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三五章 徐徐图之
    见牛有道眉头紧锁,他赶紧又补了一句,“道爷,诸侯连朝廷的旨意都阳奉阴违,就算朝廷下了这个旨,也没任何意义,诸侯又岂会听从号令?”

    牛有道:“只要朝廷能下这旨,南州就有办法让诸侯听从号令。”

    高见成哦了声,有点意外道:“道爷如此笃定,能否告知原由?”

    此来就是听他意见让他帮忙想办法的,牛有道也没瞒他,将蒙山鸣不剿叛军只剿诸侯的方略透露了出来。

    高见成听后慢慢回味,渐渐斟酌出了当中的意味,眼中亦渐渐流露出惊艳神色,捋须惊叹道:“蒙山鸣不愧是蒙山鸣,是了,五路援军,宫州刺史徐景月、图州刺史安显召、浩州刺史苏启同、伏州刺史辛茂、长州刺史张虎,全都是蒙山鸣的旧部,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手下,五人几斤几两他清清楚楚,别人剿灭五人困难,蒙山鸣必有把握。真正是可惜了…”摇头叹了声,一脸惋惜。

    牛有道:“为何可惜?”

    高见成叹道:“蒙山鸣若能为朝廷所用,大燕又岂会是今日之局面,早已扫平燕国内患,不过…”又摇了摇头,“朝廷若真用了他的话,只怕反倒是个麻烦。”

    牛有道:“因为他是宁王心腹旧部?”

    高见成略摆手,“道爷可知宁王手握燕国兵马大权为何会败、为何不是陛下的对手?无他,就因为他太能打了。除了刚才五路刺史不说,如今重兵防御边境内的渤州刺史陈九、旗州刺史吴康安,哪个的背后没有三大派的长老撑腰?北州刺史邵登云是个例外,因叛国摆脱了控制,新归附又碰上这样的事,有人想插一手暂时也没机会。哪怕是南州,也是因和陛下的恩怨纠葛令人在观望,事后也迟早有人会想插上一手。”

    牛有道若有所思,他想到了逍遥宫宫主龙休,那位一个劲地想让他娶易舒。

    高见成继续道:“三大派的那些长老,也同样想在门派内部有话语权,能左右燕国内部一方局势便是话语权,也同样是利益。宁王当年平定燕国各地诸侯,是能打,诸侯是平了,得罪的是谁?”

    牛有道平静道:“把三大派内部的高层给得罪了不少。”

    高见成:“正是如此,宁王一腔热血的确让人钦佩,可他还能坐上那个皇位吗?为何他当初的呼声那么高,登位的却是当今?蒙山鸣就算归附了朝廷,朝廷也不敢用啊!放着能人却不能用,你说可惜不可惜?老夫年轻时也是一腔报国热血,也是屡屡受挫之后不得不面对现实啊!”

    牛有道沉默了,今天,他算是真正被人上了一课,颔首道:“高大人果然是高瞻远瞩,我也明白了高大人的意思,然而有些事情退无可退,退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当事在人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见他还不肯放弃,高见成端了茶盏,慢慢品着,同时也在慢慢思索着,好一阵后,才慢慢放下茶盏,“高某略有点看法,不知道爷愿不愿听。”

    牛有道:“高大人所言皆是金玉良言,能有机会聆听,是我之幸,但说无妨。”

    这并非虚言,到了高见成这个地位的人,无论是见识还是城府,都不会轻易开口,寻常不会对人说这么多。

    所谓言多必失,高见成今天算是破例了,也是有意对牛有道表明诚意,遮遮掩掩怕牛有道多想。

    高见成:“就算能平灭叛乱,也要等,现在还不是南州出兵的时候。其一已经说了,现在有人想消耗修行界的力量,不会轻易让南州破局。其二,介于其一,无论是韩宋还是赵国都不会轻举妄动,所以道爷也不用担心韩宋现在会直接出兵攻燕。其三,可留有充足的时间给南州做战前准备。其四,现在各方诸侯还未全部登场,不让他们逐一尝受败绩,也轮不到南州出场,只有局势逼得三大派和朝廷都慌了,道爷才有谈条件的资格。”

    牛有道听的微微点头,之前他按兵不动只因对方说的第三条,其他事情他没有高见成看的这么清楚,如今对方将条理和逻辑讲的清清楚楚,他心里算是逐渐有底了。问:“高大人的意思是,到了那个地步,朝廷才能放大司马的权力给庸平郡王?”

    高见成又摆手,“道爷想多了,宁予外贼,不予家奴!什么时候当今都不会把这大权给庸平郡王。高某要请教的是,道爷是想平定内乱,还是想趁势夺权?”

    牛有道:“若是能二者兼备自然是好,若不能兼备,先平内乱稳住阵脚!”

    高见成颔首:“好!那不妨多点耐心,徐徐图之。”

    牛有道:“愿听高见。”

    高见成:“大司马的权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给庸平郡王的,这点三大派也逼迫不了,你我更办不到。若只为平叛,要不到大司马的权力不要也罢,局势到了一定的地步,要个临时的平叛统帅的权力应该不成问题。何况现在就算要到了大司马的权力,也是弊大于利,无论是南州目前的实力,还是道爷目前的实力,都大不过朝廷,要到了也难守住,徒添麻烦。不妨放长远了看,只要能平叛成功,带来的是人心所向,之后的影响力是无价的,得人心者得天下,这便是道爷和南州有了实力后更上层楼的台阶。”

    牛有道静默思索一阵,忽铿锵有力道:“好!就依大司徒所言!”

    高见成闻言笑了,也松了口气,能听进去就好,否则真要逼他去弄那什么大司马的权力,非把他给逼死不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让他如何去做?

    敲定了大事,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牛有道又向高见成请教了一些国事。

    旁听的范专也有了笑容,进出忙碌,弄了些酒菜来,高见成一直饿着肚子奉陪,还没用晚饭,宾主就在书房内慢用。

    这一聊,聊到了半夜,对牛有道来说,这样的机会也难得,高见成所站的高度给予的见解是平常接受不到的,真正是令牛有道受益匪浅,也对诸国局势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若不是见高见成的年纪大了,人家办了一天的公事又耗费心力到现在已面有疲色,加之他自己也不便久留,否则他还真不愿走,真想和高见成聊个几天几夜。

    起身告辞时,高见成自然挽留,“夜深了,出城不便,不如暂歇,等天亮了再走。”

    牛有道笑言,“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外面还有接应人手在等候。”

    “既如此,高某就不挽留了。”高见成点头之余,又问:“道爷准备怎么出城?”

    城门紧闭,又有修士坐镇防守,他也怕牛有道出事,一旦落在朝廷的手里,他也得提心吊胆。

    牛有道:“出去总会有办法的。”

    高见成:“道爷若是不嫌弃,我来安排。”

    牛有道答应后,他立刻让范专去安排。

    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到了高见成这个地步,想安排一个人出城不算什么难事,何况牛有道本身就是修士。

    再到城门口时,牛有道已经换上了士卒的衣服,随着一队巡逻人马上了城头巡视。

    到了城头灯火偏暗的地方,巡逻小队的队长让其他人先过去了,留下了牛有道,给了牛有道一个眼色,朝城下略示意了一下。

    牛有道会意,观察了一下四周,趁人不备,一个翻身而出,飘落在了城下,借着夜色飘然而去,人在途中扯掉了身上伪装衣服。

    再到原地点山林,顺利和管芳仪碰了头。

    管芳仪也松了口气,等了这么久,又联系不上,她也一直担心着,此时见了,忍不住埋怨,“说去去就回,怎让我等这么久。”

    牛有道看了眼她那已经缩下去的胸脯,忍笑道:“有事耽误了,没办法,走吧!”

    管芳仪也不敢久留,两人乘了赤猎雕再次腾空而去。

    上了高空迎着明月,繁星无限,牛有道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支金簪,唤了声,“红娘。”

    “干嘛?”驾驭飞禽正埋怨啰嗦个没完的管芳仪回头转身看来,目光愣了下,看到了月光下闪闪发亮的簪子。

    牛有道抬手,轻轻插在了她男人装扮的发髻上,金簪尾部悬挂的金步摇晃动着。

    管芳仪愣愣看着他。

    牛有道端详了一下,“我眼光不错,换上女人装扮肯定更好看。”

    管芳仪抬手一把摘下,狐疑道:“哪来的?”

    牛有道:“当然是给你买的。”

    管芳仪狐疑不改,翻看了一下手中东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会给我买这个?你就没这根筋,不对!”

    牛有道愕然:“什么不对?”

    管芳仪已经开始动手了,抓住他开始搜身了。

    牛有道怪叫,“你干嘛?别动手动脚。”

    “你就一穷鬼,身上压根没钱,哪来的钱给我买这个,是不是藏了私房钱,还是进城发财了,欠老娘的钱拿出来。”

    “我说你这女人有劲没劲,一片好心当做驴肝肺了,老子弄点买这个的钱是难事吗?”

    搜罗一遍,连个铜板都没搜到,管芳仪只好罢手,将信将疑道:“真是给我买的?”

    牛有道举了一只手,“老子对天发誓,借钱买给你的,若有一句话假话,天打五雷轰,这下你满意了吧?”

    “咯咯!”管芳仪顿时笑的花枝乱颤,“信你这一回。”扭身驾驭了飞禽就往地上扑去。

    牛有道惊疑道:“去哪?”

    “找个地方换衣服,哪有男人戴这个的,换了女装给你看看好看不好看。”

    “你有病吧,还没脱离京城范围,你还有心思想这个,回去了换了衣服再戴不行吗?”

    “不行!长途漫漫,要等到猴年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