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二九章 妄动者,死!
    袁罡低头了,他太了解牛有道了,知道牛有道绑那两人想干什么,类似的手法道爷用过,肮脏的黑道手法,为人所不耻,这不是他愿意做的事情,闷声道:“道爷,他们两个是无辜的。”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道爷的另一个身份,黑道枭雄!

    “无辜的?”牛有道挪步到他跟前,问:“无辜在哪里?也许相对来说无辜,可她们所在的立场无法改变,多少人因她们两个一句话而死,或因她们一个不高兴而死,无辜吗?她们若是什么良家女子,我肯定不动她们。猴子,摆在我面前有两个抉择,绑她们还是出卖自己人,你帮我选。”

    袁罡:“云姬算自己人吗?云欢有把你当自己人吗?”

    牛有道一句话道明了冒险的意义,“一个可能成为元婴期高手的人!”

    袁罡沉默不语,他明白道爷考虑的比他长远,可那样做他真的难以接受。

    见他不说话,牛有道逼问:“局势到了什么地步你清楚,做不做我都不会逼你,我可以让红娘去谋划,但在这方面她没你胆大,也没你有经验。”

    让管芳仪去谋划这个,别说牛有道,连他袁罡自己都不放心,最终闷闷出声道:“若非要做,还是动公孙布吧,比动百里羯稳妥。”

    牛有道毫不犹豫地否决道:“要么不做,要做就不能白白冒险,必须利益最大化,控制住百里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袁罡懂了,一旦动了那两个女人,就要对百里羯下手。

    “拿出一份可行的周密计划给我。”牛有道抬手拍了拍他肩膀,继而拄剑转身,门开,出去了。

    ……

    接下来的日子里,牛有道的事情便是留心各路消息,收集各方情报关注局势变化。

    诸国明显无法对燕国的局势置之不理,几乎都卷入了其中。

    面对晋、卫、齐的支持,韩宋两国想撼动燕国变得有些困难。

    韩宋两国派来了大量的修士支持苍州叛军,西三国亦派来了大量修士与之对抗,让燕国三大派能腾出手来全力协助燕国大军防御韩宋边境集结的重兵,令韩宋两国不敢轻易越雷池。

    胶着点依然在燕国内部,一旦燕国内部彻底崩溃,燕国屯集在边境的大军将不战自败。

    彼此为了击败对方,战场延伸到了诸国之外。

    韩宋派出修士于海路袭击西三国支援燕国的船队,欲摧毁燕庭大军的供给,西三国修士则拼力护卫。

    韩宋同样在提供大量供给给苍州叛军,然边境被燕庭聚集的庞大人马给封锁,韩宋两国也不得不从海路以船队方式输送。因此同样的,来而不往非礼也,西三国修士同样派人袭击韩宋两国的海路船队。

    双方彼此在海上大战,你来我往杀个不停,不知多少修士血染碧海。

    赵国坐地发财,输往燕国的所有物资,走海路要经过赵国的海域,走陆路也要经过赵国的地盘,想要赵国不干预,不给好处怎么行?

    赵国狮子大开口,但凡经过赵国地盘的物资,都要一半。

    最终迫于西三国的压力,赵国松口,只要了三成。输往燕国的粮食、兵器和战马,赵国什么都不干就能坐收三成,这世上真是没有什么比这个发财更快的路子。

    缥缈阁内,位列者分三派,一派中立不吭声,另两派吵的不可开交,缥缈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没有结论。

    ……

    黑牡丹的墓前,牛有道杵剑而立静默闭目。

    公孙布来到,一份情报递给,“道爷,这是汇总的战局状况。”

    牛有道没有接的意思,闭目着徐徐问道:“朝廷的首批援军已经赶到了,战况可有变化?”

    公孙布叹道:“首批赶到的援军一战而败,不是叛军的对手!”

    牛有道睁眼,偏头看来,“叛军才多少人,怎能一战而败?”

    公孙布:“道爷,局势不一样了,根据传来的消息,战乱一起,到处是流民,为了口吃的,不知多少人聚集成匪抢掠。不比咱们这里离西三国的距离,元州离宋国很近,苍州叛军全力打通了元州海路通道,韩宋两国的物资大量输送到位。手上有了大批的粮食,吴公岭聚啸流寇来投,为了能填饱肚子,大量流寇前去投奔。短短时间内,吴公岭又新增百万之众。只要有饿肚子的流民,他就不缺兵源,一路以战为训!”

    牛有道:“朝廷呢?难道就不能效仿,遏制流民投往叛军?”

    公孙布苦笑摇头,“朝廷几乎是以举国之力应对韩宋二国,仍在等西三国的援助,四处征粮都来不及,哪还拿得出那么多粮食去周济流民,真要把大军的口粮拿出来了,怕是要不战自败。”

    “唉!”牛有道轻叹一声,这战事一起,不知多少百姓要家破人亡。

    他前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时代,如今身处战乱之中,方有了切身感受,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真不是说说的。

    公孙布略默之后问道:“道爷,听说客院来了个神秘客人?”

    牛有道淡淡一笑,“哪有什么神秘客人,渡云山的山主云姬罢了。”

    公孙布讶异,“她来此作甚。”

    牛有道挥手指了指天下的样子,“你看这大燕的乱象,你觉得我南州能偏安一隅幸免吗?我不得不做万一的准备,去了趟渡云山借兵,渡云山群妖正在赶来的路上。”

    公孙布笑道:“还是道爷的面子大,竟能让渡云山冒险卷入这样的事情。”

    牛有道叹道:“哪是什么我面子大啊,花了不少钱的,请人办事能不花钱吗?当然了,也不全是钱的问题,渡云山当家的云欢是我结拜兄弟,他也算是给了我这兄弟一点面子吧。再说了,我又不让他们直接卷入打打杀杀,只是为防御南州出份力罢了。不但是渡云山,我那个结拜姐姐,陷阴山的鬼母,我已传讯,希望她也能率领陷阴山众鬼修前来相助吧。”

    “……”公孙布无语,嘴角略有抽搐,又冒出一个结拜兄弟,这位到底有多少结拜兄弟?

    ……

    南州刺史府英武堂内。

    砰!接到情报消息的商朝宗一掌将情报拍在了案上。

    他气呼呼来回走动,“十万大军,面对一群乌合之众,居然一战而败,这仗是怎么打的?”

    蓝若亭叹道:“虽是流寇组成的乌合之众,迎面对上的毕竟有五十万之数,吴山岭也是久经征战的老将。”

    蒙山鸣徐徐道:“吴山岭指挥得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庞州刺史康茂金也是在应付,有意保存实力,在其他援军没到之前,指望他和吴山岭血拼到底…呵呵!”

    商朝宗看向那悬挂在墙壁上的大幅燕国地图,张臂悲愤道:“都想保存实力,再这样下去,我商氏大燕就要亡国了!吴公岭,不要落在本王手中,否则本王必将你千刀万剐!”说着猛然转身,“本王欲主动请缨,率南州人马出征平叛,二位意下如何?”

    蒙山鸣眉眼低垂不吭声。

    蓝若亭一脸为难道:“王爷,道爷不答应,大禅山也不会答应您这样做的。在这事上,大禅山坚定站在道爷那边,道爷不松口,南州大军出不了南州。道爷说了,还不到我们动手的时候,按兵不动,广积粮,养精蓄锐!道爷指示的清楚明白,三大派的话也只能听一半,西三国途径南州的粮食、兵器、战马也要想办法扣点下来,留在南州做积蓄,做以防万一的储备。”

    “天呐!”商朝宗摊着双手抖动着,悲愤无比道:“如此这般,我们和那些不顾大燕存亡只知保存实力的人又有什么区别?不,我们比他们还不如,他们只是保存实力,我们不但是保存实力,居然还要在国难关头克扣朝廷的补给!”

    蒙山鸣幽幽轻叹了声,“王爷,道爷的想法未必有错,那些人皆为保存实力,补给全盘拱手送给他们也是浪费。王爷,道爷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这样说肯定有这样说的原因。”

    商朝宗怒指门外,“他整天在茅庐山庄游山玩水,能有什么原因,说到底还不是保存实力,大燕存亡不是他关心的…”

    蒙山鸣目露精光,陡然重声喝斥,“王爷慎言!”

    蓝若亭有些惊慌地跑到门口,小心看了看外面,他担心商朝宗这么大嗓门会被人给听到,这话若是传到牛有道的耳朵里,他不敢想象后果。

    那位道爷平常看似温和,骨子里绝非善茬。

    在南州,若说有谁将商朝宗给换掉而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唯牛有道一人!

    南州的商系人马,以及修行势力,牛有道一人的威望统统可以摆平!

    商朝宗似乎也惊醒了过来,渐渐低头,闷声道:“传讯茅庐山庄,我要面见道爷!”

    如他所言,消息立刻传去了。

    然而茅庐山庄传回的消息上,只有一行字:不见!南州上下,按兵不动,广积粮,养精蓄锐。妄动者,死!

    看到纸张上的短短内容,压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商朝宗颓然跌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彻底没了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