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五七章 三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明白归明白,也颇有些心动,可也没有显得急切,犹豫着问了声,“本王才疏德浅,怕是不合适吧?”

    龙休:“王爷乃燕国大司马,统帅大军平叛,名正言顺,没人比你更合适。”

    商永忠苦笑,“宫主,这事怕是不好办,本王手上没有那十万铁骑,也喊不出不剿叛军、只剿诸侯的口号,更做不出来。其实宫主心里也清楚,我根本号令不了那五路诸侯,让我去替换商朝宗是在为难我。”

    龙休:“这个你不用担心,此一时,彼一时,吴公岭叛军不过如此,五路诸侯将其剿灭很有信心,目前只是怕他们各自为战,需要有个人居中协调,而王爷无论身份地位都是最合适的人选,宫临策和孟宣那边我已打过招呼。”

    商永忠懂了,并不是要他去号令五路诸侯,而是让他去居中协调而已。

    可他还是不敢轻易答应,迟疑道:“宫主准备怎么处置商朝宗?”

    龙休:“逍遥宫的长老不能白死,本宫得给逍遥宫上下一个交代,东边大军中已经抽调了逍遥宫的人手赶去,会伺机将商朝宗给拿下押赴京城交由陛下处置!”

    商永忠提醒道:“商朝宗身边可是有十万铁骑,一旦发难…”

    龙休摆手打断:“这个不用你操心,事情我这边自然会办妥当了,不会给你接替造成麻烦,现在只问你愿不愿意?”

    商永忠立刻拱手道:“宫主吩咐下来,怎敢不从。”

    龙休提点道:“临阵换将,兵家大忌,怕有人反对,朝中的人你想办法摆平,其他的我这边会配合你。”

    “好,明白了。”商永忠应下。

    两人分别后,商永忠立刻去了中枢要地,找到了大司空童陌和大司徒高见成,将意思道明,希望两人能帮忙配合,只要这两位帮忙,朝中自然不会有什么非议。

    童陌和高见成对此倒没有多排斥,都是知道商建雄心意的人,既然龙休已经发话了,事情反倒好办了。

    三位遂一起求见商建雄。

    商永忠也没瞒商建雄,知道在这皇宫内与龙休见过面不可能瞒过商建雄,将事情给实话实说了。

    结果没有什么意外,商朝宗平叛势头所造成的影响已经是让商建雄如鲠在喉。

    不过也比较谨慎,没有冒然下旨,旨意先给了商永忠,前提是逍遥宫能把事情给摆平,确认不会引起乱子后,这份换帅旨意才能公开,否则让战事出了乱子,当皇帝的下这个旨可就是昏君了……

    燕国叛军溃败的速度或者说是燕国人马平叛的速度令天下各方势力大吃一惊。

    吴公岭人马一路向东突击,所率几乎是苍州本部人马,都是久经沙场的人马,沿途州府很难挡住其冲击势头,遂避其锋芒与之缠斗,然而吴公岭压根不跟他们纠缠,迅速离去。

    至于后方追来的平叛大军,吴公岭集结了五十万人马断后,命一新提拔的将领为统帅。

    这位新提拔的将领名叫屠明广,本就是市井一霸,叛乱起后果断纠集了一批流民落草为寇,鼎盛时期啸聚了十万人有余,后见苍州叛军打的朝廷连败,畏惧之下投靠了吴公岭,跟着攻城掠地烧杀抢掠、奸**女、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过的好不痛快,。

    然一市井之徒,无论能力和见识都不是吴公岭的对手,这回被吴公岭给结结实实利用了一把。

    听说擢升自己为五十万人的统帅,真正是热血冲头,仿佛成为一方诸侯的机会就在眼前,对着吴公岭拍了胸脯表忠心,保证能坚守一天。

    于是领着五十万人把守关隘,按他的想法有这么多人怎么的一天也能随便坚守下来,之后再迅速跑人与大将军会合。

    结果遇上伏州刺史史辛茂亲自率领五万大军赶来。

    早先跟吴公岭交手,实为自保未曾尽力,如今全力而为,加上士气正盛,史辛茂哪会将这群乌合之众给放在眼里。

    也的的确确是一群乌合之众,苍州叛军本部几乎都跟吴公岭走了。

    不过毕竟人多势众,史辛茂也不敢轻敌,先对峙观察了一阵。

    可一看对方的排兵布阵,简直是一窍不通,史辛茂明确情况后便是一阵冷笑,大军立刻展开了进攻。

    他派了两路人马左右而去,直接以火箭进攻,烧着了山林,烈焰冲天,将埋伏在山林中的大群叛乱人马给烧的鬼哭狼嚎。

    屠明广本想依靠左右山林掩护来阻击敌方大军进攻,谁知一把火烧的己方人员乱了套,人员乱冲乱跑,杀都杀不住,反而冲乱了他自己的阵脚。

    史辛茂主力趁乱强攻,一鼓作气攻破关隘,乱了阵脚的乌合之众被一举击溃。

    韩宋两国被吴公岭派来配合的修士也倒了大霉,同样被吴公岭结结实实利用了一把,死伤不少不说,大军乱成一团糟,他们也无力回天,面对对方修士的攻击,只能仓惶逃窜而去。

    屠明广未能逃了,被史辛茂给活捉。

    几十万叛军,应该叫乱民才对,连正式统一的军装都没有,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放下了武器,蹲了一地。

    上万人在烈焰中被烧死,还有一部分被杀,另有一部分逃散,剩下差不多四十万人全部投降了,一眼望去,乱糟糟一片,一个个面露惊恐,不知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何等命运。

    史辛茂骑在高头大马上,在这群乱民中来回查看着,心情沉重,这些人怎么个处理法将会是个问题。

    全部杀了?他担不起这个屠杀的名声。

    全部放了?一旦重新啸聚起来,那个责任他也担不起。

    养着的话,又得消耗多少粮草。

    光看管这些人就是个拖累,就因为眼前这几十万人,倒是把他的追击人马给拖住了,无法再去追击吴公岭所部。

    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人和吴公岭的本部人马不能比,吴公岭真正的人马都是久经沙场的,他不可能派小部人马去追击,那简直是让人去送死。

    此时他方发现,似乎中了吴公岭的奸计,这些人就是吴公岭用来拖延追击大军的。

    这一拖,拖了差不多一天,大晚上天都还是亮的,山上的火仍没熄灭,一路蔓延烧去。

    次日清晨,天空依然被山火烟雾给遮盖,空气中满是烧焦气味,不断有肉眼能见的灰烬飘飘荡荡从天空下来,如同飘雪一般。

    一阵急促轰鸣的马蹄声传来,接到消息的商朝宗率领骑兵紧急赶来了。

    几十万叛军也不可能一直蹲着,一夜过去早就在地上躺了个乱七八糟,凑活着熬了一夜,此时都被隆隆马蹄声给惊醒。

    知道商朝宗来了,灵剑山长老祖安德回避了。

    再见商朝宗,史辛茂神情复杂,他当年在宁王麾下时哪能不认识商朝宗,而且很熟悉。

    看到随军前来老了很多的蒙山鸣,被蒙山鸣两眼一盯,史辛茂心中惭愧亦汗颜,不敢与蒙山鸣目光对视,慢慢低下了头,伏州这边许多将领都低下了头。

    史辛茂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拜见了。

    之后匪首屠明广被押了过来,一干匪首头目都被摁跪下了,只有屠明广硬挺挺在那死活不肯跪,并大声咆哮:“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三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端坐马背的商朝宗冷冷道:“烧杀抢掠,奸**女,无恶不作,也配自称好汉?拖下去,凌迟处死!其余匪目,一律枭首!”

    屠明广大吼:“商朝宗,可敢与爷爷大战…”

    话未说完,便被一只斩马刀的刀面拍在了嘴上,打碎了牙,口鼻冒血,眼睛发花,没了声音直接被拖了下去。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一干匪首头目凄惨喊叫着被拖走了,随后阵阵哀嚎声响起,凌迟的滋味可不好受。

    “你部立刻继续追击!”商朝宗回头对史辛茂下了令。

    “领命!”史辛茂拱手领命而去,带了所部人马火速走人,几十万俘虏交给了商朝宗接管。

    小半天后,几路平叛人马陆续赶到,史辛茂的余部之外,商朝宗又拨了两路继续去追。

    余下之人商议起了处置俘虏之事,意见不一。

    所担心的和史辛茂之前所担心的差不多,商朝宗的意思是,其实都是为了求生的无辜百姓,不追责放了算了,战火席卷过的地方正需要人口恢复生息。

    尕淼水不答应,这对朝廷来说,可都是乱民,一旦再次造反还得了?

    可要是说都杀了,他也不敢开这口,屠杀几十万乱民的名声谁也担不起……

    山中,一只金翅扑落,管芳仪取了信走向树下静默中的牛有道

    “红脸猴子来消息了。”管芳仪近前摇着手中信招呼了一声。

    牛有道接信一看,发现用的是只有他和袁罡才懂的文字,仔细看过内容后,慢慢将信给搓碎了,目光闪烁着,似乎在思索什么。

    管芳仪知道,每当看到这种文字的密信,就必然是有要紧事,不由问了句,“什么事?”

    牛有道双手又扶了插在身前的剑,叹了声,“杀施升杀出事来了,逍遥宫要对王爷动手了。”

    管芳仪面露狐疑,“你怎么知道逍遥宫要对王爷动手,难道你在逍遥宫还有眼线?”