反胃中。

    “不用,开始吧。”蒙了眼的无心摇了摇头,手提银针,盲眼在泥人身上下针,针到之处,泥人身上敷的那层蜡破,正好扎中的孔眼中冒水。

    郭曼只好在旁讲诉起了打探来的消息。

    这已经是惯例,无心盲眼扎针时,刻意让她在边上讲些事情分他的心,谓之一心二用。

    郭曼讲起了如今各方势力关注的燕国南州对朝廷开战的事,莫名的,讲的她自己都有些兴奋。

    娓娓道来讲完这个,郭曼留心着无心的神色反应,试探着徐徐道:“最近齐京内传扬着一件喜事,是皇族的,说是英王昊真续娶的王妃有了身孕,齐皇高兴,给了英王妃不少的赏赐,许多大臣家人都去了英王府登门道喜。”

    此话一出,无心身子明显抖了一下,脸颊紧绷着,手上银针更是乱了分寸,努力稳住,连下了几针都无法准确找到蜡封的孔眼位置。

    ……

    躲了两天的牛有道回到了茅庐山庄,刚回来没一会儿,正与商淑清笑谈,袁罡便送来了一封密信,“道爷,王爷来信。”

    商淑清明眸闪了闪,南州攻打定州的战况她一直有关注,蒙伯伯亲自出马,战况顺利,打的定州无还手之力,此时来消息不知是好是坏。

    牛有道拿信一看,是商朝宗的信没错,转达的却是蒙山鸣的意思。

    目前已经停战,清算下来,南州人马占了三郡的地盘有余,定州十二郡,等于有四分之一的地盘落在了南州人马的手中,这战果真是令牛有道啧啧不已,才几天的工夫居然就能打下这么大的地盘,这是攻占地盘吗?简直是跑马圈地,未免也太神速了一点,远超牛有道当初占上一郡地盘的打算。

    这战果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还是反复确认后才知没错,他是既佩服蒙山鸣,也佩服薛啸。

    佩服蒙山鸣的老而弥坚能打,佩服薛啸草包能输。

    来此信,蒙山鸣的意思是,没必要把打下的地盘都占住,该退让的地方还是要让出去,一些无险可守的地方可以后撤,占住战略、战术上的要地,进可供、退可守,这样更划算,能节省和避免牵制南州的大量兵力。

    这样算一算的话,是要损失一些地盘,不过保下的仍有三郡的地盘。

    然而牛有道一开始就放话了,占住的地盘不能让,来信是做商量的意思,如果他实在不肯让步,蒙山鸣也没办法。

    牛有道顺手把信还给了袁罡道:“回信,蒙帅举世无双,他的眼光我是信的过的,就按蒙帅的意思办。”

    他并不固执,因为深知自己对打仗这种东西不懂,什么兵家要地之类的完全看不懂,这方面蒙山鸣是行家,利弊人家清楚,适当的听从人家的意见不会有错。

    袁罡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

    燕京皇宫,御书房内,商建雄与几位大臣谈事,气氛还不错。

    定州那边来信,说南州人马已经停止了进攻,很显然三大派出手发挥了作用,让这边终于可以松上一口气了。

    “陛下,大司徒求见。”一名太监入内通报了一声。

    稍候,高见成入内。

    见其满脸憔悴,两眼红肿的样子,在场几人相视一眼。

    商建雄道:“大司徒何故如此憔悴?”

    高见成长鞠一躬,悲声道:“老臣听闻消息,我儿高少明卷入了袭击茅庐山庄一事,落入了牛有道的手中,已被牛有道给杀了。老臣管教无方,以致于让逆子妄为,老臣特来向陛下请罪!”

    说到这事,就让人尴尬了,几位大臣当即眼观鼻、鼻观心,大家心里都清楚,袭击茅庐山庄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事肯定是陛下让高少明去的,然而没人敢捅破,否则必然会让陛下恼羞成怒。

    至于风声,几人也都听说了,高少明不愿连累家族,一头将自己给撞了个面目全非,自尽了,令人唏嘘。

    屋内安静了一阵,商建雄徐徐道:“竟有这等事,会不会是谣言?”

    高见成泣声道:“老臣听闻消息,亦难以置信,因此徇私了一回,特意找到隆亲王,借用了宗室的大型飞禽一用,让管家亲自赶往了青山郡,悄悄找寻,已经找到尸体确认,的确是那逆子。老臣教子无方,累及陛下,又徇私擅用宗室之物,请陛下一并治老臣之罪!”

    几位大臣还是静悄悄的没反应,换了其他事,怕是已有人开始趁机攻讦了。

    大司徒之位,位列三公之一,在场的不少人都想要,本以为有好戏了,从陛下最近商议军国大事不喊这位三公之一的大司徒就能看出端倪。都认为牛有道铁定要拿高少明做文章,谁想,高少明居然自尽了。

    这回,黑锅怕是全部都得归死人背了,陛下欠高家的人情欠大了。

    有心人不得不感叹,高见成生了个好儿子啊!

    田雨悄悄看了眼商建雄的反应。

    这边自然也获悉了高少明自尽的消息,为此还特意招了谍报司的负责人过来问话,问高少明有没有可能自尽,毕竟高少明在谍报司呆了多年,谍报司对高少明多少是了解的。

    谍报司的意思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寻常人怕是难下自尽的决心,但谍报司外派的人员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基本上都在牙槽里安放了毒药,高少明当初也不例外,一旦遇到突发情况,为了不暴露身份或其他,就得自尽。

    谍报司的判断是,高少明是下得了这个狠心的,完全有可能这样做。

    商建雄沉默了一阵,徐徐道:“大司徒言重了,据寡人所知,高少明年少时就加入了谍报司在赵国潜伏,按谍报司的规矩,也不能擅自与家人联系,回到朝中后,又发往了赵国出使,几十年少有在大司徒身边,大司徒疏于管教也无法避免。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一码归一码,高少明犯下的事是高少明的事,此事和大司徒无关。至于妄动宗室东西,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毕竟是大司徒的长子,大司徒借用查明情况,也是为朝廷着想,以后谨记不要再犯了。”

    见果然要让自己儿子背事,不为自己儿子洗刷个清白,高见成心中嘿嘿冷笑一声,表面却泣声拱手:“老臣谨记,老臣谢陛下隆恩!”

    “不过!”商建雄语气一肃,“近些年,宗室的确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负责监督这一块必须要看紧了。光嘴上监督没用,必须有实际行动才能震慑,寡人授命你另立‘宗刑司’,以后宗室法办事宜,由你专司处置!”

    得!几位大臣悄悄相视一眼,陛下不但帮高见成撇清了罪责,还把惩处宗室的大权交给了高见成,以后那些皇亲贵族们还不得好好亲近、孝敬这位,这分明是对害死了高见成儿子的补偿啊!

    某种程度上是剥夺了某人的权力,有人蠢蠢欲动欲反对,然被童陌冷眼一瞪,立刻又缩了回去。

    想想也是,偷袭茅庐山庄的事陛下正要往高少明身上推责任,正欲对内对外平息此事,这个时候反对,简直是戳陛下的痛脚自找没趣。

    心中不得不哀叹一声,相当一段时间内,怕是没人能动摇高见成的地位了。

    道理很简单,高少明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女,是朝廷三公之一的大司徒的儿子。大家都不是傻子,事后谁不知道高少明是给陛下背了黑锅,人家儿子为陛下送了命,而且沉冤难雪,又动高见成的话,陛下也得考虑考虑其他人的看法。

    “是,老臣遵旨!”高见成再次躬身领命。

    正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报!”

    一名太监送了份奏报上来,商建雄看过后勃然大怒,咆哮怒斥,“薛啸混账,这仗是怎么打的?短短几天内就能丢了寡人三个郡,罪该万死!”

    商建雄气得来回踱步走动,脸色难看。

    诸大臣诧异,战况早就知道,何故又为这事发怒?

    奏报转给诸大臣轮流查看后,高见成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薛啸上报,南州人马是停止了进攻不错,可是略有撤退后便不撤了,开始据守要地,占领的三郡地盘不像是要还给朝廷的样子。

    于是薛啸尴尬了,南州停止攻打,薛啸也接到了朝廷停战的旨意,如今闹成这样,薛啸想要收复失地就得用强,这等于又要挑起战事。不收复的话,难道把三郡地盘让给南州不成?

    薛啸没了办法,请朝廷定夺。

    这事让朝廷怎么办?下旨人家能听才怪!

    强行收复吗?关键挑起战事后,也未必能打赢人家,若能打赢还用这么尴尬吗?

    陛下震怒也不难理解,这事怕是又要让陛下厚着脸皮去求三大派再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